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

聽到夜寒的呼喚,天天卻是依然背對着他,一聲不發。

“天天,我需要你的幫助!”夜寒快步向前走去,轉到天天的面前,卻發現她的表情一臉茫然,定定地望着遠方,似乎沒有感覺到夜寒的到來。

“怎麼了?”夜寒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問道。

“有事?”天天這才反應過來,靈動的眸子有些暗淡,擡頭看看夜寒,幽幽嘆了一口氣。

“是有些事,不過,我還是比較關心你怎麼了?”

聽到這句話,天天睫毛顫了顫,嘴角微掀,勉強露出一個笑容,隨後輕聲道:“你還會在意我怎麼了?”

夜寒一怔,隨後點點頭。

“你會把我當做一個人看嗎?還是僅僅當做天道無雙劍的說明書?”天天的目光有些幽怨,讓夜寒不敢直視。

聽到這句話,夜寒心中一震。

他沉默了下來,心中自問,自從天天出現以來,他到底是把她當做什麼看待?難道真的僅僅是天道無雙劍的說明書?

這些天來,似乎只有在需要她的時候,夜寒纔會來到這片劍內空間,此時回想起來,不由得有些愧疚。

天天雖然被封在了這片空間中,只剩下了靈魂,但她說到底是一個真正的人,而並非是沒有靈智的劍魂。

“天道無雙劍甦醒之前,我沉睡了不知多久,甦醒之後,我知道了我自己的使命,雖然不知道這使命來自何方,但靈魂深處的一絲感應告訴我,這個使命我必須要完成。”

“可我終究不是劍魂,這樣的孤獨讓我快崩潰了。”天天垂下頭顱,神色悽然,美眸失去了原本的光彩。

夜寒心中大受觸動,天天其實是一個非常可憐的女孩,失去了肉身,靈魂被封在天道無雙劍中,還被封印了記憶,在這無邊的孤獨寂寞中,就是想靠回憶過去打發時間都不可能。

“你可不可以在你空閒的時間來陪陪我?”天天突然擡起頭,大眼中充滿了希冀,絕美的俏臉展現出這樣的表情,顯得楚楚動人。

夜寒感覺到莫名的心傷,沒想到天天還有這樣的一面。

“這樣的空間的確是寂寞……”夜寒向四周看了看,柔聲道:“如果你願意,我可以帶你去看外面的世界。”

“真的?”天天露出驚喜的表情,可是很快就平靜了下來,低聲道:“可是我被封鎖在了這片空間,根本不能出去。”

繁花宮傳 ,我們共享視聽。”夜寒道。

“真的可以嗎?”天天的聲音有些顫抖,她心裏清楚,留下精神烙印,那就意味着夜寒對她再沒有什麼祕密可言,而她卻不需要付出任何的代價。

夜寒點點頭,露出和煦的笑容,他覺得天天實在太委屈了,想盡力幫幫她。

“你真是太好了……”天天看起來非常感動,露出燦爛的笑容,可以看得出來,這是發自內心的喜悅,若是她擁有身體,恐怕早已經熱淚盈眶了。

看到天天興奮的樣子,夜寒嘴角也是漾起一絲微笑。

“現在就種下烙印吧,我還有事需要你幫忙。”夜寒道。

“嗯!”

天天無比干脆地點頭,精神力一陣波動,最後化成一股洪流,衝入了夜寒的識海。

夜寒放鬆心神,任由天天的精神力量種下烙印,這個過程中,一旦他有一點抵抗,不但無法種下烙印,而且還會對天天造成很大的傷害。

片刻之後,一片小巧的光質印記出現在夜寒的識海之中。隨後,一個身穿藍衣的美少女在他的識海中凝聚形體,正是天天。

自此以後,天天就和夜寒共享視聽,再不會像當初那樣僅靠波動感知外界的一切。

當夜寒拿出玄神果的時候,天天不由得驚叫起來,玄神果的作用雖不如玄靈淬神泉,但對提高精神力還是有很大幫助的,有了它,夜寒完全可以將冥淵劍煉化。

“先將玄神果煉化,達到劍心境,你就可以開始熔鍊你的第一把王者劍了。”天天清脆悅耳的聲音在夜寒的識海中響起。

得到天天的確定,夜寒再不遲疑,拿起玄神果一口咬下,頓時感到一股清涼。隨後,果肉中的藥力迅速化成一股清流,融進他的身體,而那枚玄神心卻是留在了他的手中。


清流穿過經脈,直奔識海,像是一條大河在奔騰流淌,給夜寒的識海注入了新的活力。

“刷!”

一陣清涼之後,夜寒只覺得腦袋猛然一漲,同時精神力暴漲,一瞬間靈覺變得敏銳至極,甚至周圍空氣的流動都能被他清晰感知。

“快趁此機會,感悟劍意!”天天大叫道。

夜寒絲毫不敢怠慢,心神與身體中的五把劍相合,感悟其中劍意,開始衝擊劍心境的屏障。 夜寒靜靜盤坐在小山般的靈晶堆中,周身劍氣環繞,寒意凜然。

心神沉凝,感悟劍意,夜寒的氣息也隨之飄渺了起來,忽而鋒利如劍,忽而輕柔若水,忽而沉重如山……

熔鍊了那幾把劍之後,夜寒已經初窺劍心境的真意,再加上這一刻神識通透,悟性提高,讓突破更加水到渠成。

劍心境,以精神力感悟劍意,溝通劍心,初步感受到劍的靈性,使劍心與人心相合,最終做到如臂指揮。

天道無雙劍法劍心境,戰意沖霄連碧落。

這一句劍訣代表了劍心境的真意,人劍心合,戰意沖霄,凌雲直上九重天。且不但有膽氣,而且以心御劍,更加接近的劍道的精髓。

夜寒的氣息緩緩變得微弱,劍氣收斂,已經到了衝關的最重要階段。

“轟!”


在他的氣息即將完全消失的一霎,雙眼突然睜開,眸子中帶着凜然的戰意和刺骨的森寒,彷彿絕世神劍復甦,一股強絕的氣勢猛然爆發!

厚積薄發,戰意沖霄漢!

在氣勢釋放出來的那一刻,整個密室都是有些略微的顫抖,幸虧有牆壁上的天紋保護,才避免了倒塌的危險。

與此同時,放在地上的靈晶也紛紛碎裂,天地靈氣衝出,向夜寒匯聚過去。

“終於突破了……”沐浴在濃郁的天地靈氣中,夜寒舒爽地道。


這一刻,他感覺到精神無比充沛,而且似乎連悟性也提高了許多,他知道,那是玄神果的作用。

“天天,準備好了嗎?”


“隨時!”天天的聲音在耳邊迴響,充滿了興奮,煉化了劍魂之後,天道無雙劍也會再次恢復一些。

夜寒一笑,打開水晶盒,一股冰冷的殺意頓時降臨在密室之中。

冥淵劍出現,就是天天都是驚咦了一聲:“好重的殺氣……”

“這曾經是一代殺手劍王使用的劍,自然殺機濃重。”夜寒道。

“天天,幫我壓制劍魂,我準備煉化了!”

說完,夜寒手握冥淵劍柄,一縷真氣緩緩侵入進去。

真氣灌注之後,九幽鐵鑄煉而成的劍身顯得更加幽深了,同時,一股暴虐的殺戮氣息也從劍中衝了出來,直奔夜寒的識海。

冥淵劍魂帶着無盡的殺意,剛一接觸,夜寒就感覺到了徹骨的冰寒,彷彿一下子墜落到了九幽地獄,一股死亡臨近的感覺傳遍全身。

“嗡!”

關鍵時刻,天道無雙劍猛然一震,無形的波動擴散出去,幻化出一道虛影,一下子將冥淵劍魂壓在了下面。

隨着被壓制,冥淵劍魂的形體也顯現了出來。

那是一個黑衣男子,像是身處在一片黑夜之中,整個人非常模糊,看不清面容,唯有一雙眼睛冷冽而陰寒,殺機畢露,沒有絲毫感情。

在黑色身影之上,有着一個金黃色的劍柄虛影,雍容而尊貴,散發出道道無形的波動,讓那道劍魂動不了分毫。

“趁現在,快!”天天的聲音響起。

夜寒略微點頭,心意一動,浩瀚的精神力毫無保留地壓迫而下,煉化冥淵劍魂。

“轟!”

兩股力量第一次相撞,夜寒就感覺到腦袋猛地一疼,彷彿是被大錘猛砸了一下,而且這是深入靈魂的劇痛,根本無法緩解,只能咬牙堅持下來。

“千萬不要放鬆!”天天囑咐道,同時驅使着天道無雙劍再次震動,讓那道虛影更加凝實了幾分。

片刻間,夜寒已經大汗淋漓,臉色蒼白如紙。此刻的他已經拼盡了全力,精神力之間的對抗,一旦出現問題,很容易神識崩毀,陷入萬劫不復。

“吼!”

黑色的人影猛烈震動,竟然發出了野獸般的嘶吼,瘋狂與夜寒的精神力對撞,想要將夜寒毀滅。

然而在天道無雙劍的鎮壓之下,他根本翻不出什麼風浪,最終那股抵抗越來越弱,漸漸的已經不能抵擋夜寒的精神攻擊。

“煉化!”

夜寒在心中大喝,精神力狂涌而出,將那道劍魂包裹在其中,使用了玄神果之後,他的精神力已經暫時達到了劍心境的巔峯,全力出擊,頓時將劍魂磨滅了少許。

一縷縷純淨的魂力被剝離而出,最後融入天道無雙劍中,爲其復甦提供力量。

夜寒拼命催動精神力,力量大減的劍魂已經不是他的對手,只能任由他一點點煉化。

當最後一縷魂力也消失之後,劍魂留下一聲不甘的嘶吼,徹底成爲了天道無雙劍的養料,而冥淵劍也終於成爲了一把無主的王者劍。

“成功了……”夜寒頓時鬆了一口氣,這一刻他感覺自己都要虛脫了,若是劍魂再堅持一會,恐怕他自己都承受不住。

“別放鬆,還要熔鍊……”天天有些虛弱地道,這一次煉化劍魂,讓她的力量都有些透支。

夜寒強打精神,保持心中清明,感悟冥淵劍意,像當初熔鍊那五把劍那樣,將冥淵劍煉入了體內。

“刷!”

冥淵劍化作一道黑光,將他的身體籠罩,最後緩緩滲透進去,化成道道劍氣在身體中游蕩。

半晌過後,夜寒才緩緩睜開眼睛,眼中閃過一抹黑芒。

他能夠感覺到,冥淵劍化成的劍氣要遠比其他五劍雄厚,坐鎮中心,其他五劍甚至不敢接近。

伸手向前一探,密室頓時陰暗了下來,彷彿夜幕降臨,暗中卻隱藏着無限的殺機。

這就是冥淵劍特有的能力,讓周身陷入黑暗,殺意內斂,一旦出現,就是避無可避的絕殺!

煉化了冥淵劍之後,天道無雙劍中的暗源力量也一下子增長了許多,這一道劍魂,已經抵得上千斤的九幽鐵。

“我的記憶似乎又恢復了一些……”識海中響起天天不確定的聲音。

“有沒有什麼重要的信息?”夜寒忙問道。

“沒有,都是零散的碎片。”天天的聲音有些落寞。


“沒有就算了,天道無雙劍覺醒之後,你的記憶早晚會恢復。”夜寒安慰道。“我一定會盡快的。”

這時,他感覺到精神力在飛速流逝,玄神果的力量將要耗盡了。

然而忽然間,胸口處傳來一股熱流,仔細感受,竟是那塊懸掛在脖子上的玉佩。

熱流穿透他的身體,直入識海,最終化成一股柔和的力量,將他的識海包裹住。

與此同時,夜寒驚訝地發現,那些暫時增加的精神力竟然被這股了力量封鎖,再也不能流逝,衝擊了幾下無果之後,最終和夜寒的識海徹底融爲了一體。 這種變化,夜寒也是始料未及,看起來他父母留下的這玉佩似乎並不是那麼簡單,真正的作用可能他還沒有發現。

許久之後,識海終於平靜下來,他的精神力穩定在了劍心境巔峯,靈覺敏銳至極,甚至連悟性也提高了一些。

走出密室,夜寒沐浴在陽光下,對接下來的大戰充滿了信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