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東太太笑呵呵地給趙青葵夾菜。

趙青葵倒也不扭捏,笑嘻嘻地接了。

連著幾天都跟司寧蹭飯,完全解決了她的晚餐問題,簡直開心到飛起啊。

「你打算什麼時候搬?」

「等周日吧,白天還要上班,晚上也不方便。」

趙青葵仍舊忌諱著晚上搬家,都怪年輕不懂事亂看恐怖片,現在讓她平白浪費了幾天,嗐。

為了省事,趙青葵直接交了一年的租金,加上一個季度的押金,一共45塊。

對於現在的她來說不算太貴,畢竟是住宅加工作室呢,相當划算了。

兩人吃了晚飯,交接了鑰匙就告辭了。

彼時,趙青霆還不知道他即將搬家,仍舊在國營飯店忙得熱火朝天。

等他下班回家就看到妹子正撅著屁股盤點東西,趙青霆不由得疑惑。

「你在數什麼?」

「啊?」趙青葵抬頭看到哥哥回來了,不由得高興地打招呼:「哥哥有件大事要跟你說。」

趙青霆只覺得准沒好事,果然,等妹妹告訴他這兩天收拾收拾,周日就搬家時,趙青霆徹底石化了。

「你……租賃合同都簽了?」

「嗯嗯。」趙青葵點頭:「搞定了,哥哥完全不用操心。」

「錢也?」

「付了付了。」趙青葵繼續點頭。

趙青霆接過合同看了一眼,果然一年的房租都付了。

「哥哥你放心,地方就在百貨大樓後巷,以後你上班更近了,直接出門過個馬路就是國營飯店。」

「而且這個房子超奢華,裡頭還有好大一個亭子,我要把它改造成小作坊,以後小葵花服裝就能流水線批量生產了。」

先弄小黑作坊,等再壯大一點,再選址弄個服裝廠。

發家致富不再是夢啊。

。 走出了鳳棲宮,楊太后的臉色瞬間便垮了下去。疾步之間竟然是走錯了路,一旁的宮女立馬小聲提醒道,「太后,回宮的路是這邊。」

楊太后的腳步驟然停住,轉身雙目凌厲的看向那個宮女。

「怎麼,連你一個小小的宮婢也敢質問哀家的事情了?是不是這宮中真的就沒有哀家的一席之地了?」

那宮女連忙跪在了地上,渾身嚇得瑟瑟發抖,連忙道:「太后,奴婢不敢啊!」

接着,一旁的燕婉終於開了口:「姑母,您何必與這些宮女們置氣?您是這大齊的太后,這整個後宮都是您的,又怎麼會沒有您的一席之地呢?」

她的聲音清脆婉轉,帶着點硬生生的脆,懶洋洋的俏,每個字落在人們的耳中都是十分的利落,又是十分的輕柔。

「後宮?這後宮何時屬於過哀家?」口吻極淡,太后的眸光幽深又冷漠,「曾經這個後宮是王氏的,如今她倒是死了,可是又來了一個專橫獨斷的蕭昭寧!連每日的晨昏定省,都被陛下給攔下了!」

燕婉上前扶住了太后,道:「姑母,娘娘也是因為懷有身孕才被陛下護著。這還不都是您的親孫子,你說您何必計較這些?」

「親孫子?」楊太后冷笑,看向燕婉,問道:「你相信皇后的話?」

燕婉一驚,似乎是沒有想到楊太后居然還在懷疑這個事情。「姑母,難道你不相信皇後娘娘?」

「哀家也不知道該不該相信她,只是她一回京就說自己懷了孩子,可是哀家打探到,在回京之前,皇后確實是被岳帝帶走去了行宮。而後來皇后在無極出事的時候,一意孤行要去肅州,偏巧那個時候岳帝也來了!你說會不會——」

會不會那個孩子根本就是岳帝的骨肉?

不過最後一句話太后沒有說出來。

燕婉驚訝的看了看四周,見宮女們都離得比較遠,這才對太后道:「姑母,這話豈能隨便說,要是讓陛下聽見了,肯定不會罷休!再說了,剛才姑母你不是說事實的真相已經不重要了嗎?」

「那只是哀家說的面子話,皇后的孩子,就是嫡子,關乎著整個大齊的皇室血脈純正,豈能混淆?」太后說道。

此時的楊太后渾然已經忘了,當初在湖心亭是誰一直在陪着她了。也早就忘了當初是誰在這宮中陪她度過生死了。

「姑母,娘娘不是那樣的人!」燕婉注視着太后,認真的道,「燕婉雖然和皇後娘娘並不熟識,但也是看得出來她是一個品行端正的人!別的不說,就說她一個女子,能夠統領三萬馮家軍,那番巾幗不讓鬚眉的氣魄,就值得燕婉佩服!」

太后斜眼,「你這孩子,你是佩服她還是相信她不會做出混淆皇室血脈?」

燕婉淺笑,然後道,「皇後娘娘是馮家人,燕婉是相信世代忠誠的馮家不會背叛大齊,便也不會用他人的血脈來充當大齊的皇室血脈。同樣……皇後娘娘和陛下情比金堅,聽聞陛下當初也是為了娘娘屢次犯險。所以……燕婉相信娘娘,不會背叛陛下。」

說着這話,燕婉的一雙眼眸黑亮,帶着幾分欽佩,又帶着幾分憧憬。

可是她的一番話,卻讓楊太后立馬想起了自己的兒子一次次得罪因為馮昭遇險,心中的懷疑也就越來越大了。

「皇后當初也算是和哀家共患難的了,只要她不做出什麼出格的大事,哀家也不會為難她。可若是她辜負了陛下,辜負了哀家對她的一番真心……那哀家也絕不容她!」

楊太后冷冷的說道。

燕婉扶著太后,眸光閃了閃,最後選擇了沉默。

不過在楊燕婉回到自己居住的偏殿的時候,倒發現了自己的殿中已經擠滿了人。

為首的正是鳳棲宮馮昭身邊的掌事宮女,春茗。

春茗上前行了個禮,然後道,「奴婢今日是代皇後娘娘來給燕婉小姐送禮的。娘娘說小姐初來乍到,定是沒見過這宮中的許多新奇首飾等,所以特意讓人從庫房中挑了幾件出來。

娘娘原本是想要親自給小姐送來的,不過娘娘如今的身子不便,所以才差了奴婢送來。還請小姐笑納。」

燕婉連忙慌張的彎身行了個禮,一臉感激的道:「燕婉謝娘娘賞賜!」

春茗見燕婉態度恭敬,溫和有禮,心中微微的鬆了一口氣,然後笑意盈盈的上前去將她扶起,道:「小姐是太后的侄女,娘娘說了,便是她的親妹妹一般。若是今後缺什麼,都只管跟娘娘說,娘娘定不會虧待了小姐。」

燕婉看了一眼周圍擺滿了的玉器和首飾,全都是這皇宮內時興的款式,琳琅滿目,看得她應接不暇。

她自小長在揚州,而揚州的楊老太傅一向崇尚節儉,她自然是沒有見過這麼多的貴重首飾。臉上露出了喜悅的笑容,燕婉道:「謝謝娘娘的關愛,燕婉什麼都不缺,若是娘娘不嫌棄,燕婉改日定會親自去鳳棲宮給娘娘道謝。」

春茗搖頭道:「娘娘說了,不用如此麻煩。時辰不早了,奴婢還要回去伺候娘娘,便不久留了。」

「好,你是皇後娘娘的得力人,她自然是時時刻刻都離不開你的。春茗姐姐慢走。」燕婉微笑着道。

「奴婢告退。」

待春茗離開,一直站在燕婉身後的侍女上前,看着這滿屋子的珠寶首飾,笑着道:「小姐可真是厲害,不僅太后喜歡你,連皇後娘娘這樣冷清性子的人,都喜歡小姐。」

燕婉輕輕的拿起了一根簪子別在了發間,笑着道:「她不是喜歡我,而是感激我今日替她說話。將這些都收起來吧,娘娘賞賜的東西,要好好收著。」

「是,小姐。」

。 「你在這裏等著,我去和老朋友打個招呼。」金三問眯起眼睛,留着葉靈在這四十多人當中,大步走向了走廊最裏面那道門,在工作人員打開門時,套了近乎走進了房間,沒有多餘擺設,在靠牆的那一面,放置了至少十五張椅子,椅子對面則是本次來試鏡的演員,非常大的空地,給予了演員們施展的地盤,卻也給了壓迫感。

「嘿!老傢伙!」金三問朝着靠邊椅子上的人打了聲招呼。

那人頭髮有大半是白色,下巴一圈胡茬,雙眼底下烏黑,一副邋遢的樣子,但劇組裏面沒人敢小覷,因為這是《仙緣奇傳》的導演孫斌。

人到中年,性格免不了更加暴躁,大家都想讓孫斌導演坐在最中間的位置,誰知道人家硬是要坐在邊角地方,真是任性。

打了個哈欠,孫斌掃了一眼,確認是那個死胖子,隨意道:「哦,你來了!」

金三問一點也沒走進來的尷尬,而是從牆邊拖來了一張椅子,笑眯眯的放置在孫斌導演的旁邊,問道:「怎麼樣?試鏡結果出來了嗎?有沒有選到你心目中的人選?」

「哼,你是想來為你手底下的藝人探測消息的吧!嘿嘿!我可不告訴你,有人選又怎麼樣,沒有人選又怎麼樣,我導演的電視劇,只能我來選擇演員,沒人能替我選擇!該死,怎麼就替我接了這部劇,我要和老闆解約!解約!」

又開始暴躁起來的孫斌導演讓製片人的後背一緊,啊,這是老闆的意思,誰叫老闆是導演的老婆呢!

金三問笑嘻嘻的晃手:「不不不,我可不是為了我的藝人來打探消息,我是真的認為她的外形條件,還有性格,都很服帖這部劇的女三號,所以,等下你可以了認真的看看。」

「行了,要是真適合,我會認真看,臭胖子,閉嘴吧!」

「嗨嗨嗨,我現在就閉嘴。」

「……」

走廊上等待的葉靈按照順序靠在牆面上等著,對面有一位大眼萌妹子一直小心翼翼的盯着她看,偶爾回了眼神過去,大眼萌妹自己轉移了視線。

秉著不想在人群中看起來太孤獨的形象,她主動地和大眼萌妹開了口:

「你好,我是one-pink組合的葉靈。」

「……你,你好,我是廣告模特出身的楊樂心。」

介紹自己的時候聲音有點抖啊!

葉靈直接詢問:「你剛剛為什麼要那樣看我?我沒有要追究的意思,就是想知道原因。」

楊樂心心臟砰砰跳着,耳朵里清晰的聽着心臟跳動的聲音,心底:啊!!!靈靈子問我話了!我要怎麼回答才好!說是粉絲會不會讓人覺得太浮誇了?

表面上。楊樂心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後腦勺,說:「不好意思,我,我是你的粉絲,從《女孩101》就開始追你,我,我沒有要蹭你熱度的想法啊,我,一直在為減肥的事情煩惱,吃一點就能胖,喝水也能胖,但是我又特別愛吃,模特保持身材最重要了,每天,每天都減肥不能多吃的生活讓我越來越抑鬱,後來,我在節目里看到了你,你真的很努力,不管是成為隊長還是副隊長,永遠都以團隊為重。總之,總之,我看了你的表現之後,對減肥這件事已經不抗拒了。」

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理由!!!

葉靈笑開了顏,說道:「嗯,需要我給你簽名嗎?要不要我再給你寫幾句加油的句子?哈哈哈,沒想到我還能幫助你。」

「好,好的。」你真的幫助我許多。

楊樂心露出個有酒窩的笑容。

兩人接下來聊天,發現互相試鏡的角色不是同一位,葉靈試鏡女三,是今天試鏡當中人物最高,女一和女二早就定下人選,楊樂心試鏡一個女配的角色,就是出場時間非常少,最終剪輯出來可能半個小時都沒有的角色。

「啊~真的很羨慕你,可以試鏡女三,我要試鏡的角色,還是我自己打電話去爭取來的。」楊樂心的大眼裏滿滿都是羨慕的眼光,但也只有羨慕。

不過才剛見面不久,通過聊天,葉靈就確定楊樂心是一位很率直的女人,沒有什麼大的壞心眼,有什麼就說什麼。

「那我祝賀我們今天都能心想事成吧!」

……

走廊上的人一個接着一個進去,然後面無表情的出來,當然其中也有面露喜色的,可那樣的比較少,也就兩三人左右。

楊樂心來的比葉靈早,在兩人聊天期間被叫到了名字。

葉靈在楊樂心進去之前,真誠祝福楊樂心可以成功,心想事成。

十分鐘后,楊樂心出來了,臉上帶着一絲絲的笑意。

「謝謝你的祝福,我,我被選上了,我,我再過幾天就能進劇組了!」楊樂心說話有點語無倫次,她在裏面被導演親口確認時,更加激動。

「嗯,恭喜你了。」葉靈揮了揮手。

「我,我也要把我的好運交給你,葉靈,祝福你也能心想事成。」

「謝謝啦~」

楊樂心再陪着葉靈說了幾分鐘話,乘坐電梯離開了這條走廊,此時,走廊上也就剩下兩三人,還都是同一性別——女。

「葉靈!哪一位是葉靈!」

工作人員的聲音總算在她的耳邊響起,葉靈站直,開口:「我在這。」

工作人員對了下照片,點了頭,開口:「進來吧!」

跟隨着走進了房間,此時最前面的舞台上,有一位試鏡的演員正在表演當中。

「請在這裏抽籤,抽到哪一段,給你五分鐘時間準備。」

葉靈點頭,從一邊的圓盒子裏拿出一張紙條,翻開來看,上面赫然寫了數字三,下面是需要使勁的小段戲碼。

試鏡舞台上的演員哭的嘶聲裂肺,而舞台下的葉靈正在默默背着台詞,偶爾表情有些變化。

上面的人結束,輪到椅子上的人點評了。

「孫導,這位張煙怎麼樣?外觀條件還挺符合劇本女三的長相。」

「演技也不錯,說哭就能哭出來。」

「我們看了一下午,也就這位表演還不錯,挺入味的。」 趙飛宇和黑牛也不客氣,兩個人盛好了飯就著青菜就猛吃了起來。

說句實話,兩個人早就餓了,只是剛才說話兒,兩個人也沒有辦法。

就這麼一眨眼的功夫,兩個人就幹了四大碗米飯了。

那個婦人望着趙飛宇和黑牛說:「你們倆吃慢點兒,這大盆里有的是東西,足足地夠你們吃呀。」

趙飛宇聽了咧嘴一笑。

「我說大嫂,我們來到你們家裏,可給你添麻煩了。

說句實話,我們哥倆都吃多,吃少了我們哥倆受不了的。

我說大嫂,你可千萬別笑話我們哥倆呀。」

「吃吧,吃吧,吃多點對身體有好處。

你們既然到了我們家來了,這飯我們家還是管得起你們的,今天晚上你們倆如果能把這點飯吃完了的話,那嫂子我才算佩服你們倆呢。」

黑牛聽了呵呵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