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得最前方的是妖鬼門的門主,然後是方寸妖國三位妖王,還有雜七雜八的散修高人。

原本通幽可以更快的,但是他猶豫了一下。

天河道人老謀深算,心機深沉。

準備了那麼多年,不可能沒有一點後手。

太幽和劍主等人也差不多是這個想法。

轟!

果然,這個想法剛起。

水眼世界虛空裂開無數紋路。

「不好!」妖鬼門門主大驚失色。

想要退出此世界。

可惜為時已晚。

水眼旋渦內部的世界徹底湮滅。

妖鬼門主和各大高手連慘叫都沒發出來,當場連同世界化為虛無。

水眼世界本身就是通天河上一道旋渦連接的洞天。

只有通過旋渦才能進去。

三位妖王離旋渦較近,反應還是慢了一拍。

蛟龍、大鵬、白象尾部被小洞天毀滅的力量化為虛無,僥倖逃命,只得狼狽逃離。

嘩!

通天河上方是一道環形河流,河流內部有無數生靈輪迴,像是一塊不斷旋轉的玉盤。

「不好,天河還沒死。」劍主驚訝道。

不僅沒死,法力還更強了。

眾人反應過來,連忙用出殺招。

玉盤範圍更大,覆蓋方圓千里。

強大的絞殺之力,直接將眾多法術湮滅。

通天河彷彿活了過來,億萬鈞河水沖刷而下。

「蠢貨。」

虛空凝聚一道虛影,介於現實與虛幻之間。

天河身影一出現,打得眾人頗為狼狽。

這道身影緩慢融入通天河。

太幽眉心出現一道金色神眼,通過神目,他看到不可思域的一幕。

「天河要和通天河融為一體了。」太幽面色凝重,聲音傳遍四方,「還望眾道友齊心協力,一旦讓天河身合天地,法力大進,就是吾等魂飛魄散之時。」

現在天河實力雖然強,但也不是碾壓眾人。

原來這才是做減求空。

他們只把目光放在做減之上。

卻沒想到求空二字。

天河道人藉助天劫,做完最後一道減法,使自己徹底成空,旋即身合天地,永垂不朽。她一路向前,倒是避開了人多的地方。

也是還沒走多遠,溫桓這個時候好似發現,不遠處有一個人影。

看上去,像是落單的……

她這樣想着,徑直走了過去。

那人坐在地上,倚在一處仙木旁。她也是才走進,又是見那個灌了一口酒,身旁還放了幾個酒罈子。

不得不說,這酒

《一不小心攻略了少俠》第三百四十八章探路 張滿園看準了時機,就在兄妹兩人正走神想著山上的事情的時候。

他突然一個起身,直接就踹倒了張銅的大腿上。

張銅沒有忍受住這種疼痛,手一松,就被張滿園給逃脫了。

張銅還躺在地上捂著自己的傷口嗷嗷大叫,張滿園這個時候卻已經動起了歪心思,既然這個二丫不值錢,那麼霜寶這個小丫頭一定能夠賣上一個高價。

「你這麼會做買賣,長的又希罕,我認識把你賣給大戶人家做童養媳,恐怕人家會出高價,說不定到時候競拍,你的身價簡直就是翻著倍的往上漲。」

霜寶在聽到這話以後整個人都害怕起來,張滿園這是擺明了要對自己動手,沒想到把二丫給救回來,居然要把自己給搭上。

「二丫,你快跑,回去找你奶奶幫忙,一定要讓他們回來救我。」

霜寶來不及多想,只能夠先讓二丫頭跑,可是張滿園這個時候根本就沒有心思顧及二丫,這個地方距離家裡面還有好幾里地,就算是二丫真的把人給找來了,他也已經得手了。

「你還真以為那個小丫頭能給你找來幫手,那你可真是太看不起我了,好歹我也算是一個大老爺們,總不可能連你這個小丫頭都打不過吧。」

「你哥是個不懂事的毆打長輩,我覺得你是一個明事理的,如果我真的給你找了一戶好人家,你也就是受了幾年的委屈,等到以後過的就是富貴榮華的生活,到時候你還要回頭來感謝我。」

張滿園現在就是一個無恥之徒,為了賺錢,什麼事情都能夠想得出來,霜寶最看不起的就是這種人。

「你可真是異想天開,你覺得我爹娘還有我那幾個哥哥就會平白無故的放過你,就算是我真的被賣給了大戶人家,他們也一定會把你大卸八塊,到時候有你好看。」

霜寶想要用言語刺激張滿園,不想要讓他這麼快的抓住自己,能拖延一點時間就是一點時間。

她還擔心地回頭看了一眼張銅,他剛剛好像磕到了石頭上面,現在已經處在半昏迷的狀態,如果要是不及時搶救的話,恐怕會有生命危險。

眼看著張滿園離霜寶越來越近,嘴裡面還不知道在自言自語些什麼,霜寶聽了個大概,好像是在算計自己以後到底能掙多少錢。

霜寶在心裏面暗自翻了個白眼,這個人想要把算盤打到自己的頭上還實在是打錯了,她一定不會這麼輕易的讓張滿園得手的。

雖然霜寶心裏面極力反抗,但是他們兩個之間的力量還是太懸殊了,奈何張銅這個時候躺在地上根本就起不來,霜寶也沒有別的出路。

霜寶實在是跑不動了,如果再往後去的話就是懸崖,她可不想白白的把命給搭上,就在她猶豫的時候,張滿園一下子就抓住了她。

張滿園死死的捂住霜寶的嘴巴,不想要讓她發出任何一點聲音,手捆著霜寶的腳,直接就把人扛在了肩上,準備要去鎮里發賣了。

「前面是什麼人,怎麼肩上還扛著一個孩子,剛才我還聽見了驚呼的聲音,怎麼現在居然就沒有了。」

前面來了一輛馬車,因為之前兩個人之間的掙紮實在是太激烈了,所以張滿園根本就沒有注意到附近還有人過來。

霜寶費力的抬頭看過去,發現正是蘇家的馬車,坐在裡面的無疑就是蘇老爺。

霜寶咬住了張滿園的手,他也沒有想到這個小丫頭居然會有如此的力氣,一下子就把捂著嘴的時候給鬆開了,霜寶突然就大喊出聲。

「蘇老爺,你快救救我,救救我吧!」

霜寶把自己所有的力氣全部都用了出來,就是為了要讓馬車裡面的人聽到自己呼喊的聲音,果不其然,馬車旁邊的家丁全部都過來查看情況。

張滿園就算是有通天的能耐,也奈何不了這麼多家丁一起過來制服自己,張滿園有些招架不住,最後還是放棄了抵抗。

「你這個小王八蛋,你等著,我到時候一定會給你好看。」

張滿園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蘇家的家丁給重重的踢了一下,張滿園疼得悶哼出聲,才沒有,再繼續說下去。

蘇老爺下來查看霜寶有沒有受傷,就在這個時候張家人也過來了。

一大家子人慌慌張張的就跑過來,一看到前面如此陣仗,不知道是哭還是笑。

錢氏跑在前面,一把就把霜寶給摟在了懷裡面,心疼的不得了。

「我今時回家的時候就看見二丫不見了,左等右等也不見人來,所以只能全家一起出來找二丫,可是在半路上看到了二丫,卻說小姑姑遇到了麻煩,這我們才急匆匆的趕過來。」

二嫂在旁邊抱著二丫,把事情的前因後果全部都解釋了個清楚,霜寶有些后怕,如果沒有這麼趕巧的事情,那麼她今時可能真的就已經成為了大戶人家的童養媳了。

錢氏看著躺在一邊的張滿園,心中升起了一股無名之火,直接就衝上前去,對張滿園大打出手。

周圍的人就這麼獃獃的看著,沒有一個人上前阻攔,就連一向脾氣好的大嫂,在旁邊都沒有多說一句話。

蘇姥爺看到了也只不過是把頭扭過去,在他的心裏面,這個張滿園實在是該打。

「你可真是被豬油蒙了心,你才做出這種事情,人家普通的人販子都知道去別人家拐孩子,可是你卻從自己人下手,你是真的不要臉。」

錢氏說著這些話的時候語氣都有一些顫抖,但是手上的力道卻依然不減,好像今時一定要把張滿園打死在這才能消氣。

霜寶也在旁邊看著,她已經害怕到流不出來淚水了,只是呆呆傻傻的站在旁邊,看著自己的母親給自己報仇。

就在這個時候系統卻突然響起了一個提示音,霜寶已經很長時間沒有聽見系統的聲音了,所以還有一些恍惚,但是聽清楚的內容之後,立馬就慌了。

「你快看看你三哥,三哥他有危險!」璇風瓑浼氬啀璇..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書房。

褚逸辰坐在椅子上處理事情,陪着孩子們吃了不少東西,又玩很晚回來,洗澡看他們都睡了,他才有空。

李程把今天韓家宴會上的事情說一遍。

褚逸辰才明白現在這麼多人針對安安,這些人真是吃飽了撐著。

「那個女人是傅藝橫帶來的?」

他冷笑,傅藝橫竟然企圖想超越他對她的好嗎?做夢!

李程搖頭「暫時還不知道。」

「但我覺得不應該是傅藝橫做的,如果是,他一定忙着邀功,而不是很輕易離開」」」

那麼證明他沒有做什麼。

褚逸辰沒說話。

而是給龍庭打電話。

龍庭正在鶴城公寓樓下,盡職盡責把人送回來,竟然不能進門。

也真是惱火,他看着樓上的燈光,這時候鶴城一定脫下了中山裝,說不定在洗澡,……不能再往下想了。

之後接到了褚逸辰電話。

「哥,這麼晚了你還沒睡?」

「沒有,說一下宴會上的情景,重點是傅藝橫!」

龍庭來了精神「今天也不知道誰整了褚妍,原本褚妍要給李安安難堪的,結果自己出了大丑。」

「不知道誰做的,還要查,不過傅藝橫給李安安送粉色鬱金香,哥,你知道粉色鬱金香的花語嗎?永遠的愛,傅藝橫是不要臉的挑釁。」

褚逸辰握緊了手機。

龍庭又說「不過花被我收下了,當然了,最後到了韓毅的手裏,讓他愛韓毅吧。」

原本他都打算豁出去攪和了,誰知道韓毅湊上來。

那就讓外面流言四起吧。

想起來還是有點小得意,沒看到今天鶴城離韓毅遠遠的。

褚逸辰聽到這些神色很冷,掛斷電話。

現在他無比的渴望恢復記憶,而不是處於被動

傅藝橫知道他做過什麼,而他對他了解甚少。

「聯繫一下席商言。」

他低聲。

李程打電話過去,掛斷「席家傭人接的,說席少最近天天喝酒,現在已經醉了沒辦法接你的電話。」

褚逸辰冷聲「為了女人?」

李程點頭「他喜歡的女人嫁給了自己的親弟弟,席家現在很熱鬧。」

褚逸辰仔細回想,卻依然什麼也想不來,他想不起和安安的任何過往,讓他很惱火!安安那麼可愛,他們的相處一定甜蜜無比,而他卻忘了。

「讓他明天來見我。」

李程記下了「總裁現在褚妍的醜事已經滿天飛了。」

褚逸辰冷聲「很好,她不是自詡深情,所有人破壞了她偉大的愛情,就讓她看清自己的嘴臉。」

李程覺得好笑,褚妍一直覺得褚家人害了她,讓她沒辦法得到真愛,讓她憎恨,呵呵現在卻和自己的管家搞在一起,也真是諷刺。

「明天把這件事告訴金辭炫,讓護士透露給他!」

褚家不好過,金家也一樣。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