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二!

顧知鳶的心中默念著,她的後背上起了一層薄薄的汗水,超過五秒,沒有繼續跳動,就證明手術失敗了。

宗政景曜也一眨不眨的盯着綁在依瑪兒手臂上的東西,他知道,那個指針跳動的東西,代表着依瑪兒的脈搏,一但停下來,就代表着依瑪兒的心跳停了。

從未緊張過的宗政景曜,在這一刻也跟着緊張了起來,他屏住了呼吸,等待了顧知鳶喊他打開模擬器的口令。

砰!

砰!

脈搏跳動了起來,聽診器傳來了心臟跳動的聲音。

那一瞬間,顧知鳶鬆了一口氣,轉頭看着宗政景曜說道:「成功了。」

宗政景曜也跟着鬆了一口氣,笑着看着顧知鳶說道:「怎麼樣?我配合的還可以吧。」 兩人被如此一問,先是莫名,隨而兩人同時點頭。

徐子陵緩緩道:「北秦霸主苻堅在一統北方各族后,以十五萬人為先鋒,及六十萬步卒,二十八萬騎兵部隊,共計一百零三大軍傾師南征,連下彭城、鄖城、洛澗等要地,攻克了壽陽,最後與晉朝名將謝玄的八萬北府將士,對峙在淝水兩岸。」

魯妙子聽得,微微點頭。

而寇仲撫掌笑道:「可那北秦霸主苻堅萬萬沒想到,自己的百萬大軍竟會於淝水一戰,敗給那謝玄八萬北府將士,引得淝水之戰變成淝水決戰。」

魯妙子搖了搖頭,幽幽一嘆。

寇仲仍是滔滔不絕道:「以八萬將士敵之百萬之師,這已須莫大的勇氣與決心,何況那位玄帥竟能贏下如此懸殊的一戰。古今往來,若說最被兵法大師所樂道的一戰,必是這南北決戰淝水的曠世一戰。」

就在這時,徐子陵注意到了魯妙子臉上滿是譏誚的笑意,皺眉不解,開口問道:「先生覺得有何不對的地方?」

魯妙子又是反問道:「你二人言,決戰淝水被兵法大師所樂道,那你可曾聽過哪一位兵家對這一戰有過評斷?」

寇仲一愣,皺眉深思片刻,搖了搖頭。

魯妙子再問道:「你只道那謝玄以八萬將士勝得了苻堅百萬雄師,但這一戰的細節過程,可曾聽過誰提及?又或者哪本史書中曾詳細記載過?」

兩小子面面相覷,隨而又是搖頭。

魯妙子冷笑道:「那你二人為何不多想想,既是如此震驚世人的一戰,為何只是寥寥數言道明結果,卻無一本古典書籍詳細記錄,引後人翻閱了解其經過?」

二人呆愣,一時無言。

徐子陵沉吟片刻,疑道:「難道……難道是有人不想我等後輩子嗣知曉這一戰的經過,從而故意不曾記載詳情……他們是想掩蓋什麼不成?」

魯妙子露出了一副「孺子可教」的神情,淡淡笑道:「倒還不算太過愚笨。不過非是什麼故意不記載,而是那些世家也不知該如何書寫罷了!」

寇仲聽得只能苦笑道:「還教先生為我二人解惑,這是如何個不知書寫法?」

魯妙子輕嘆一聲,道:「因為那些世家可以篡改結果,卻編寫不出詳情經過,以八萬勝得百萬,他們也不知該如何取勝,自然不知該如何編寫出一套取勝方案出來。若是胡編亂造,稍懂點兵法之人就能瞧出破綻,即便真有哪位兵道大家能為北府軍思索出破敵之法,也不屑與那些世家沆瀣一氣,篡改史實!」

寇仲與徐子陵二人,一同驚聲道:「淝水之戰是假的?」

魯妙子哈哈大笑起來,笑聲中滿是得意,頗有一番世人皆愚,唯我獨慧的快感。

兩人被他笑得也覺得有些丟臉,只能一同陪笑。

笑罷,魯妙子自得道:「我年少時博覽群書,很早前亦曾對這一戰有過疑慮,不過那時也不會去重視。可自我遊歷天下,去過那荒城后,便在那聽到了一段關於那一戰而有別史記的故事,但那故事太過危言聳聽,任誰也不會去相信裡面半個字。」

又是荒城的故事,他二人真是愈發好奇起來。

魯妙子續道:「那時我已四十有五了,只恨自己未曾早些去那。唉……有些人總是這樣,特別想得到,特別想去的地方,往往留在最後。也是幸好,我終是去了那被謂之『天下第一城』的荒都。我在那一住便是五年,亦在那裡結交了一位朋友!」

寇仲實在忍不住,追問道:「什麼朋友?」

魯妙子微笑道:「邪帝,向雨田!」

寇仲脫口而出道:「向雨田是誰?」

魯妙子似由衷贊道:「他乃荒城上一任城主,亦是魔門上一任聖君,最主要的是,他告訴了我天君所有的故事,那是一直被世家想遮掩的真相!」

終於講到了重點了,二人不禁端正肅立,做出了一副洗耳恭聽的模樣。

魯妙子見著兩小子這副模樣,又是笑了笑,繼而由衷的發出一陣感嘆道:「世人只知『燕雲十八騎』戰無不勝,猶如神魔。但凡能得『妙韻』神刀者,即可號令神魔『十八騎』,可誰還想提及刀的主人,十八騎真正所效力的那位天君呢?」

魯妙子長長一嘆,說起那位人物,也不禁肅容道:「以天為號,以君自立,昔年他乃名副其實的『天下第一人』!無論是佛門還是道教,無論是綠林還是朝野,既是世家皇權,亦是那統帥百萬雄師的北秦霸主,到得他面前,均是不值一哂!」

兩人震動,也很吃驚,他們並不能理解這番話的實際含義。

魯妙子緩緩道:「『燕雲十八騎』的確戰無不勝,也確如神魔,他們以殺提氣,以血驚魂,以屠戮為手段,叫任何一軍對之,都會被嚇得膽寒,以至潰敗。但十八騎縱然身負神功,使內息勁氣不盡,可人始終是人,氣不儘力會竭,叫十八人面對百萬大軍,又怎有取勝可能?」

寇仲震驚道:「與苻堅的百萬大軍對決的,是……是燕雲十八騎?」

魯妙子鄭重的額首道:「不錯,根本不是謝玄的北府軍,而是燕雲十八騎。」

徐子陵心中有了猜想,開口道:「十八騎戰敗,繼而導致……」

魯妙子忽然大聲道:「我何時說他們戰敗了?」

徐子陵一愣,應話道:「先生自己剛說……」

魯妙子道:「十八騎自然無可能勝得百萬之師,但他們卻有十九人。」

寇仲驚醒道:「第十九人就是那位『天君』?!」

魯妙子沉聲道:「不錯,那人正是『天君』。」

徐子陵哭笑不得道:「多加一人就勝了?」

魯妙子沒有譏諷,沒有冷笑,只是再一聲長嘆道:「你們不信才對,我首次聽聞天君的故事時,亦然不信。只因這太過荒唐,太過不可想象了一些,但凡一個正常人都不會相信,那些世家繼因於此,才會篡改史實。」

寇仲笑道:「先生還是勿管我們信否,請先生繼續說說這一戰的經過與詳情。」

魯妙子道:「苻堅一統北方,帥軍百萬之眾南侵,如此聲勢,引得那時荒城中的胡人直接屠殺漢民,好迎苻堅大軍入城。十八騎由那時天將現世,滅殺城中所有作亂胡人,護得漢民逃難,便留駐在了城中。他們而後再迎苻堅之弟苻融的五萬先鋒,一戰得勝,斬殺了四萬氐秦士卒,那苻融敗於此戰,亦亡於此戰。」 終於猜完了字幅,除了吉祥外,其他三人都沒啥期待的感覺。

吉祥,嗯,只能說不挑食。要說多期待,也沒有。

一直存在感不強的主持人出現了,他本來的作用就是嘉賓們不說話時,他負責活躍氣氛,嘉賓說話時,他就是背景板。

「現在我們出發,去尋找美食。」

穆光年:「啊,都猜完菜名了,才出發?」

林浩:「難道不是吃剛剛的那幾道菜?」

姜念:「我還挺想吃烤鴨的。」

吉祥:「又可以期待一下了。」

節目組出發,四位嘉賓坐在一輛小中巴上。

都是演員,話題自然而然就轉到了拍戲,演戲上。

「浩子,拿完視帝,最近這兩年你的重心都轉到綜藝上了嗎?」穆光年拍著林浩的肩膀問道。

林浩露出了一個「你搞笑呢」的表情,他笑着反問道:「和你比,我上的綜藝,有你多嗎?」

穆光年一本正經:「那你真沒有。」

說完就不挑戰林浩了,換了個人,他對吉祥說道:

「看了《後宮甄嬛傳》的片花,製作很精良啊!」

吉祥:「謝謝!」

林浩:「什麼時候播出?」

穆光年又適時出來的作怪,又拍打着林浩笑道:「是不是想問吉祥導演,下部戲什麼時候開始籌備,能不能算你一個?」

林浩這次給穆光年豎起了大拇指,但是還是口裏說道:「主要還是很期待《後宮甄嬛傳》。」

姜念望了一眼林浩。

「哈哈,念女神的意思是『信你個鬼』。」

「我也很期待《後宮甄嬛傳》啊!」

吉祥也笑着斜看了一眼林浩回答道:「具體播出時間還要看菠蘿台的安排。」

穆光年:「我賭五毛,菠蘿台過年前後會播出。」

姜念:「我跟了。」

林浩:「那我也跟。」

吉祥:「如果我也跟,我們又都堵對了,那到底誰贏了?」

幾個人面面相覷,穆光年:「觀眾?」

「鼓掌,我穆隊,終於智商上線了一次。」

「我也跟着賭上五毛。」

「五毛顯不出我豪橫的本性,我賭八毛。」

吉祥又在看了一眼林浩,然後就收回了目光。

林浩卻向前湊了湊,溫柔詢問道:「吉祥,是不是覺得我挺符合你下部戲的某個角色?」

姜念:「她下部戲里有匹馬。」

穆光年:「哎,念念啊,你別說,浩子這臉、這身高、這身材,如果演馬,那也絕對是馬中潘安啊!」

林浩回頭斜瞪了一眼穆光年:「你個豬!」

穆光年笑嘻嘻:「哎,哎,不帶人生攻擊的啊!吉祥,你那部劇卻豬嗎?

不是,缺人嗎?」

「哈哈,缺缺,吉祥快說就缺穆隊這樣的豬。」

「盲猜吉祥下部劇要拍攝關於動物的。」

「跨物種?」

「禁忌之戀?」

「艾瑪,能播不?能播的話,我先預定小板凳一張。」

「樓上的,幫我預定一張。」

吉祥再次轉向林浩,略略有些嚴肅地問道:「你年後有檔期?」

穆光年身體前傾:「什麼意思?年後開拍?他沒檔期,我有檔期啊!」

姜念調侃起穆光年來,「年哥,記得你說你上這個節目就是跑累了,中間歇歇,來吃點東西的啊!難道我記錯了。」

穆光年連連搖手:「沒記錯,沒記錯,但是順便能在吉祥的新劇里撈個角色,那不是錦上添花嗎!」

林浩目光始終鎖定吉祥,他嚴肅道:「年後的檔期還不是很確定,但是如果吉祥年後開新劇,我是真有誠心參與。」

感受到林浩的誠意,吉祥也鄭重起來,「年後開始籌備,真正拍攝大約要三四月份了,你確定你能空出檔期嗎?拍攝時間大約三到四個月。」

林浩堅定有力地點頭:「能。」

「浩帝都不問問什麼角色的嗎?」

「還用問嗎,浩帝除了男一,還會接其他的角色嗎?」

「要我說,什麼角色都行,浩帝也不能保證上一部劇就爆一部劇,但是吉祥拍攝的那真是上一部爆一部啊!」

吉祥點頭,「別這麼急着下決定。我先和你說說情況和角色,男一我定了姜安。」

說完,吉祥看向林浩,穆光年和姜念也看向林浩。

都一個問題:「除了男一,你還接別的角色嗎?」

不知道是為了上吉祥的劇,不在乎角色,還是真的演技特別過關,林浩面不改色,一副願聽其詳的樣子,點頭問道:「然後?」

不管是那種原因,吉祥都不在乎,男主定了姜安,這是很久之前就定下來的事情,她不會因為一個視帝出現就換了男主。

何況,姜安也是拿過獎的演員。

「如果林老師能來,那出演男二。這個角色的分量不比男一輕多少,主要是和男一是個組合,戲份也非常重。」吉祥稍微解釋了一下。

穆光年注視着林浩,等著林浩的決定,好像林浩拒絕了,他馬上就上去爭取了。

林浩瞥了一眼穆光年:「收起你那虎視眈眈,這個角色我要了。」

吉祥微笑。

穆光年嘆氣,但不死心的又問吉祥道:「沒有合適我的角色嗎?」

見眾人都看向他,他閑適地往後一靠,大手一劃拉,就把眼前的幾人圈在了一個圈裏。

「你看,年前參加綜藝是我們四個一起,等年後拍劇還在一起,整整齊齊的,是不是一段佳話?」

姜念:「佳話是這麼用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