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世墨雖然猶豫了一會兒,也說道:「沒錯,我們必須做些什麼!否則既明出事了可就一切都晚了!」

周慕名被兩人說服了,他說道:「好,我們去幫他,既明走的時候說如果出現萬一,就去找跆拳道的葉爽幫忙!」宋世墨道:「那好,你去找葉爽,我給既明打個電話,問問他在哪裏!」

宋世墨說着便給雲既明打去了電話,可是在一陣提示音之後,雲既明並沒有接電話。羅易說道:「這個時候給他打電話也不是明智之舉,有可能會暴露他!」

「對對對,你說的沒錯,我怎麼把這個給忽略了,那我們就出去找他,找到之後先不要暴露,通知其他人一起行動!」宋世墨一拍腦門說道。羅易道:「就這麼辦,我們分頭去找!」

說完兩人便急忙出了學校,開始尋找雲既明的身影。

另一邊,周慕名來到跆拳道的訓練室,卻並沒頭找到葉爽,整個訓練室內就只有一個女生在訓練。

「你好同學,請問一下葉爽沒在這裏嗎?」本不擅長和陌生人說話的周慕名,此時為了救雲既明,破天荒的主動和女生說話。

只見那女生看向周慕名,然後說道:「今天我們社團不訓練,所以葉爽他並不在這裏!」周慕名十分失望,接着又問道:「那你有他的聯繫方式嗎?能幫我找一下他嗎?我有急事!」

女生搖頭說道:「抱歉,我是剛來的新生,目前還沒有他的聯繫方式!」

「是誰想要我們爽哥的電話?」就在周慕名準備放棄的時候,一個聲音傳入了他的耳朵,他急忙回頭看去,只見弓少背着跆拳道訓練的工具走了過來。

周慕名並不認識弓少,自然也不知道他和雲既明的關係,便說道:「是我朋友托我來找葉爽的,事情比較着急,你能幫我聯繫一下他嗎?」

「你的那位朋友是誰呀?既然認識爽哥,為什麼不親自來找人呢?」弓少問道。着急的周慕名也來不及做過多的解釋,說道:「他叫雲既明,你高速葉爽,他一定知道!」

弓少一驚,急忙問道:「你是說雲既明?他怎麼了?是不是出事了?」周慕名疑惑的問道:「你也認識既明?」

「當然,他怎麼不自己來找爽哥?」弓少再次問道。周慕名點頭說道:「沒錯,他被壞人盯上了,他自己一個人想去解決這件事!」

「什麼?這不是胡鬧嗎?他在哪裏?你先帶我去,我給爽哥打電話!」弓少扔掉手裏的東西說道。周慕名為難的說道:「我現在也不知道他在哪裏?只能確定他一定就在學校周圍!」

弓少已經撥通了葉爽的手機號:「爽哥,不好了,雲既明那小子一個人跑去找壞人了,他的室友來找你幫忙!」電話哪一頭的葉爽也是沒想到雲既明膽子也太大了。急忙說道:「他現在在哪裏?你快點先過去,我馬上就到!」

「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沒有人知道他在哪裏!我們應該怎麼辦?」弓少問道。葉爽道:「你去跆拳道的群里喊一聲,讓所有出來一起先找人,同時要確保自己的安全!」

「明白,我這就去找大家!」弓少回答道。

看到葉爽和弓少為了救雲既明也是竭盡全力,周慕名感激的說道:「謝謝,真是太謝謝你們了!」

弓少一拍周慕名的肩膀,說道:「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我們先去找人吧!」周慕名點了點頭。

等了快一整天的山狼沒有等到雲既明,剛轉身去上了個廁所,雲既明便從學校里走了出來。此時的剛子心因為大意,沒有注意到雲既明從自己的面前走了過去。

剛出學校不不久的雲既明便察覺到了有人在跟蹤自己,他暗自思索道:「就讓我看看你們究竟有幾斤幾兩!」於是為了引出對方,雲既明故意專往沒人的地方走。

不一會兒,雲既明便走進了一條死胡同。一群人堵住了衚衕口,陳山火走了出來,對手下說道:「不要讓任何人進來!我今天要讓那小子吃點苦頭!」說完便帶着大部分的小弟追進了衚衕。

前面的雲既明突然停下了腳步,回頭看向陳山火,說道:「來吧!做個了結!今天我要把你們全都送進警局!」

面對自信的雲既明,陳山火冷笑道:「小鬼,我知道你很厲害,但是今天,你沒有機會離開了!」說要便照顧小弟們沖了上去。

「下輩子如果還做人的話,一定記得不要再多管閑事了!」陳山火說道。第一個衝過來的是蝙蝠,上次沒能幹掉雲既明讓他一直記在心裏,所以這一次他誓要收拾了雲既明。

面對湧上來的一群人,雲既明絲毫不慌,拉開架勢和他們打在了一起。可是三兩招之後,雲既明就被一人打倒在地。他爬起來用手擦掉了嘴角的鮮血,這才意識到自己陷入了險境當中。

「糟了,低估你們的實力了!」雲既明苦笑道。蝙蝠道:「這就是你狂妄的下場!去死吧!」說着繼續打了過來。

學校周圍,羅易他們焦急的四處尋找,卻始終沒有找到雲既明,葉爽也和跆拳道協會的其他隊員分頭尋找,依然毫無音訊。

周慕名這時候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嘴裏不斷的念叨著:「穩住,穩住,如果我是雲既明的話會去哪裏?」突然,周慕名靈光一閃,有了想法,於是便急忙往沒人的地方找去。

此時的雲既明已經沒有了還手之力,只能被對方一人一拳打的快要站立不穩了。

網吧內的剛子也注意到了有很多學生似乎在找人,他對山狼說道:「他們是不是在找人?會不會是學校學校出什麼事情了?」山狼並沒有將那些人放在眼裏,說道:「這一天天,幹什麼的人都有,誰知道他們在幹什麼,不用理睬,我們還是繼續盯雲既明那小子吧!」 將軍府平白遭受了這樣的大難,本來就是讓人很傷感的一件事了。

雖然阮煙蘿對蘇芸艾沒什麼感覺,但蘇芸艾是阮子義的夫人,也是撫養原身長大的娘,或多或少也該有些擔心的。

「為娘盡孝,還有為弟弟守喪這本來就是我應該做的。」阮煙蘿回答的斬釘截鐵,「爹,您不用再勸女兒了。」

「好好好,我女兒長大了也懂事了,以後能獨當一面了。」阮子義笑的很是欣慰。

「我先回去了,你們早些休息吧。」阮子義清了清嗓子對二人說。

「岳父大人,那讓小婿送您。」沐飛逸拱了拱手說道。

「不必這麼麻煩,王爺您日理萬機的也辛苦了,早些陪著煙蘿去歇著吧,她現在還懷了孩子呢。」

「我沒有這樣嬌氣的。」

「聽爹的話,你不會嫁人了之後連爹的話也不聽了吧?」阮子義緊繃著一張臉,假意生氣。

阮煙蘿的聲音這才柔緩下來:「爹,那女兒聽您的。」

「這就對了,王爺,臣還有事就先告退了。」阮子義行了個禮之後便匆忙離開了。

沐飛逸挽著阮煙蘿的肩膀道:「你若是想岳父了,改日我再請他回王府坐坐。」

「臣妾都聽王爺的。」

「明日你可以去將軍府,但是本王有個要求。」

「王爺請說。」阮煙蘿其實大致上已經猜到沐飛逸想說什麼了,但她還是想親眼看著沐飛逸說。

沐飛逸清了清嗓子:「明日我會讓黑鷹還有玄昱陪你一塊回去,你可以盡孝,可是不要在那裡待太久的時間,知道嗎?」

「你又開始胡亂擔心了。」阮煙蘿朝著沐飛逸露出了一個無奈的笑容。「我自己的身子我自己清楚的,肯定不會亂來。」

「這個孩兒來之不易,得好好養著護著才行。」

「沐飛逸,聽你的話我怎麼覺得你只是在為我腹中的孩子考慮?」阮煙蘿輕掃沐飛逸一眼。

沐飛逸冤枉的不行:「蒼天可鑒啊,我的對你的心意你都是清楚的,怎麼能這樣說呢?」

「蒼天不蒼天的我不知道,我就知道你現在惦記的只有這個孩子。」阮煙蘿說是這麼說,但是卻沒有帶絲毫的怒氣。

因為她能夠感覺得到,來自沐飛逸對她的溫暖和真切的感情。

在這些感情的面前,一切都不重要了。

阮煙蘿也意識到一件事,與其做一個冰冷冷沒有感情卻擁有著無限漫長生命的上神,還不如這短短數十載的凡人來的逍遙。

……

翌日

阮煙蘿起了個大早,換上素白色的衣裳之後就準備回將軍府了。

剛剛從自己寢殿出來,冷清憐的貼身嬤嬤又出現在院子里。

嬤嬤朝著阮煙蘿作揖道:「娘娘,老奴給娘娘請安。」

「免禮了。」阮煙蘿輕輕擺手。

她都讓嬤嬤不必再行禮了,可是嬤嬤卻還站在原地,並未有離開的意思。

阮煙蘿輕輕蹙眉:「嬤嬤,你還有何事?」

「回娘娘的話,太妃聽說娘娘有喜,特意讓老奴過來伺候娘娘。」

「伺候就不用了,我這邊人手夠,有春桃還有兩個新來的小丫鬟呢,王爺還把護衛給留給本宮調配了,完全不需要的。」阮煙蘿才不想和這個嬤嬤有過多的牽扯,看她就不是善茬。

嬤嬤乾笑兩聲,語氣卻依舊很是強硬:「娘娘您這話說的就不對了,老奴呢雖然年紀上去了,可是這經驗足啊,當初王爺就是老奴照顧的,除了王爺之外,宮裡頭的幾位皇子還有公主也是老奴一手給帶大的,王府不比尋常百姓人家,您肚子里這個是小世子,又不是那些個阿貓阿狗的,肯定是要區別對待的。」

「嬤嬤,本宮再說一遍,本宮不需要有人照顧,你聽不懂嗎?」

「那奴婢也得再說一遍了,奴婢過來並非是自願的,而是太妃娘娘一定要奴婢過來,過來也不是為了照顧娘娘您,而是特意為了照顧小世子的,所以娘娘您是何意見其實這個真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您肚子里那個。」

「桂嬤嬤,你是不是故意觸我們家娘娘的霉頭呢?都說了不需要您伺候,我們家娘娘自己有人伺候,你這一天到晚的就往娘娘跟前湊,娘娘同意了嗎?娘娘心裡不高興,這時間長了心生鬱結,不是對肚子里的小世子更是不利?」

「你這個兔崽子,現在沒有你說話的份,去一邊呆著去。」桂嬤嬤不敢直接罵阮煙蘿,倒是把氣全都撒在了春桃的身上。

阮煙蘿在怎麼說還是王妃,打罵不得,那春桃就是一個小丫頭,一個小丫頭片子難不成還打不得罵不得了?

桂嬤嬤心裡頭憋著氣,不僅僅想罵春桃,還想把這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丫頭給打上一頓解氣。

春桃跟在阮煙蘿身邊這麼久,早就不是那種會被人任意給欺負的小丫鬟了,在桂嬤嬤伸出手來準備動手打人之時,春桃直接就拉住了桂嬤嬤的手,且狠狠將她推開。

桂嬤嬤畢竟上了年紀,被這麼一推,頓時踉蹌了幾步朝著後面摔去。

「桂嬤嬤,我看您身子骨好像不太好的樣子,伺候娘娘這個活計您是做不了的,奴婢還是建議桂嬤嬤您做好自己的事情更好一些,不要跑到這裡來瞎參和。」有阮煙蘿在她面前當著,春桃根本就沒有什麼好害怕的。

桂嬤嬤都快要被春桃給氣死了,氣的后槽牙都是疼的。

「娘娘,你讓老奴回去這完全沒有問題,不過您最好想清楚得罪太妃娘娘的後果!」

「桂嬤嬤,本宮回娘家有何錯之有?本宮只是嫁給王爺了,還沒有賣身給王爺,更何況王爺自己也是應允了的。」阮煙蘿聲色冷厲道。

她都沒有故意施壓,便已經讓桂嬤嬤感受到了強有力的脅迫和壓力。

「老奴先行告退了。」桂嬤嬤作揖行禮,之後便退了出去。

桂嬤嬤前腳剛走,春桃就忍不住開口:「娘娘,奴婢覺得那個桂嬤嬤實在是管的太多了,您又不是太妃娘娘的手底下的傭人,瞧瞧她那說話囂張的樣子。」

「春桃。」春桃還在那數落,阮煙蘿便出言提醒道,「不管桂嬤嬤做了什麼,但她始終還是你的長輩,本宮之前教導過你,不得在背後妄自議論,你又忘記了嗎?」 「沒有啊……你都查不到,我才剛來,怎麼能查到呢……」童莉莉一陣無語的說道,清源縣這個地方,雖然不是很大,但人口也有幾十萬,想從這幾十萬人里,找到一個叫李楓的,跟大海撈針有什麼區別?她連最基本的偵查都不會,根本無從下手。

「也是啊!那個該死的李楓,閑着沒事,怎麼偷竊情報幹什麼啊!」夏冰冰咬着牙,滿臉憤恨的說道,「等本小姐抓到那個該死的李楓,一定要好好的踹她兩腳!」

「嗯!我也要踹她兩腳!」童莉莉點了點頭,對夏冰冰的話深感占同。

「冰冰,莉莉,你們兩個都是女孩子啊?這個任務這麼重要,上面怎麼可能派你們兩個女孩子來完成任務呢?」柳文倩不解的問道。

「我也不知道啊……」童莉莉委屈的說道,「要不是我爺爺逼着我,這種破地方,我才不願意來呢!」

「好了,好了,既來之則安之!我爸爸把他身邊的第一高手派給我了!就在我們附近呢!只要我們抓到了李楓,對付他根本不是問題!」夏冰冰一臉得意的說道,對於父親身邊的絕世高手,她可非常信賴啊……

「莉莉,你爺爺有沒有給你派什麼高手來啊?」周詩涵好奇的問道。

「對啊!這個任務這麼重要,你爺爺一定把譚征派來了吧?嘿嘿,有譚征在場,就算是一百個李楓,我們也不怕啊!」夏冰冰笑嘻嘻的說道。

「要是譚征來就好了!」童莉莉一臉委屈的說道,「我爺爺沒讓譚征來,說什麼怕打草驚蛇,為了讓我能完成任務,他把他的結拜兄弟派來了!」

「結拜兄弟?童爺爺什麼時候有了結拜兄弟啊?」柳文倩不解的問道。

「前兩天剛認的!還沒有我的年紀大呢!我爺爺竟然和他結拜了!」每當想起這件事情的時候,童莉莉都非常的生氣。那個該死的林辰軒,以後找到機會,非得教訓教訓她不可。

「這怎麼可能呢?童爺爺是這麼正經的人,不可能會和一個二十多歲的小夥子結拜吧?」夏冰冰有些不相信的問道。

「誰說不可能啊!他們真的就結拜了!就在我家結拜的呢!我爺爺還一直讓我叫他二爺爺!他的年齡,還沒有我大啊!我怎麼好意思開口叫他啊!」童莉莉委屈的說道。

「你爺爺的結拜兄弟是誰啊?我們幾個認識嗎?」柳文倩開口問道。她也很想知道,究竟是誰,這麼有能力,竟然和童莉莉的爺爺結拜成了兄弟。

「我不知道你們認不認識,反正我就知道,他的名字叫林辰軒……」童莉莉惡狠狠的說道,「等我下次見到她的時候,一定要讓她好看!」

「啊?林辰軒……」此話一出,三個女生同時一驚,驚訝的嘴巴幾乎都快砸到腳面上了,林辰軒什麼時候,竟然和童老爺子拉到關係了,而且還結拜為了兄弟?這……這怎麼可能嘛……

「怎麼?你們都認識林辰軒?」童莉莉見三位女生的反應特別的奇怪,頓時小臉不解的問道。

「額……」周詩涵和夏冰冰兩位女生同時低下頭去,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童莉莉。但柳文倩卻不一樣,十分爽朗的說出了和林辰軒的關係,「他是我男朋友……」

「啊?」這下子輪到童莉莉驚訝了,她張大了小嘴,滿臉不可思議的問道,「這……這……這怎麼可能啊?林……林辰軒竟然是你的男朋友……這……這……」

「呵呵……」柳文倩小臉一紅,尷尬的笑了笑,「辰軒的確是我男朋友,你別看他為人有點不正經,但心腸很好的!也很喜歡幫助人……」

「倩倩……嗚嗚……如果將來你嫁給了林辰軒,我豈不是要叫你奶奶了……嗚嗚……我們還能做好姐妹嗎……」童莉莉幾乎都快哭了,她做夢都沒有想到,自己曾經的好姐妹,竟然一下子要變成奶奶了。

就算童莉莉的心理承受能力再大,也有點抵擋不住這個消息的爆發性啊!

「呵呵,莉莉,你放心吧,以後我們還是姐妹啊!你可以不用叫我奶奶,以後也不用叫林辰軒爺爺了……」柳文倩一陣汗顏,她還這麼年輕,可不想這麼早就做奶奶啊……

「真的嗎?倩倩,你太好了……」童莉莉直接撲進了柳文倩的懷裏,兩眼充滿感激的說道,「你不知道,林辰軒那個傢伙經常拿這件事情欺負我,你一定要為我報仇啊!出了這口惡氣!」

「放心吧莉莉,包在我身上了,我一定不會讓辰軒在欺負你了!」柳文倩抱着童莉莉溫柔的笑了笑。正如之前所說,柳文倩的好朋友並不是很多,童莉莉算一個,所以她怎麼忍心看見,自己的老公欺負好閨蜜呢?

這四個女孩子並沒有注意到,在不遠處,有兩個中年男子一直在監視着她們。這兩個中年男子一胖一瘦,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站在夜色下並不太明顯,但也難以掩飾他們猥瑣的神情。

「胖子,你聽見了沒有?這四個小姑娘,就是華夏派來抓李楓的?看來華夏也沒人了嘛,竟然讓四個女生來抓李楓!」高個子的男人滿臉譏諷的笑道。

「我覺得也是啊!老大,那我們怎麼辦?用不用通知上面?把這四個女生抓起來,我看她們長的這麼漂亮,正好可以讓我們爽爽!」胖子滿臉猥瑣的笑道。

「你懂個屁!要是讓上面的人知道了,還有我們爽快的份嗎?」高個子男人拍了一下胖子的腦袋,狠狠的說道,「這件事情,不許外傳,聽見了沒有?等我們完成任務,就使個計謀,把她們全都引過來,然後在好好的爽爽……四個美女,我們一人兩個!平分,你看怎麼樣?」

「好……好!」胖子連忙點了點頭,那張醜陋的嘴唇上,滿是口水,「大哥,我們為什麼不現在就把她們弄到手啊!我都等不及了!」

「靠!你他么的傻x啊!我們現在動手,必定會引起華夏上面的反應,到時候,任務完成不了,山本那傢伙,還不得要殺了我們啊?等我們完成了任務,在好好的爽爽,然後回島國,誰知道是我們乾的?真笨!」高個子男人拍了一下胖子的腦袋,怒聲罵道。

「嘿嘿……大哥,還是你聰明啊……」胖子摸著腦袋笑道,「對了,大哥,李楓聯繫我們了沒有?都幾天了,李楓怎麼還沒來啊?難道路上出了什麼意外?」

高個子男人掏出了手機,看了看日期,皺着眉頭說道,「不着急,距離李楓跟我們交易,還有五天的時間呢!我們就在等五天吧!反正就這四個小妮子,也查不出我們的身份!就算真的讓她們查到了,又如何呢?她們又沒有什麼證據,能拿我們怎麼樣啊?」

「嘻嘻……也對啊……」胖子猥瑣的笑着點頭道。

「行了,我們走吧,被打草驚蛇,要是驚動了華夏的條子,那就不好了!」

「嗯!老大,我都聽你……跟着老大走有肉吃……也有漂亮的女生玩……」

「哈哈,這句話說的不錯……」

……

隨後,這一胖一瘦,兩個猥瑣的身影,便消失在了夜色之中。過了五分鐘,一個穿着白色唐裝的中年人,忽然出現在了這兩個猥瑣男子剛才所站的地方,先是看了看正在用餐,有說有笑的四位美女,隨後又轉頭看了看那兩個猥瑣男子離開的地方,嘴角不僅露出一抹冷笑,「就憑你們這兩個垃圾?也賠靠近我家的大小姐?真是不知死活。我看島國也是沒人了吧!竟然派出這兩個垃圾過來執行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