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心裏早就樂開了花,要不是自己身份擺在這裏,他都想上去揍劉大能。

「王主任,他們把我打成了重傷,我這回起不來了。哎喲……哎呦,我的胳膊,我的腿!」

劉大能是真的準備借這一次的事情訛他們一回。

當然更準備借這次的事情,讓王主任必須把自己的徒弟弄回來。

。璇風瓑浼氬啀璇.. 「湯臣一品同盟頻道」

非洲酋長:【戰報】

好紅的法刀,還是滿級。

高密御林軍:我遇到的是高紅的網紅隊,死的也很慘。

荊州義士軍:對面這太離譜了吧,我們真的是一個世界的嗎?

吳彥祖:【戰報】,對面這呂布三萬二的輸出就離譜,愣是把我的肉步活活打死。

張三瘋:我的魏延菜刀反計沒封到對面法刀的呂蒙,三回合給抬走了。

永樂先登兵:看到敘利亞的高戰也被虐了,我心裏平衡多了。

吳彥祖:這哪裏像是剛進試師的盟啊,不說執行力,卡池也離譜。

我們敘利亞平均都六七個賽季了,卡池還不如對面。

——

其實與子同袍卡池碾壓其他同盟也正常,畢竟他們這些都是張華一路篩選過來的,除去本土人員。

其他能夠加入2224區的卡池基本都還不錯;更何況還是2222這個豹子區,高戰如雲。

而且因為同盟氛圍和體驗都拉滿的原因,很多人都是願意給自己的號充錢的,願意把這個號繼續玩下去。

並且這380人本身就是從上千號人中挑出來的精英。

同時張華也沒少發紅包軍費啥的,很多人也都沖在了遊戲里。

再加上張華還賣了不少賬號;賬號質量遠超同賽季數量的區很正常。

——

時間較切換到并州與冀州之間的襄國關卡,也就是那個打個七級關卡差點翻車的同盟。

在經過管理的一番催促之後。距離守軍恢復還差十分鐘的時候,關卡的耐久度終於下降到了3500.

冀州的管理也鬆了一口氣,應該是穩了,這要是拆不完就丟人了。

因為很多人不願意秒回再加上守軍打得慢,所以拆遷的體力還有很多,若是正常同盟攻城到了這個時間點還有這麼多耐久多半是翻車了。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另一邊的一群人其實也等了很久了。

壓路機團頻道:

全村驕傲:兄弟們拆遷隊準備好了嗎?

鳳凰游:早就準備好了,王牌五星拆遷隊,拆遷值300+

大聖:你那算啥,我這30級的老當益壯,350+拆遷值。

巨蛇之牙:滿紅諸葛亮大小喬孫堅請求出戰,拆遷值500.

春雨:太守已就位,一波可以拆1200.

全村驕傲:再算上其他幾個人的拆遷隊,完全足夠了。

那就按照原計劃行事,12點48準時觸敵,一波秒了關卡。

驕傲的信息剛發出去沒多久,襄國關卡壓路機這邊瞬間射出許多箭頭,有粗有細。

另一邊的冀州分盟雖然沒有視野,但是他們的管理也是組織了集火的,不過集火時間是12點五十。

而且集火的隊伍稀稀拉拉的,一點也不整齊。

在他們看來,3500的拆遷值,對面這麼點要塞短時間內肯定拿不下,關卡大概率是穩了。

但是並不知道壓路機這邊要塞是不多,但是拆遷隊數量並不少,而且質量都很高,還有軍團。

世界頻道:

豫州同盟與子同袍成功佔領連接并州冀州的關卡【襄國】

滅敵首功:全村驕傲:攻城首功:海底

寶蓮燈:???啥情況,這不是冀州分盟進攻的嗎?

易燃易爆炸:還能是啥情況,被搶關卡了唄。

架子鼓:既然是被搶關卡,為啥滅敵首功是與子同袍的?

霸王渡江:因為他們沒打完,我們大佬順手把剩下的守軍穿了,所以滅敵第一…..

劉玉奎:就離譜,我要是冀州分盟的人不得是心態爆炸。

阿芙羅狄:謝謝,人已經裂開了,我們卡的時間是50,沒想到他們48直接給秒了。

冀州分盟的人心態瞬間崩了,本來打關卡的過程就是一曲三折,無論是打守軍還是拆遷都是。

本來還有人笑話對面給他們打工,但是這下倒好,對面搶到了關卡,他們才是真正的打工人。

搶到了關卡之後全村驕傲並我沒有就此作罷。

壓路機團頻道:

「全村驕傲:【坐標】,兄弟們射射射,我們人少,打掉對面前幾排的要塞好了。」

隨着全村驕傲的話落下,十來支箭頭從要塞中射出,雖然少,但各個都是精英。

另一邊冀州分盟盟主浮誇看到對面有主力射過來連忙發郵件。

【同盟郵件】(盟主浮誇)

「【坐標】,兄弟們還有主力的抓緊時間駐守啊,尤其是主力剛到的兄弟,趕緊頂一波。」

隨着他郵件的發出,倒是有四五支部隊出發駐守,加上原先就在前面駐守的,一共有十幾隊。

雖然不知道戰力如何,但是箭頭數量也比之對面差不多,總歸心裏面有了一點踏實感。

就是這種踏實感並沒有持續多久,隨着全村驕傲這邊主力的觸敵,關卡前面的戰亂之地再一次被佔領,十幾支駐守也瞬間沒了。

【壓路機團頻】

全村驕傲:【戰報】

就這就這就這?

紅玫瑰:我滏,都尼瑪征服賽季了竟然還有靈帝李儒太后……

對面這是在搞笑嗎?

我是歌手:【戰報】,靈帝漢董張煥黑科技,這隊在s2可以玩,到了征服沒用的,給我的蜀步刮痧。

單身情歌:對面這卡池也太爛了吧,最關鍵等級也低,都是三十多級,就兩三隊四十級以上的。

我是歌手:我們竟然還來了十個頂尖高戰,真的是高看對面了。

紅玫瑰:拆遷隊跟我後面,我們把對面的前排要塞拆了……

——

「x983群雄盟主群」

福如東海:【圖片】,對面好強,完全被亂殺……

恭喜發財有兩百多人,但是即使福如東海這麼催,中午到的部隊也不多,再加上隊伍太爛,雖然沒有被直接穿駐守,但也基本是被吊起來打。

將軍令:唉,對面義薄雲天絕對是故意中午進攻的,中午人有點少啊。

福如東海:@將軍令,你們青州怎麼樣?

將軍令:【尷尬】,還不如你們,駐守直接被穿了。

福如東海:不是吧?據我所知挖掘機搖光團都不是主力團。

桃花朵朵開:【圖片】,這種強度還不是主力團,那主力團是啥樣的?

至尊皇權:【圖片】,這樣的。

桃花朵朵開:【圖片】這樣的,我們一百多隊主力把他們四十來人給全穿了,簡直無情。

對面這卡池,說是老區盟我都信。

福如東海:哇,你們湯臣一品的隊伍也不差啊,敘利亞的大佬也都很強。

至尊皇權:但是等級差距太大了,建築也是。

將軍令:【圖片】,啥情況,冀州正面打不過,分盟去打那十來個人也打不過嗎?怎麼前面被拆了那麼多要塞?

桃花朵朵開:【圖片】,你自己體會一下,對面是只來了十來個人,但是這十來個人完全能定一個團。

風暴聚集此刻有點懷疑人生,看着群里的聊天信息默默不說話。

雖然昨天表面上信心滿滿,但是作為總盟主,他肯定要表現出這樣的態度。

其實心裏面還是有一點打鼓的,覺得沒那麼好大;可能會佔據一些劣勢。

尤其是長期的消耗戰不好打,畢竟對面資源產量更高。

但是被如此全方位碾壓是他沒想到的,揚州完全被打的心服口服。

冀州一個盟更是被一個團干翻,分盟更是打個七級關卡都費勁。

益州打不過算是意料之內;青州本以為多玩了一個賽季應該有點東西,沒想到也是繡花枕頭一包草。

風暴聚集想吐槽,但是仔細想想大家大哥不說二哥都是被吊打的。

而且現在也不是吵架的時候。

風暴聚集:兄弟們挺住,主力打不過就卡免,對面拆遷不多的;等到晚上大部隊到了應該會好點。

對面執行力高所以中午人多,我們中午人太少了。

雖然自己也有點懷疑,但是風暴聚集還是這樣安慰群里的眾人,也暫時讓幾個盟主的心情好了一點。

7017k 「父親,大姐是真心愛慕王爺,才會如此口無遮攔……她,她不是有心的。」

焚香求饒,情深意切。

「現如今大哥,二哥和三弟都有傷在身,卧病在床,如若父親再把大姐打傷,豈不是傷了嫡母的心。」

嘖嘖,好一副姐妹情深。

顏幽幽一看,也是!自己人打自己人,這扮桑葉的丫頭得多憋屈啊!被自己一根銀針扎破了耳朵,要是在受了桑翎這一巴掌,那得多委屈。

「桑城主。」

顏幽幽開口。

「雖然我與令小姐發生了不愉快,但畢竟是未出閣的小姐,生生受了您這一巴掌,傳出去豈不是讓她沒了臉面,清楚此事的人會覺得是桑大小姐想要勾引王爺不成,合該受罪,但不清楚的人會覺得我仗着自身身份,欺辱了大小姐。」

桑翎忙抱拳。

「今日之事,是我桑翎教子無法,惹惱了王爺,丹霄公子,請王爺恕罪。」

桑翎說完,看向剛剛被自己嚇的癱在地上的假桑葉。

「滾回院子,閉門思過,沒有我的命令,不許踏出院子半步。」

假桑葉搖搖晃晃,滿臉淚痕的起身。

顏幽幽嘴角勾唇一笑,眼神不經意的掃了眼焚香,抬頭看向假桑葉道。

「大小姐,今日這事我就大人不記小人過,要是再讓我聽到你的髒話,我不介意用這東西刺穿你的舌頭。」

顏幽幽雙指尖夾着一根銀針,隨意又眼含笑意的看向假桑葉,讓後者渾身上下不寒而慄。

假桑葉這回看清了她手上的東西,想到剛剛顏主子使用暗器的熟練程度,她是一點兒以身犯險的勇氣都沒有了。

剛剛又是對王爺含情脈脈,又是對顏主子冷言冷語。

誰知道顏主子會不會真生氣了,王爺可是說了,這件事後,她便能留在京城了。

顏幽幽見她滿臉憤怒,卻不敢再多說一句的表情,滿意地放下手,側眸看了眼什方逸臨淡聲道。

「大小姐,把你的眼睛放亮點,腦子裏再有不該有的念頭,我不介意替桑城主出手教育教育你。」

假桑葉捂著耳朵,忿忿的看着她,恨恨剜了顏幽幽一眼后,轉身便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