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曾有幸被星靈族的無上至強者教導過,親身感受過至強者的無上威壓!現在這隻魔紋手臂混沌氣迷濛,所有的氣息都跟隨着出現那一刻停滯,不再蔓延,但是無敵真身卻能清楚感受,心神具顫,那縷殘魂幾乎被嚇破!

在這片位面世界最中央,也就是巨大宮殿的最裏面,一個無盡星光夜穹閃爍的神祕空間中,一個全身血紅的神祕影像忽的睜開雙眸,昏暗地世界中頓時閃現出兩個像是蘊含天地宇宙的光束。

“這是無上至強者氣息!難道我在這裏的舉動被他們發現了?這不可能,就算是發現,在黃昏隕落一戰之後,他們已死去大半,剩下的也皆在對持沉眠,能不能能得開還是一點,怎麼可能會有人敢來此鎮壓我!”

一個沙啞,略帶蒼老的聲音驚駭響起,是那個血紅身影。

“咦?不對,這氣息針對的不是我!……呵呵,真是沒想到,布拉德利,你在我的手上逃過了一劫,卻在復活之時惹到了那樣的存在,只能說你的運氣太差了!”

這個血紅身影稍微一感知,便可以將這整個位面世界所有角落盡收眼底,何況還是他所在的宮殿之中發生的事。

ωwш ▪тт kдn ▪¢o

雖然有無上至強者的氣息鎮壓那個大殿,但是這畢竟是屬於血紅身影的地方,他還是能勉強感應,便將那裏面的景象看的清楚。

此刻,那座大殿之中有無數詭異異象凝滯,一個由魔紋組成的混沌手臂並沒有什麼異動,只是有一縷神祕混沌氣飛出,落在“蕭嵐”的身上。

這縷混沌氣太過恐怖,無敵真神的魔法陣還未被其觸碰,便已經抵受不了它的恐怖威壓而在自行消散。

“我不服!經過那場大戰,我不信你們還有什麼無敵魔力來滅我!”無敵真神幾乎失去理智,瘋狂了一樣,怒吼驚叫着對抗那縷神祕混沌氣。

他雙手連番釋放出一個個恐怖而強大的魔法,有星光璀璨的神華匹練,滔天巨獸,絕世神劍,更有一顆顆星辰從其手掌飛出,攜帶着應運天地宇宙般的規則與秩序,神靈威壓與魔法神道盡顯無疑!

然而,這些蕭嵐只是稍微一感受就覺得恐怖到無法生起反抗心裏,像是可以毀滅一個又一個次元世界的強大魔法,在那縷神祕混沌氣之前,竟比薄紙還要脆弱無力。

雙方對碰,連一絲波瀾漣漪都沒有濺起,那縷混沌氣恐怖異常,一經接觸,無敵真神的所有神靈攻勢便就是白雪遇到烈陽,瞬間消散乾淨。

“我不信!哪怕你們已經能代表天地意志,我也要逆天而行!”無敵真神怒吼,那縷混沌氣是要抹殺他最後的這半縷殘魂,讓他真的消失於天地間!

他要追求的那看不見曙光的生機,他要活下去!

然而,他卻忘記了,縱然剩下的至強者因爲最後的黃昏隕落之戰,對持而眠後確實神威降低了太多,而且這還只是他們釋放的一種魔法神道,但是他現在也不是原本的自己啊!

現在的他,說白了就是半縷殘魂,連原本的萬分之一實力都沒有!

任他有萬般神法,千般手段,最終,那縷混沌氣還是落在了“蕭嵐”身上。

浩大而不可抵抗的無上威壓出現,瀰漫“蕭嵐”全身,佔據蕭嵐身體的無敵真神霎時慘叫,一縷縷黑色青煙從蕭嵐頭上冒出,隱藏在身體心臟與識海深處的黑白蕭嵐便發覺自己的身體終於恢復正常,沒有任何強大與奇怪的東西存在。

現在,他隨時可以拿回身體的控制權。但是,他卻不敢!

之前發生的事太過於驚駭與震撼,蕭嵐怎麼可能會想到,自己的身體中竟然隱藏着這麼強大的掌控魔印,絕對是無上強者在暗中安排,將自己當做了一個玩偶傀儡來培養。

很明顯,一個擁有神魔禁體的玩偶傀儡,對那個神祕強者來說非常的重要,以至於他如此的大費心機!

現在那神祕強者的魔紋手臂還在前方,那縷混沌氣還在自己身上裏裏外外地蔓延。不用多說,一定是在檢查這身體之中是否還有蕭嵐的靈魂存在,能否救活。

蕭嵐不知道自己靈魂現在所處的位置是否安全,但是他卻知道如果被這個神祕手臂,應該說隱藏在背後的那位神祕強者尋找出來的話,估計自己就真的完蛋了,知曉背後真相的自己絕對沒有繼續存在的機會!

那位神祕強者花費了這麼多的心機,自是不會讓任何意外出現,若真發現蕭嵐還活着,一定會直接激活掌控魔印,哪怕讓蕭嵐的成長差上許多,也絕不會讓蕭嵐有半點脫離他的掌控的機會!

蕭嵐雖然平時很單線,但是到了這種事關自己自由與安危的情形,腦海裏反而顯得異常的清楚明白。

他現在是靈魂狀態,否則的話一定可以看到此刻的他在大滴大滴地涌出汗水!

那縷混沌氣息搜尋地非常仔細,從蕭嵐的體表皮膚,細胞經脈,在到骨骼內臟血液都仔仔細細地搜查,其中蕭嵐的頭腦識海與心臟處,是檢查地最爲嚴格與仔細的地方。

許多次幾乎都來到了蕭嵐靈魂潛藏的地方,但是在蕭嵐靈魂驚懼的時候,這個小區域竟是自動地浮現出一層淡淡的黑白光幕!

這個黑白光幕沒有任何氣息,也不存在什麼性質屬性,就像是蕭嵐的識海與心臟一樣存在與身體內,根本沒有半分異常,便是那個檢查到這裏多次的混沌氣都不曾發覺這裏有異樣。 第一百七十話 我的生命我做主!

最後,像是真的確定了這具身體的靈魂已經徹底魂飛魄散,消失於世間,攀附在蕭嵐身體上的混沌氣才慢慢退散,而後又飛回到半空中的魔紋手臂之中。

這種混沌氣在宇宙誕生之後已經難以尋到,任何一縷半縷都無比珍貴,特別是對現在處於某些沉睡之中的無上強者來說!

“唉……”

似是一聲幽幽嘆息,又像是一聲鐘響,整個大殿地詭祕異象又開始活躍起來。

這個聲音,似乎是有些惋惜,曾經叱吒宇宙天地,八荒六合,稱尊至強的神魔禁體,竟是這樣的消失了!

當年他費盡心思,哪怕被那個傢伙佔據上風,也要如此浪費時間精力去佈下這樣後手,誰知居然就這樣的隕落了。

神魔禁體,可是宇宙間最強大的十大禁忌體質之一啊,怎麼會這麼輕易的死去呢,這個聲音真的是感覺無奈與失望。

他從未想過,在這個太初祕境的歷練之中,神魔禁體的擁有者居然會被一個真身殘魂給毀滅,如果光是死了還好說,可這魂飛魄散之後,就是自己的真身來到這裏也拯救不了,便是號稱能生死人,肉白骨的神藥也不一定能救治。

何況,現在這裏也不過就是自己的一縷掌控魔印而已,並且也未攜帶有神藥,若是一去一回,至少也得是三日時間,根本來不及!

“不該那樣就滅殺的,破壞吾之大計,應當讓他受盡永世折磨的!”詭異聲音再次響起,伴隨着輕吟鐘聲,悠悠然然,隱藏於其中的怒火可想而知。

“罷了,既是是一具無魂無魄的軀體,也有大用,不能就此浪費,待我日後來取!”

詭異聲音說着,半空中的魔紋手臂飛出一個個神祕符號,在站立身子卻神情呆滯地蕭嵐身體周圍環繞,最終出現暗淡光華,讓這裏的一切都消失在大殿之中。

這是一方小世界,魔紋手臂把蕭嵐的死軀藏於其中,除卻強大神靈有心觀察,否則誰也發現不了。

而後魔紋手臂屈指一彈,一個詭異鐘聲爆響,不是在大殿之中,而是在隱藏與巨大宮殿最深處的血紅身影耳邊!


一直在觀看大殿的血紅身影被這鐘聲震盪,一股恐怖氣機閃現,並沒有讓血紅身影受到什麼傷勢。這只是一個警告,如果這個血紅身影膽敢染指他隱藏在大殿小世界的蕭嵐身體,那麼就得承受他的至強者怒火!

最終,血紅身影感覺天地清明,那殿宇中的魔紋右臂已經消失,不知去向何方。


“太初祕境與亞特蘭蒂斯大陸千年互通一次,我千憂萬慮,就擔心會遇到從亞特蘭蒂斯中誕生出的這位。百萬年來,宇宙間一直相安無事,平靜走過,至如今,那些剩餘的,終於還是開始行動了……不知道與他對持的那位怎樣了,想來也會有他的後手吧?唉,看來要不了多久,又是一場血雨腥風,我也的確該出關了。百年,只需要給我百年時間,我一定能突破以前的極限!”

血紅身影感覺那位應該的確消失了,這才低聲自語起來。

長姐

如果是另外的至強者勢力,自然是期望出現像自己這般天賦有望突破那一步的天才。但如果是亞特蘭蒂斯大陸的至強者,那麼就要做好無盡追殺,被遏制在搖籃的心理準備。

剛纔那魔紋手臂只是一枚性質特殊的掌控魔印,對蕭嵐的身體能產生混沌力量,予以掌控。但是對血紅身影就沒有這麼大的威力,在這個宮殿主場,它甚至還不一定能對付實力幾乎退到了魔法師級別的血紅身影!

血紅身影最後看了一眼那大殿中小世界裏的蕭嵐身軀,想到既然是那種存在都非常看中,特意用了許多手段的身軀,等他出關之後一定要弄來看個究竟。


況且他們是那一勢力的存在,能讓他們不爽快的事情,自然是樂的去幹,哪怕是如此強大的存在!

大殿中,一方尋常人無法發覺,大概幾十立方的小世界裏,蕭嵐的靈魂被那個黑白光幕阻攔,一直藏在最深處。

現在,蕭嵐看周圍的危險都已經消失,本想立即奪回身體,恢復正常。但是,無論他怎樣衝擊那個黑白光幕,就是衝不破,無法離開。

蕭嵐心中鬱悶,感覺這段時間真是倒黴頭頂。先是中了幻術,被人控制,身體破碎,又被煉魂,重新復活已被人霸佔身體。

然後又發現一個驚天祕密,自己從出聲就被人種下掌控魔印,說白了自己的人生軌跡似乎都是某人安排,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玩偶傀儡,非常可悲。

現在因爲無敵真神的緣故,那掌控魔印以爲自己的靈魂已經被完全抹殺,不存在於天地間,所以,現在難得的離開身體!蕭嵐當然是想趁這個機會,趕緊離開此地,徹底擺脫那個掌控印記。

不過可氣的是,他的靈魂無論怎麼衝擊那個黑白光幕,就是無法突破,重歸身體,掌控魔印不在身體的這段時間,貌似被白白浪費。

如此,過去了一兩個時辰……

蕭嵐那個氣啊,幾乎想開口怒罵了!

不過就在他忍無可忍,剛要開口的時候,這小世界空間魔力微蕩,之前不知去向何方的魔紋手臂,竟然詭異突兀地出現在蕭嵐身體上空。

它!竟然沒有離去!而是一直隱藏在蕭嵐身體上方虛空裏,靜靜觀察着蕭嵐的身軀!

神話時代的十大禁忌體質啊,這不是隨意吹出來的。這種體質的原主人,皆是宇宙間的至強者,稱霸無盡星域,關係重大, 重生之位面農場 ,精心設局就可以看得出。

確定蕭嵐真的靈魂隕滅,只剩空殼,魔紋手臂最終還是離去。既然蕭嵐這顆棋子過早夭折,那麼就得把精力放在其他棋子身上,不能浪費時間。

當然,收尾的工作還是不能少的,這畢竟是神魔禁體,一點也不能浪費!

時間一點一滴過去,這一次蕭嵐不敢有什麼不滿,若非是靈魂狀態,此刻臉上一定滲滿汗水。

剛纔太驚險了,如果自己方纔重歸身體,此刻估計會被魔紋手臂再次掌控。雖然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但是可以肯定,這魔紋手臂的能力不是此刻的他能抵擋的。

有了這一次的經歷,想必那個掌控者一定會在自己身上多花費功夫,到時候自己真的會逃躲不了傀儡的命運了!!

很久,也不知道過去多久,阻攔蕭嵐靈魂的黑白光幕漸漸地消失了。在它消失的之前,這片小世界的虛空出現過細微波紋漣漪。

此時,一黑一白的蕭嵐靈魂體,卻是沒有發覺,而是靜靜地盤坐在識海和心臟的深處。

他被自己的處境嚇到了,一時間有點昏了頭,所以便盤坐冥想,要把之前發生的理清楚。

從自己出生,或者說自己的出生就是一種局,陷入一個莫大的棋盤,是某些強大存在的特意安排。

可是自己的成長呢?難道真的都是順那位強者的安排,一切都是假的?不對,要除去子涵姐和雪兒以外,她們的真誠與善待絕不可能虛假!

蕭嵐越想越昏頭,越想心中越懼怕,隱隱也有着怒火。

蕭嵐想到自己是神魔禁體,不由得露出一絲苦笑。就知道天下間沒有這樣的好事,什麼十大禁忌體質之一,什麼天賦絕倫,不過都是一個身不由己的局中人,盤中棋罷了。

若非這次被無敵真神無意打破局勢,讓掌控印記以爲自己已經魂飛魄散,否則自己到現在都還被矇在鼓裏。

傻乎乎的努力修煉,傻乎乎的成長,傻乎乎的爲別人徒做嫁衣,天真的想去拯救世界!

棋子的命運,還需要多說嗎,蕭嵐心中的怒火越來越大,熊熊燃燒。

“我的存在,不是爲了誰。我的生命,更不可能由誰來掌控!我就是我,蕭嵐!神風龍騎王國的蕭嵐!身爲人類的蕭嵐!依舊立志要拯救世界,同樣……要給那個把我當做傀儡棋子圈養的傢伙好看的蕭嵐!”

蕭嵐的靈魂體沉溺了很久,靜靜的盤坐在識海和心臟深處,想了太多太多東西。

他的靈魂,精神世界此刻似乎突破到了某種境界,談不上什麼大徹大悟,這是一種看清自我,明悟自我的境界。

人生在世,有千種風情,萬種誘惑,世人就一雙凡俗眼,一顆紅塵心,能夠看清楚自我,已經是難得!

蕭嵐沒有因爲自己的命運而感到太多的氣憤,雖然有不滿,但他相信自己能走出一條屬於自己的路。

沒有誰能掌控他,雖然已經隱隱察覺出那個未知的存在有多麼可怕,但是他並沒有太多懼怕。

魔法修煉,身體與靈魂是兩個關鍵,而後從這兩個方面又會延伸出許許多多的細緻點。 第一百七十一話 戰意!

靈魂方面,包含了精神力,魔法境界,靈魂強度,冥想感應等方面。其中,魔法境界是非常重要的一點,魔法修煉時初期對此不用太在意,但是如果想要踏上真正的魔法絕巔,就離不開境界的成長。唯有境界高了,才容易領會天地間的法則秩序,魔法至理。

當然,這只是一個重要的方面,要成爲真正的強者,每一個方面都要達到一定的高度才行!

蕭嵐睜開眼,他感覺現在的自己全身舒暢,對靈魂體的理解掌握比從前要清楚明白的太多。當然,這也不排除掌控印記離開了他身體,讓自己的身體真正解脫,從而產生了一系列反應。

蕭嵐看黑白光幕居然消失了,不由一愣,隨後明白,這一定是“上一世”還殘留在生命本源中的一些痕跡,因爲“上一世”認可了自己,或者說這身體還有着某種自動防衛能力,所以剛纔便自動的產生反應,保護自己的靈魂。

從無敵真神要抹殺他靈魂時,便自動的出現,在誰也沒有發覺的情況下,盡忠盡責的保護蕭嵐的靈魂。

這是一種本能反應,神祕非凡,玄奧無比,是“上一世”身爲至強者而留下的魔法痕跡,無敵真神發覺不了,便是魔紋手臂也發覺不了。除非,掌控魔印的釋放者把精力稍微放些在蕭嵐這裏。

但是, 大道歸靈 。所以,蕭嵐就幸運的逃過了一劫!

蕭嵐的靈魂再次迴歸身體,這具本來已經死氣沉沉的肉軀,頓時就有磅礴的生命氣息散發。

除了磅礴的生命氣息,蕭嵐還能感受到一種比以前要實質,要強大的魔力威壓凝結!

他竟然,已經進入魔法師境界了!之前的那番劇變,他的身體還是將那層阻隔打破,徹底跨入魔法師行列!


“居然已經是魔法師了?唉,剛纔的事態發展根本就不在掌控,也不知道是不是完美突破。擦,我的戰意開啓了沒有啊!”蕭嵐輕聲嘆着,臉色沒有喜色,反而有些慌神。

剛纔自己的靈魂都沒有進行主導,那無敵真身似乎也沒有在意這個變化,這樣的突破怎麼可能是完美!而且,最明顯的一點就是,尼瑪剛纔根本沒有看到半點開啓戰意的景象!

蕭嵐越想越心慌,他從很久開始就很在意這一步,想要以最完美的方式進階,不留下一點後遺症。可是,誰曾想人算不如天算,努力壓制了好幾次,終於還是在這身體易主的時候自主突破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