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跌到了眾人眼前的花月,算是小小地嘗到了白玉孫這人的噁心。

被那股奇怪的力量推搡出來,還不是讓花月最難受的。

最讓她感到無奈和痛苦的,還是白玉孫這牲畜,毫不憐香惜玉地往她的小手上踩了來。

受不了這一抹疼痛,想要召喚出那把傘來的她,卻發現自己渾身的氣力都消失不見了。

「卑鄙!」

聽到了這一聲,從花月的小嘴裡傳來的喊聲,咬牙切齒的馬杜也不管自己的修為,跟白玉孫差了多少,一股腦撲過來,輕而易舉地將白玉孫,推離開了花月的身邊。

看著她手上多出來的這個腳印,馬杜又氣又惱,只剩點兒著急的心思,哪有半點兒衝撞白玉孫的勇氣。

「我的手沒事的……」

爬坐起身來的花月,不羞於馬杜捧著她,這還有些酸疼的小手。

惡狠狠地瞪了白玉孫那牲畜一眼,想不起來有什麼法子,能夠帶著馬杜離開這個狼窟,花月的心裡比馬杜還要難受千百倍。

她想哭,又知道自己不能夠在馬杜的面前,流出任何一滴淚水,免得害他更加的傷心。

現在這局面是她最不喜歡看到的,白玉孫那牲畜擺明了,就是要讓她成為馬杜的軟肋,或者將馬杜當成她的弱點。 溫惜跟着秦琛上了66樓總裁辦公室。

「陸總,溫小姐來了。」

「進來。」

溫惜朝秦琛點了點頭,進去后,發現男人的辦公室面積很大,裝修的風格還是按照陸卿寒喜好的那種冷色系調,一個巨大的旋轉書架,還有一個放置著各種名貴擺件的柜子。

而陸卿寒,坐在沙發上,雙膝交疊,兩人的目光對視,溫惜先移開了視線,她低聲,「陸先生,我的耳釘還請歸還。」

「昨晚是你送我回去的?」

溫惜點了點頭,雙倍的加班費,不要白不要。

男人目光慢慢的深邃起來,「溫惜,你的耳釘,怎麼會在我的床上?」

溫惜突然瞪大了眼睛,「我……」

居然掉在他卧室裏面了,看着男人眼底閃過的厭惡,溫惜咬着唇,「你喝醉了,我扶你上樓,但是你太沉了,躺下的時候,連帶拉着我也跌了下去。」

這種說辭,陸卿寒根本就不信。

他就知道溫惜會想方設法的接近自己,一枚價格不過幾百塊錢的耳釘,普通的銀飾品,上午卻貿然去靜水灣,若不是有監控,他還不知道她的心思這麼深沉。

男人從茶几上拿出那枚耳釘,他捏在手裏,「為了這麼廉價的東西私闖靜水灣,溫惜,你說的話,我一句都不信。」

溫惜說,「這耳釘確實不貴,但是對於我來說,貴的並不是價格,還請陸總還給我,私闖靜水灣確實是我不對,我也沒打算進去。」誰知道Lucky忽然把門從裏面打開,扯着她褲腳拉進去了。

她進都進去了,自然想找一找。

要是找到了,也不用跟陸卿寒見面了。

她幾步走到男人面前,她彎著腰態度很誠懇,「我向陸先生道歉,希望陸先生把耳釘還給我,對你來說,這就是一個廉價的東西,可對我來說,這是我男朋友送我的禮物,我很珍視。」

陸卿寒的眼底明顯的陰鷙了一分,「男朋友」三個字彷彿是一根鋼針,從他的太陽穴扎了過去,他也不知道怎麼了,就是不舒服,他看着手裏的六芒星耳釘,忽然覺得有些刺眼。

男人伸手一擲,一道拋物線劃過。

耳釘丟進了一側的垃圾桶裏面。

溫惜一怔,連忙彎腰去撿,也不管垃圾桶臟不臟。

就在她伸出手時,忽然,手腕被一隻大手攥住了,溫惜猛地掙扎了一下。

陸卿寒攥住了她的兩隻手,「你還想在我面前裝到什麼時候?昨晚包廂外面負責的侍應生壓根就不是你,你還要跑過來送我回去,還故意把耳釘留在我床上,今天又私闖靜水灣,不就是想要我注意到你嗎?一枚廉價的耳釘,沒有了就沒有了,故意的跑過來,不就是想要吸引我的注意,溫惜,這種欲擒故縱的把戲,玩多了就膩了。」

「陸卿寒,你混蛋你放開我!!」誰欲擒故縱啊,溫惜被男人禁錮住,「陸卿寒,你覺得廉價也好,可是對於我來說,就是珍貴!!」

這句話,似乎是惹惱了他。

男人的眉心跳了一下,他薄唇緊抿,懷中的女人一臉倔強抗拒的樣子深深刺激到了他。 面對氣勢洶洶的墨西哥邊衛,宇恆的處理非常冷靜,他用一個輕巧的假動作便晃過了對方。

或許是被隊友擋住了視線,在墨西哥邊衛被晃倒的同時,他們的門將同樣判斷錯了方向。

大半個球門暴露在宇恆的視野中,這種情況宇恆要是還能打偏,他就該回到中國好好踢他的業餘聯賽。

伴隨着一腳輕鬆的腳弓推射,宇恆為中國國奧在上半場結束前扳回一球。

1:3

雖然比分上依舊落後,但至少通過這粒進球,讓中國球迷重新拾起了希望。

…………

中場休息期間,國奧隊利用本屆奧運會四個換人名額的規則,對場上球員進行了大面積輪換。

除了保留後場的基本配置,主教練把中場的大多數球員替換成了後衛。

這樣的調整無疑表露了主教練對宇恆的信任,要知道國奧隊此時比分上還落後對手。

下半場,宇恆並沒有辜負國奧隊教練,通過開球后的閃擊戰,他為球隊打入了本場比賽的第二粒進球。

從開球到破門,宇恆一共花了八秒鐘,如此之快的速度和破門時尚在場邊喝水的墨西哥門將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

足球場上戰局轉瞬之間便是千變萬化,原本打的好好的墨西哥,此刻卻成了被圍攻的對象。

不得不說,墨西哥的門將發揮實在穩定,國奧隊的圍攻一直持續到75分鐘,也沒有攻破對方球門。

事實上,此刻的雙方球員都非常焦慮,國奧隊希望早點追平比分,而墨西哥則希望通過破門拉開分差。

這種平衡終於在77分鐘被打破了,完成壯舉之人正是國奧隊的當家球星——宇恆!

面對對方五個人的同時夾擊,宇恆甩出了高級特技【油炸丸子】。

【油炸丸子】的效果確實逆天,可面對人數眾多的防守,其所發揮的效果則會大打折扣。

雖然最終技能發動成功,但不得不說,這其中很大的成分是因為對手的實力不強,若遇到同樣數量的巴薩球,恐怕宇恆這次過人的成功率不足10%。

不管怎麼樣,宇恆最終突破了重重包夾,並通過【持球推進特技】一路殺到了大禁區內。

假動作!

推射!

這一次宇恆選擇了攻射門將小門,雖然選擇方式不同,但結果都是類似的,皮球從門將兩腿之間穿過,徑直飛進球門。

3:3

…………

從落後三球到追平,宇恆在巴西創造了屬於自己的神話,雖然這場比賽尚未結束,但不管結果如何,宇恆的表現都已經征服了在場所有球迷。

今天的看台有不少巴西觀眾,作為盛名在外的足球王國,他們之中誕生過不少足球領袖。

然而就這樣一批見多識廣的巴西觀眾,卻被眼前宇恆的表現震驚住了,事實上他們在國內也沒見過幾次如此犀利的突破。

看台上最興奮的莫過於卡布洛,作為宇恆的鐵粉,她此刻的幸福感已經爆棚,若不是理智還沒丟失,她說不定早就跳下去擁抱偶像了。。 感受到唇邊微涼的觸感時,謝洐就像是被電到了一般,他整個人都短路了,腦中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他不由得瞪大了眼睛看著眼前的人。

蘇鈺原本白皙的皮膚在車上的橙黃色光線照耀下帶著一抹細膩的柔光,整個人看上去夢幻的不像話,完全不像是平時冰冷的存在,竟然讓謝洐有種不真實感。

謝洐完全沒意料到蘇鈺會突然撲過來,感覺到下唇輕微的撕咬時,謝洐才回過神來,但這種滋味太過美妙,讓謝洐有些不捨得分開,甚至忍不住沉溺其中。

雖然蘇鈺此時裝出一副不清醒的模樣,可畢竟謝洐是清醒著的,正因為清醒所以他才不允許自己做錯事,順水推舟是能隨了他的意,但可惜的是這種短暫的愉悅卻並非是謝洐所求的。

謝洐想要的是蘇鈺的主動,在清醒時候的主動,面對喜歡的人的投懷送抱,謝洐做不到柳下惠的視而不見,所以他選擇了自己送蘇鈺去醫院,他不想趁機做下難以挽回的事情。

想清楚后,謝洐忍下心中的渴望,他捧著蘇鈺的臉,盯著蘇鈺的眼睛認真的道:「阿鈺,你能聽到我的話嗎?阿鈺,你中藥了,雖然……」

蘇鈺眼神呆愣,似乎並不是很懂謝洐的話,他看上去只剩下了身體的本能,見到蘇鈺如此模樣,謝洐更不可能做什麼荒唐的事情,他的心不允許他這麼做。

謝洐頓了頓,真誠的對蘇鈺說:「雖然你這麼做我很開心,但我知道這並非你本意,阿鈺,我會送你去醫院,很快的,你先暫時忍一會兒。」

說話間謝洐摸了摸蘇鈺的頭算是安撫,末了又用哄小孩的口氣問道:「好嗎?」

謝洐的話自然沒有得到蘇鈺的回應,謝洐的行為在蘇鈺意料之內,若是他趁人之危就不是謝洐了,況且蘇鈺本就沒什麼興趣在這個時候和謝洐發生什麼關係。

說完話后,謝洐將蘇鈺安置著重新坐好,然後,立刻開車向著醫院行駛而去。

這期間的蘇鈺很安靜,他裝出一副乖巧的模樣,畢竟蘇鈺還不想和攻略目標一起因為這種事情而出車禍,若是被人知道也太丟臉了,蘇鈺怎麼說也是公眾人物。

不過十幾分鐘,謝洐就將車開到了就近的醫院,蘇鈺也適時地清醒了半分,但也只有半分而已,他皺著眉頭,一副痛苦的模樣對著謝洐道了歉,「抱歉,給你添麻煩了。」

說完后蘇鈺像是難以忍耐一般,握緊了雙手,他戲演的真,不斷有汗水從額頭上留下,看上去頗為痛苦的模樣,讓謝洐這個浸淫娛樂圈多年的人都沒有發現任何異常。

其實也不算蘇鈺的演技有多好,也可能是謝洐從未懷疑過蘇鈺會算計自己吧!

到了醫院之後,謝洐立刻下了車,當他打開蘇鈺那邊的車門時,眼眶不由有些發紅,謝洐從未正視過蘇鈺在自己心中的位置,他只以為自己是一時嘗鮮,然而此時他明白了。

不是的,從一開始就不是的,不可否認謝洐是被蘇鈺出眾的外表所吸引,但當他真正的了解蘇鈺之後,喜歡上的是這個人,是這個做事認真,性情洒脫,善良真摯的人。

來的路上謝洐恨不得將給蘇鈺下藥的人大卸八塊,但他在見到蘇鈺忍耐藥性而弄傷自己的手時,只剩下了心疼,雖然謝洐覺得一個大男人有如此感情有些過於矯情了。

可,這就是他的心聲,謝洐不得不承認,他被眼前人牽動了心緒,他的心動了,他的情緒因為另一個人而改變,若今天發生這件事的是旁人,謝洐恐怕看都不會多看一眼。

這才是他,不會多管閑事的謝洐才是真正的謝洐,畢竟這種「小打小鬧」在娛樂圈裡其實並不算什麼,甚至是大家秘而不宣的潛規則,所有人都知道是不對的事情。

看著眼前帶著一絲魅意的蘇鈺,謝洐竟有些後悔自己的決定,但也就是一瞬,下一刻他立刻恢復之前的模樣,溫柔的安撫蘇鈺道:「阿鈺,已經到醫院了,很快就沒事了。」

兩人身形都差不多,謝洐可抱不起蘇鈺,所以他將蘇鈺攙扶著扛在了肩頭,但就是這個舉動,蘇鈺的唇又不小心的蹭到了謝洐的耳朵,正往前走的謝洐差點腿軟了。

還從未有人碰過謝洐如此隱秘的部位,他的耳朵此刻燒的不像話,又燙又紅,好在他腦子還清楚的知道自己要做什麼,不然恐怕他在這幾步路中會迷失自己,選擇那個不怎麼正確的決定。

不過是從停車的地方到醫院大廳的幾步路,謝洐走的很是吃力,彷彿走了幾年的時光,倒不只是因為蘇鈺的重量,更多的是因為蘇鈺若有若無的撩/撥,弄得謝洐心痒痒,走一步停一步。

好在這段路並不是太遠,不然謝洐怕自己真的會反悔,蘇鈺送的是急診,很快就在醫生的安排下打了針,安靜的睡了過去,為了保險起見,又給蘇鈺掛了吊針。

但後面的事情睡著的蘇鈺都不知道了,雖然這葯對身體沒有什麼大礙,但也會讓人難受一陣,有了外力的幫助,蘇鈺好受了不少,因為剛剛的脫力,他也沉沉的睡了過去。

此時的謝洐終於舒了口氣,有時間好好休息片刻,此時已經是晚上十二點了,按照往常這個時候,謝洐早就睡覺了,此時的他也有些睏倦,更多的是送了口氣后的疲憊。

坐在蘇鈺床頭的謝洐,此時才有時間好好看一看眼前人,不得不說睡著時的蘇鈺真的讓人心軟的一塌糊塗,他枕著純白的枕頭,柔順的長發顯得格外黝黑。

因為生病的緣故,蘇鈺的唇色發白,但並不是病色的慘白,而是帶著淡淡紅色的粉白,謝洐第一次知道原來男人的眼睫毛也會這麼長,彷彿鴉羽一般,隨著呼吸輕輕而動。

娛樂圈裡並不缺各種各樣的美男,尤其是那些一二線的明星,長相就是他們的先天優勢,更是他們賺錢的工具,可,在謝洐眼中,蘇鈺的模樣彷彿是為自己定製一般的存在。

好像長到了自己心裡,無論是眉眼鼻子,還是嘴唇,都是恰恰好的舒適程度,多一分太多,少一分太少,這種感覺就像是見到時會被下意識的吸引,哪怕面色無異,但終究是心動了。

看著如此乖巧的蘇鈺,謝洐想起了剛剛的那個吻,蘇鈺主動親上來的,畢竟這種葯又不是酒,不會有斷片的存在,謝洐有些期待蘇鈺蘇醒時的模樣了,是害羞還是若無其事?

謝洐不由得用手摸上了自己的唇,他回味著剛剛那個像果凍一般的滋味,甜甜的,軟軟的,涼涼的,似乎比果凍更加美味,是謝洐從未嘗過的美好,以至於他找不到什麼形容詞來描述自己的感覺。

謝洐的目光忍不住直直的盯住蘇鈺的唇,他忽然覺得有些口乾舌燥,想要喝水解渴,但他其實清楚喝水恐怕解不了自己的渴,所以他所幸順著心意親了下去。

雖然此時的滋味也很不錯,但可惜的是並沒有剛剛那麼美妙,謝洐知道,他要的不止是一個親吻,他想要的是蘇鈺的主動,他想要的是蘇鈺的心意相通。

兩情相悅總比一廂情願要來的困難,謝洐知道蘇鈺此時可能對自己無意,這種失落的感覺有些新鮮,雖不是謝洐第一次嘗到,但他也很多年沒有遇到過這種情況了。

這麼想著,謝洐也下意識的將自己心裡的話念了出來,他唇角微彎,帶著些無奈的情緒,喃喃道:「蘇蘇,你說我該怎麼對你才好?」

等到蘇鈺睡醒時,已經是第二天了,他望了眼窗外,天還蒙蒙亮,像是早上五六點的樣子,看著純白的天花板,可能是中藥的緣故,此時的蘇鈺有些恍惚,片刻后才反應過來。

下一刻蘇鈺便看到了守在自己床頭睡著的謝洐,他不由挑挑眉頭,嘴角上揚,這次計劃,似乎順利完全了,且完成的進度比蘇鈺原計劃的要好上許多。

謝洐的處理方式讓蘇鈺看到了他對自己的尊重,兩個人在一起更重要的並非是肉/體關係,而是心意相通,彼此尊重,謝洐沒有趁人之危,說明他對蘇鈺的喜歡並非簡單的色/欲。

這樣蘇鈺才好進行後面的計劃,而且兩人間的關係也可以順理成章的更近一步,蘇鈺也不必再像之前一樣裝出一副抗拒謝洐的模樣,現在的他沒有理由不是嗎?

見謝洐也快要醒了,蘇鈺輕輕的將自己身上的被子蓋在了謝洐身上,如此就是他是敞開心扉的第一步,雖然不是什麼大事,但也足以說明自己的態度。

所以謝洐蘇醒時便感覺到了身上的重量,房間並沒有其他人,很明顯,這件事是蘇鈺做的,得知這個推論的謝洐嘴角微彎,心中像是被裝滿了一般,充實而又幸福。

謝洐抬眼望著還在閉著眼睛的蘇鈺,不由得輕笑出聲,笑聲很輕,彷彿一片羽毛輕拂心田,痒痒的,暖暖的,讓人想要永遠沉溺在這個幸福的時刻。

被人盯著著實不舒服,面對著謝洐而裝睡的蘇鈺緩緩的睜開了眼睛,房間很安靜,兩個人就這麼對視著,誰也沒有開口說出第一句話,兩個人就這麼獃獃的看著對方。

※※※※※※※※※※※※※※※※※※※※

大概有個幾章就完了,然後開啟新世界。 未來變身夢比優斯,迎戰雷弗萊特星人。

人家依舊看不上他,讓他滾蛋,換一個厲害的奧特曼過來。

夢比優斯使用自己剛剛學會的旋轉踢法,成功破了雷弗萊特星人的防。

戰場之外,鳳源欣慰的看著。

應該穩了,這一波不用自己出手了。

雷弗萊特星人萬萬沒想到,自己上次懶得殺的小萌新,這次竟然把自己打的這麼難看。

「可惡,竟然敢損傷我完美的身體!」

雷弗萊特星人看著夢比優斯,聲音尖銳刺耳:「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