狀態不算巔峰,但是絕對不影響正常發揮。

起身的白季給在兩位名宿兒子身後的林家老祖挑了個眼神。

原本閉目調息的她睜開了和白季對視一眼,即刻又閉上。

【你的言行舉止獲得了一位女性宗師的好感,你正在形成某種個人專長。】

???

離譜。

不打不相識是吧?

事實上,這是他們剛才商量好的。

他們之間並非死敵,無非就是爭奪一個石壁心法的參悟資格罷了。

只要分出勝負,打了個心服口服,那麼也就不必非得造成殺戮。

而且,他們也需要留另一個心思。

要是他們三個真的打了一個徹頭徹尾的三敗俱傷的話,萬一……

萬一在那圈看起來是看熱鬧的武者之中,有那麼一個極具魄力與魅力,還有一定基礎勢力的傢伙登高一呼,讓剩下的所有人針對他們三人,聯手先把他們三人幹掉,他們再爭奪他們三人的遺產和石壁心法,也並非沒有可能。

那時候,僅僅靠着林家的兩個名宿,以及可能會出手但是剛剛耗費了大量氣力或者重傷暫愈獨臂劍和咳血劍客,最多再加上六個老大哥和沒什麼用的秦小六。

能擋住么?

恐怕難。

起碼沒必要。

及時的見好就收,是必要的理智。

一切塵埃落定,白季忽然收到了意外的提示。

【你完成了成就——武道風流*君名天下知,獲得成就點*5。】

武道風流*君名天下知:前後兩戰宗師,威名響徹大夏。

高聳的灰色石山之上,背負重劍的背影眺望遠方,身後,是山下無數道模糊身影的注視。

鑄劍山莊白少莊主,如今已然成為了大夏武林之中,一個新升起的冉冉新星。

並且,無數的人都相信,這個身影,也註定在未來幾十年內於大夏武林中獨領風騷,成就新一代的武林神話!

畫卷緩緩捲起,白季動作沒有絲毫的停頓。

這些,都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只要一步不退的前行,任何艱難險阻,都將被他一一踩在腳下。

終不復回。

白季走向那處稍顯明亮的空間時,便再無半點阻攔。

無人敢有怨言。

至今還在調息的林家老祖,就是對所有人交出的一份答卷。

白季一腳踏入那處空間,安靜地看向了黑色石壁。

頓時,無數的字元頓時在他的眼前像是游魚一般活動了起來。

像是找到了一個傾瀉點,白季只覺得那些游魚一條條地主動往自己的腦袋裏鑽。

【你正在領悟心法——《石壁無名心法》……】

【學習進度——0.5%。】

【根據你的智力判定,你正在緩慢遺忘所學……】

【遺忘中……】

【學習進度——0.2%。】

【你正在領悟心法——《石壁無名心法》……】

【學習進度——0.8%。】

【遺忘中……】

【學習進度——0.3%。】

???

太離譜了,學得快忘得也快是吧?

白季搖了搖頭,選擇了作弊。

……

安靜等待的一眾武者都在等待着最終的結果。

即便他們有緣無份,但是他們也想見識見識這份由他們親手澆灌出來的結果,到底是怎樣的一個石破天驚。

然而在一片安靜駐足等待的武者之中,卻有一個身影小心地後退。

在讓開一個個武者的身體后,這道身影逐漸移動到了一線天的入口位置處。

並且一出一線天入口,便運起輕功撒丫子跑了起來。

到了一個寂靜之地,雲藍揮揮手招出隱藏起來的手下。

「吩咐下去,準備動手!」

下完命令,雲藍才心有餘悸地扶了扶心臟。

好險!

好險他就沒忍住。

本來,眼見那位白少莊主在和應天玄以及林家宗師之間三敗俱傷的他,覺得這是一個再完美不過的機會。

只要他主動跳將出去,挑動其他所有名宿的情緒,鼓動他們出手,自己就能夠更加兵不血刃地收拾這整個島上的全部武者。

然而最終,他還是選擇了收手。

面對那個傢伙,怎樣的小心都不為過。

能夠不出現在他的面前,雲藍覺得自己還是不要親身犯險的好。

那就是一個莽夫!

不就是比自己稍微多了那麼一丁點的武力么?

真正玩起手段,還能玩不過你?

這茫茫大海,看你還不死?

只要把那傢伙幹掉,沒了天敵制約,這整個大夏,還不就是自己的玩物?

任你姦猾似鬼,也終究要吃老子的無雙火炮!

笑一時不是笑,笑一輩子才是笑。

便是你聲威一時無二,隕落也只在瞬間。

給爺死!

7017k 第590章回大葛村

不過這一路上,花琉璃給他們找了不少書,適當轉一下注意力,不能總沉浸在悲痛里,那樣只會越想越難過。

親人痛,不得忘!但也要往前看,一直沉浸在過去,只會將傷口一次又一次的撕開!

這天中午他們回到大葛村!

「璃丫頭,你們趕路這麼久還沒吃飯吧?我讓人給你們準備午飯去。」

「田嬸,我們在路上已經吃過了,這十個人你回頭安排下!」

「知道了!」田三妮看著十個男人,有些人毀了容,有的瞎了一隻眼,還有瘸了一條腿。

這些男人曾經因為長的好看,被美人閣弄的妻離子散,家破人亡,也是可憐!

「我先給他們安排住處!」

「嗯!好。」

晚上的時候,田三妮讓人做了豐盛的飯菜,在吃飯間,田三妮就將十個人的工作全安排好了!大多都是輕鬆的活!

吃過飯,田三妮將賬目搬到花琉璃卧室,道:「璃丫頭上次你來賬也沒看!這是這一年的賬,明天的時候你看看。」

「好!」

「那你們早點兒歇著!」

「嗯!」

田三妮前腳走,花琉璃後腳將賬本全收到空間里,田三妮用自己教的記賬方法清楚的記著每一筆!不過看這些賬本還是要廢些時間,好在空間與外界變態的時間差,看完這些賬本差不多花了三天時間,而外面也不過才一盞茶不到的功夫!

「媳婦兒,美人閣解決了,賬目你也看完了!是不是該,體諒下為夫了?」

……

花琉璃穿上自製的運動裝,透過窗戶看到正在跟小花耍的男人,你丫的啃了老的還想著小的?

表臉!花琉璃閃身來到司徒錦跟前,對著他的屁股就是一腳!「你又在欺負小花。」

「璃丫頭,你小時候是不是跟它一樣?」

「我哪兒記得我小時候長什麼樣?我家又沒鏡子!」

司徒錦自地上站起來,看著跑到自己腳邊的神識,在它眼裡竟看到了茫然。花琉璃沖小花招招手道:「小花!」

。 箱庭世界,外門七七七七七七七Thousand-Eyes分店,這裏經營著百貨商品,店主是一位16、7歲的俊俏少年。

少年有着一頭黑色短髮,劍眉星目,臉型輪廓無可挑剔,肌膚皙白,其名為葉塵,此時正躺靠在地毯上,單手玩著超級瑪麗,這遊戲,對他來說,實在太輕鬆了,無聊之餘,打發時間用的。

「店長!」門推開,進來一位狐人loli,俏麗可愛,長有兩條狐狸尾巴,正甜糯糯的叫喚道。

「喔?莉莉醬,有什麼事嗎?」

「店長,我要下班了,您也早點休息,不要成天玩遊戲啊!」

「哦,時間過得可真快,又到了打烊關門的時候。」葉塵顯然沒聽進去,放下手中的遊戲柄,感慨道。

莉莉一臉不解問道:「店長,為什麼你可以那麼鹹魚呢?」

莉莉記得兩年前她被應聘的時候,葉塵店長還是一位很勤奮的好店長,到過他們[NoName]博覽群書,比仁還要努力,只是什麼時候變成大懶蟲的吶?

「莉莉醬,你不懂的,這是大人的煩惱,離開的時候,把沒賣完的糖果蛋糕都帶回去。」葉塵不想解釋,解釋了莉莉也聽不懂。

「謝謝店長。」莉莉感謝后,將門關好才離開。

葉塵看着天花板,伸手朝前一探,捏成拳頭,拳鋒電弧閃爍,能在箱庭里混,他當然不是普通人。

作為一個穿越者,葉塵有自己的金手指,那就是天生自帶的模擬創星圖—太虛(神)星,經過那麼多年的摸索,他也了解了一些重要的信息。

比如他的模擬創星圖-太虛星,其本體是某個宇宙中9級文明為了突破10級創造的一顆超巨大人造天體,目的是為了觀測群神的演變,從而讓自身進化為神族。

只是不知道怎麼回事,就在太虛神星完成的那一刻,這個神秘的9級文明頃刻間毀滅。

至於太虛神星為何沒有被摧毀,是因為其星核是第四類永動機——量太熵變體,將整顆人造天體量子化逃離,最終和轉生而來的葉塵相遇融合。

毫無疑問,這是天湖開局,要起飛的節奏,在新世界重生,是模擬創星圖締造的身體。

在一個普通的世界中,葉塵一開始表示爽的飛起,但這股興奮勁一過,高處不勝寒,無敵是多麼寂mo,成天都是樸實無華且枯燥的生活,直到他遇到一個穿着燕尾服,自稱是克洛亞·巴隆的死神,說要和他玩一局恩賜遊戲。

葉塵瞬間就懵逼了,敢情他穿越的世界不是日常,而是高能宇宙,只是他現在處在一個普通的立體交叉并行世界之中。

有了目標,葉塵在克洛亞·巴隆的簡單遊戲中輕易獲勝,得到了一張他想要去箱庭的單程票。

箱庭世界是為了讓擁有強大力量的恩賜持有者能過的有趣又愉快的舞台,簡而言之,在這裏有強大的實力(智商、勇氣、武力)才能混的開。

箱庭是強者的天堂,弱者的地獄,強者能肆意支配戰敗的弱者,在葉塵的理解中,箱庭就是巨大的賭博場,普通玩家進去,很快會輸的一無所有,褲衩都保不住。

就算你不願意賭也沒用,因為存在『主辦者許可權』,一旦被盯上,就會有魔王來強開你,莉莉所在的[NoName]就是慘遭魔王有預謀的強開,被掠奪一空,辛辛苦苦幾百年,一朝回到解放前,慘的不能再慘。

除了上百的孩童和黑兔僥倖沒遭難外,其他能打的,不是死了,就是被抓去做奴隸,還有就是逃離箱庭,這還是在[NoName]自身也擁有好幾位魔王的前提下,失先手,在遊戲盤中輸的一塌糊塗。

從這一點來看,箱庭世界是極端險惡的,莉莉所在的共同體只是冰山一角,更多的連維[NoName]的勇氣都沒有,就算僥倖活下來,也會原地解散。

葉塵這個初來乍到的萌新,自然學會低調,慎重,不能浪,還要找好靠山,所謂大樹底下好乘涼。

在箱庭第七層,最外層,顯然是不會有強大的神魔願意下界逗留,唯一例外的就是白夜叉,白夜魔王痴迷於黑兔,三天兩頭去欺負黑兔,給了葉塵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