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感覺他們應該沒有什麼惡意,只不過空間陣法中碎裂空間突然出現着實讓人難以理解!不過我相信他們還會來找你的,下次小心點,將小怪帶上!”萱姨緩緩道。

元昊覺得今日之事確實蹊蹺了一點,明明是他們讓林清來找自己的,可是到頭來卻是莫名其妙地幹了一場!!


真他孃的敗興!!!

元昊十分不爽地剛走出院子,羅芙和王林就站在門口。元昊知道他們一定是來興師問罪的了!

將事情原原本本地說了一邊,王林羅芙都是不知所云,也只能讓元昊小心了。元昊看着他們擔心的樣子,心裏想到,修煉界的事情,以後還是儘量讓他們少知道的好。

同一時間,中都城另外一處豪門大院裏,冷傲霜同另外一名中年男子坐到一塊,相互聊着什麼。

“妹妹,這些年可是辛苦你了!”中年男子望着憔悴了許多的冷傲霜,關切道。

冷傲霜面無表情,絲毫不爲之所動地道:“多謝家主關心,冷傲霜活得還算自在!”

聽見冷傲霜不帶絲毫感情的聲音,中年男子深深嘆息道:“妹妹,不要怪冷家,要怪就怪我這個當哥哥的沒用,沒有保護好你吧!”

聽着男子充滿歉疚的聲音,冷傲霜心中忽然有些軟了下來,雙眼之中凝望着遠處熟悉的地方有些溼潤了。

大秦國中都之中勢力紛雜,許多宗派家族勢力都在這裏有所安排,其中比較強盛的就有那麼幾家。而冷家就是其中之一。

說起冷家,家傳十分淵源,他們最值得人關注的其實就是他們和八大宗派之一的陰冥宗的關係。

陰冥宗之內有一家十分厲害的家族寒家,也是天地間最爲強大的家族之一。因爲歷代陰冥宗宗主都是由寒家人繼承,所以,陰冥宗的實力就代表着寒家的實力!

與之相同情況的宗派還有火脈傳承的焚天宗,焚天宗則是由一烈姓家族佔據了絕大多數力量,因此梵天宗實際上也就是由烈家統治!

冷家其實乃是陰冥宗寒家的分支,數百年來一直在大秦國內繁衍生息,也靠着陰冥宗不時的提供成爲了整個大秦國有名的大家族,但是知道他們跟陰冥宗寒家關係卻是不多,也只有八大宗派或許才知道其中悠遠。

而烈家的分支更是不得了,他們乃是大魏王朝皇室家族,同樣姓烈,和焚天宗乃是同宗同源的一家!

只不過主脈烈家統領八大宗派之一的焚天宗,分支烈家則是掌管大陸之上最強國家大魏王朝!

焚天宗近五十年來發展勢頭很足,一舉超過了正陽宗成爲了正道魁首,所以焚天宗勢力越加龐大,有種俯視整個修煉界的意思!

而冷傲霜當年作爲冷家年輕一輩中最出色的者,被陰冥宗寒家家主,也就是陰冥宗宗主選中,嫁給了大魏王朝其中一位繼承人,也就是皇族烈姓子弟。但是,這樁婚事冷傲霜是極力反對了,但是宗派發話了,冷家怎麼敢不聽從!

於是,冷芒浩也就是當代的冷家家主,冷傲霜的親哥哥擅自做主答應了婚事,迫不得已揹負着家族興亡的冷傲霜嫁給了大魏皇朝烈家。

不久之後冷傲霜就有了身孕,不過好景不長,再一次外出的時候他們遭遇魔門襲擊,皇子被殺冷傲霜也在慌亂之下逃跑。一直極力壓迫自己面對現實的冷傲霜再也按捺不住心中逃避的想法,她果斷銷聲匿跡跑回了大秦國,可是她並沒有回到冷家,而是偷偷生下兒子之後就消失不見了!

之後的事情就是完全按照冷傲霜的意願進行了,她認識了連家堡少堡主連洪,兩情相悅的情況下喜結連理,自此在雲雷鎮生活了下來。

可是不知怎麼回事,大魏王朝居然將皇子被襲擊的事情歸罪於大秦國,於是興兵來犯,雙方在天陰山大打出手!

戰況那叫一個慘烈,兩邊人馬直打得天昏地暗,血流成河,屍橫遍野!

相傳天陰山下的村莊裏的土地全部被血水染紅,天上接連下了五天五夜的血雨!最終,當時號稱大陸之上第一強軍的玄甲軍取得了最終勝利,將大魏王朝的來犯之敵全部殲滅!!!

後來的情況在清楚不過了,神衛軍趁機偷襲了本就是傷痕累累的玄甲軍,玄甲軍被一戰擊潰,從此實力一落千丈,再也沒有同神衛軍爭雄的力量了!

不過這些辛密之事,就連他們這些經歷過的人恐怕都不是太清楚。冷家在不久之後就發現了冷傲霜的蹤跡,而寒家也因此找了上來。剛好連家堡是雲雷鎮四大派別之一,於是陰冥宗就暗中命令冷傲霜想法設法地在玉闕玄雷崖中做手腳。

一直等到元昊的出現,冷傲霜纔算是圓滿完成了陰冥宗交給的任務。

冷傲霜其實並不是一個冷血之人,不管怎麼說那孩子都是她的骨肉。當她在連家堡安頓下來之後,也曾暗中令人前往那處她寄養兒子的村落,可是不幸的是,村落經過戰亂早就被毀,而她的兒子也從此下落不明。

她雖然都是逃避這個既讓她憎恨又讓她愧疚的孩子,可是心中還有那麼一絲牽掛。

“那孩子….這些年我們已經探聽清楚,如今他生活的很好,如果你想知道的話…..”冷芒浩望了一眼憔悴的冷傲霜嘆息道。

“不!你不要說!只要他生活得很好,我….我就很滿足了!”冷傲霜雙手掩面哭泣道。

雖然有了一雙疼愛的兒女,但是她心中何嘗不思念自己的第一個孩子。

“聽說你已經同宰相府聯姻?”猶豫了一下,冷芒浩還是出言問道。

冷傲霜平復了一下心情,道:“原本我是打算這麼做的,畢竟進入宗派你也知道,或許對霏兒來說並不是一個好的選擇。她性子柔弱不適合那種弱肉強食的修煉界,讓她平平安安地度過一生就好…..可是….霏兒這丫頭不知怎麼了,突然倔強地要進入宗派,我怎麼勸她都不聽!”

冷傲霜也想不通了,她已經拉下臉來住到了宰相府,王林和羅芙對連黛霏也很是滿意的樣子,眼看或許事情就要成功了,但是連黛霏一夜之間不知怎麼了,硬是決定要進入到宗派之中鍛鍊。

無可奈何之下冷傲霜只得帶着他們搬出了宰相府,思前想後只得走進了這個她從小生活,但是又萬分不情願再來這裏的地方。

眼前這個男子是她小時候最親最愛的兄長,如今的冷家家主,她現在唯一能夠求助的,也只有這位兄長最可靠了!

冷芒浩身爲冷家主人,自然同陰冥宗有着聯繫。

“既然霏兒想要進入宗派,那麼我這個當舅舅的自然會盡自己最大努力促成此事!”冷芒浩倒是不覺得怎麼,妹妹的回來已經讓他分外驚喜了!

冷傲霜一直以來躲着冷家的眼線,就是不想在跟他們有什麼關係。如今她也想清楚了,事情過去那麼多年了,冷芒浩當時也是爲了家族安危,嫁給烈家皇子或許不是她自己自願,但是那時確實是最好的結果!

“宰相外孫的事情我或多或少都有些耳聞,我觀此子絕非常人,將來正陽宗之內或許又是一個龍虎風雲般的人物也說不定!再說大秦玄甲軍現在如日中天,如果能跟他有些聯繫的話…..我想……”

冷芒浩緩緩說道,不過冷傲霜的臉色卻是有些變化。

在冷傲霜聽來他不過是想重演當年把她嫁給烈家皇子的事情,只不過唯一不同的是,連黛霏真心喜歡元昊,可自己當年不是!

“怎麼?我的好哥哥!?你又想上演當年的事情嗎?”冷傲霜柳眉倒豎,生氣地道。

冷芒浩這纔看見妹妹變得鐵青的臉色,他急忙收聲解釋道:“不不不,**病了!凡事都喜歡多想想!你放心,既然霏兒想先進入陰冥宗,那麼我會將此事辦妥的!”

冷芒浩想了想道:“中都會武的時候,想必是伊流師叔帶隊前來,到時候我會跟他講明,一定會讓霏兒順利進入宗派的,你放心好了!”

頓了一下冷芒浩又道:“不過,天豪之事恐怕我無能爲力了!天豪土脈之身,萬象宗又甚少有人在江湖上行走,我卻是沒有認識什麼說得上話的人!”

冷傲霜點頭道:“霏兒不喜歡修煉,修爲較低,你只需爲她的事情操心就行了。至於天豪, 首長 !”

中都會武即將來臨,各方各面都在爲自己家族弟子,親戚朋友出力。有宗派關係的自然是不用多想,而那些完全靠着自己實力的青年才俊則要多多努力。

不過宗派也不是傻子,自然不會讓那些濫竽充數之輩進入。而各大世家有關係的人,推薦的都是一些確有真材實料的人才。

如果要讓這些沽名釣譽之輩壞了八大宗派的名聲,那可真是得不償失了!

玄甲軍大營之中,這幾天可謂是層層包圍,最裏面的一層將軍營帳更是包裹得嚴絲合縫。

千聖堂的韋先生和鋒鐸這幾天就暫時在這裏駐紮,他們八大宗派去到那裏都是最尊貴的客人,再說千聖堂和玄甲軍只見關係微妙,再加上元昊在其中,所以他們也樂得和千聖堂的弟子搞好關係。

至於嬰漣漪,身爲大秦公主,雖然現在最主要的身份還是千聖堂弟子,但是她也是地位尊崇,不過由於元昊將白香蕁的帶來,醫仙二老也提早來到了中都,目的就是爲了幫嬰漣漪治好眼睛。

元昊宋和段林山鋒鐸在外面護法,營帳之中力量逼人,那是醫仙二老再爲嬰漣漪治療眼睛。

醫仙二老花了一天的功夫將白香蕁製作成靈藥,然後便開始替嬰漣漪醫治眼睛,到現在已經過去了將近四五個時辰了!

元昊四人圍坐在營帳四周,目光凝重地注視着靈力猶如蒸汽一般源源不斷地冒出來的頂端。

“這種力量….似乎和那天那女人屬於一種本質的啊!”元昊有些奇怪地在心中喃喃道。

“不錯,其實他們的力量已經不屬於靈力的範疇,或許這樣說,是比靈力更爲精純的一種力量—-真元力!”

萱姨解釋道。

“真元力?!”元昊若有所思地點頭道。

難怪那天空間之脈的女人明明只是稍微顯露出一點力量,但是在元昊的感覺之中卻是強橫無比。

這就是一千萬只螞蟻跟一頭大象的區別,不是說數量不夠,而是本質上的差異。

而醫仙二老既然能將靈力轉爲元力,想必是跟那女人一個境界的高手了!

“修煉十二境你現在不過是剛剛踏入門檻而已,不過跨過了這個分水嶺,以你的天賦再加上混沌元精包容天地力量的能力,以後一路水漲船高不是難事!”

萱姨笑道。

元昊又問道:“那麼萱姨,出玄境界在往上又是什麼呢!?我猜想,既然出玄境是體脈合一,達到操控靈氣的地步,那麼更高境界就是應該在力量上有所區別了!”

萱姨滿意道:“你說的不錯,出玄境界以上就是將靈力完全壓縮,以量變引起質變,在丹田之中形成元神!!元神形成之後,力量在元神之中化作真元力,所以這一境界稱爲歸元之境!!!”

“歸元….之境!!!”

元昊眼中狂熱,心頭震撼地自語道。

“想要在宗派中有所作爲,只有出玄境界的修爲是不夠的,只有將靈力歸爲真元之力,才能算得上是進入了修煉界的中層!纔有能力應對更多的挑戰和威脅!”

“那麼,醫仙二老和那女人是否是歸元境呢!”元昊眼珠轉了轉道。

萱姨笑了笑道:“那還用說,醫仙二老我看都是歸元圓滿之境的高手,至於那女人……你還是不要問了…免得遭受打擊!”

萱姨調笑似的,將元昊的好奇心徹底地勾引起來。



對於醫仙二老歸元圓滿之境的修爲,元昊是咂舌不止。可是讓他更感興趣的是,那天和他交手那女人的修爲。


“呵呵…..”萱姨禁不住元昊的糾纏只得笑道:“那女人如果想要你的小命的話,你還能站在這裏嗎?至於她的修爲….我只能說是很高!!相當高,所以下次見面你還是對人家恭敬些的好!不是每一個女人都像萱姨這麼講道理的!!嘻嘻嘻….”

元昊想起那天自己居然對着一位不知深淺的絕世高手,更大膽的是自己還敢首先攻擊人家!!!

後背處一陣發涼,修煉界強人太多,還是低調些的好! 元昊魂識跟萱姨交流的時候,玄甲軍營帳中的力量漸漸減弱,看來他們的治療已經完畢了。

鋒鐸很是期待地緊緊握住大錘,盯着門口處眼睛都不眨一下。

過來一會,醫仙二老有些疲憊地走了出來,鋒鐸神色一陣緊張,心裏一突急忙問道:“馗老,怎麼樣了!師妹的眼睛?!!”

馗乾和馗勾對望一眼,皆是滿臉遺憾地搖頭嘆息道:“還是不行啊!漣漪的眼睛好像根本不是有什麼眼疾之類的,就好像天生天長一樣!就連我千聖堂中治療眼睛失明類的祕方都不行啊!”

鋒鐸面部有些僵硬,原本充滿期望的心中火焰瞬間被澆滅。

元昊和宋和段林山對望一眼,嬰漣漪在千聖堂的地位無比重要,但是醫仙二老全力出手的情況下,加上元昊帶回來的白香蕁做成的靈藥,已經算是大陸上最爲高超的醫治手段了,但是居然都對嬰漣漪失明的雙目沒有任何作用!!!!

營帳被掀開,嬰漣漪面帶微笑地走出來,對着馗乾和馗勾道謝道:“多謝二位師叔爲漣漪不惜耗費真元靈藥,漣漪心中有愧!!!”

馗幹擺擺手道:“漣漪啊,你是師姐的愛徒,我們也是從小看着你長大的!你的眼睛雖然看不見,但是行動和常人無異,但是我們兩個老傢伙枉稱醫仙,居然連給你重見光明的能力都沒有,真是….哎!!!!”

馗幹馗勾滿是遺憾色彩,對嬰漣漪他們從來都是當作自己弟子一般的看待,可惜天公不作美,如此佳人怎麼落得個兩眼黑暗!

嬰漣漪溫柔地笑了,她從小兩眼就看不見,但是師傅跟她說過,即使眼睛無法看見外面的世界,但是隻要心中明亮,就能察覺出一切的善惡美醜!只有心靈的澄澈,纔是一切美好的源頭!

我的絕品女友 :“多謝元公子賜藥,漣漪感激不盡!!”

元昊連忙搖頭道:“嬰姑娘何必說謝,元昊雖然將白香蕁帶了回來,但是卻沒有幫上嬰姑娘的忙!倒是先前勞煩嬰姑娘爲我兩位兄弟療傷。元昊心中真是過意不去!要是以後嬰姑娘有什麼事是元昊能夠幫忙的,元昊一定竭盡全力!!”

嬰漣漪掩嘴一笑道:“元公子言重了!”

“既然連白香蕁都對漣漪的眼睛沒有什麼用處,那麼我想一時半會之間也不可能在找出什麼東西能夠治好漣漪眼睛了!”

醫仙二老皺眉道,白香蕁本就是世間難尋的靈藥,再加上千聖堂喚靈之脈的奇妙用處,真是想不通世間還有什麼是不能醫治的奇難雜症!

衆人正說着,只見嬰祥在衆護衛的簇擁下走了過來,一見到嬰漣漪他就毫無皇子殿下風範,像個小孩子一般跑到嬰漣漪跟前問道:“姐姐怎麼樣了!你的眼睛可能治好?”

嬰漣漪笑着輕撫了一下嬰祥的頭道:“姐姐沒事,至於眼睛不要着急。”

“怎麼能不着急!一想到姐姐看不見東西,我這心裏就不是滋味!!”嬰祥有些鬱結地道。

前太子嬰文緒死的時候,嬰祥還沒出生,出生以後也是一直在姐姐的照顧下長大成人。所以在他心中,姐姐是最近親的人,亦母亦姐!

除了嬰漣漪,大概世界上沒有誰能讓嬰祥完全服從了!

“姐姐,今晚來我府中,咱們一起聚聚!對了,元昊大哥和宋大哥段大哥你們一起來!”

嬰祥笑道,他們這些年輕人就是喜歡聚在一起玩鬧。不過, 二婚小嬌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