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邊蕭鳳棲手中的劍已化為實質,一步一步朝著帝翎走來。

蹭的一下,白慈從地上站起來,一雙美目含淚又帶著憤恨的看向蕭鳳棲。

「你到底要幹什麼?我都說了,我不是你要找的人,你的臻兒不是我,你為什麼還要發起這場戰爭,你看看在場的這些人,你看看他們」

她厲聲指責。

滿目都是不滿。

蕭鳳棲看著眼前這張臉,心痛更是到了極致。

這具身體裡面的靈魂已經換了,已經不是他的臻兒了。

他眼中的痛色一層一層的蔓延出來。

一步一步上前,在白慈質問和指責的眼神中,手中的劍狠狠的落下,直接刺中帝翎的腹部。、

一聲驚叫,白慈大驚失色。

帝翎的屬下等更是變了臉。

這個時候所有人都停下了,看著這一幕,魔族士氣更為高漲,而神族士兵這邊已是變了臉色,且露出恐懼之色。

帝翎疼的白了臉,悶哼一聲,腹部的血色溢出來,染紅了他的衣襟。

這一切落在蕭鳳棲的眼中,只有一片無動於衷。

他手持利劍,只想將帝翎凌遲。

手中的劍再一次抬起。

「住手!」

「你住手!」

只聽一聲怒呵,白慈直接擋在帝翎的面前,「不要殺他,蕭鳳棲,你不要傷害他。」

這樣的保護落在蕭鳳棲的眼中簡直就是諷刺。

「慈兒,你走,讓開!」

帝翎沙啞出聲,強忍著疼痛坐起來。

他自小便聰慧,修為方面更是天才之姿,這之前他也與蕭鳳棲交過手,兩人旗鼓相當,但今日在勢頭之上,蕭鳳棲的爆發力更為強悍,甚至他因為極致額恨怒引動了天地煞氣,讓他的修為更上了一層樓。

在交手之時,他便已經隱約感受到了,但一直咬牙在斗。

敵人都打上門口了,他自是不能退。

更何況,這場災難由他而起。

「阿翎,我不能眼睜睜的看他傷害你,這個人實在是太過分了」

白慈哭道。

「蕭鳳棲,你是魔族的魔君,卻挑起這麼大的戰爭,讓百姓流離失所,讓神族血流成河,你這樣做對不起自己的良心嗎?你不怕天道的懲罰嗎?」

白慈質問道。

她真的是厭惡透了眼前的這個人。

這世上怎麼會有這樣的人,只因為認錯人,就可以枉顧生命。

蕭鳳棲看著她,眼神又痛又冷,只聽他道,「如果不是這張臉,本君現在就殺了你!」 「貼不貼錢不知道,我們不能貼錢。」陸晚初算了算總支出,剛買下來的大廠房,並且收了一大批新的員工。

MISGAN給的這個價格他們如果跟了,必然是賠錢的,而且口碑也會顛覆。

陸晚初在思考的問題是,翟青是為了搞垮她還是為了真心想做服裝?

「我們怎麼辦?」

「等,目前唯一能做的就是等。我們按照正常的計劃一步步走,價格不變,還要產出一些新的款式,先避一避MISGAN的鋒芒。」

陸晚初沉下心來,瀏覽著MISGAN官網的預告圖片,她此刻心裡有些慶幸,同時也有些擔憂,簽訂了合作大頭的品牌門店網紅店鋪還都沒有動靜。

沒有動靜是最好的動靜,陸晚初就怕這些人會過來解約。

有時候就是陸晚初不希望什麼,偏偏到來什麼。

陸晚初用完餐回來的時候,收到了網紅店郵件過來的解約通知,違約金已經打到了卡上。

屋漏偏逢連夜雨,陸晚初沒有理由不同意解約。

「浩然,你處理吧,人家想解約我們也不能把刀架在人家脖子上逼著他們簽。」陸晚初爬樓梯上了天台,天空中一朵雲彩也沒有,只掛著一隻亮到發白的太陽。

陸晚初被光線刺的眼疼,眯了眯眼睛,走到了欄杆前坐在了堆在一起的磚頭上。

每當遇到麻煩的時候,陸晚初總是會不可避免地自我懷疑,她是不是不該從新加坡搬回A城。

雖然這個城市陪伴了她很重要的一段人生,可是這個城市太喜歡跟她開玩笑了,打一個巴掌再給一顆棗的生活,讓她的心疲憊無比……

謝氏集團。

封陌找到謝雲澤,把謝氏微博官宣的截圖拿到了謝雲澤面前質問,「你什麼意思?一邊說幫我,一邊在微博支持MISGAN?」

「你告訴我你要幫的人是moon小姐了?」謝雲澤神色寡淡,視線落在微博首頁的內容時,眼底掠過了一抹暗色。

封陌被懟地說不出話來,「我……我是沒說,但是你也不傻,最近鬧地厲害的版權糾紛只有這一家,更何況我對moon的感情你知道!」

「她也喜歡你嗎?」謝雲澤抬起黑眸,封陌在謝雲澤眼底看到了幾分探究。

他別開頭,有點底氣不足,「她,她當然喜歡我。」

「那就再等等,時機還不到。」謝雲澤垂下眸子,他明知道封陌沒說實話,可是當聽到自己心愛的女人喜歡另一個人的時候,他的內心總會產生一種嫉妒的情緒。

「你有辦法?」封陌有些喜出望外,「謝總,我就知道,A城的任何人任何事絕對翻不出您的手掌心。」

「嗯。」謝雲澤淡淡應了一聲。

封陌激動地蹦了起來,開始圍著謝雲澤打聽什麼辦法。

過了大概半個小時,封陌終於得到了答案,笑容滿面地在謝氏集團走了出去。

「這次小陸一定會對我刮目相看。」封陌腳步輕快地離開了謝氏集團。

另一邊陸晚初被楊浩然喊炸了天台,「姐,封醫生來了。」

陸晚初剛理出來一點頭緒,聽到封陌過來了有點想找個地方避一避。

可是楊浩然說完封陌緊跟著就出現在了她的面前。

「封醫生,改天再聊吧,今天有事。」陸晚初沒有讓封陌進辦公室的意思,所以一直都在門口守著。

封陌眼底亮著興奮的光,「小陸,我是來跟你探討MISGAN不要臉的行為呢,我有想法。」

「進來吧。」陸晚初揉了揉太陽穴,雖然不太相信封陌有什麼好主意,但是一個諸葛亮三個臭皮匠嘛。

「我託人打聽了,MISGAN的用料成衣和咱們的是一樣的,他們的成本只會比我們高,不會比我們低。」封陌眼睛里發著光,一步一步精打細算。

「他們想用價格戰逼我們降價,不如我們把上新推遲,看著他們折騰。」

陸晚初立刻心領神會,「你確定他們的用料和我們一樣?」

「確定,他們能拿到你這裡的機密,我自然也有辦法打聽到他們的內部,只是一個剛剛成立不久的企業店鋪,工廠欺生,給他們要的價格比你這裡的高多了,這種良心企業樂善好施,我們理應成全。」

陸晚初贊成地點點頭,漂亮的眼睛恢復了神采。

「封醫生,沒想到你還有經商的天賦,之後回家接手家族產業,絕對能做大做強!」陸晚初忍不住誇獎了封陌幾句。

封陌頓時開心地嘴角咧到了耳根。

「晚上一起吃飯吧。」陸晚初這次是真心誠意地想謝謝封陌。

「這次……楊浩然?」

「不帶他。」

「好。」

封陌搓了搓膝蓋,臉頰微微有些發燙了。

陸晚初輕笑了一聲,起身離開,出門就撞到了一臉神神秘秘的楊浩然,「姐,你怎麼忽然……這麼開心?梅開二度?」

「別鬧,走,去會議室。」

「好。」楊浩然的表情正經起來,通知了幾個信得過的高層一起進了會議室。

陸晚初簡單介紹完封陌說的情況,凝重地看向各位,「封陌的消息來源我不知道是否屬實,我希望這幾天各位動用一下自己的關係,摸清情況,如果情況屬實,我們就……」

陸晚初是相信封陌的,她自己出品的服裝成本她知道,如果能做到和他們的一模一樣,翟青只能自己貼錢。

如果翟青想賺錢,必然不會用好料子,到時候兩手貨一對比,消費者不傻,自然知道該買誰的。

雖然調查結果還沒出來,陸晚初感覺自己已經卸下了千斤重擔。

「走,帶你吃大餐!」

「算是約會嗎?」封陌忽然有點猛男嬌羞了。

陸晚初上前兩步轉過身,一邊倒走一邊看著他,「封醫生,我覺得之前是我格局小了,或許……你有機會。」

封陌低頭抿唇一笑,又抬起頭來,大步走向陸晚初,朝著她伸出手去。

陸晚初視若無睹忽略了,她現在好像不太能猛地一下子接受這種親密關係,還是循序漸進吧。

封陌略有些尷尬地收回手,兩個人一起進了餐廳。

一頓飯下來,兩個人的相處也算愉快,用餐結束,封陌提出送她回家。

陸晚初糾結地張望了一下四周,私房菜館門前確實挺難打車,來的時候也是封陌把她帶過來了。

想到這裡,陸晚初也不矯情了,跟著封陌上了車。

「小陸,你真的是個很善良聰明的女孩子,我想帶你回家見見我的父母,他們一定會喜歡你。」封陌眼底閃爍著期待,畢竟也到了被逼婚相親的年紀,遇到陸晚初之後,封陌就產生了帶她回家的想法。

「這……不太合適。」陸晚初扶了下額頭,她只不過剛有試試看的想法,封陌竟然已經想把她帶回家了……

可怕,男人真是一種可怕的生物。

「好,那我等你同意的那天。」

「我們約法三章哈,關於這類問題絕對不能每天一問,我更看重感情,感情到位了一切好說。」

女人認真地向封陌描述著她的理想狀態,封陌不由自主看走了神。

「喂喂喂,停車,紅燈!」陸晚初著急地拍打了兩下封陌的胳膊,男人這才踩了剎車。

陸晚初慣性地往前一衝,差點撞到額頭,這開車技術……

「要不給我開吧?」

「我行。」

陸晚初:……

讓自己生命危險堪憂的男人,選了不太好…陸晚初開始打退堂鼓了。

陸晚初被送回了家裡,誰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第二天,陸晚初和封陌用餐的照片就被營銷號拿去發文了。

「影后陸晚初疑似現身」、「某私房菜館出現神秘女子酷似影后陸晚初!」諸如類似的標題霸佔了屏幕。

陸晚初看了一眼就把手機丟到一邊了,造孽啊……

這群狗仔們月底沖業績有點飢不擇食了,只不過吃飯的時候沒戴口罩,就被偷拍了,這是什麼狗屎運……

陸晚初捂住額頭,翻了個身,用被子把自己嚴嚴實實地捂住。

再次醒來被手機鈴聲吵醒,陸晚初接聽之後是趙曼的聲音。

「你被掛熱搜了。」

「我知道。」陸晚初扒拉了一下凌亂的頭髮,此情此景,彷彿回到了四五年前,她還當演員的時光。

「我盡量給你往下壓熱搜了,但是網友們還挺想念你的,點擊量居高不下,花錢就像打水漂一樣。」趙曼嘆了聲氣,不知道是喜是悲。

「人像清晰嗎?」

「一般,跟你一起吃飯的是封醫生吧?他的臉沒拍清楚,你的臉有幾個角度特徵性挺明顯的。」

「別管了,打死不承認唄,反正我現在就是個素人,也不在乎這些。」

「謝雲澤呢?你知道他有多瘋,而且他和封醫生也認識。」

陸晚初抱住了腦袋,蜷縮在被窩裡,頓了幾秒,「趙姐,要不然我去整個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