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起來都是淚, 閩省是古代兵家不爭之地,發展是非常緩慢的,到了90年代纔開始逐步發展,到了2008年隨着整體趨勢變穩, 閩省纔開始高速發展。在此之前, 閩省的人第一選擇就是跑粵省,去粵省打工拼搏,給粵省提供優質廉價的勞動力。

結果就是現在,落後粵省一步的閩省, 經濟總量不到粵省的一半,想想都是氣人。

不好好宰殺一番,出出氣,簡直是對不起八閩大地的老百姓們。

粵省代表還不清楚自己已經被自己的鄰居視爲經驗寶寶,而是在盤算着怎麼爭取接下來有一座核聚變電站落戶粵省,粵省作爲華夏第一大經濟大省,而且大灣區建設初見效果,又有着羊城、鵬城兩座一線城市,珠三角大名鼎鼎,在全世界都擁有着極高的知名度。

同樣的,粵省每年的耗電量已經破一億千萬時,產於粵省本地的電只是一小部分,大部分的電是來自各省的支援。

可就是這樣,電量還是不夠用,以至於一些偏山區的都得限電拉閘,用於保障珠三角的用電所需。

一旦粵省建立一座核聚變發電站,那麼每年就不用擔心電量不夠用,也不需要多花錢向鄰居買電了,至於建造一座核聚變的資金,相比起它帶來的收益,簡直是毛毛雨而已。

長三角,各個代表也都眼中發着光,魔都、浙省、蘇省等地代表也一個個心中火熱,作爲華夏經濟的中心地帶,率先完成產業結構調整,同時也是世界上第一大經濟帶,長三角絕對是世界各個經濟學家、產業學家研究時繞不開的一個坎。

毫無疑問,長三角是需要一座核聚變發電站的,這一點毋庸置疑,可是核聚變發電站建於哪個地方,這可就是關鍵了。

按照遊戲規則,聚變核電站落戶於哪,那麼就會受國電集團、核電集團、地方三重領導管轄,利益自然也是均分,也正是如此,國電集團負責輸送電網的建設,核電集團負責核電站建設,而地方政府需要全力以赴保障項目的完成。

對於國電集團、核電集團而言,落戶在哪裡都一樣,沒有任何區別,但是對於地方而言,這區別就大得很。

果然,當會議主持人宣佈進入下一個議題,即第一批次聚變核電站的選址,整個會議室的氣氛就熱鬧起來了。

秦元清也看得目瞪口呆,這些代表太誇張了吧,至於麼,像個買菜賣菜的大媽一樣,爭得眼紅耳赤的,甚至還有代表激動地拍着桌子,要相約等會手下見真章。

有辱斯文!

有辱斯文!

秦元清暗自感慨。

果然是,天下熙熙皆爲利往,天下攘攘皆爲利去。

秦元清再次對這句話有了更深的理解,不得不感嘆,老祖宗的智慧真的是驚人,看透了人心,看透了人性,看透了這個世界的本質!

吵來吵去,愣是沒有炒出一個結果,會議主持人不得不宣佈中午休息時間到了,下午三點鐘繼續會議。

秦元清在食堂打了飯菜,也在思索着這個問題,那就是第一批三座聚變核電站將會花落誰家。

按道理來說,自然是珠三角、長三角、京津唐這三個了,但是這種事也不能說絕對,東北三省、中西部中心帶也完全有可能。

就是其他省,也並非沒有可能。

秦元清注意到,各個省代表在吃飯的時候也不消停,吃着吃着就罵罵咧咧的,秦元清都有些擔心,會不會就在食堂裡面打起來。

不過很顯然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還是有所顧忌的,君子動口不動手!

秦元清正在低頭吃飯着,忽然發現有人做到自己這邊來,然後一看卻是老校長。

“老領導,好久不見了,最近身體怎麼樣!”秦元清連忙道。

老校長在水木的時候,對於他那是大力支持的,不管是課題研究,還是其他方面的工作,都是給予巨大支持,爲他解決了許多問題。

就是沙河校區建設之後,包括附屬醫院的建設,包括校企改革,老校長都是給予鼎力支持。

雖然秦元清現在已經不是水木掌門人了,但是這份香火情還是在的。

“秦院士,我這把骨頭還硬朗着,還能爲人民服務十年!”老校長笑道,然後壓低聲音道:“秦院士,下午的話能否投京城一票,京城也想建立一座聚變核電站,要是有一座聚變核電站,京城的發展會更快一些。”

秦元清停頓了一下,露出思索之色,沉吟了一下秦元清才說道:“老領導,這恐怕有些難度啊,京城太特殊了,建立一座聚變核電站,估計通不過!”

聚變核電站,雖然安全性遠超裂變核電站,可是畢竟都是核電站,人們對於核電站總是充滿着擔憂,這種擔憂不是靠宣傳聚變核電站多麼多麼安全就可以消除的。

所以聚變核電站,同樣是建設在地廣人稀的地方,在於城市的郊野區,儘可能地減少社會方面的這種擔憂心裡。

同時,聚變核電站對於地質要求也是非常高的,京城這個地方,說不定在一塊地方一動土,就會發現古墓或者擁有文化歷史價值的古城址,施工條件並不好。

“那麼桂省呢?桂省的代表是我一個同學,關係不錯,桂省建立聚變核電站如何?應該可以吧。”陳校長話一變,卻是轉移到桂省。

秦元清一怔。

怎麼轉移到桂省呢!?

隨即秦元清就反應過來了,說京城建立聚變核電站是虛的,桂省建立聚變核電站纔是真實的。

想來老校長也知道京城的特殊性,建立聚變核電站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京城的那些企業也不是什麼高耗電企業,只要京津唐區域有一座聚變核電站,那麼電就不可能少了京城,京城也不會缺電,聚變核電站建立在哪裡,對於京城是無所謂的,都是一樣的。

所以這麼一提,秦元清婉拒這個提議,那麼第二個桂省建立聚變核電站,秦元清總不好意思再拒絕吧。

真是個老狐狸!

才十年時間,老校長就從一個學者,完美蛻變爲一個政治家了,各種算盤都打得準準的。

“桂省應該可以,不過粵省方面的阻力會很大!”秦元清微微頷首。

桂省與粵省,在古代被譽爲兩廣之地,電視劇中經常出現‘兩廣總督’這個頭銜,就是指桂省與粵省。

雖然是鄰居,但是桂省的發展卻是差強人意,遠遠不如粵省。別看大家一提起桂省,大家就想起‘桂林山水甲天下’,但是桂省的經濟在各省市的排名差不多就是在20名左右。

31省市,排名20名看似是排在中游,可是要知道在他後面還有個天津這樣的市。

也就是說,桂省是屬於全國經濟的差生。

而桂省建立一座聚變核電站,除了滿足自身所需,大部分電量將供應粵省,單靠着賣電給粵省,每年就可以獲得一大筆收入。而且桂省有的是地廣人稀的地方建設這麼一座聚變核電站。

而粵省要是有桂省和閩省的聚變核電站供電,基本上也可以解除能源緊箍咒。從理論上來說,還是可行的。

不過這事粵省估計會強烈反對,畢竟這是一年幾千億的生意,誰願意每年都被鄰居割韭菜呢。

粵省雖然能夠建立聚變核電站的地方不多,但是並不意味着沒有。

在粵省,本身就有粵省大亞灣核電站、嶺澳核電站、陽江核電站、台山核電站,原本粵省還規劃建設陸豐核電站、太平嶺核電站、海豐核電站、韶關核電站、揭陽核電站、肇慶核電站,但是因爲‘金烏工程’的緣故,這種裂變核電站都被鎖死,沒有再建。

但是這並不意味着,粵省沒地建設聚變核電站,不管是已建設的裂變核電站改造爲聚變核電站,還是選擇一座小島專門建設一座聚變核電站,都是可行的。

而粵省,作爲華夏經濟第一大省,影響力還是非常大的,話語權也是非常大的。

“秦院士,別忘了還有東亞電力集團,或者說亞洲電力集團!”陳校長意味深長地說道。

秦元清露出若有所思之色,然後很快就明白了老領導話中的意思了。

這是借勢!

跨區域電網,東亞電力集團只是第一步,第二步就是亞洲電力集團,自然而然,東南亞是一個新興的經濟區域,而又普遍缺乏電力,自然是供電的一個好對象。

而桂省,毫無疑問就可以作爲進入東南亞的一個節點,可以將多餘的電量供應南越。

若是從這一點考慮,桂省反而更有機會,第一批建立聚變核電站!

而隨着聚變核電站建立以後,水電站的電也將有可能供應東南亞,作爲亞洲電力集團的能源之一。

“這倒是一個新的角度。”秦元清微微頷首,表示認同。

果然啊,自己還只是個學者,並非是政治家,這些從政多年的老傢伙,視野還真是廣闊。

而另一邊,閩省代表正和粵省代表坐在一起,一臉笑意。

“老王,我們可是鄰居啊!”閩省代表笑吟吟地:“過完春後,我們閩省就有多餘的電量出來了,可以一部分工業粵省,你們粵省需要麼?”

“老趙,我們粵省的電,是多多益善!”粵省代表聽到有電,整個人都顯得有精神了。

粵省不缺錢,粵省缺的是電!

爲了保障供電,他們班子那是絞盡腦汁,想盡了辦法,各處求爺爺告奶奶的,結果能夠獲得的電就是那樣。

氣得有時候,他們都想讓大亞灣核電站的電都供應粵省。

“我們2026年可以支援粵省1000億千瓦時,2027年可以支援粵省2000億千瓦時,2028年更是可以支援粵省3000億千瓦時!”趙代表笑眯眯地說着,手指頭不斷豎起。

一根手指頭,代表着就是1000億千瓦時!

王代表那叫一個激動啊,1000億千瓦時,這可是可以解決大量的問題,很多工廠就可以保持每天12小時開工。2000億千瓦時,更是可以讓他們班子的成員們,每天睡覺可以睡得香一些。3000億千瓦時,意味着是之前粵省的用電量的30%,呵呵,有這麼多電,那還需要顧慮什麼,各種項目使勁上,區域內的火電廠也可以退出歷史舞臺了,也可以免得三天兩頭上級就得敲敲他們的警鐘。

如果可以的話,誰願意用火電廠,誰不知道火電廠的污染高,空氣污染了,人民的生命健康就得不到保障!

可是沒辦法啊!

沒得選!

想要發展,就得有所犧牲!

“老趙,多少錢,你說!”老王已經是眼中冒着光,他們,不缺錢,只要有電,再貴也買!

要不是核裂變電站被鎖死,他們早就想盡一切辦法再上馬核電站了!

“一度電4毛錢!”老趙笑眯眯地豎起了三根手指。

他並沒有說一度電5毛錢或者6毛錢,畢竟嘛,生意總是不能太過分,能賺錢就是了!

老王心中立馬盤算着,一度電4毛錢,這是直接買的,不用任何的污染代價,到了自己地盤,平均一度電大概0.55元,也就是說一度電淨賺1.5毛錢,不用給水電站、火電站和風力發電站、太陽能發電高額的補貼,還可以賺錢!

可以!

成交!

“老趙,就這麼定了,等回去後我們就讓人擬定合同,簽訂合同,2028年以後閩省每年最少要向粵省供電3000億千瓦時的電!”老王立馬拍板說道。

雖然,他知道閩省也從中獲利很多,可是沒辦法,誰叫閩省出了個妖孽天才,人家回饋家鄉,明面上的說法和程序一點問題都沒有,誰也說不出什麼來。

而且老趙這人也實在,沒有獅子大開口,還讓粵省方面有錢賺,這不趕緊答應,到時候浙省再插一腳,那後悔可就沒地方後悔了。

“行,就這麼說定了!”老王臉上的笑容很燦爛,不到五分鐘就談定了一筆生意,按照這樣的價格,2026年閩省支援粵省的1000億千瓦時的電就是400億元,2027年則是800億元,2028年則有1200億元。

雖然這筆錢只有一部分是屬於粵省方面的,但是分下來怎麼也是數以百億計的,一百億元,這可就可以保障很多方面的開支了,不管是財政支出還是再上馬幾個大工程,都綽綽有餘了。

“小型水電站,哼!”老趙冷哼一聲,心中已經給那些小型水電站給叛死刑了,一切小型水電站都會被大勢給碾壓成齏粉。 「葉叔,好久不見,我媽在不在?」

唐元見到葉凱,也十分欣喜,山莊內的每一個人,都是他的家人,許久未見,也著實想念。

葉凱笑著點點頭:「在,莊主也是前幾天剛回來,我這就去跟她說。」

唐元急忙攔道:「等等,葉叔,我直接過去。」

「好,莊主應該在前廳,少主您直接過去就好。」葉凱笑道,隨後看向唐元身旁的雪芊芊,不禁問道,「少主,這位是?」

「這位是我朋友,雪芊芊姑娘。」唐元微微一笑,轉而對雪芊芊道,「芊芊,這位是葉叔。」

雪芊芊笑著點點頭,道:「葉叔好。」

葉凱見到眼前這位姑娘,似乎和自家少主關係不錯,意味深長地一笑,道:「好,好,少主是我看著長大的,這還是他第一次帶朋友回家呢,而且還是女朋友。」

雪芊芊見葉凱看著她和唐元的笑容,哪裡還不懂葉凱的話中之意,餘光瞥了唐元一眼,心中又羞又喜,不過此時葉凱在場,雪芊芊面無波瀾,微微一笑,將心念壓了下去。

而唐元聽葉凱話中那「女朋友」三字,心中也升起了一絲莫名的感覺,嘴上卻急忙辯道:「什麼『女朋友』,葉叔可別亂說,芊芊可是我的好朋友。」

葉凱大笑道:「好,好,好,既然少主這麼說了,在下口不擇言,還請雪姑娘莫要見怪。」

雪芊芊微微笑道:「葉叔言重了。」

說完,還瞥了唐元一眼,見他一副手足無措的模樣,不禁暗笑,真是個木頭!

寒暄一番,唐元便帶著雪芊芊往庄內去了,一路上園林秀美,流水潺潺,雪芊芊也多看了兩眼。

眼看就要到了前廳,還沒進入廳中,唐元遠遠便喊道:「媽!我回來了!」

這話還沒說完,二人便走入了前廳之中。

空蕩蕩的前廳,十分寬闊,此時一個人影也無。

唐元一臉疑惑,怎麼沒看到人呢?

正這般想著,突然聽到門外傳來一道聲音:「是小七回來了嗎?」

唐元與雪芊芊二人回過頭去,見一個衣著華貴,氣質雍容的絕美少婦走進廳中,身旁還有一位青衣飄搖,瀟洒不羈的英俊男子。

正是比比東、蕭寒二人。

唐元歡喜道:「媽,蕭伯伯。」

比比東佯裝嗔道:「剛回到家就大喊大叫的,成什麼樣子?」

唐元哪裡管得許多,見到比比東,便上前道:「媽,你去哪啦?葉叔說你在……」

話未說完,唐元便見得比比東與蕭寒二人臉上突然變換另一種表情,蕭寒一臉錯愕,目瞪口呆,而比比東,則是震驚、無奈、痛苦,不一而足。

唐元嚇了一跳,脫口道:「媽,蕭伯伯,你們……」

比比東與蕭寒卻是沉默不語,目光直視著唐元身後。

唐元覺得奇怪,回過頭去,更是震驚,他見到此時在雪芊芊的臉上,同樣變作另一番表情。

恨意、怒意、陌生幾種情緒,交織在一起,浮現在雪芊芊那張傾國傾城的玉容之上。

「芊芊,你……」唐元不解道。

此時比比東忽然開口,卻不是對唐元,而是對雪芊芊道:「雪兒,你怎麼……」

雪芊芊冷笑一聲,道:「我怎麼在這裡,是嗎?我的好姐姐,你又怎麼在這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