《誰還不是個天才少年》182章輸的起團 楊卿玥只好自己換上乾衣裳,推開門,發現賈小六候在外面,一臉揶揄的看著他,笑道:「大哥,小六兒對你怎麼樣……」

楊卿玥將食指放在唇邊,搖了搖頭,隨即說道:「浴室太潮了,讓蘇沐準備兩間客房,再給香菱準備一套衣裙。」

小六兒直接答道:「大哥,蘇小姐不僅送來了女子衣裙,男子的也送來了,小的怕耽擱褚姑娘幫您推拿脈絡,便沒送進去。

楊卿玥狠狠瞪了一眼賈小六,咬牙切齒,無聲說道:「你等著。」

對於這種無聲的威脅,賈小六絲毫不懼怕,滿是調侃之色。

楊卿玥把衣裳拿進了房裡,走到熱石頭旁,發現傻丫頭果然整個人躺在上面,連人帶衣裳一起烘烤著。

石頭挨著水池,熱氣騰騰,衣裳雖然烤乾了,但身上會滲出一層汗水來,這樣惡性循環,衣裳永遠也幹不了,人的身體卻要烤乾了,不得風寒才叫怪了。

楊卿玥推開門,囑咐蘇家下人準備兩碗薑湯。

轉身回來,低聲對香菱道:「我先出去一會兒,半柱香後進來。」

楊卿玥出了門,如一尊石像守在了門口。

香菱明白,他是給她換衣裳的時間。

香菱迅速換好了衣裳,看著門口方向,男人的身影透過窗棱,堅毅而挺拔,應該是沒有大礙了。

對他關心之後,昭和的名字又出來作祟了,香菱的心裡又不舒服起來了。

.

半柱香過後,楊卿玥叩了叩門,屋裡什麼動靜也沒有,楊卿玥心裡一慌,立即推門而入,人影杳杳,哪裡還有褚香菱的影子?

尋了一圈,在石頭上發現了那套艷紅色的衣裙,被擺成了人走路的樣子,楊卿玥明白,香菱是告訴他,她先走了。

浴池後有一個通霧氣的小窗戶,小丫頭應該是從那裡逃走的。

楊卿玥探了口氣,喊了一聲賈小六。

賈小六進來,發現褚香菱不見了,有些懊惱道:「都有了肌膚之親了,跑什麼?」

在賈小六看來,這種時候,女人應該含嬌帶嗔的伺候男人,或者講個條件,讓男人收她為妾,有野心的,甚至逼男人娶她為正室,像這樣逃跑的倒是第一次。

楊卿玥沉著臉道:「胡說什麼,我們沒、沒有。以後再敢自做主張、胡說八道,別怪我不認你這個兄弟。」

賈小六臉色一凜,訥訥不敢說話了。

楊卿玥知道自己話說重了,幽幽嘆道:「小六兒,把她變成枕邊人太容易,用強的、買的、騙的,隨便哪一種都成;但我不想,我想把她變成與我榮辱、富貴、生死與共的妻,唯一的妻。」

男人淡然的看著石頭上被擺成「昂首闊步」姿勢的衣裳,幽幽道:「我要長輩三媒六聘正式提親、我要臨安縣人看著我十里紅妝迎娶,我要建功立業為她掙功名,我不許任何人看輕她、蔑視她。做不到這些,何談喜歡二字。」

賈小六愧疚的低了頭,訥訥答道:「大哥,小六兒知道了,從此以後,小六兒不敢再輕視褚姑娘,不敢再耍心眼兒,褚姑娘之令,如大哥之令,赴湯蹈火,萬死不辭。」

賈小六很聰明,一直知道大哥喜歡褚香菱,並且多次助攻。

在他看來,男人追女人,就像獵人打獵,享受的是其中的樂趣,最後大快朵頤。

享受過了,就會狩獵下一個獵物,前一個獵物便會棄如敝屣。

直到現在才知道,褚香菱不是楊卿玥的獵物,她是他們的大嫂,未來的少夫人,哪怕,她現在還是一個小村姑,一個稍微有點兒錢的小村姑。

賈小六的臉色立即肅然起來,恐怕,以後再也不敢做齣戲耍她的什麼「按七十二脈絡經穴」的事情了。

楊卿玥勾住了賈小六的肩膀,微微一笑道:「不是不讓你耍心眼兒動腦子,要是要選對地方。」

賈小六:「……」

楊卿玥從懷中拿出一隻竹雕書籤來,遞給了賈小六道:「你找個匠人,照著這個書籤款式打造兩個,圖案不用牡丹,用竹子,鏤空的字由『文有餘香』,改成『月有餘香』。」

賈小六默默的接過了書籤,心中則暗罵道:大哥,你也曾是師承大儒的人,咱能要點兒臉不?偷了人家王文謙的書籤不說,你還改人家的詞……

.

褚香菱回到了蘇小曼的閨房,表情有些怔忡。

蘇小曼一臉擔心道:「香菱,我聽柳兒說楊籌辦中了五石散的事了,他,有危險嗎?」

香菱搖了搖頭道:「應該沒事了,我回來的時候,他都能下地走路了。」

蘇小曼長舒了口氣道:「沒事就好,我安排你先離開蘇府。」

香菱搖了搖頭道:「我不能走,在宴席上,那個什麼副督軍與我發生過不快,我走了,恐怕會連累楊卿玥和蘇府。」

香菱覺得自己衰神附體,這次被下藥的如果真是盛家所為,那楊卿玥完全是因為自己才遭此橫禍,這個副督軍是楊卿玥的死對頭,恐怕不能善了。

自己不能再連累楊玥了。

蘇小曼急道:「正因為有齟齬,所以才趁副督軍也中了五石散沒反應過來好離開啊?等他反應過來,只怕事情會鬧得更大。」

褚香菱來了牛脾氣,無論蘇小曼怎樣勸,就是不離開。

正爭執著,蘇沐來了,聽了二人的爭執,微笑道:「你們不必爭執了,錢副督軍不會來找褚姑娘的。」

蘇小曼和褚香菱,狐疑看向蘇沐。

蘇沐解釋道:「剛剛楊籌辦向錢副督軍負荊請罪,親手把一個姑娘,連同身契一起送過去了,錢副督軍平時為人謹慎,並沒有追究,還說一切都是五石散惹的禍,要徹查背後黑手。」

送過去的姑娘自然不是褚香菱,因為宴席上都帶著輕紗,定是偷梁換柱了。

蘇沐把一個身契給了蘇小曼道:「這是柳兒的新身契。她原來叫『柳兒』的身契,已經隨同那新買的丫頭送到了錢督軍手裡,她就是蘇府給你買的丫環,因為一直住在鄉下,所以府里人都不認識她。」

這是怕府里人多嘴雜,錢副督軍調查出來被調包的事兒。

蘇小曼拿著新身契,詫異道:「那柳兒現在叫什麼?」

蘇沐笑道:「她現在叫綠兒。」

蘇小曼:「……」

香菱:「……」

蘇沐笑著對兩個傻眼的姑娘道:「放心,柳兒的名字,是我花一百兩銀子從柳兒那兒買來的,柳兒一點兒也不虧。」

蘇沐邁步往外走,到了門口突然回頭,對香菱說了句莫名其妙的話來:「褚姑娘,楊籌辦對你用情之深,非你所能想象,連蘇某都不得不佩服。」 原本,牛大龍以為它想進入何家會很困難,進去后也很危險。

可到了地方,它便發現自己完全想錯了。

何家的大片建築群同樣被震塌了許多,煙塵蔽日,到處一片混亂。

有不少人從它旁邊跑過,或是急急避開,或是沒看見似的,總之沒一個管它的。

於是,它就這樣堂而皇之地步入何家的建築群中,努力分辨著空中的氣味,去尋找何家那尊神獸。

蟒牛的嗅覺雖然不像貓、狗、熊等那麼靈敏,卻也不差。

在加上那尊神獸的氣味獨特,牛大龍曾遠遠看到過一次,因此很快就在一棟尚未倒塌的簡單院落中找到了對方。

「嗚~汪!」

瞧見牛大龍龐大的身子擠進院落,那尊神獸立即發出一聲警告地叫聲。

牛大龍毫不意外,它要找的這尊神獸就是犬類,據說叫做「盤瓠」。

只見盤瓠表面看上去並不高大,肩高與成年男子差不多,算上首尾,體長一丈有餘,長著一身五彩皮毛。

雖然是條狗,但蹲坐在那裡卻頗有威風凜凜之勢。

「蟒牛,你再往前走一步,立即就會斃命。」叫了一聲后,盤瓠口吐人言,淡淡地警告。

牛大龍原本想直接說請盤瓠「出山」幫忙的事,可瞧見盤瓠旁邊還有一人族少女,它就將話咽了下去。

它沒敢再往前走。

不僅因為盤瓠是神府三階的神獸,還因為盤瓠還罕見的毒系神獸。

毒系神獸極其罕見,但用毒如那些毒修一般,往往神不知鬼不覺就能讓對手死於非命。

可叫它就這麼退走,它又不甘心。

想了想,牛大力還是發出了幾聲牛吼。

「昂(盤瓠大神,如今正是我們異獸反出城去,獲得自由的好機會,所以請您來帶領我們)!」

牛大龍是在賭。

賭盤瓠在這城中年歲夠久,能聽懂蟒牛的語言,畢竟這城中豪門家家都有蟒牛,平日里在街上也常見到。

賭旁邊的少女則聽不懂蟒牛語言。

因為人類對異獸太過蔑視,即便是負責馴服、駕馭它們的家奴,對它們的語言也是一知半解。

這位衣著不凡、貌若天仙,一看就是主人出身的少女又怎麼可能懂蟒牛語言呢?

吼完它就盯著院中一人一狗的反應。

盤瓠露出詫異之色。

少女則是滿臉迷惑,又有些緊張,還往盤瓠旁邊湊了湊。

顯然,盤瓠聽懂了蟒牛語言。

接著盤瓠又口吐人言,「不要天真了,你們即便反出羅浮天門城也不會獲得真正的自由。

外面有多危險且不說,即便日後羅浮天門城的人族不再追拿你們,其他人族見了你們同樣會設法捕捉,奴役。

既然無法逃脫被奴役的命運,不如老老實實在城中呆著,等混亂過去,你們又可以過上以前那樣安穩的生活。」

以前那樣安穩的生活???

牛大龍幾乎不敢相信自己聽見的話。

隨即反應過來,這盤瓠是自己過著安穩的生活,所以才不想走吧?

作為一尊神獸,這盤瓠根本就體會不到它們這些被人類奴役的底層異獸的痛苦!

牛大龍失望至極,甚至有些憤怒。

如果不是知道打不過盤瓠,它肯定衝過去用十八隻蹄子將這條狗狠狠踐踏一頓!

抬頭望了眼仍漂浮在空中的虛獸熊,牛大龍壓下心中的怒火,抱著最後一絲希望又發出了一頓牛吼。

「昂!(盤瓠大神,如今情況不一樣了。您難道沒看到天空中那頭虛獸熊嗎?如果您能出面,聯絡城中其他三尊大神,帶領我們一起投靠這頭虛獸熊,就一定能在天界立足,對抗那些欺壓、奴役我們的人族!)」

「汪汪。」盤瓠忍不住笑了起來,然後依舊是用人言道:「蟒牛,你的見識太短淺了。這頭虛獸熊確實厲害,但也只是化虛境,似乎還是從下界上來的。

而天界除了如雷霆之主這樣牧守一方的化虛境,還有好幾位處主宰,也即是衍天境。

隨便來一個,這頭虛獸熊都只能受死,或者乖乖給衍天境當坐騎、寵物。

即便是主宰們不管,多來兩位化虛境人族,這頭熊依舊難以討到好處。

我們若跟著它,只能走向滅亡一途。

你若想死,自己去,別拉著我,也別再來煩我了。」

牛大龍聽了一陣呆愣。

它確實沒有盤瓠考慮得多。

壓根兒就沒想化虛境之上的事。

在它看來,天界的衍天境根本就是傳說,一個個化虛境就已經是力量頂層了。

但盤瓠所說的,多個人族化虛境圍剿天空中那頭熊的事它卻不得不考慮。

『難不成真要老實呆在城中,一輩子被那些可惡的人奴役?』

就在牛大龍猶豫的時候,一群人也朝這個簡單院落奔了過來。

走在最前面的一個中年人,瞧見牛大龍堵在院子門口,立即一揮手,揮出一道淡青色的狂風,將牛大龍扇得斜飛出去。

『至少靈竅五階!』

牛大龍心中立即對中年人的實力有了判斷。

然後它就老老實實躺在一片廢墟上裝死。

因為它看得清楚,那中年人只是當頭開道的,真正的主事者在後面一群人中,看那氣勢,極可能有何家剩餘的神府境!

這種情況下,牛大龍可不願多吸引注意力,免得被神府境隨手殺死。

只見這群人越過成為廢墟的院牆,就停了下來,隔著近百丈與盤瓠遙遙對峙。

隨即一個花白鬍子的老者走出來,皺著眉頭喝問:「盤瓠!家主既死,何家又面臨大劫,按照規矩便該由我來繼承家主之位!

可是十三娘卻覬覦家主之位,盜走了我何家家主專用的大印。

你若明事理,現在就讓她交出家主大印,隨我們回去!」

聽到這老者的話,那少女,也即是十三娘立馬滿臉驚恐、可憐巴巴地望著盤瓠,甚至大膽地摟住了盤瓠一條前腿。

「胖虎,你一定要救救我啊,如果我跟他們回去就死定了,嗚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