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明宇目光看向老木四人

《從和天後老婆離婚後開始爆紅》第一百三十二章加入五行樂隊,代號:金 齊驍占微微傾斜地靠坐在牢房的牆邊,讓林小芭的頭枕在他左邊的肩窩處,他左手從她腋下穿過,騰空地虛環在她的後背上空,將斗篷隆起一點空間,讓斗篷不至於碰到她的傷口。

右手將斗篷拉好后又摸出了一瓶葯地,將藥丸倒了一顆在自己口中,隨即就扶起林小芭的臉,吻住了她地把藥丸給她餵了下去。

被迫吞咽了一顆藥丸的林小芭,微微不適地睜開了一條眼縫,她看見了齊驍占那雙湊得極近的眼睛又濕又紅,她想開口說什麼,卻又無力說話,看了這麼三五秒鐘,她便又合眼昏睡了過去。

心中焦慮的齊驍占自然沒察覺到林小芭這短暫的清醒,他確定了林小芭吞下了能夠治療因傷口發炎而起的熱症的葯后,便是又將她的頭重新安放在自己的肩窩處。

然後就將右手也架在了林小芭的另一邊腋下,再去緊緊抓住自己斗篷的閉合處,以便給她驅寒保暖。

待這樣過了約摸半個時辰之後,小周帶人前來駐守了天牢,齊驍占才吩咐他偷偷去北城門外將此事告知給靖王他們,回來時順便去置辦三四個火盆暖爐、幾床乾淨的棉被和紗幔帶回來。

待小周再回來時,就見徐長風和貼上了人皮面具的靖王換了一身與小周一樣的軍裝,跟著小周將齊驍占讓小周置辦的物品一起搬來。

小周隨即就帶著徐長風和靖王在齊驍占的指揮下,將牢房打掃出了一角,把兩張棉被墊在了地上當床,再在這「床」上支起了紗幔,點了火盆暖爐擱置在「床」的四周。

如此安置出了一方能夠好好養傷的天地,齊驍占才小心翼翼地拖起林小芭,將她放到那張「床」上去趴著。

齊驍占隨後就把一張乾淨的棉被蓋在了她的下半身上,因為好在她當時在密室里下身就蓋著棉被,所以腰部以下都沒有被鞭子傷到,此刻便也能蓋住被子。

「小周,你再跑一趟藥鋪,去抓幾副傷寒退熱的葯回來熬上,還有紗布、止血散之類的都準備過來!」

齊驍占摸出了自己的錢袋,整個都交給了小周地這般吩咐道。

「是。」

小周應罷便是趕緊去辦了。

「……都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錯!若不是因為我,丫頭也不會被他盯上!更不會變成現在這樣子!那日我就不該跟丫頭置氣吵架!不該負氣而去,留下她一人在房間!我真是混蛋!一次次牽連她,害她差點送命!都是因為我!因為我……」

當靖王看到齊驍占放下林小芭后,她後背那些可怕的傷,他整個人都魔怔了一般,捉著林小芭的一隻手跌坐在她「床」邊,不停地數落著自己的不是。

原本林小芭背上那塊梅花烙就是為了救他所留下的傷疤,如今又是因為他的牽連,害得她自毀傷疤,用新傷銷毀舊傷!

他看到她一次次被自己牽連得險些送命,看到她一次次受這樣重的傷而陷入昏迷,他一次次深深地感到自己的無能!

「……對不起,小芭,都是我的錯,我不該讓你一個人在客棧等著,是我沒保護好你!你一定要撐住,不能就這樣丟下我走了,我們說好了要在一起一輩子,我絕不食言,你也絕對不能食言!」

另一邊,徐長風也用雙手握著林小芭的另一隻柔荑,說罷就吻了吻她的手背。

「……」

齊驍占看著他們兩人如此失魂落魄,便是心下嘆氣:

他果然是不能放心把這個蠢女人交給別人照顧的,無論司徒靖多恨他,哪怕無名無分見不得光,他都一定要留在她身邊護她一世周全!

但齊驍占並不自知,剛才只有他和林小芭兩個人的時候,他又是何等的失魂落魄。

。馬夫雖然膽小,但還算聰慧。

在玉姝的指導下,兩人在半個時辰后吃上了熱騰騰的麵條。

荒郊野外,夜深露重。

這種環境和氛圍下,玉姝作為一個女人還能坦然的吃東西,馬夫在心中暗道一聲「佩服」。

不過想想也是,昭……

《鳳臨朝》第913章把我的刀拔下來 Alice轉過頭看了我一眼,隨後便是很確定的點了點頭,她接下來一句話,更加是瞬間讓氣氛變得格外沉重了起來。

「而且我懷疑,寨子里這幾天死的四個人,都和這詛咒有關!」

「什麼!?」

Alice話音剛剛落地,我便是不由大吃一驚。

因為如果羅大山、羅小山兩兄弟以及養豬場那兩個盜墓賊,都是因為這石人甬上的詛咒而死,那豈不是說,如今寨子里發生的一切,都是鬼神作祟了?

詛咒一事,由來已久,相傳最古老的詛咒,源自上古軒轅氏與蚩尤的逐鹿之戰。

相傳當時蚩尤麾下不就有七十二個銅皮鐵骨的兄弟,還請來了風神雨伯等相助,很快就把軒轅黃帝打的節節敗退。

這個時候,軒轅黃帝也請來了九天玄女、應龍相助,很快打敗了蚩尤,並斬下了蚩尤的頭顱。

蚩尤臨死之際,發出惡毒的詛咒,詛咒軒轅黃帝的領域內會赤地千里、大旱三年、會餓殍遍地。

結果沒多久,詛咒便應驗到了軒轅黃帝的女兒身上,軒轅黃帝的女兒身受詛咒,皮膚迅速乾枯、面容也隨之變得猙獰醜陋了起來,很快就變成了一隻名為魃的怪物。

魃所過之地,必然發生大旱,千里赤地,老百姓們顆粒無收,所導致的結果,便是餓殍遍地。

這魃也就是旱魃,關於這段故事,其實有兩個截然不同的版本,一說軒轅黃帝的女兒變成旱魃,是受了蚩尤的詛咒。

一說是因為當時天地間、混沌深處媧皇女媧封印著一頭自洪荒便已經存在的惡獸犼。

一日這惡獸犼衝破女媧的封印,意圖霍亂三界,女媧便聯合兄長伏羲,與這犼在天外天混沌當中大戰。

結果雖說打敗了這洪荒惡獸犼,可這犼形神俱滅之前,元神卻偷偷溜走了。

犼的元神一分為三,其中一縷元神遊盪到了軒轅黃帝的軍營當中,附身到了軒轅黃帝的女兒身上,最後讓軒轅黃帝的女兒變成了半人半獸、不人不鬼的怪物旱魃。

除此之外,要說關於詛咒的事兒,最為人津津樂道的,最為舉世聞名的大概就是埃及金字塔的圖坦卡蒙法老詛咒。

這圖坦卡蒙詛咒,還是Alice告訴我的,據說在圖坦卡蒙的金字塔內,矗立著一塊石碑,石碑上刻著一句詛咒。

『誰要是打擾了法老的安息,死亡就會降臨到他的身上。』

1913年,英國一個名叫霍德華卡特的考古學家,根據各國博物館收藏的古埃及法老的殉葬品推敲出了圖坦卡蒙法老的存在。

1915年,霍德華卡特得到了本國卡哪馮伯爵的資金支持,率先一支探險隊來到埃及,對圖坦卡蒙法老的金字塔進行挖掘。

可當霍德華帶領著探險家打開圖坦卡蒙的金字塔后,卻是壓根找不到通往圖坦卡蒙墓室的甬道,反而是發生了許多預想不到的怪事兒。

據說霍德華帶人剛剛掘開圖坦卡蒙金字塔的時候,突然就從金字塔內衝出來了一輛由八匹身披黃金甲胄駿馬拉著的黃金戰車,戰車之上法老圖坦卡蒙傲然站立,戰車後跟隨著法老圖坦卡蒙的親衛隊。

彼時正好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

圖坦卡蒙金字塔的挖掘,便一直陷入了僵局。

時間一晃,便來到了1922年,當地一個為探險隊運送物資的工人,再一次偶然的情況下,發現了一扇石門,那扇石門背後正是通往圖坦卡蒙墓室的甬道。

可當霍德華帶領著探險隊千辛萬苦打開那扇石門后,卻是一塊石碑矗立在石門背後。

那塊石碑上,便寫著法老的詛咒『誰要是打擾了法老的安息、死亡就會降臨到誰的身上。』

石碑背後,便是通往圖坦卡蒙墓室的甬道,甬道之內鋪滿了金幣,各種造型精美、舉世罕見的古埃及器皿、珍珠、瑪瑙、紅寶石、綠寶石、藍寶石、珊瑚、鑽石。

這些財寶,沖昏了探險隊的頭腦,探險隊誰也沒去在意那石碑上的詛咒,只是認為那是無稽之談。

當時那些資本主義國家的探險隊、考古隊,名義上是探險隊、考古隊,可實際上就是盜墓賊,是在全世界範圍內作亂的盜墓賊。

包括我國境內,特別是羅布泊樓蘭遺迹、塔克拉瑪干沙漠內古西域三十六國的遺迹,在那一時期也曾遭到國外探險隊的瘋狂盜掘,以至於我國許多珍貴文物,都流失海外。

言歸正傳,古埃及法老圖坦卡蒙的詛咒,當時並沒能嚇到霍德華帶隊的探險隊。

霍德華帶著帶線,執意打開了圖坦卡蒙的墓室,從墓室當中得到了大量舉世無雙的珍貴文物和珍寶,也找到了圖坦卡蒙的法老權杖。

可沒過多久,霍德華帶領的探險隊,就開始接二連三的發生離奇死亡事件,先是一個探險隊成員,被眼鏡蛇竄起來咬中咽喉,當場斃命。

有人會覺得,這埃及本就有眼鏡蛇,在古埃及神話當中,眼鏡蛇和那獅身人面像一樣,都是法老的守護神。

可你要知道,甭管它是眼鏡蛇、是菜花蛇還是五步蛇,這些毒蛇啊,體型小沒有腰,不可能像是豺狼虎豹那樣,直接撲上去咬住人的咽喉。

所以被毒蛇咬傷的人,傷口多分佈在腳踝、小腿、至多不會超過腰部的下半身,剩下的則是分佈在手指、手掌、胳膊上。

可當時襲擊霍德華探險隊的眼鏡蛇,卻是如同發了瘋一樣,能一躍幾米高,自下而上的直接咬住人的咽喉。

一開始霍德華探險隊也是吧這件事當成了意外處理,開始在營地周圍搜尋眼鏡蛇的蹤跡,可翻來覆去都沒能找到那條殺人的眼鏡蛇。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有人看到一條巨大無比的眼鏡蛇從圖坦卡蒙的金字塔內遊了出來。

那條眼鏡蛇高昂著蛇頭,吐著蛇信子,冰冷的蛇瞳注視著霍德華等人。

最後那眼鏡蛇竟然口吐人言,說的正是那塊石碑上所寫的法老詛咒。

『誰要是打擾了法老的安息,死亡就會降臨在誰的身上。』

探險隊的成員當時都快被嚇瘋了,等到緩過神來,金字塔入口處,那裡有什麼眼鏡蛇。

很快法老詛咒一事,便鬧的探險隊人心惶惶,霍德華眼見挖掘工作依然沒法在繼續下去,霍德華本人呢也是被嚇得夠嗆。

便請來了專門研究古埃及歷史的歷史學家亞瑟威格爾,當威格爾弄清楚了整件事的來龍去脈,得知法老詛咒,是因為霍德華帶人掘開了圖坦卡蒙的主墓室后。

威格爾也是大驚失色,直言霍德華這麼做,是對死者的不尊重、是觸怒了法老的靈魂,探險隊的人都會受到法老的詛咒。

結果,霍德華探險隊的人,在隨後的幾年時間裡,都開始離奇死亡,有的是莫名其妙患了疾病,沒幾天就藥石罔顧一命嗚呼了,有的則是莫名其妙發生了離奇車禍當場慘死。

更有一命探險隊的成員,是在家裡頭洗澡的時候,溺死在了浴缸裡頭,法醫解剖后,宣稱是因為心臟病發,意外溺死。

可那名探險隊的成員,此前在探險隊里的體檢報告現實,身體健康,壓根沒有任何的身體隱疾。

再說,能加入探險隊的人,那一個不是跋山涉水走過幾趟的,那身體素質絕對要比一般人強的多。

法老的詛咒,一直在持續發酵,直到霍德華探險隊的成員,全部非自然死亡,最終只剩下了霍德華一人,這才終止。

Alice說,圖坦卡蒙法老的詛咒這件事兒,當時在全世界掀起了熱議,更是震驚了全球的考古界。

有的人認為這霍德華帶領的探險隊,打擾了法老圖坦卡蒙的安息,是因為法老的詛咒,才死的,詛咒是真實存在的,霍德華探險隊成員繼而連三離奇死亡,就是最好的證明。

可也有人說,圖坦卡蒙的詛咒壓根不存在,要不然霍德華作為探險隊的領隊,怎麼能好端端的活到現在呢?

霍德華活著,就是證明法老詛咒是子虛烏有的有力證據。

更有人推測,其實探險隊那些成員,都不是死於圖坦卡蒙的詛咒,而是被霍德華暗殺的。

因為按照合約,霍德華帶領探險開掘圖坦卡蒙的金字塔,最後從金字塔內得到的財寶,需要按照比例分給探險隊的其他成員。

在掘開圖坦卡蒙金字塔,進入圖坦卡蒙的主墓室,看到墓室里那堆積如山、舉世無雙的珍寶、財寶之後,霍德華動了想要獨吞這些珍寶的念頭。

於是一個惡毒的詛咒計劃便在霍德華腦海里逐漸成型。

霍德華聯合古埃及歷史學家亞瑟威格爾,在通往圖坦卡蒙主墓室甬道的石門背後,放了一塊石碑,由亞瑟威格爾用古埃及文字,刻下了那所謂的法老的詛咒。

之後霍德華便開始了自己的計劃,用眼鏡蛇毒殺了一名隊員,並宣稱這是法老詛咒應驗的開始,在隨後的幾年間,霍德華開始陸續以各種離奇的手段,謀殺了當年探險隊的所有成員,並把他們手裡從圖坦卡蒙金字塔里得到的珍寶,一一盜走。

當時外界推測這法老的詛咒,只是霍德華的一場殺人奪寶的陰謀,也不是沒證據的。

最主要的證據就是,探險隊所有人都死於那所謂的法老詛咒,唯獨霍德華自己一直活得好好的。

可這法老的詛咒,真相到底如何,恐怕早就塵封在了歷史當中。

不過Alice說完這段圖坦卡蒙、法老詛咒的事兒之後,我也是聽得不由滲出了一身的冷汗。

「難不成這世上真的有詛咒?」

「羅大山、羅小山還有養豬場那兩個盜墓賊,真的死於詛咒?」

一想到羅大山、羅小山兩兄弟,養豬場兩個盜墓賊和兩個石人甬如出一轍、被掏空內臟慘死的模樣,真的不得不讓人懷疑,這是否真的是詛咒應驗了。

「我也不知道!」

Alice深吸了一口氣,面色也是極其的凝重,一直皺眉不佔。

要是以往,遇到這種事兒,Alice第一時間想到的,一定是用現代科學來解釋。

可這一次Alice卻是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因為所有事兒,雖然不是我們一直親眼目睹,可卻的的確確是在我們眼皮子底下發生的。

當晚,羅為民一伙人去到江邊淺灘,動了那石人甬,很快江邊便風雲變色,至今想起那天晚上天昏地暗、飛沙走石、江面上突然出現一個巨大旋渦的畫面,特別是最後江中突然瀰漫起化不開的濃霧,霧氣當中像是有很多人從江水中爬出來,在嘶吼、在慘叫、我都忍不住只感覺后脊背一陣陣發毛。。陰間大陸……

李傑看着雲纓,就是說道:「怎麼樣我的提議,把我帶入至高遊戲世界中,畢竟我可沒有至高遊戲世界的遊戲指令。」

雲纓看着李傑,眼中充滿了審視,說道:「可以是可以,不過一旦出了什麼事情可不管我的事情。」

「好。」

李傑聽了之後也是笑了,他等的就是雲纓這

《神祗:億萬倍強化的我加入聊天群》第二百六十九章:突然出現的男子 白墨宸回宿舍的時候,大家還都沒睡。

「哎。老三,你今天可出名了,有點意思。估計周一,全校的男生該參觀你了!」

白墨宸還沒做到床上,就聽見曲周在床上說道。

「出名?」白墨宸還不知道,下午的時候他帶著傅焱穿過校園,被大家傳成了一段佳話。

「校花的對象,你不出名誰出名,等周一上課的時候。你就等著被全校男生圍觀吧。」曲周有點幸災樂禍加羨慕,今天已經有很多人打聽他了。

白墨宸沒說話,他心裡想的是,只要跟她站在一起,肯定會被人圍觀。自己就當提前習慣了。

「老三,欲戴其冠必承其重啊!」聞強拽了一句文。

「就是,老三,你可得牢牢把握住校花的心。萬一有一天不成了,豈不是讓整個學校笑話。」老大的話里有濃濃你的酸味,自己也不差啥,咋沒有女生青睞呢?

白墨宸端著盆子要去洗澡。聽見這話直接停下了,然後回身說道:「傅焱的爸媽很喜歡我,放心好了。沒有這一天。」

全宿舍震驚了,這這這,進展也太快了!

白墨宸沒有管別人心裡怎麼想的,他端著盆子就去洗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