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邊,好不容易才再次抵擋住小白的攻擊,看到自己拼力一擊卻被那面五色盾牌如此輕易擋下,邪魔虎鯨王的心卻沉到了谷底,還沒等他做出其他回應。小白已經再次撲上,一口狠狠的撕下了他胸腹部的一塊血肉,頓時鮮血噴涌而出……

7017k 《鎧甲勇士刑天》自從開播以來,就一直保持了高開高走的趨勢,數據之好,讓很多人為之驚嘆。

甚至有相當一部分成年人宣佈自己成為鎧甲勇士的粉絲,在自己的宅男快樂牆上擺上了鎧甲勇士手辦。

而引領這一潮流的,是一個昵稱為【你還相信光嗎的小小號】的人,曬出了自己的手辦收藏。

好傢夥,所有!

鎧甲勇士所有系列,包括超級貴的【終極帝皇鎧甲-騎龍勇士版】也在其中,滿滿的擺了一地。

值得一提的是,這個網友家的地面是水泥的,很簡樸,不像是住宅,反倒像是一個工廠。

這種寧買玩具也不鋪地板磚的精神深深震撼到了網友,他們也紛紛響應,用自己的實際行動來支持自己心中的英雄。

根據實時收視率來看,《鎧甲勇士刑天》要比《鎧甲勇士》更加火爆一點。

當然,也有一部分原因是沾了電影的光,宣傳效果好一點。

沈城不是很在意這個,他正埋頭拍劇,然後讓玩具廠做出來之後,賺他個盆滿缽滿。

不得不說,現在的網友還真是有錢啊,尤其是被那些明星號召的粉絲,多貴的手辦都下單,搞得工廠那邊還以為數據出錯了。

哈哈樂玩具廠最值錢的肯定是各類手辦,都是以百作為基數單位的。

但是最賺錢的卻不是他們,而是一些價格比較低的塑料玩具,市場需求量大,薄利多銷嘛。

沈城為了賺錢······為了維護萬千家庭的和諧,專門派人進行社會調研,琢磨出了50塊錢這個價值區間。

這個區間里的玩具,玩具不會太低檔,孩子拿着不會嫌棄,也是家長能接受的上限,咬咬牙就能買的類型。

很巧妙的一種平衡。

沈城感覺自己當導演真是屈才了,應該早點當個經濟學家,搞不好還得個諾獎之類的。

五十塊錢檔次的玩具,已經具有相當程度的可玩性了。

舉個栗子,三個鎧甲召喚器。

相機形狀的刑天鎧甲召喚器,沈城執意要加入攝像功能,讓玩具廠廣大員工都以為自家老闆吃錯藥了。

這成本可不低啊,廠長什麼時候這麼大方了?

不過下一秒,沈城的狼子野心就暴露出來,因為據他所說,有一家小膠片廠瀕臨倒閉,他打算用白菜價拿下這家廠。

然後,生產一種只匹配刑天攝像機的膠片,另外發售。

到時候就有意思了,你不想買膠片,可是攝像功能不就浪費了嘛————要是買膠片的話,小錢錢都長著翅膀流到沈大毒瘤的錢包里去了。

不得不說,這是一個周密、詳細、可行性極高的計劃。

另外,飛影鎧甲的隨身聽召喚器也是一樣的道理,採用的工藝跟「貝塔魔棒」一樣,插卡就音樂響起。

金剛鎧甲的遊戲機召喚器可能是三個變身器裏面賣的最好的一個,裏面有簡單的單機遊戲,人物都像是馬賽克一樣。

哈哈樂官方對外的宣傳是:情懷、童年、極簡風。

只不過裏面的員工都知道,廠長這麼做只是因為————他便宜啊。

孩子們不挑。

手機被管的太嚴重,現在的他們正處於欲求不滿飢不擇食的階段,只要是個遊戲就能立刻上手。

種種原因加起來,似的這一代的三個鎧甲召喚器賣的比鎧一的五個都要好。

······

秦岩早早來到了片場,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夾克,頭髮理得清清爽爽,有些拘束的坐在片場一角,拳頭緊緊攥著。

跑了幾年的龍套,今天終於作為重要角色登場,他的心情可想而知。

「加油!」

劇組的氛圍很好,大家都給這個年輕人加油鼓勵,秦岩一一報以感激的眼神。

「準備好了就開拍。」

沈城走了過來,看了秦岩一眼:「好好表現。」

「嗯嗯!沈導,您放心,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秦岩用力點頭,天知道他這些天付出了什麼。

他找遍了國內能找到的類似片段,一遍一遍的雕琢。

劇本更不用說,他一拿到就複製了三份,現在,四份劇本上面都是密密麻麻的標註,密集恐懼症的福音。

眾人都站到了自己的位置,保安把看熱鬧的人勸開,然後打板,開拍!

在這一集中,三大隊長登場。

三大隊長跟其他的幽冥魔不一樣,在地球上生活千年,他們已經愛上了這個蔚藍色的星球,想在這裏追求自己的幸福。

小天使安迷修,路法親兒子,灰冥分隊隊長,綜合實力僅次於路法,跟喬社會持平。

他總是陽光開朗的,願望就是實現世界和平,無意加入到路法的征服宇宙計劃,只想以一個國際大公司高管的身份平凡的活下去。

在朋友需要幫助的時候,他總是能及時伸出自己的援手,比如說柚子,又比如說自己的兩個好兄弟。

只不過身為幽冥軍團首領的兒子,單單是血脈一項就不可能讓他這麼平凡下去,後期,在路法的算計下,他被迫回到幽冥軍團,最後死在了炎帝的刀下。

紫冥隊長喬奢費。

溫柔、善良的白衣少年,強悍與懦弱的矛盾體。

在前世,喬奢費就不知道收割了多少粉絲的眼淚,凄慘的命運被搬運到了無數視頻網站,讓觀眾們扼腕嘆息。

在被皮爾王判罪之前,喬奢費曾經也是正義的一方,手中的雙刀不知道收割了多少邪惡存在的生命。

就像手下曾經說過的:在凱羅爾星球上獨自消滅五十個宇宙海盜的安迷修隊長,竟然懦弱到這種程度,真是可悲又可笑。

庫忿斯。

三隊長中唯一一個即便在地球上生活千年也沒能磨掉一身煞氣的人,衝動莽撞但又重情重義。

一開始,他在地球上的人生是美好的,有一個滿眼都是他的女朋友。

後來,路法陷害了他,把他女朋友一家殺死之後嫁禍給了喬奢費,使得兩人反目成仇,再後來······

這個人物的形象就崩了。

至少在沈城眼中是這樣。

就不合理,庫忿斯你好歹跟喬奢費認識幾千年,對方是個什麼人你心裏沒數嗎?

這麼粗劣的嫁禍都看不出來,喬奢費一次次的退讓和解釋也沒被他放在眼中,只能說是為了劇情需要吧。

可是、可是!

千不該,萬不該,他把沙賓殺了————還殺了兩次。

到了後面,瘋狂的殺隊友,還是沒有敵意的隊友,千年的交情在黑化面前不值一提,手段之殘忍讓人惱火。

沙賓實慘啊,咱只不過是一個深愛着紫冥隊長的灰冥分隊副隊長罷了。

既然有改變這一切的機會,沈城自然不能放過。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酷玩兒音樂的這一醒目的頭條,不得不說以及成功的引起了絕大多數人的震動了,尤其是酷玩音樂的那三個關鍵字「新流派」。

也就是因為這三個字,讓那些個演藝家、歌手、歌迷以及那些音樂愛好者們狠狠的感到了震驚!

話說,這個酷玩兒音樂是真的瘋了嗎?為了吸引人們的注意,竟然在這裡直接說了什麼開闢一個新的流派?

如今的音樂領域裡,什麼樣的流派沒有呢?

諸如那些什麼情歌流派的,還有什麼勵志歌曲流派的等等可謂說是應有盡有了。

如今這個音樂領域裡誰敢說再次能開闢出一個什麼樣的新流派呢?自然是沒有人一個人願意相信的,因此網路上的那些人們便開始瘋狂的敲著鍵盤,開始了大力的抨擊了。

「什麼!?新流派?我這裡就直接的呵呵了!我看這個酷玩兒一定是想出名想瘋了吧?竟然為了增加人氣,連這種無腦的話都說了出來了!」

「就是,我在這裡就把話撂在這裡了,如果酷玩兒真的發布的這首歌曲是一種全新的流派,我就直接開直播裸/奔!」

「哎呀,怎麼在看到酷玩兒的這條公告夠,我忽然感覺酷玩兒變得噁心起來了呢,難道真的當我們是無知的聽眾嗎?」

「沒想到,這首歌依舊是沈天賜所創作的的,我在這裡就問沈天賜了,你從哪裡來的這麼大的自信呢??」

「……」

就這樣,網路上已經有著無數人開始提出了心中的質疑,可是不管怎麼說,酷玩兒所說的這個全新的流派這幾個關鍵字是真正的引起了人們的關注了。

而沈天賜的那些個好友,比如華天王他們也是出於關心沈天賜的意思,生怕沈天賜打錯字了,也就在微博上艾特了沈天賜:「我說天賜啊,你說的那全新的流派是真的嗎?千萬不要說錯了。」作為沈天賜的朋友,他們這些個作前保的也是十分擔心沈天賜一不小心,因為見識的緣故,在整出一個大烏龍那可就真的是不好了。

不過,這邊的林蓮卻是沒有說話,而且微博上的也是沒有任何的動態,難道這算是默認沈天賜的所言是不虛了?,

郭達明率先出言諷刺了起來:「真的是太好笑了!沈天賜也是自以為識遍了如今所有的音樂了,我想,他終究會為自己的盲目自大而付出慘重的代價的!」

而這個時候,白嵐也是緊隨其後:「如今的年輕人真的是也太不知天高地厚了,真是想不到他是從哪裡來的這麼大的勇氣,難道是因為盲目的自大,連腦子都已經燒的直接壞掉了?」

「……」

就這樣,那些和沈天賜不對眼的、有仇的那些個音樂創作人們也都是爭先恐後的諷刺起沈天賜來了,在他們的眼裡,沈天賜這種年輕人怎麼可能創造出一種新的流派來呢??是的,那是絕對的不可能的!就是打死他們,他們也是都不會相信的。

因為在他們的眼裡,只是認為沈天賜因為年輕,所見識的真的是太少了,在他們的眼裡,沈天賜根本就不知道什麼是全新的流派。

「呵呵,我現在就在這裡靜靜的等待著,沈天賜的臉是怎麼被打的!」

「哈哈哈哈,兄弟我和你一樣,也在這裡靜靜的坐等沈天賜是如何的被打臉的,我今天還就不信了,年紀輕輕的他是怎麼開創出一個全新的音樂流派的!」

「唉!我現在也是納悶兒了,林蓮女神是怎麼會跟沈天賜一起發瘋呢,雖然他們的炒作目的是達到了,但是我也是從這裡看出他倆的人品也是真的出了問題了。」

「……」

不錯,就在酷玩兒音樂和沈天賜的微博等等相關的信息發布后,也是成功的吸引了全網的關注了,在他們看來,這一波的炒作,沈天賜那是絕對的完美成功了。

可是呢?一旦是被人給發現,他所發布的這首歌曲並不是什麼全新的流派,那麼其結果也是完全的可想而知的。全網的暴怒那肯定是自然的,不過那全網的怒火所造成的嚴重後果和損失也不是那麼能夠承受的。

可是,如今不管是網上的眾人是如何的噴,沈天賜的微博就是處於絕對的靜止的狀態,而林蓮的微博也是和沈天賜的一樣,彷彿是說好了似的,也是處於絕對的靜止狀態。

而那邊的劉煥老師也是打算想要站出來說一下的,不過喲在聽到了沈天賜的話后,劉煥老師也就沒有在開口說什麼了。

……

這邊的沈天賜也只是一臉淡笑著看著微博上的那激烈的罵戰,若說此刻沈天賜的心情毫無的波動那是不可能的……

不過,沈天賜自然是不會選擇在這種時候在微博上解釋那麼多的,因為那樣以來,絕對是在浪費時間而已。

因為只有等歌曲成功的發布了,而且在等網路上的眾人聽了之後,讓他們自行的去做出判斷,只有那樣才會得到最完美的結果的。

如今,只有是罵得越狠,那到頭來心中的愧疚也就是越大!並且沈天賜也已經不是第一次使用這樣的招式了。

而至於這首歌曲是不是古風……

連劉煥老師都承認了,而且比起沈天賜之前的那首《青花瓷》更加的純粹,並且這就是完全的純古風了!

還有就是,劉煥老師是現場聽了的,恐怕如今的音樂界里還有比劉煥老師這個音樂教父更加的懂音樂的?

因此,這邊的沈天賜根本就沒有一點的擔心的。

就這樣,時間也開始慢慢的推移著,很快沈天賜、酷玩兒音樂公司所說的發布新歌的六點的時間也就到來了。

而林蓮的歌也是準時的在酷玩兒音樂網上發布了。

很快這首歌的收聽量在短短的十秒鐘,就已經快速的飆升到了六百萬之多了!

由此可見關注這首歌的人到底是有多少了!!

足見是有多麼的恐怖了!!!

而此時,音樂也就慢慢的響起。

而那些點開音樂開始收聽這首音樂的人們也都是微微的一愣。

因為這首歌曲的這個旋律……是真的非常的輕柔和緩慢!

而且讓人聽上去還真有種別具一格的風格和感覺啊。

於是,他們的心中也是那麼的一亮,同時一種滿滿的期待感也是開始慢慢的出現了,而且也促使他們選擇了繼續認真的聽下去。

這個時候林蓮的那種甜美的歌聲也開始慢慢響起,而那音樂之中,也是似乎有著那麼一些憂愁之色。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

「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

「……」

在聽到這裡的時候,那些所有聽歌的人們也是瞬間就愣住了。

「這,這不是古代的那位蘇軾的詞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