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小小的乾坤殺陣算的了什麼?老夫來助這位道友一臂之力!”

遠方,傳來了一聲有如洪鐘大呂般的聲音,又有一股晦澀如山嶽的厚重氣息,如淵似海,給人強大的壓迫。

很顯然,這也是一尊半步聖王!

“竟然又是一尊半步聖王?”

一些長老臉色蒼白,驚叫道:“這是要與我們仙聖劍宗開戰嗎?!”

南域已經千年沒有出現過這樣的場景了,兩尊半步聖王的出世,預示着要與這個門派全面開戰了。


若是一般的門派,只怕是頃刻間就被覆滅!

“夠了!!”

當這尊半步聖王的強大氣息在仙聖劍宗出現時,一聲夾雜着無比憤怒和威嚴的聲音響徹整個仙聖劍宗。

一隻嶙峋的淡紫色大手忽然從虛空中探出,交織出萬千法則,驚悚的氣息瀰漫而開,朝着兩位半步聖王鎮壓而下!

“頂級聖王強者?!”


兩人大驚,立刻心生退意,語氣驚恐,奈何已經遲了。

“任何人膽敢在仙聖劍宗尋滋挑事,全都要死!”

大手落下,無盡強者瞬間隕落,一道道紫色劍氣沖霄而斬,兩位半步聖王當場形神俱滅,有崩天絕地的浩瀚威能!

“老祖!”

所有人都震撼莫名,能有這般法力輕易滅殺兩尊半步聖王的,也唯有他們的老祖,牧逸平老人了。

牧逸平平日清靜無爲,不好爭鬥,但若有人膽敢欺壓宗門勢必抹殺,無論任何人都要死!

這是宗門的威嚴,不容侵犯!

刷!

所有弟子都跪了下去,誠惶誠恐,非常的虔誠,口中高呼老祖無敵,仙聖劍宗無敵!

陳天也跪了下去,畢竟自己是仙聖劍宗的弟子,面對老祖必須要恭敬。

……………. 虛空中只是一道萬丈高的淡紫色的虛影,儘管並未有強大的氣息流轉,卻有着無上的威嚴和壓迫。

“熠痕,開啓防禦大陣,仙聖劍宗從現在開始封山,召回所有弟子,除卻各峯之主以及聖元境弟子可以隨時出入山門,其他弟子一律不準出山!”

牧逸平的聲音很低沉,似乎斬殺兩尊半步聖王只是捏死了兩隻螻蟻,並無一絲波動。

“是,師叔!”江熠痕恭敬道。

“老夫之所以沒有那麼快出手,是想借助這場戰役磨練你們一番,難道你們不覺得這些年過的**逸了嗎?”

“弟子該死!”

宿命凡心謠

片刻後,那股滔天的氣息沉寂了下去。

浩劫散去,仙聖劍宗一片的斷壁殘垣,無數山脈化作齏粉被崩碎,已經有數千年,仙聖劍宗沒有經歷過這樣的損失了。

若不是有牧逸平老人坐鎮劍宗,修爲通天徹地,只怕那些強者真的會把整個仙聖劍宗夷爲平地。

受損最嚴重的自然是逍遙峯一脈,許多附屬山峯都沒了,方圓千里滿目瘡痍,慘不忍睹。

但這些都是小事,海東青與凌宇大可以用無上神通從外界移來一座座山脈,用來重建。

與門派受創相比,陳天才真正引起了巨大的騷動。

有史以來第一位成功打破詛咒的萬古仙冥體!

仙冥體可戰天下,誰也不知萬古前的仙冥體究竟有多強,但自古傳下的謠言,每一位都是絕對的霸者,五域臣服,號令衆仙!

就連神帝都要忌憚!

如今,自家門派出現了一位打破詛咒的萬古仙冥體,不論是各峯之主還是數萬弟子,亦或者高層長老,都開始激動了。

若是陳天真的如傳說中的那麼厲害,那豈不是百年之後就可以威震南域?

…….甚至是,五域的荒古世家都要臣服!

許多弟子都在蠢蠢欲動,想要加入逍遙一脈了,雖然如今陳天的修爲只是靈元境,但誰也不知百年之後他究竟能成長到什麼地步?

畢竟他可是萬古仙冥體!

……

與此同時。

萬古仙冥體打破詛咒的消息就如同颶風一般,傳遍了五域的每個角落,掀起了驚濤駭浪!

荒古魏家。

“哈哈,陳小子,你終於打破詛咒了!真是太好了,再過幾年本少就去找你打上一場!”

魏辰盤坐在一塊浮臺上,身穿勁裝,他黑髮如瀑,神目如電,眼眸非常的清澈,周身散發着無比強橫的氣息,身軀縹緲,似要融入虛空,空間都在微微扭曲,臉上帶着玩世不恭的笑容。

魏家的一塊浮島上。

幾道模糊的身影浮現而出,時空都在極度扭曲,整座大陸都徹底墜入了虛空,這是魏家的幾位老者,看起來非常的蒼老,似是歷經無盡歲月,不知存活了多少年的老怪物。

“十年之內,若是仙冥體可以達到玄天境,我等可以和仙聖劍宗結盟。”這是一道極其蒼老的聲音,卻有着無盡的滄桑感。

“小小的仙聖劍宗福氣不小,不過這個門派的鬥爭很厲害,有不少人不想讓仙冥體一路成長下去。”

“派人保護仙冥體,時刻關注動向,若是仙冥體對這個門派不滿,大可以直接抹殺仙聖劍宗。”

“是!”

“仙冥體與辰兒的關係很好,我們魏家能否繼續雄霸五域,還是要看他們啊。”

“這一世我們等的太久了,能否重現荒古的輝煌?”

幾道蒼老的聲音漸漸沉寂了下去。

不止是魏家,許多大派以及荒古世家都在商量對策,這關係到百年後君源星的佈局,不得不謹慎對待。

陳天打破詛咒的瞬間,五域風雲變幻,似乎是預示着數百萬年的和平即將結束。

戰國時代,即將到來!

戰火,將在百年後蔓延整個古星!

…….

轟隆隆!

那場大劫已經過去了半個多月,海東青和凌宇從外界以浩瀚神通移來了一座座山脈,逍遙峯很快就已恢復了原貌。

而且各峯之主也都派人來送賀禮,慶祝陳天打破詛咒,無不有人想要交好陳天。

往日無人問津的逍遙峯,此刻成了香餑餑,甚至還有其他大牌也送來了賀禮,慶祝陳天。

而葉笑君隕落之後,則是由海東青繼承了峯主一位,在宗門內地位尊崇,陳天則是順理成章的成爲了逍遙峯的首席大弟子,更是無人可欺。

逍遙峯。

“陳大哥,妖皇殿的使者來祝賀了。”


杜蘭從外面走來,俏臉上帶着會心的笑意,小身板挺得很直。

這些日子她可算是揚眉吐氣了,以往的逍遙峯任人欺凌,每個弟子都對此嗤之以鼻,不放在眼裏,現在好了,陳天成功打破詛咒,在宗門內聲望極高,許多內門弟子都在巴結她,儘管她沒有一丁點修爲,但已經沒有一個人敢小瞧。

好好的讓少女的虛榮心狠狠的滿足了一把。

同時,很多峯主都在暗歎,逍遙一脈的崛起已經是勢不可擋,必須要與之修好,至於二長老劍楓那邊……管他去死,難道他還敢對陳天動手不成?

“妖皇殿的使者?”陳天覺得這個門派的名字有點耳熟。

他突然想起來,海東青不就是妖皇殿的嗎?

妖皇殿,那可是妖族的皇室一脈啊,居然也能來給自己慶祝?

不過陳天覺得這或許多少和海東青有點關係。

“好,去看看,對了,杜蘭你去外門弟子中挑選幾十人,現在的逍遙峯也需要一些奴僕招待客人。”

陳天吩咐了一聲後,起身,走向了一側宮闕。

這座宮闕剛建立不久,都是門派的煉器大師用許多珍貴的材料鑄造而成的,金碧輝煌,地面都是精鋼打造,靈氣充沛,並且看上去恢弘大氣,陳天覺得很不錯,也就收下了。

剛踏入闕內,就察覺到兩股不弱的妖氣,陳天擡眼望去,面帶一絲微笑。

兩名大妖都是玄天境修爲,在妖皇殿身居要職,也是南域中有名的妖族強者。

不過陳天這些日子見到過太多的聖元境修士,連破天鏡強者都見到過一位,對玄天境修士他早已麻木。

……….. “陳道友。”

“陳道友。”

兩位大妖起身行禮,面帶友善的微笑,非常的客氣和禮貌。

“兩位也久等了,坐吧。”

陳天笑了笑說道,也不客氣,直接坐在了主位。

如今他是打破詛咒的萬古仙冥體,外人絕不會因爲他的修爲低下而看不起他。

“陳道友客氣了。”兩位大妖忙謙讓。

隨後,一位大妖從空間儲戒中拿出了許多珍貴的禮物,有千年老藥,也有仙丹靈液,甚至還有一件半步頂級玄兵。

這樣的禮物非常的貴重,尤其是那件半步頂級玄兵,隱隱達到了半步聖兵的級別,其中蘊含着一些上古陣紋,散發着璀璨的光芒和浩瀚的威能。

“呵呵,兩位道友客氣了,陳某還未請教兩位的名號。”

“我叫玄虎,這是我哥哥玄龍, 萌妻撩心:甦爺,心尖寵 ,心中着實高興,特派了我們二人前來祝賀,區區薄禮,不成敬意,還望陳道友不要拒絕。”

只是,兩位大妖的話音剛落。

一道青色的倩影出現在兩人眼前,身姿婀娜,舉止端雅,一襲青衣無風而動,絕美的容顏冷若冰霜,淡淡的掃視了兩名大妖一眼,冷聲道:“呵呵,六皇子乃是高高在上的皇子,請二位收回禮物,我們逍遙一脈高攀不起!”

這位女子正是海東青,逍遙峯的新任峯主。

“嗯?”

不過令陳天詫異的是,他從來沒有見過海東青這個模樣,師姐似乎是極爲生氣?

不過既然峯主都發話了,陳天也不好說什麼,更何況海東青又是自己的峯主呢,得罪個人又如何,反正現在想殺他的還少嗎?多一個不多,少一個不少,於是,他也沉下了臉,語氣冷淡了下來,道:“兩位,還是請回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