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方臉上的表情說了一切!

代號鐵拳的軍方高手,竟然被人用拳頭,以他最特長的方式,打斷了指骨!

這讓他有一種像做夢感覺。

「瘋子!這個瘋子!」

要是說剛才那個炎**人,是狂暴,這個人就是瘋子!

他沒有生死廝殺,就這樣一拳拳硬拼,轟碎了鐵拳的骨頭!

這是多麼瘋狂的作戰方式?

觀看的崔德新也開始絕望了,太強了,而且看得出來,這個人的血性,一定不在剛才那個炎**人之下!

他們最後一個人能贏嗎?還有機會贏嗎?

崔德新一點底氣都沒有了。

光頭黑人拳頭受傷后,在怒吼聲中,想要利用身體高大的優勢跟陳凌進行生死搏鬥。

只是有用嗎?

比瘋狂,比血性,炎**人說第二,沒人敢說第一!

一分鐘后。

啪!

一聲沉重的撞擊聲,陳凌一腳將右手廢掉鐵拳光頭黑人踢下擂台。

此刻,陳凌的軍裝沾滿了鮮血,不知道是自己,還是光頭黑人的。

現場一片寂靜!

他們靜靜的看着滿身是鮮血的陳凌,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身高超過2米,體型猶如棕熊一樣的光頭黑人,硬是被對方打成了狗熊!

這個年輕炎**人身上到底藏着什麼!

炎**人的骨頭真的都是鐵做的嗎?

陳凌看着台下最後一名高句麗軍人,道:「來!」

就一個字,聲音也不大,但猶如炸雷,響徹在即將出戰的高句麗軍人耳朵里。

看着傲立傲然的陳凌,他的眼中徹底驚呆了。

光頭黑人是比不上朴泰,但如此被人幹掉,碾壓得也太過分了。

自己的實力都比不上光頭黑人,自己上去跟對比試,不是找虐嗎?

此刻的陳凌氣勢已經攀升到極致!

這個3號哨所的兵,身上有一股類似那天雨夜的血腥殺氣!

殺!

陳凌永遠不會忘記那一幕,不會!

現在,他身上那股血腥殺氣再次散發出來。

張晉的瘋狂徹底將陳凌引爆了。

「你們不是要看炎**人的骨頭有硬嗎,來啊!」陳凌大吼一聲!

這一刻,陳凌那股氣息看上去讓人心悸,不敢直視。

崔德新直接癱坐在椅子上,自言自語道:「完了,完了,徹底的完了。」

他滿臉頹然,自己最後一名軍人都沒有開打,便已經畏懼了,就算有抗衡的實力,也發揮不了多少。

輸了,很徹底!

全軍神槍手,格鬥總教官,跆拳道宗師,穩贏的局面,為了這個他們精心的準備,策劃,在全國範圍內造勢,然後推向全世界,就是認定自己一定贏!

畢竟,炎國沒什麼準備,他們根本沒有想到自己會提出這樣的比試,但是沒想,結果會是這樣。

陳凌10槍,打出十子連環,粉碎了他們的信念!

最關鍵是那個張晉,太可怕,雙手摺斷,骨頭凸出,猶如暴徒一般浴血奮戰,用骨頭當武器完成絕地反擊,讓所有人都看到炎**人的骨頭有多硬!

而這場比試的陳凌,用更加瘋狂的方式戰鬥,像瘋子一樣,再次詮釋了什麼是炎**人!

高句麗本想藉機會,殺殺對方的威風。

結果,輸了,徹底輸了! 「我怎麼能倒在這種地方。」僅剩的右手沒入袖口,注入查克拉,全然無視鳴人搭在自己背部的左手,以及脖頸鋒利的刀具。

和馬緩緩抬頭:「我一定會回來的。」

袖口處僅存的符咒消散,時空間忍術波動傳來,和馬瞬間消失。

感應飛雷神標記還處於木葉村內,鳴人掏出手機撥給卡卡西,拜託九尾感應標記位置,通知他先去解決。

鳴人放置的信號發射器,全都是由九尾查克拉作為基礎,在這之上強化,增強信號。

某種角度來看,九尾就是互聯網高級人工智能,可以隨時遊盪在網絡之中,哪*怕身體死亡,只要自己不想復活,意識就可以順着查克拉線繼續存活。

轉身佐助的攻擊猛烈且沒有傷害,看的鳴人心急如焚,AD刮痧怎麼辦。

那個宇智波佐助啊,你不會玩,可以不玩,躬身直砍不動,左腳踢向不緣,側身回身一刀,怎麼還鼓搗你那個三段起手呢?

「佐助!」鳴人的呼喊吸引住小酷哥注意力。

「來我來教你來。1、2、3、4,四A,看好了啊!」草薙劍隨着刀法快速攻擊,佐助越看越眼熟,這不是自己剛剛的動作。

「然後我再千鳥刀我一個轉身,誒沒轉呢我就卡後面那個無敵幀,我就在一戳。戳到人以後我跳起來吐火。」

不動控制身體勉強躲避,草薙劍上覆蓋的風屬性查克拉替換為雷,鳴人偷學的技能終於有所用處。

吐出一口宇智波祖傳仁愛之術,落地后再次提刀展示出一套5A,最後起跳踩刀吐出的豪火球看的佐助眼熱。

原來忍術還可以這樣玩!打開新世界大門的二柱子從此踏上不歸路,噴火才是宇智波。

有卧龍之處,必有鳳雛也,卧龍鳴人展現技藝,鳳雛佐助睜大寫輪眼正大光明的盜版。

沒多久就成功掌握了精髓,打着打着佐助發現不對,打五下噴火對手好像很容易抓住破綻,故而轉為四下和三下,保證刀法穩定的同時努力不露后搖。

木葉忍者們的戰鬥也進入尾聲,木葉丸憑藉手中藍色丸子大殺特殺,藍色光芒照亮黑夜,想必未來也是螺旋丸邪教的心腹大將。

村內,卡卡西追蹤和馬時遇到陷入困境的大鬍子,只能放棄追擊,和阿斯瑪並肩作戰,面前四具棺材讓兩人如臨大敵。

「嗡~」豎直立起的棺槨再次發生變化,轉生忍術的藍光衝破棺槨,頂開棺材蓋。

「嘭!」棺材蓋落下,與地面發出重重的響聲,耀眼到近乎刺眼的光芒消散,四具屍體緩步走出棺槨。

看清敵人後,阿斯瑪緊張的神色得到明顯放鬆:「西都,東卯,南午,北子。」

老熟人重新復活,曾經並肩作戰的隊友刀兵相見。

「阿斯瑪,是阿斯瑪嗎?」北子主動抬起臉,熟悉又陌生的臉映入眼帘,大腦塵封的記憶再次喚醒。

「是我。」查克拉刀緊握,卡卡西將這一切都看在眼底。

面前的一幕讓卡子哥回想起從前,[如果有一天,也和帶土再次見面,甚至也是刀兵相見,那該怎麼辦呢?]

卡卡西想不到結局,只能壓在心底,[這種事情,怎麼想也不可能。]

打死不當火影,這輩子不娶老婆,卡卡西多多少少都違背了,前不久綱手還給了他火影半袖,思慮半天白毛接過。

鳴人提議未來孩子叫旗木哦比多卡卡西不是很滿意,但是對旗木閏土這個名字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

「是嗎?也對,這裏是你的村子。」北子環顧四周,如此繁榮的地方,這就是木葉村。

「死人復活什麼的雖然難以置信,就是你和他們聯手引發騷亂嗎?」

卡卡西拉起護額,三顆勾玉緊盯四人,攔住準備離開的北子和南午。

「我們也沒有辦法,既然被用轉生術喚醒,我們無法違逆術者,即便是過去好友,無論是誰來妨礙,都殺掉。」

北子、南午、西都與東卯可組成雷遁四人組,合四人之力可發動大規模忍術雷夢雷人。

多年前守護忍十二士因「玉」的問題發生破裂,在平定激進派的戰鬥中四人發動雷夢雷人與和馬率領的激進派六人同歸於盡。

多年後由和馬復活,成為完美工具人,打算利用他們摧毀木葉,抽出武器,北子攔在阿斯瑪面前。

五五開已經開始跟南午對戰,勢均力敵的架勢讓人稱讚,不愧是木葉技師和守護十二士,觀賞性極佳,傷害基本沒有。

阿斯瑪衝上前,三招過後飛出躺在地上,「你老了啊,阿斯瑪。」

電光對準,阿斯瑪再次飛出幾米遠,身下塵土飛揚。

「雷遁?雷縛」雙手快速結印,三根鐵棍插入地面,形成三角形屏障困住阿斯瑪。

危急時刻,「螺旋丸。」,木葉丸腳踩影分身從天而降,擋在叔叔身前。

「木葉村下忍?猿飛阿斯瑪,參見!」

——————

和馬鬼鬼祟祟,小心規避木葉木葉,「你在跑什麼?」

背後熟悉的聲音傳來,似乎不久前還聽到過。

鳴人立在和馬身後,草薙劍再次架上脖頸,不過這次是另一邊。

「為什麼?」死到臨頭,「我死了,這個國家會怎麼樣?」

和馬不甘的望向鳴人,試圖洗腦一位經歷過人類優秀思想革命的三好青年——腰好,腎好,身體好。

「這個國家不需要大名這種生物,世界上有些人的確是非有不可,但那絕對不會是你。況且,有了大名真的是件好事嗎?」

不等和馬回答,手起刀落下人頭落地,這人被自己洗腦太深,沉浸在世界裏太久,已經沒救了。

村外戰鬥迎來白熱化,木葉忍者們成功抵禦了殭屍忍者們的攻擊,不動與不緣陷入困境,這個玩刀的宇智波好強。

「仙法?明神門」四道鳥居從天而降,不緣召喚出的八門閉鎖暴力拆除,不是什麼人都可以單手召喚「五舅來修門」,蛇姨都只能「三舅」。

封印術同理,明神門絕對屬於最頂尖的一檔,木人抓取接過明神門木龍,中場替身就開大,真數千手毀天滅地。

首發最新。 解剖屍體,張淮還真沒做過。

也……不太敢!

再者,解剖疫症病患,稍微不慎,就會感染疫症。

這可不是開玩笑的!

實在沒必要冒險呀!

他問:「公主殿下有此提議,有何用意?」

「解剖了屍體,才能知道五臟六腑哪裏受損、病變,以及病變的程度。」依依的瞳眸單純無邪地眨巴眨巴。

「病變……」這兩個字在張淮的唇齒之間翻滾。

他的腦子裏電光火石……

這疫症非常詭異、狡猾,風寒加重后就侵入五臟六腑,導致心肝脾肺腎受損、衰竭,或者病變。

若能親眼看看那些屍體的臟腑,說不定很多謎團就可以迎刃而解。

如此才能更好的對症下藥。

妙啊!

「公主殿下,我們現在就去解剖。」張淮忽然間就熱血沸騰了。

「不急,我要準備一些東西,明日上午解剖。」依依神秘道。

其他大夫不是莫名其妙,就是反對。

夜深了,蕭景寒帶她去歇息。

依依抓着一隻烤鴨大快朵頤,而他給她洗腳腳。

容慕白闖進來,強烈地反對:「小妹妹,你不能任性,不要碰觸屍體,更別說解剖了。」

「任何人都不能阻止我。」小崽崽大口大口地咬着烤鴨。

「景寒,你勸勸小妹妹啊。」他急死了。

「就算是父王、母親勸小不點,她也不會改變主意。」

蕭景寒擦洗她白嫩的小腳。

剛才給她脫絲履,他聞到一股刺鼻的腳臭,險些把他昨夜的飯菜熏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