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東陽笑了笑,說道,“林叔叔,如果沒有什麼事情我先走了。”東陽搖了搖手中的酒杯說道。

林中天立馬叫住了東陽,自己好歹也是第一個發現東陽的,怎麼能能讓他輕易走掉。

“東陽老弟,別急別急啊,我找你自然是有一些事情的。”

林中天感覺怪怪的,怎麼感覺自己被東陽牽着鼻子走呢?他想了想,或許是自己多想了吧。

“東陽老弟啊,這次你們在FJ省的招商會,與合作伙伴可是牽動好多人啊。”林中天淡淡的說道。

“哦?我怎麼不知道?這只是一個小型的招商會罷了。”東陽輕描淡寫的說道。

“在幾天前FJ某某港的一艘豪華油輪就已經停靠多天了,這架勢,可不是小型的。”林中天笑着說道。“東陽老弟啊,你也知道,我和你爸爸是故交,是很好的朋友,所以如果這一次我們能合作,那肯定是親上加親哦?”

東陽點點頭,說道,“我也是這樣子認爲。”

“哦?你的意思是你同意了?”林中天問道。

“這個…可能要等招商會那一天了,林叔叔,你是一個很優秀的合作伙伴,如果沒有意外地話,那我們東和燒烤很樂意與你們合作。”

“哦?我也很樂意。”林中天笑着說道。

這時,林中天身邊的幾個保鏢走上前去,攔住了一個女子。

女子微皺眉,“你們什麼意思?難道想要霸佔東陽老闆嗎?”

女子很漂亮,穿着一聲旗袍,頗有氣質,只是這些保安一個個都訓練有素,沒有林中天的命令絕對不會讓生人接近。

林中天皺了皺眉頭,看向了那個女子,“這位小姐,你是不是走錯地方了?我們正在談事情。”

“我沒有走錯。”青竹蛇淡淡一笑,抓住了一個保鏢,輕輕一推,那壯碩的保安竟然後退幾步,滿臉詫異的看着眼前這個看似柔弱的女子。

“你!”林中天皺了皺眉頭。

東陽站起身來,笑着說道,“蛇姐,那麼巧?”

“哈哈,東陽小弟,你還記得我?真是我的榮幸啊,我說怎麼在酒會上找不到你呢。”

青竹蛇走進了幾分,在東陽旁邊坐了下來,她刻意的保持了一定距離,這個距離看起來不會太唐突,也不會太親密。

“哦?”東陽眯了眯眼。“你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東陽小弟真是明知故問。”青竹蛇笑了笑,繼續說道,“上次和你說的事情…”

“這位小姐,你未免有些沒有禮貌吧?”林中天冷冷的開口問道。

以他和東陽的關係,談這個合作是再好不過了,現在怎麼還會有人到插足呢?

“東陽老弟,這個人你認識嗎?”

東陽點點頭,說道,“她是青竹蛇,青姐。”

首席總裁的最愛 ,他知道青竹蛇是什麼人。

“哦?我有眼不識泰山,原來是青竹蛇啊。”林中天淡淡的說道。

在一旁的林柔柔突然站起身來,“你這個女人是什麼情況?沒看見我們正在談事情啊?”

對於林柔柔來說,纔不管這個人是誰呢,反正看她的年齡,勢力肯定也大不到那裏去。

林中天突然臉色一變,“柔柔,坐下!”


青竹蛇沒有說話,而是淡淡的笑了笑,“林老闆,你這個女兒火氣倒是挺大啊?”

從她的語氣中,聽不出任何情緒,不卑不亢的,但就是因爲這樣子,林中天才覺得可怕。

“柔柔!快向青竹蛇道歉。”林中天冷冷的說道。

“爸!”林柔柔臉色一變,沒有想到自己的父親竟然妥協了。

林中天有些無奈,以前曾經聽說過一些傳言,某個幫派的老大揚言要把青竹蛇收爲自己的女人,那個老大混得不錯,但是沒有過幾天,就被人發現砍死在了自己的家裏,死之前臉上看不到一絲血色…

也正是這樣子,所有人都知道,是青竹蛇所爲,而青竹蛇的名聲也因此傳開了。

青竹蛇臉上彷彿永遠都是微笑,“林老闆,沒事的,我感覺你女兒挺可愛的。”

聽到青竹蛇這樣子說,林中天的嗓子一下子就提了起來,他似乎感到了一絲威脅。

“你什麼意思?”

“沒有,我們談合作吧。”青竹蛇笑了笑,說道。

林中天冷哼一聲,並沒有趕走青竹蛇的意思。

“東陽小弟。”

青竹蛇看向了東陽,然後淡淡的說道,“我們在FJ的勢力相信你也知道,我青竹蛇不是什麼壞人,只是道上幾個不開眼的傢伙惹到了我,作爲一個女人,自我保護是很重要的,你說呢?”

東陽笑了笑,點點頭,說道,“青姐,林叔叔,你們的意思我已經知道了,不過這次這場招商會的目的相信你們還不清楚,我們拒絕走後門,我們要尋找的就是最合適我們東和燒烤合作的對象,只要合適,我不管他們是什麼樣子的企業,所以,過幾天的招商會我很歡迎你們的到來。”

青竹蛇笑了笑。

林中天也笑了笑。

東陽端着酒,獨自離開了。

林中天看了一眼青竹蛇,冷哼一聲,也離開了。

青竹蛇微微翹起腿,露出了自信的微笑。

過了一會兒,她的身邊多了一個人,看起來沒有絲毫亮點。

“青姐,要不要去做掉剛纔那三個人?”

青竹蛇笑了笑,說道,“你要知道,我們現在已經洗白了,要做商人應該做的事情,懂了嗎?”

那人點點頭,說道,“我懂了。”

“不,你不懂。”青竹蛇笑了笑,說道,“說不定他們的車晚上會突然爆炸也說不定呢?”

無限黑科技樂園 ,旋即點點頭,說道。“我懂了,嚇嚇人的事情我還真沒少幹。”

青竹蛇微微一掉頭,喝下了杯中的酒,微微閉上眼睛,聆聽着會所的音樂,手中跟着擺動了起來。 在一間昏暗的房間內,一臺電視正播出着東西。

近看,能看出是一個樓道,兩個男子正在猥瑣一個女子…

過了一會兒,林秋雅出現在了樓道里。



直到最後,李偉傑被身後的男子殺死之後,視頻才停止播放。

房間內,李在天冷冷的看着閉目電視,然後說道,“把這兩個傢伙找到,還有,把李偉傑身邊的那個小王也找到了,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這時,門被打開,李偉明走了進來, 離婚之後我還穿著你的外套

李在天站起身來,臉上又多了幾分冷冽。

鏡頭移向另外一邊,在一處馬路旁,林中天癱在地上,在他的眼前,火光四射!

時間回到幾分鐘前,林中天正打算開車的回去,他讓他的保鏢上去開車,畢竟晚上喝了一點酒,沒辦法開車,

還沒等車靠邊,車裏的保鏢突然衝了出來,整個人栽在地上。

這時,車子突然爆炸來開,沖天的火光照射在黑夜裏,四周的人們一瞬間就倒在了地上,還好這裏地勢開闊,並沒有傷到人!

林柔柔臉色蒼白,夾住林中天!要是剛纔他們在車上,那會發生什麼,後果不堪設想!

“到底是什麼人!”林中天可不覺得這件事情是個意外!

“到底發生了什麼。”他走到了剛纔那個保鏢面前。

“有**!”保鏢喘着粗氣說道。

在另外一處車上,青竹蛇翹着二郎腿,手裏拿着一杯酒。

她的電話響起。

“喂。”


“恩,知道了。”青竹蛇掛了電話,她舒展了一下手臂,“準備叫人。”

前面,坐着柯駿源。

柯駿源點點頭,拿出了手機,“也不問爲什麼。”

幾分鐘以後,幾輛路虎車出現青竹蛇的視野裏,這是高速公路,那幾輛路虎車連續超過了後面的幾輛車,才包圍了青竹蛇的車。

青竹蛇處亂不驚,依舊喝着紅酒。

在最前面的路虎車上,一個人探出了頭,拿出了一個擴音器。

“青竹蛇,識相的在路邊停車,要不然今晚讓你橫屍遍野。”

“撞他。”


青竹蛇將酒杯丟出了窗外,淡淡的說道。

她的嘴脣旁還有一絲紅酒的印記,伸出舌頭,輕輕一舔,臉上竟然有幾分亢奮的表情。

青竹蛇所在的黑色轎車突然加速,撞了過去,在路虎車上的人還沒有反應過來,黑色轎車就硬生生的撞了上去。

站在上面的那個人突然往後一番,整個人倒飛出去,而黑色轎車稍微減速了一下,又衝了過去。

路虎轎車的後蓋箱子一下子就被撞歪了,而黑色轎車只是前面稍微有些凹陷。

“她瘋了!”

在一輛路虎轎車裏,李偉明心有餘悸的說道。

“偉明,通知所有車子,給我衝上前去,來個前後包餃子,我就不信青竹蛇不出來。”

“是!”李偉明開始緊羅密佈的佈置起來。

青竹蛇坐在車裏,眼裏透露着冷光,她看了一眼後視鏡,笑了笑,從腰間拿出一把黑色手槍,晃了晃,似乎是在做什麼決定。幾秒鐘以後,她收起了手槍。

“柯駿源,把你的飛刀拿過來借我耍耍。”

柯駿源立馬從兜裏掏出幾把細小的飛刀,遞到青竹蛇面前。

黑色轎車的一扇門突然打開,撞在了高速公路的一個路標之上,轎車的門微微凹陷,而那個路標已經連根拔起了。

青竹蛇穿着高跟鞋,用力一踹,那個門直接脫落,在地上掛起一陣陣火花。

她探出頭去,手裏拿着幾把飛鏢。

“她要幹什麼?”

在後面的路虎車司機有些摸不着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