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公子,小姐不會耍你了,走吧!”婢女這次恭敬的對着雷動說道。

看着婢女這次挺嚴肅的說話,雷動立刻起身,隨着婢女的指引來到了一間小屋門前。

“公子,這裏就是了,裏面是你們車廂的幾個人,牀位早就安排好了。沒其他事了,我先走了。”婢女說完就欲馬上回頭就走,卻被雷動手掌抓住。

“別,先陪我進去看看,等下又搞鬼,哎,”雷動無奈道。

推開房門,見孫洪等人都在,雷動鬆了一口氣。

“呀,雷哥,這麼晚,纔來啊。這美女是誰啊?”被雷動聲響吵醒,孫洪迷了迷雙眼道。


“額,”聞言雷動鬆開手掌,婢女轉身嬌罵一句,小跑離開。

“雷哥,想不到啊,想不到。泡妞也不帶上我。哎,我看錯你了。”孫洪翻了翻白眼,對着雷動道。

“你想太多了,睡覺,睡覺。”雷動對着孫洪尷尬的說道。而後直接奔那張空牀,躺了上去。

一夜無事,清晨鳥叫聲將着衆人吵醒,而後隨便吃了一點東西,這又要開始趕路了。

而後幾天,真是一帆風順,讓的雷動已經放大的神經現在又是縮了下來。

“同學們,前面就是龍錫鎮了。大家快下車。鎮門口有導師在那裏給你們接風。注意次序。”老者的聲響將的正在車上睡覺的一羣少年給吵醒。可笑的是雷動卻沒睡。幫着叫醒衆人,而後徑直下車了。

隨着大部隊人流,雷動來到由兩根巨大石柱舉起的牌匾處,牌匾上刻得“龍錫鎮”顯眼的三個大字。

“48號。雷動,來我這裏報名。”人流前頭,一道清脆的響聲傳到雷動耳邊。

“讓讓,讓讓,我在這。”雷動擠着人流衝向前去,向着聲音源頭處大聲喊叫道。

在一番擁擠過後,雷動也是順理跑到了人流的前端,大聲的喘着氣。


“把玉牌放到這盒子上面。”雷動面前一個靚麗女子指了指她身前的木盒道。

雷動將上次考覈的玉牌從乾坤布袋中翻出,放入盒子頂端的缺口之處。

“雷動,18歲!6品內鬥士。”玉盒上方出現一道文字,女子也喃喃的說道,而後臉上泛起一道驚異之色。

“嘖嘖,不錯啊,給。等下前面會有人接你上山的。”女子左手一指對着雷動說道。

“謝謝。”雷動點了點頭,道了一句謝謝,走向女子指的方向。

“來,來來。我是你們的師兄,何然,已經辦好手續的學員,跟着我走,有什麼不瞭解的問題也可以來問我。”那個自稱何然師兄的青年對着雷動等人叫喊道。

“等下到了龍錫學院門口了,記住啊,還要將玉牌取出,要檢驗一下你們的實力以及屬性,然後在分班。還有注意了,若是以後啊,你們的實力高了,千萬別直接從龍錫學院頂端飛入,進入龍錫學院只能步行,可以用武技跑,但千萬不能飛,被抓到了,就要被以入侵者的罪名給抓捕。”何然大聲叫喊着說道,說到最後啊,何然臉上的表情顯得有一絲恐怖。

“額,實力高強了,要到什麼時候才能飛啊。師兄?”突然一道稚嫩的話語聲從人羣中傳出對着任然問道。

“這個嘛!飛行有兩種,一種是飛行武技,第二種嗎。就是實力要在突破內皇級別是纔會能用內氣之翼,世上最普遍的就兩種,我知道的酒兩種。”任然思緒了一陣後緩緩道。

。。。。。。。

學員中很多人都是無語了,那內皇強者要道什麼時候才能突破,對於這羣少年來說真的是天文數字,而且內皇在整個光明大陸絕對找不出第三個人來。


雷動也是無奈的搖搖頭,自己要是能飛那該多好啊。心裏喃喃的道。

“主人,要飛很簡單啊。”牌魂蒼老的聲響從雷動腦中傳出。

“哦~有什麼方法嗎?”雷動驚咦一聲道。

“嘿嘿,主人的魂書裏面不是有一種飛行武技—魂羽嗎!”牌魂微微輕聲笑着說道。

“哦~我怎麼沒看見啊!你直接和我說吧,怎麼才能飛。”雷動急切的問道,眼神中略微帶着一種渴求的味道。

“嘿嘿,主人,現在這個地方講這事情不好,等你安頓下來之後,我在和你細細道來。”牌魂的講話聲緩緩散去。

“這老傢伙每次都喜歡裝神弄鬼的,有什麼好裝的。小心遭雷劈啊!”雷動撇了撇嘴,氣聲道。 幾許過後,一行人終於到了龍錫學院門口。

一個巨大的大門,門頂端處有着一塊匾額,寫着“龍錫學院”四個大字。看到此處,雷動深吸一個氣。坦然的心道“終於是到了!”

這千辛萬苦的來到這裏,雷動也是無奈的擺了擺手手,將着玉牌取出,徑直走向與着龍錫鎮門口處一樣的桌子前。

“放上去吧。”老者看到雷動 的身形過來,對着雷動輕聲說道。

“雷動,18歲,火屬性。6品內鬥士。”與着先前那個木盒一樣,這個木盒只是多出了內氣的屬性而已。

在老者的再三誇獎下啊,雷動終於是完成了最後一道手續,將老者給他的行李收好,雷動往龍錫學院裏面走去。

進入學院內部,經過幾班轉折,終於在一個大約高3米,寬2米的大門處停住了步伐,大門頂端也是毅力着一塊匾上面刻着“火炎觀”三個打字,而後也不繼續往前。

跟着這名師兄的不止有雷動一個,大家停下來後。都是微微原地坐下,有的或者在四處觀望。

而且那些人剛進入這個地方時,就感覺這個地方特別的熾熱。微微的一行人有些雖然都是火系屬性的也是被這熾熱慢慢燻烤的額頭冒出了汗滴。

幾許過後,那名師兄的人物又是帶着一批少年,來到這裏。而後那名師兄徑直走進觀內。

“人都到齊了,大家好。我是你們的導師,天賜,你們可以稱老夫爲天老。也可以稱老夫爲天導師。”一會過後一名紅髮老者從觀內走出,緩緩說道。

“今日你們來到的龍錫學院,想必你們也是千挑萬選的人物,常言道,自古英雄出少年。況且,你們都是各地選拔出的精英,所以,老夫也是倍感欣慰。龍錫學院分爲兩個院,一個爲外院,一個及時內院。外院又分爲6個觀,及你們來到的火炎觀,還有木系觀院“木林觀”,水系觀院“水鏡觀”,金系觀院“金錫觀”,土系觀院“土極觀”,最後一個嘛,呵呵,就是無系派觀院“無觀”。因爲各個屬性的不同,所以你們各地的認識的朋友,可能已經分配到別的觀院。”而後老者又是輕捂着自己的紅色長鬍緩緩說道。

隨着老者的訴說,下面也開始細細討論起來。有些運氣比較好的,因爲同伴也是同屬性,已經被分派到了同一個觀院之中。這裏的某些少年也是開心的互相望着自己的同伴。

“安靜。”老者見着一羣人喧鬧起來,也是急忙言道。

“在老夫的觀內,大家只要做到3個條件,就可以了。因爲老夫認爲火屬性是這世上最強大的屬性,所以,大家一是隻要虛心的進行老夫每日安排的訓練,二是不違反館內3條禁令,三就是不能在學院之中做男女苟且之事。只要這三個條件做到,老夫保證你們能學到學院裏面最高深的武技與功法。甚至天資較好的老夫會親身受教一些老夫自創建的武技以及功法。”說道最後,紅髮老者自信的悟了悟自己的長鬍笑道。

聽着天老的訴說,底下的年輕人,已經經不起那**裸的誘惑,他們都是爲了高深的武技及功法而來的。各個都似小老虎似的,嗷嗷直叫起來。天老也是知道這羣少年心裏所想,也不去責怪這次他們的吵鬧。

隨後單手一揮將身後那名剛纔帶入他們來到此處的師兄喚了上來。

“現在我觀內,原有天地人三階學院共172名。而天階及是已經在學院三年的學生54名,地階是在學院兩年的學生53名,而人階嘛!就是你們這羣新生了65名。因每個人的天賦不一樣,天地人三階又分有三個次班。分別爲“啓”“曦”“重”三個次班。現在將你們身上的玉牌放入我面前的盒子中,他會將你們分別安排到3個班。隨後你們就可以依次跟着這3位師兄,他會跟你們說你們日後學習及休息的地方,當然你們不喜歡這裏的條件,也可以去山腳龍錫鎮處,租或者買一套房子居住,前提就是不能因爲趕路而遲到。不然老夫還是會責罰。甚至將你們開除學籍,不管你們家底如何。”隨後,天老指了指身後的三名紅衣男子,以及瞪了一眼遠處的某一個身穿華麗衣袍的男子說道。

一揮手,天老隨即轉身走入觀中,仿似他的講話已經完畢。消失人們的視線之中。隨後少年們一個一個的往盒子邊上敢去,大家也就是被這盒子分別派到了三個次班。

到雷動上去了,隱匿了自己氣息的他,居然還是被分配到了的啓班之中,雷動突然搖搖頭,看來靠着6品內鬥士的氣息就能派到很好的班級,看來自己實力確實在這一輩年輕人中是佼佼者啊。

心中略微欣喜,跟着一名紅衣男子走入了以後他每天修煉以及學習的地方。

因爲大多火系的都是男子,很少有女子,所以普遍看去,大家也沒有發現一些特例的女學員。很多少年們也是感覺無味,可偏偏巧的是,在啓班裏面,確是有着一個曼妙的華麗衣裝的女子。

一身紅裝,那讓男人起火的身段,讓得雷動看的都是暗罵一句“妖精。”

雷動看她那般妖嬈,但妖嬈之中帶着一絲貴氣,也猜出了幾分她的身份。

“可能是有權勢家族的公主吧!”心裏喃喃一句,隨即笑笑了事。也不說什麼。各自被派入自己的房間之中。

雷動眼神一掃自己的房間,整潔,大小有剛好適合,心中略微起來一抹喜色。

“嘖嘖,花了錢,真的不一樣啊!”雷動微微一笑,兩眼散發出一道光芒。

“喂,牌魂,你快出來,現在和我說說那魂羽倒地是什麼情況啊!”雷動隨意找了一個地方坐下道。


“嘿嘿,主人,你先把魂書拿出來。”牌魂的笑聲從腦中傳出,而後緩緩道。

雷動單手一番,魂書出現在其手上。

“閉上眼睛,魂書中有些武技是被隱藏起來了,一定要你的心神進入才能看到。感受到了嗎?”牌魂緩緩說道。

幾分鐘後,雷動臉色浮現一抹**的笑容。

“魂羽!” “魂羽!”雷動微微睜開雙眼,本來魂書上整整齊齊排列的字,居然緩緩動了起來。

在經過10息的時間之後,書中的字已經停止了下來。

“魂羽—玄介中級武技。以魂之名,用魂之魄,舉魂之翼,翱翔天際。。。”雷動慢慢的閱讀着書中所說。


將書中的武技心法,記在心中之後,雷動立地而坐,兩手緩緩放在自己的腿上。

“主人,你現在要將內氣從丹田處散發道你的背部,不單單是你的普通內氣,還需要幾道精元內氣,在你的背部留下一道痕跡。”牌魂緊張的聲音從雷動腦中傳出。

“嗯~”雷動發出一道**聲,逼着自己的精元內氣往身後趕去。額頭處,略微出現點點汗液,正緩緩的落像地面。

“呼。”幾許之後,雷動吐了一口長氣。兩眼睜開,可是卻發現後背一點動靜都沒有。

“牌魂,牌魂,你是不是在耍我啊。哪裏能飛啊,一點感覺都沒有啊!!!!”雷動眉頭一皺,氣聲喝道。

“主人,魂羽需要內敗強者才能趨使,況且你現在的實力別壓着。而且就算你現在把實力放開了,若是沒有我牌魂的支持,你的內氣完全不夠魂羽飛行的。”牌魂話語淡淡的說道。

“好吧,那算了,嘿嘿,牌魂,你看看還有沒有好的武技來讓我修煉!!!”雷動臉色隨即浮現一抹**之色,問道。

“主人,你不能太貪了,魂羽你都還沒用過, 就想練其他武技。這個你不要急,在龍錫學院的幾個老傢伙中都有絕世武技的。你表現的好一點,就如那個天老頭講的那樣,他會教你的。”牌魂語氣中略微帶着一絲笑意道。

“好吧。”雷動無奈的聳了聳肩。

將學院門口老者發放的行李從乾坤布袋中,取出,雷動發現其中有着兩套紅顏色的衣裝。

“嘖嘖,不錯啊。衣服挺漂亮的。”二話不說,脫下自己的衣服,就馬上換穿在身上。

“嘿嘿,我穿這套衣服,真是帥的掉渣了。”望了望鏡中的自己雷動帶着些許自戀的道。

緩緩走出房門。雷動身形也是往四處亂串着。

仔細觀察後,雷動也是瞭解了,火炎觀總共分爲4大塊。

一是學員的宿舍,二是學員們理論課的教師,三則是一塊巨大的訓練場,第四塊地方嘛雷動只是非常鄙視的看了一眼。

“導師辦公,學員請勿進入。切,拽什麼拽,導師怎麼了。哼。”雷動對着這塊牌子冷聲喝道。

徘徊了好長時間,雷動也感覺沒意思了。就往着人最多的訓練場走去。

“過來看看咯,過來看看!新學員過來瞧一瞧看一看咯。”訓練場中央處傳出一道叫喝聲,聞言的雷動也忍不住誘惑,腳步微微一動走向前方。

“來來來,小兄弟,看你頸骨極佳,來加入我們紅雲社吧,若是以後有誰不知好歹的欺負你們,有我們紅雲社保護你。”

雷動走到中央處只見一個虎背熊腰的壯漢拉着一個與着雷動一般年紀的年輕小子說道。

“唉唉,你說什麼呢你。喬平,就你們紅雲社厲害?哼,來來小兄弟,我們齊言社比他們更加厲害,你來我們這邊吧。”而後突然一個腸肥腦滿男子將這少年的另一隻手也抓住對其說道。

看着兩邊互相搶人的狀態,雷動鬱悶了。看他們居然這樣隨便找一個與着同樣年紀的少年入會,肯定是沒好事。

“喂,兩位師兄,別搶了,說下什麼條件才能入你們社團,好嗎?”少年經不起兩人的拉扯突然大喊一句道。

“好說,好說,只要交500光明幣入團費就行了。”腸肥腦滿的男子對着少年說道。

“我這邊只要400光明幣就行了。”虎背熊腰的壯漢聞言急忙說道。

“切~~~,”周圍發出一道不屑的聲音,而後圍起來的人羣漸漸散去。

“我說嘛!肯定有什麼貓膩的。切,什麼加入社團,要錢直說嘛!”雷動也被這無賴的搶錢舉動給氣到了,只是他忘記了,他也是搶錢的主。

紛紛散去,鬧劇也就進入尾聲了,雷動也不管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了。反正對他而言,今天真是無聊。

擺動了一下身形,雷動往着一處不起眼的小院落走去。

院落和着其他的四合院沒什麼區別,還種了一點花花草草。

“應該是個老人,住在這裏吧。”搖了搖頭,雷動無奈的道,走向不遠處的一把躺椅。

“啊!舒服。”身體微微往躺椅一靠,瞬間雷動的所有思緒都是飄亂了開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