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能,我們店裡的羊肉片都是新鮮的羊,羊都是每天殺的,絕對新鮮,怎麼會生蛆呢!」邱菊道。

「嘿嘿,這個不能聽你邱菊一人之言,這個必須去廚房取證,你們快去拿生蛆的羊肉來!」吳鎮長示意道。

那些警察立即衝進了廚房,片刻之後,那些警察出來了,臉上都帶著喜色,「鎮長,他們的羊肉果然有問題,都生蛆了!您看!」

兩名警察抬著一大盆羊肉,放在吳鎮長面前,其中一名警察指著盆里道:「鎮長,您看,這是什麼?」

不僅是吳鎮長,其他的人都圍了上來,盆裡面果然有十多個蛆在肉裡面蠕動,「哇,真的有蛆啊!這蛆可是髒東西,是吃屎長大的,它傳播的疾病更多,邱菊,這個你如何解釋?」吳鎮長冷笑道。

邱菊頓時就傻了眼,她沒有想到廚房裡面的羊肉里會有蛆,這怎麼可能呢?店裡是每天殺一隻羊,羊肉絕對新鮮的,根本不可能生蛆,一定是有人栽贓陷害!那會是誰呢?邱菊望看店裡所有的人,看再到吳鎮長一臉的得意之色,當即就明白了,這肯定是吳鎮長栽贓陷害的!他的目的就是要自己陪他睡覺!

邱菊氣氛道:「我的廚房裡羊肉不可能有蛆的,肯定是有人栽贓陷害的!」

「哦,誰會栽贓陷害你呢,你就不要躲避了,這次罰款加重,罰三十萬!吊銷營業執照,關門整頓!」吳鎮長氣勢洶洶道。

邱菊頓時就火了,「吳鎮長,不要以為我一個寡婦就好欺負,是誰栽贓陷害,你心裡清楚!」邱菊狠狠地瞪著吳鎮長。

吳鎮長滿臉的陰沉,「哼,看樣子你懷疑是我栽贓陷害你了,我堂堂一個鎮長栽贓陷害你一個寡婦幹什麼呢?我只是公事公辦!」

江帆走到羊肉面前,望了一眼盆裡面的蛆,微笑道:「這蛆明顯是有人故意放進去的,而且是剛才放進去的!」

「你胡說,你憑什麼說是剛才放進去的呢?」吳鎮長瞪著魚泡眼道。

「你們來看,如果蛆是羊肉裡面生出來的,那很容易辨別的,蛆吃了羊肉是紅色的身體,而這些蛆身體是灰色的,這明顯是廁所里的吃糞的蛆,這就說明是有人故意放進去的!」江帆冷笑道。

「那你說是誰放進去的,難道是我們這些警察乾的?你這是狡辯,事實就擺在眼前,這羊肉裡面就是有蛆,這就是不衛生,必須要處理!」吳鎮長道。

「我看就是你們這些警察乾的,他們口袋裡還裝有蛆呢!」江帆一伸手,抓住一名警察的手,輕輕用力一帶,那人立即被拽到江帆跟前,江帆手伸進那警察的口袋,摸出了一塑料口袋。

「你們看,這口袋裡面是什麼?」江帆舉著塑料口袋道。

「啊!口袋裡面是蛆啊!」黃富立即大聲喊道,他故意配合江帆。

江帆轉過身,望著吳鎮長道:「想不到你堂堂一個鎮長竟然干這下三濫的事,我看你的目的就是想要挾邱菊,你垂涎邱菊已經很久了吧,人家不理睬你,你就栽贓陷害人家,你這種人渣還配做鎮長!」

江帆這番話,如同扇了吳鎮長一個嘴巴,他臉色鐵青,惱羞成怒道:「你胡說!我看你是故意妨礙我執行公務,來人把他抓起來!還有把邱菊也抓起來,帶回去審問!」

立即衝上來兩名警察,就要給江帆戴手銬,江帆冷笑一聲,「哼,就你們這些飯桶還想抓我!」伸出食指閃電般地點出,那兩名警察立即癱倒地上。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到!推薦《逆天斬魂》不錯的書,值得一看! 吳鎮長立即驚慌道:「你敢襲警!快給我拿下!」立即又衝上來五名警察,手持電棍,對著江帆身上就抽。

江帆一閃身,轉到吳鎮長背後,輕輕一帶,把他擋在自己身前,那些警察的電棍立即全部點在吳鎮長肥胖的身上。

吱!「啊!」吳鎮長慘叫一聲,他被電得渾身哆嗦地癱軟在地上,如同大冬瓜落在地上般,撲通!江帆立即一腳踩在他肥厚的手掌上。

「啊!」吳鎮長立即慘叫起來,江帆笑呵呵道:「我可沒有打你哦,是你的手下用電棍電到你的。」

「你踩到我手了!」吳鎮長哭著臉道,他的手骨欲裂,疼得要命。

「哦,不好意思,我腳沒長眼睛,他不認識鎮長的手啊!」江帆笑呵呵道。

江帆抬起來了腳,吳鎮長想爬起來,但是肚子太大,手支撐不住肥胖的身體,爬了幾次都沒爬起來,就像一隻翻了殼的烏龜似的,「你們都傻了,還不快扶我起來!」吳鎮長對著那些警察吼道。

那些警察立即跑了過去,手忙腳亂地把吳鎮長扶起來了,他拍了拍身上的灰塵,對著江帆道:「你敢妨礙我執行公務,你這是犯法的,你等著!」此時吳鎮長還囂張呢。

「哦,我就在這裡等著你,看你能把我怎麼樣!」江帆笑嘻嘻道。

突然門外傳來警車鳴叫聲,一下子來了三輛警車,從車子上下來二十多個警察,為首的人喊道:「給我把粉館包圍了!不要放跑任何人!」

「你們被包圍了,裡面的人聽著!舉著手走出來!」為首的人喊道。

黃富一聽鼻子差點被氣歪了,敢情把所有的人當成了歹徒了,「外面是陳皮所長嗎?我是吳楠,快來救我!」吳鎮長喊道。

「吳鎮長在裡面,我們衝進去救吳鎮長!」陳皮喊道,二十多個警察立即一窩蜂地衝進了羊肉粉館里。

「所有的人都舉起手來!」陳皮喊道,他立即到了吳鎮長身邊。二十多名警察拿著槍對著眾人。

那些老百姓那裡見過如此場面,頓時都嚇得舉起手來,只要江帆、黃富、納甲土屍、阮靈玉四人沒有舉起手。

「你們幾個為什麼不舉手?」陳皮喝道。

「就是他們幾個妨礙我執行公務,而且還襲警,毆打政府工作人員,把他們幾個抓起來!」吳鎮長喊道,他此時來了精神。

江帆剛要發話嗎,突然天眼穴急劇跳動起來,他透視發現羊肉粉館門外來了兩名殺手,「小富,傻蛋,保護好阮靈玉!」江帆提醒道。


江帆話音剛落,那兩個人進入了羊肉粉館,「你們出去,現在執行公務!」陳皮喊道,他以為這兩人是來吃羊肉粉的呢。

那兩人根本不理會陳皮所長,兩人同時一揮手,嗖!數道寒光如同雨點般射向那些持槍的警察。噗!噗!噗!剎那間,那些警察倒下了一大半,陳皮頓時嚇得躲到了吳鎮長的背後。這傢伙平日只會對老百姓作威作福,那裡見過如此場面,這傢伙是屬烏龜的,只要遇到危險他就龜縮起來。

吳鎮長也嚇壞了,畢竟他是鎮長,見的世面要多些,「襲警是違法,我是鎮長!」吳鎮長驚慌喊道,他還想著用鎮長來嚇唬人。

那兩人鄙夷地望了吳鎮長一眼,一揮手,嗖!噗!吳鎮長嗓子眼上中了一枚飛釘,他眼睛瞪得大大,死都不相信自己就這麼死了!撲通一聲,他倒在地上,陳皮頓時嚇得尖叫起來,「我投降,別殺我!」陳皮驚恐喊道。

江帆和黃富頓時狂暈,這哪裡是派出所所長,這他媽的就是叛徒一個啊,這種人怎麼不去死啊!江帆眼睛一轉對著陳皮所長喊道:「陳所長,快開槍殺死他們!」


那兩人一揮手,嗖!射出兩枚暗器,一枚直奔陳皮所長,另一枚直奔阮靈玉。噗!陳皮所長咽喉上中來了一枚暗器,他翻著白眼吃驚道:「我投降了,怎麼還殺啊!」撲通到了下去,他以為投降來了就不會死呢!

江帆立即翻起一張桌子擋在阮靈玉面前,砰!暗器射在桌子上,此時那些老百姓可嚇壞了,哪裡看過一下死了那麼多人,他們四處逃竄。還有那些警察也四處逃竄,竟然沒有一個敢開槍射擊那兩個人。

粉館里一片混亂,邱菊也嚇得亂跑,一不小心絆在凳子上摔到地上,她剛好摔在江帆身邊,江帆立即伸出手把邱菊拉了起來。

嗖!兩枚暗器直奔江帆和邱菊,「啊!」邱菊嚇得閉著眼睛驚呼起來,江帆手摟住她的腰,平地橫著移出了兩米多遠,兩枚暗器射在牆上。

邱菊感覺到有人抱住了自己的腰,把自己抱開了,她扭頭看到江帆,心中暗自高興,臉色嬌羞道:「謝謝!」

江帆笑呵呵道:「你可是我的女人,我不會讓你受傷害的!」

邱菊立即羞澀地地下了頭,「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呢?」

「哦,我叫江帆,你記住了,你以後就是我的女人了!」江帆笑嘻嘻道。

一旁的阮靈玉哼了一聲,這個花心的男人,現在發現一個比自己身材好的女人,立即就把自己仍在了一邊。不就機場比我大嘛,以後我也要豐胸!

那兩人看到江帆身邊兩個女人,不知道那個是越秀國的阮靈玉,乾脆聯合各都殺掉,總有一個是對的,兩人立即朝阮靈玉和邱菊衝過去。

他們距離阮靈玉和邱菊還有兩米遠的時候,突然納甲土屍從地下冒了出來,手持骨刺斜著刺入來了其中一個的腹部,「捅死你!」納甲土屍喊道。

「啊!」那人慘叫一聲,立即倒下,另一人沒有顧忌同伴,而是手持劍對著阮靈玉刺來了過去,阮靈玉頓時嚇得驚慌失措地驚呼起來。


江帆伸手摟住阮靈玉的腰,望懷裡一帶,那人的劍刺空了,江帆抬腳踢在那人的腹部,那人立即飛了出去,撞在牆上,他剛想爬起來,地面突然冒出骨刺沒入他的心臟,他悶哼一聲,當場斃命。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到! 接著納甲土屍從地下鑽了出來,「我靠!這回你死翹翹了吧!」納甲土屍喊道,狠狠地踢了那屍體一腳,那人的屍體被踢得飛了起來,撞在桌子上,然後掉落地上。

此時江帆左手摟著邱菊,右手摟著阮靈玉,真是左擁右抱,阮玲玉立即要掙脫江帆的手,「放開我!」阮玲玉喊道。

江帆剛想要鬆手放開阮玲玉和邱菊,突然他的天眼穴急劇跳動起來,粉館門外傳來女人的笑聲:「哈哈,好久不見啊!靈玉格格!」

一道人影一閃,一位老太婆堵在粉館門前,阮玲玉看到那位老太婆震驚道:「五毒降師何嬈!」她渾身顫抖起來,隨即緊緊地抱住江帆的手臂。


邱菊看到兩輛那老太婆的形象,也嚇得緊緊地摟住江帆,頓時江帆被兩名美女緊緊地摟著。

江帆看到了眼前的老太婆頓時大吃一驚,這老女人臉上都是皺紋,如同雞皮,頭髮亂得像雞窩,眼窩深陷,如同鏤空似的,鼻子翻著,嘴巴咧著,露出黑兮兮的牙齒,樣子醜陋之極。

最離奇的是頭頂上趴著一隻癩蛤蟆,耳朵旁邊掛著一隻紅色的大蜘蛛,肩膀上各趴一隻蠍子和一條蜈蚣,脖子上掛著一條通身黑色的蛇。

無論誰看到這個老太婆的形象,誰都會嚇一跳,她進店后,頓時嚇得黃富驚呼道:「我靠!老妖婆來了!」

此時粉館里的人已經逃得差不多了,大多數人不是從後門跑了,就是從前門跑走了,整個粉館只剩下江帆、黃富、阮玲玉、邱菊還有幾名警察,和地上的屍體。

五毒降師何嬈望著阮玲玉笑道:「靈玉格格,沒想到我們又見面了,上次被你僥倖逃脫,這次我看你往哪裡逃!你還是乖乖地喂我的五毒吧!」

「我靠!老妖婆,有我在,你休想傷靈玉一根毫毛!」江帆冷笑道。

「哼,你小子不知死活,敢和我五毒降師斗,我就讓你知道我越秀國五毒降的厲害!」五毒降師何嬈枯乾的手一指,她頭頂上的癩蛤蟆立即跳躍而起。

「呱!呱!」那隻癩蛤蟆跳落在一張桌子上,身體立即鼓脹起來,本來只有小饅頭大小的蛤蟆一下變成巴掌大小。身體鼓得像個皮球似的,隨著再次躍起,對著江帆呱的一聲,一道黑色的毒液箭直射江帆的咽喉。

我靠!這蛤蟆還有這一手,江帆立即摟著阮玲玉和邱菊閃身躲避,毒液箭射在地面上,吱!的一聲,地面被腐蝕出一個小洞來。

江帆立即把阮玲玉和邱菊往旁邊一推,「小富,傻蛋,你們保護好她們!」江帆立即抄起一凳子朝著那隻癩蛤蟆砸了過去。

那隻癩蛤蟆竟然不躲不閃,任凳子砸在它的身上,砰!凳子如同砸在皮球上,被彈了出去,凳子上吱的一聲,被腐蝕黑了一塊。

呱!呱!癩蛤蟆再次躍起,連續彈跳二次,從桌子上跳躍到地面上,然後再彈跳到另外一張桌子上,隨後借著彈力,朝著江帆撲了過去,嘴巴噴射出兩隻毒液箭。

還真不能小看這隻癩蛤蟆,它是受過專業訓練的,奇毒無比,是用各種毒草和毒蟲餵養出來的,只要它的毒液箭噴到人身上,那人立即倒地死亡,而且癩蛤蟆會在那人身體上產卵,半個月後,就會產出很多小癩蛤蟆出來。

五毒降師是越秀國最邪惡的巫師之一,他們本身就邪惡無比,渾身都是毒液,每天都和這些毒蟲吃住在一起,基本上成了另類了。

江帆抬腳踢起身邊的一張桌子,桌子飛起,擋住了飛來的毒液箭,噗!噗!兩聲,毒液箭射在桌子上,桌子冒煙立即被腐蝕兩個洞眼。

江帆隨後一吐掌,對著癩蛤蟆就是一記五雷閃電手,咔!的一聲,一道雷電擊打癩蛤蟆身上。癩蛤蟆哆嗦一下,很快就沒事了,我靠!雷電對它作用不大,老子看你怕火不!

江帆一彈指,嗖!一隻離火球飛射而出,直奔那隻癩蛤蟆。那隻癩蛤蟆看到了飛射而來的離火頓時嚇得呱呱一聲驚叫,轉身就逃,蹭蹭連著彈跳兩次就躍回到五毒降師何嬈頭頂上。

五毒降師何嬈罵道:「飯桶,就知道逃跑!小黑你去吧!」那隻癩蛤蟆立即雙手抱著頭,呱呱兩聲,趴在那裡不敢動彈了。

嗖!那條纏繞在何嬈脖子上的黑蛇身子一彈,落到了桌子上,它豎起蛇頭,對著江帆吐著蛇信。江帆知道這種黑蛇的厲害,這種黑蛇劇毒無比,只要被咬傷,立即喪命,這種黑蛇最擅長的是彈射攻擊。

桌上的黑蛇身子縮了起來,原本一米多長的黑蛇竟然縮成了筷子長短,緊接著黑蛇身體猛地彈射而起,嗖!如同一支箭射向江帆面門。,速度十分快捷,如同一道閃電。

江帆早有準備,等到黑蛇距離自己還有一米多餘的時候,突然掀起身邊的一張桌子擋在身前,砰!黑蛇撞在桌子上,桌子竟然被撞破來了一個洞,黑蛇繼續攻擊江帆。

這個太出乎江帆的意料了,阮玲玉和秋菊都嚇得閉上了眼睛,以為江帆無法閃躲黑蛇的攻擊,突然間江帆的身體下陷,整個人鑽入了地下。

這緊急時刻,江帆突然想到遁地來躲避黑蛇的攻擊,黑蛇攻擊落空,撞在牆壁上,反彈回來,剛好落在所長陳皮身上,吱的一聲,陳皮面部立即變黑色,那幾名警察嚇得驚叫起來。

黑蛇抬頭看到了那幾名警察,剛才的驚叫聲把它惹惱了,它是最討厭人驚叫的,身子縮起,猛地一彈射,嗖!眨眼間就到了那幾名警察面前。

那幾名警察頓時嚇得就想逃跑,但是來不及了,黑蛇已經攻擊了,如同閃電般的攻擊,一下咬中五人的腿,那五人立即慘叫一聲,倒在地上,立即全身變黑色,抽搐片刻,當即斃命。

趁黑蛇攻擊那幾名警察的時候,江帆立即對黑蛇使出冰封符咒,一道白色的冰封符球飛射在黑蛇身上,唰!白色的冰封符球立即變化成冰,瞬間把黑蛇冰封起來。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到!推薦《創世霸神》,不錯的書,非常給力! 黑蛇就在冰裡面無法動彈了,五毒降師何嬈頓時大驚,「你會妖術!」她從來沒有看到過冰封符咒,只是聽說過妖術裡面有冰封之術,便以為江帆的使得是妖術。

江帆搖頭道:「老妖婆,你用的才是妖邪之術,我用的可是仙術!」

「哼,管你用什麼仙術、妖術,就讓你嘗嘗我的五毒齊出吧!」五毒降師何嬈一揮手,她身上的癩蛤蟆、紅色蜘蛛、蠍子、蜈蚣等立即跳躍下來,一齊朝江帆衝過去,緊接著何嬈一揮手,一道綠色火焰擊中冰封的黑蛇,咔的一聲,冰封裂開黑蛇也出來了。

一時之間,五隻毒物一齊朝江帆進攻,江帆立即彈射出五顆離火球,嗖!五顆離火球分別射向五隻毒物。癩蛤蟆是最怕離火球的,它立即嚇得扭身就逃,還有紅色蜘蛛也懼怕離火,嚇得跳到了屋頂上。

只有黑蛇、蜈蚣、蠍子三隻毒物不懼怕離火,它們繼續朝江帆衝過去,黑蛇猛地彈射而起,張開嘴,噴射出綠色的毒液箭。蜈蚣快速地爬行,突然跳躍而起,張開黑色的大鉗子對著江帆狠狠地夾過去。

蠍子則豎起背後的鉤子,快速地躍到桌子上,緊接著猛地彈起,飛向江帆的面門,背後的鉤子直刺江帆的額頭。

江帆立即使出土遁之術,立即消失在地面,緊接著江帆出現在三隻毒物的背後,江帆立即彈射出冰封符球,嗖!三顆冰封符球射中三隻毒物,白色的冰封符球立即變化成冰將三隻毒物冰封起來。

「老妖婆,你還有什麼毒蟲子拿出來吧!」江帆嘲笑道。

五毒降師何嬈頓時傻了眼,五隻毒物被冰封三隻,兩隻嚇得逃跑,她臉色鐵青,怒喝道:「哼,你小子別得意,就讓你嘗嘗我的五毒合一吧!」

她雙手一揮,射出三道綠色火球,擊碎了冰封的冰,三隻毒物立即逃回到她身邊,緊接著她默念咒語,雙手舉起,大聲喊道:「撒吧,亞吧,托吧!咣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