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蘇荷酒吧外面值班的人是李老八,這裡距離蟲群守護的神石很近,以至於李老八就算是守門,也顯得十分警惕,他一邊抽著煙,一邊時不時打量著遠處街道上的蟲群。

正在這時,遠處一個孩童的身影落入了他的眼帘。

那是一個大概只有三四歲的小孩,他穿著一件破舊的棉大衣,這件棉大衣明顯與他的身高不符,大衣包裹住他整個身體,外面只露出一個有些稚嫩的小臉。

他無奈的搖了搖頭,如今末世降臨,像這樣失去父母,一個人在海城內遊盪的人實在太多了。

而這樣的可憐孩子最後的下場大多是死路一條,末世,最難活的便是婦女和兒童。

「先生,可以給我一口飯吃嗎?我都餓了好幾天了。」江城來到李老八身邊,睜著希冀的眼睛看著這個守門人。

李老八無奈的搖了搖頭。


「你在這等著我,我看看裡面還有沒有吃的。」李老八並沒有懷疑江城,在他看來,這樣的一個孩子,對他的威脅性可以小到忽略不計。

看到這個孩子,他想起了自己死去多時的兒子,那個時候的李老八還是一個普通人,沒有獲得覺醒能力,更無法保護兒子,他看到江城,心中頓時湧起了那潛藏已久的父愛。

在李老八邁步進入酒吧之後,江城前後看了看,發現沒人後,也進入到酒吧之中,他來自這裡,就是想要探一探黃雲的實力。

酒吧的舞池之中坐著許多武者,他們大多都聚在一起打牌,吧台前,一個身體肥碩的男人躺在躺椅之上,正大口咀嚼著雞腿。

掃了一眼大廳內的武者,通過初步的判斷,江城估計津城幫留在海城的武者數量大概有兩百左右,這個數據就算不準,也相差不多。

這讓江城心中一安,看來津城幫在海城中的勢力也並不是鐵板一塊,津城幫在全盛時期,大概有五六千的武者盤踞在海城油水豐厚的市中心。

如今海城破,人們四散逃亡,海城內的各大一流勢力自然也受到了十分巨大的衝擊,這直接導致了幫會凝聚力的渙散,讓這個曾經的龐然大物頃刻間縮水了十幾倍。

當江城走進酒吧大廳的那一刻,所有武者的目光都聚集在了江城的身上,就連黃雲也躺在搖椅之上,眼睛微微睜著打量著江城。

「這小孩是誰家的?怎麼跑到咱們津城幫的總部來了?今天是誰值班?」黃雲語氣有些不耐煩。

「你這孩子,怎麼自己跑進來了?」李老八從自己的房間走出來,他手裡拿著一塊麵包,有些驚疑不定地看著江城。

「沒事,既然已經進來了,也不用趕人家出去,你們知道嗎?小孩的心肝最好吃了,那真叫一個嫩啊!」

黃雲撕咬了一口雞腿,一雙銅鈴般的大眼睛打量著江城,就像是在看一塊稀世珍寶。他本以為自己說了這麼嚇人的話,這孩子一定會被自己嚇跑,沒想到這個孩童站在原地,居然連動也沒動一下。

「你想吃我?」江城不光沒害怕,反而迎著黃雲那有些不懷好意的目光看去,他嘴角上揚,好像是在笑。

黃雲被眼前的小孩弄的一愣,自己說要吃了這個小孩,這熊孩子不害怕也就算了,居然還衝著他笑,黃雲彷彿看到了這個世界上最好笑的事情。

他捂著肚子,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大廳內的其他武者也忍不住笑起來,他們都覺得這個熊孩子很有意思,就像一個活寶。

「小娃,沒錯,我就是想吃你,你不知道,像你這種小孩身上的肉最嫩了,比什麼山珍海味都美味。」黃雲今天的興緻很高,他從躺椅上站起身來,走到小孩面前,他艱難的蹲下身子,來回用食指刮著江城的臉蛋,就像是在欣賞什麼藝術品。

黃雲說要吃了江城,這句話可不是在開玩笑,黃雲是個徹徹底底的吃貨,他什麼都喜歡吃,也什麼都敢吃,上到飛禽,下到走獸,山上跑的,河裡游的他都吃,可以說,黃雲對於吃方面的研究,絕對不差於任何一個美食家。

末世前的黃雲是家境十分不錯,他生下來身上就傍著億萬資產,這些都是他老子留給他的,衣食無憂的他不用為生計奔波忙碌,優渥的生活,開始讓他對吃的產生了極大的興趣。

這世界上能吃的東西,黃雲幾乎什麼都吃過,不過就是人肉他沒有嘗過,陽光時代,因為有法治的約束,吃人這種事,他甚至連想都沒敢想過。

末世發生后,他很快覺醒了自己的本命武魂,沒有道德和法律的約束,漸漸的,黃雲變得越來越大膽,這大膽表現在很多方面,而且在吃的方面尤為突出。

末世里的很多災民都會因為飢餓而吃掉死去的同伴,這給了黃雲靈感,既然他們都能吃人肉,為什麼我就不能吃?

於是,從某一天的一個午後開始,黃雲便開始嘗試吃人肉,生吃,蘸醬吃,煮著吃,炸著吃,各種吃法他都試過。

男人,女人,老人,小孩,什麼類型的人肉他都吃過,不過他最喜歡吃的還是小孩的肉。

… 小孩的肉不像女人的肉一樣,吃著有些酸,也不像那些對鍛鍊出滿身肌肉的猛︶男一樣,吃著就像是在吃雞肉似得。

小孩,尤其是剛出生不久的嬰兒的肉,就像是人世間最美味的食物,他們的肉很脆,也很柔軟,吃著有點像雞皮,可是卻遠比雞皮好吃一萬倍。

今天送上門來的小孩,雖然年紀夠小,但他的皮膚質地並不好,毛孔比正常小孩的要粗大的多,這讓黃雲微微有些皺眉。

「老大,他在風吹日晒的,而且還經常吃不飽飯,說不定還吃過人屎,肯定不乾不淨的,我看不如把他扔出去喂狗算了。」

李老八實在有些不忍心,他自己的兒子已經被蟲子吃掉了,他不想這個孩子和自己兒子的下場一樣悲慘。

「你自己什麼身份你不知道嗎?我想幹什麼還用你交?」黃雲食指指著李老八的腦門,口水噴了他一臉。

李老八知道,自己認得這個老大認定的事情,就算九頭牛都拉不回來,他不忍心看到這小孩被黃雲吃掉的情景,於是嘆了口氣出去放風了。

他話已經說到,可是老大根本不聽他的,這孩子是死是活,只能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小劉,你去生火,今天我要親自下廚烹飪這個小娃。」

黃雲在末世后得到了一柄神兵,這兵器也很配他愛吃的興趣,那是一把黑漆漆的菜刀,比一般的家用菜刀大了一倍有餘,不過拿在高高胖胖的黃雲手中,倒也十分趁手。

此刻,黃雲從腰間抽出自己的菜刀,笑呵呵的在江城身前來回比劃,彷彿是在思考在哪裡下刀最好。

其他武者都冷漠的看著,沒人為江城求情,他們在末世之中生活了半年多,對於這種事情早已免疫,有的武者甚至開始興奮的吼叫起來,彷彿是在為黃雲助興。

「大傻、逼,你真想吃我?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的德行。」江城徑直來到吧台,大大咧咧地躺在了黃雲的椅子上。

吧台上有一沓青島啤酒還沒有開封,吧台下面擺著一大盆雞腿,江城翹著二郎腿,小手從棉大衣袖子裡面伸出來,他隨意拿起一根雞腿,大肆咀嚼起來,又從吧台上拿下一瓶啤酒,用牙齒咬開瓶蓋,仰著頭吹了一瓶。

「我靠!這娃娃真是神人啊!他居然罵咱們幫主是煞筆。」

「這小子膽子也大,幫主要吃他,他居然連一絲的恐懼都沒有,是不是精神有問題?」

「我去,這小子酒量也大的驚人,這麼小的一個娃,居然一口氣就吹了一瓶子啤酒,真牛、逼。」


沒有電腦,沒有夜總會,末世的生活十分無聊,最有意思的事情就是打牌,可是光打牌打的久了也會煩躁。

人們單調的生活需要調劑,江城在眾武者之中耍寶,給這群閑的蛋疼的武者帶了了不少的樂趣。


「小娃!我看好你,在給哥哥吹一瓶讓哥瞧瞧,哥哥我請你玩、女人,啊哈哈哈!」一個赤膊壯漢瘋狂地笑著,武者們的生活實在太單調,江城的到來,給他們灰色的生活添加了色彩。

「我說剛子,也虧你想的出來,居然讓這麼個三四歲的小孩玩女人。」其他武者也紛紛起鬨。


江城空間戒子中儲存的食物,大多都是保質期長的東西,而且也沒有啤酒,像這種雞腿加啤酒的豪華大餐,江城已經好久沒吃過了。

他嘴巴裂開,嘿嘿笑著,心裡卻想著:「一群傻、逼,等著吧!一會等我吃爽的時候,就是你們的死期。」

江城今天的目的十分明確,殺跑這群武者,自己取代津城幫的位置,並獲取蘇荷酒吧外面的那顆武技神石。

黃雲眼中也連連冒出異彩,他也沒有想到,自己的酒吧居然來了這麼一號人物,明明只有三四歲大,說話卻和大人似得,有著和他年齡十分不相仿的成熟,這一切都透露出一股詭異。


不過黃雲並沒有往深處想,一個孩子能翻起什麼風浪?就算他表現的在奇怪又能怎樣?抱著看戲的態度,黃雲也退到一旁,看江城在這裡耍寶。

江城打個一個酒嗝,他小臉紅撲撲的,他再一次從澡盆之中拿出一塊雞腿,又用牙齒開了一瓶啤酒。

一邊吃著炸雞,一邊就著雞腿,這種感覺十分暢爽,江城不由得有些嫉妒這個死胖子,這雞腿炸得外焦里嫩,味道真是一絕,江城自問,自己活了這麼多年,也從來沒有吃過如此美味的雞腿。

「死胖子,這些雞腿都是誰炸的?味道還不錯嘛。」江城抹了抹滿嘴的油,有些弔兒郎當地說到。

「哈哈哈,他叫咱們幫主死胖子。」一眾武者嘻嘻哈哈地說到,就連黃雲眼中也閃過連連的異彩,他越來越看不透這個小孩子,如果是其他人說黃雲是死胖子,早就死了無數次了,不過黃雲雖然肚量不打,卻也不可能跟一個孩子斤斤計較。

「哈哈,這些雞腿當然是老夫炸得,怎麼樣?味道不錯吧?」黃雲對自己的廚藝十分自信,他愛吃,更懂得怎麼吃,自己幫會中的廚子他根本看不上眼,平常吃飯,都是他自己親自下廚。

「嗯,味道確實不錯,不如你以後就做我的專職廚師,你覺得怎麼樣?」江城小臉紅撲撲的,說話的時候舌頭都有些大了。

「哈哈哈,好狂妄的黃口小兒,你不是想讓我做你的專職廚師嗎? 重生1991 ?」黃雲饒是不想和小孩一般計較,此刻也被江城氣的不輕。

他是什麼身份?他可是津城幫的幫主,在海城興旺的時候,他獨自統領五六千武者,就連海城最高軍事長官霍正華見到自己,也得客客氣氣的。

「你想烹了我?你不該有這樣的心思,不然我可能還會留你一命。」江城快速吃掉了手中的雞腿,之後他一個箭步奔到黃雲面前,砸出的拳頭帶起強勁的風聲。

「你果然有問題。」黃雲身為s、級武者,黃雲本身的實力毋庸置疑,見江城一拳砸向自己的肚腩,他看似笨拙且肥胖的身體微微歪斜,電光火石間躲過了江城的致命一擊。

江城一拳過後,並沒有停手,接著一拳又奔著黃雲那肥碩的面門砸去。

大廳內津城幫的武者並沒有上前去幫忙,他們對自己老大的實力有著莫名的自信,而且眼前這個孩子,就算是個覺醒者,也不可能強的過黃雲。

他們彼此興奮的交談著,談論的話題大多都是黃雲可以在幾招之內打死眼前這個野孩子。

這個野孩子的舉動越來越讓一眾武者感興趣,他們現在倒希望江城別那麼快死。

江城體內元氣暴漲,元氣連接五臟六腑和二百零六塊骨,讓江城整個人都幾乎變成了一個元氣體。

黃雲居然被這個野孩子逼得連連躲避,這讓身為體質系的力量覺醒者的黃雲感到十分不爽,他最擅長的便是力量,總喜歡用自己的力量徹底碾壓敵人。

難道這小孩的力量還能強多過自己不成?我為什麼要一直躲避?想到這裡,黃雲不退反進,他一拳轟向江城那肉丁大小的拳頭,期待著這一拳可以將江城那幼小的身體轟爆。

黃雲的拳頭很大,他本身就長得高高壯壯,一雙鐵拳更是大的如兩個缽。他身為力量型覺醒者,最自信的便是自己的力氣。

這一拳幾乎使出了黃雲九成的力道,這種巨力幾乎能達到萬斤,完全可以打爆一座大廈。

巨大的拳頭和江城那柔弱的小手猛烈撞擊在一起,發出砰的一聲悶響,這一次對拳,整個酒吧都跟著震動起來,無數的酒杯被震落到地上,發出噼啪落玉盤的響聲。

對過一拳之後,江城站在元氣紋絲未動,而黃雲則騰騰後退十幾歩,同時口中發出了殺豬一般的哀嚎。

這一拳,直接將黃雲的整條胳膊都打碎了,他的整條手臂從肩膀處突出去半寸,顯然是被江城的巨力震得手臂錯位,鮮血順著巨手潺潺流在地面上,黃雲此刻止不住哀嚎,他整條胳膊耷拉著,再也抬不起來。

這巨大的反轉把所有武者都鎮住了,津城幫的武者們一時間甚至沒有反應過來,這一切都顯得太過詭異。

一個三四歲的孩童,居然一拳轟爆了以力量見長的黃雲的手臂,要知道,黃雲可是海城幾大頂尖戰力之一,可卻這樣莫名其妙的敗給了一個三四歲的孩童。

這讓眾武者一時間有些無法接受。

江城沒有給黃雲反應的機會,在就是在同一時間,江城暴起發難,他身體在原地彈射出一道殘影,整個人跳到半空中,對著黃雲的肚子猛力擊去。

砰!

這一拳帶著絲絲的黑色火焰,一拳便把黃雲的身體崩的四分五裂,黑色的火焰附著在那些碎肉上面,熊熊燃燒。

黃雲死了,連身體都被詭異的黑色火焰徹底燃燒,他體內存了太多的油脂,這些油脂很適合燃燒,黑色火焰附著在油脂之上,發出噼噼啪啪的響聲,彷彿是在為黃雲點天燈。

沒有人能想到,黃雲居然會死在一個野孩子的手中。

… 這場面讓武者們極其震驚,津城幫的武者呆立在原地,一時間甚至忘記了反抗。直到眼前這個野孩子裂開嘴嘿嘿笑的時候,他們才反應過來。

「報仇,為幫主報仇。」

「殺死他,為幫主報仇。」

黑暗的午夜,恐怖的蘇荷酒吧中,殺死黃雲的小孩在大廳上詭異的笑,這種視覺衝擊,讓一群神經本來就很緊張的武者們徹底瘋狂了,他們叫囂著,瘋狂撲向那個三四歲的野孩子。

紅唇 ,津城幫的武者全部動了,江城站立在原地,任由無盡的武者圍過來。

幾十個武者一起出手,一時間銅拳拳鐵腳如雨點般朝著江城拍打過去。江城站在原地紋絲未動,任由拳腳打在自己身上,他看準時機,對準正面衝過來的四人的拳頭連出四拳。

砰砰砰砰!

江城那帶著十個元氣量的重拳一一擊出,那四個正面面對他的武者被轟個正著,身體被恐怖力道直接撕碎,血肉崩了一地。

「這小子有金剛不壞之身,大夥抄兵器。」看見江城出招的武者趕忙提醒,眾武者恍然大悟,紛紛抽出手中的兵器。

武者們抽出兵器的時間太晚了,就在眾人抽出兵器的那一刻,江城的身形如一道閃電一般欺身上前。

砰砰砰!

他對著距離自己最近的三個武者連出三拳,十個元氣量匯聚在江城的拳頭之上,那力量恐怖如斯,江城輪動自己的手臂,拳拳到肉,一拳便能轟爆一個武者的身體。

酒吧大廳內血肉橫飛,江城如一頭人形兵器,雖然看似三歲的小孩,卻兇猛的令人膽寒。

終於,有的武者承受不住壓力,轉過頭哇哇怪叫著向酒吧外面逃去。而其他沒走的武者,也都被嚇得連連倒退,在認為安全的距離處站定,睜著一雙驚恐的眼睛愣愣看著江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