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涯兒的生命氣息在增強!」風起一喜,旋即抬頭看了看影宙,但是看影宙的表情依舊一如既往的難看,明顯是沒有感應到這股正在增強的氣息。

「現在生命氣息在增強,這第一波大劫應該算度過了吧,此時讓二弟前去,應當不算違天命吧?」風起暗自思量著。

「哎!也罷。」

片刻思量后,風起對著影宙擺了擺手,旋即,便轉身向著台階上的一處通道轉身行去。

明知自己兒子性命危在旦夕卻不能前去解救,作為父親,此刻,風起的心刺痛無比。

「多謝大哥!」

見著自己大哥終於同意,影宙激動萬分,當即手臂猛然一抖,壯碩的身形便開始變的模糊起來,最後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玉牌室內。

…………

「神秘人,所有的一切……我都是按照您當初所說的去做,您一定要讓涯兒平安無事才是啊。」風起低聲輕喃著,旋即眼神開始迷離進入了一片回憶當中。

…………


「這是那裡?怎麼這般詭異?為何我感受不到丁點神力波動?」一處詭異的空間內,風起四處張望眼瞳充斥著濃濃的疑惑。

「不用看你只需用心記下我所說的每一句話。」一道滄桑而古老的聲音陡然響起。

「你最小的兒子即將出生,他一生將要經歷三波生死大劫,若能平安度過這三波生死大劫,那麼他將來必然會成為天地之主宰。」

「他的身體里隱藏著一個天大的秘密,切記八歲之前,勿要讓他接觸修鍊之道,十六歲之前萬不可離府一步,不然他必將死於非命。」

「十六歲之後,任其獨自離開歷練,期間你切不要干涉他在外的任何事情,包括他的生死,不然他便無法安全度過第一波生死大劫……」

「嘀嗒。」

一滴淚珠順著風起的臉頰滴落在潔白的地面之上,發出清脆的響聲。

「涯兒,你不要怪為父,天命不可違父親都是為了你……」

…………

天透亮,刺眼的陽光灑落在大地,一處破碎不堪的山峰之顛人潮擁擠,他們每個人臉上皆是湧出一副震驚與不可思議。

「這裡昨夜究竟發生了什麼,這場面也太駭人聽聞了吧……」

「是啊,什麼樣恐怖的戰鬥能把那座山峰削為平川……」

陣陣竊語之聲響起,卻是沒有一人敢向前邁進一步。

在山顛的中央處,躺著一具著讓人作嘔的屍體,屍體周圍不遠處,散落著兩條粗壯的手臂與半隻依舊緊握的拳頭。

而四處的樹木,以及花草,盡數被一片焦黑所替代,在焦黑之處更是有著無數道金色的痕迹若隱若現。

最為駭人的是地面那一道深不見底的巨大裂縫,以及數米之深足足有成人般大小的深坑,在深坑中更是有著還未乾透猩紅無比的血跡。


這些人之所以不敢上前,乃是因為在中央之處有著一名藍衣女子在四處若有所思的走動著。

藍衣女子面色冰寒,來回走動間一股股讓人窒息的恐怖氣息,如同颶風般自她身體周圍瀰漫而開。

「看這具屍體手臂處,整齊的兩道切口,這應當是詩兒手中的雨神劍所為,而這半個緊握的拳頭應當是另外一人的。」雨寒眉頭緊皺,臉色變的越來越難看起來。

「咻。」

正當雨寒沉思之際,空氣忽然傳來細微的氣息波動,下一霎,一名黑衣男子陡然出現。

雨寒正心情不好呢,見著有人敢進入這裡,當下便是對著那出現在中央之地的黑衣男子發起了攻擊。

「唰。」

黑衣男子袖袍一揮,身形陡然閃動,很輕鬆躲過了雨寒的凌厲攻勢。

「雨寒二宮主的脾氣什麼時候也變的跟我影宙一樣暴躁了。」

「什麼?」

「藍衣女子居然是雨宮的二宮主?」所有人在聽聞黑衣男子的話后臉色頓時大變。 「轟轟!」

驚天動地的巨響聲響徹而起,一股股滔天般的能量暴動瘋狂的自天地間席捲者,在六人的圍攻下黑煞步步後退,此時,所有黑煞堂之人都已經被五大宗派之人徹底拿下來,唯有黑煞一個人在負隅頑抗。

不過,五位長老與皇甫也不得不承認黑煞的實力確實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擬的,在這之前皇甫一個人便能將黑煞擊殺,但是如今五位長老加入以後,竟然還是無法將黑煞徹底擊殺。

「黑煞,你真的是讓我們打開眼見,不過今日你終究難逃一死。」五位長老同時暴喝一聲,手中神元玄寶猛的射掠而出,直接向著黑煞的胸口轟去。

見著五道神元玄寶攻來,黑煞臉色一沉,當即也是暴喝一聲,「要殺本座,就看你們有沒有這個本事了。」

身軀一震,極端駭人的黑色能量,猛然自他的身體里爆射而出,霎那間,無比濃稠的黑色血液自黑煞的黑斗笠下噴射而出,隨之便是見得黑煞的氣息也是猛的在這一刻開始暴漲起來。

「怎麼回事?」五位長老同時一驚,黑煞忽然暴漲的氣息,使得他們心中猛然開始悸動起來,就連皇甫的心中忍不住咯噔一下。

「你們以為本座就只有這麼點實力么,現在本座的封印一驚解開,你們所有人的死期也將到了。」

話音落下,只見的自黑煞身體里忽然出現一道道無比滲人的黑色符文,黑煞符文彷彿是自己擁有靈魂一般,向著皇甫,以及五位長老發起了猛烈的攻擊,而在黑色符文出現之後,一股驚天般的壓迫之力,也是猛然沖向了他們六人。

「真神境小成?」

皇甫驚叫一聲,黑煞真神境初期的時候就能與他們六人戰鬥,如今突破到了真神境小成,他們六人或許會有危險了。

更可怕的是黑色符文彷彿是能吞噬他們的生機一般,使得他們身體里運轉的力量,正在大幅度的降低他們的攻擊速度。

混元塔內的風天涯也是猛然一驚,黑色符文的本事他是最清楚不過了,若是任由黑色符文攻擊皇甫、以及六位長老,他們必然會受到重傷,當即風天涯沒有猶豫,身形一動,飛速掠出混元塔,擋在了六人身前。

「小子,你居然還敢出來,本座今日不把你碎屍萬段。」黑煞暴喝一聲,這一切都是風天涯給破壞了,原本他已經掌握了整個局面,卻是讓小小的風天涯給破壞掉了,他豈能放的過風天涯。

「不管什麼時候,你也別想殺的了我,黑色符文雖然厲害,卻是無法奈何我,反而會成為我的養料,你就等死吧。」

話聲落下,風天涯身體一怔,一股驚人的灰白色能量頓時自身體里席捲起來,見得他手掌一旋,那些黑色符文便如同受到牽引一般,盡數湧入了他的身體之內。

黑色符文入體,風天涯的臉色頓時開始扭曲起來,身體也是不停的開始顫抖起來,不過他始終是緊咬著牙,沒讓自己發出一聲痛苦的嘶吼來。

就在風天涯掙扎之時,沉寂在鴻蒙之氣內的小六又是懶洋洋的探出了頭,旋即,小口微微一張,便是將黑色符文盡數吞入了口中,旋即,打了一個飽嗝之後,又是懶洋洋的把腦袋縮了回去。

「皇甫前輩,五位長老,黑色符文我已經解決掉了,你們可以放心的與黑煞戰鬥了。」說完之後,風天涯神奇一抖,旋即,快速的回到了混元塔中。

一切都是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所有人都是沒有反應過來,尤其是鍾如煙、鄧爽二人,他們現在已經無言與對了。

「只要能將黑煞殺死,我暫時不找你的麻煩也無所謂的事情了,不過仇恨依舊在,只要我的修為晉級真神境,我便一定能將你打敗,對於你來說,也許打敗你,比殺了你更加難以接受吧。」鍾如煙吐了一口嬌氣,旋即緩緩搖了搖頭,在混元塔內盤坐了下來,鄧爽也是緊跟這鐘如煙的動作,盤坐了下來。

「別以為收了本座的黑色符文就能殺的了本座。」黑煞暴喝一聲,手中印法一變,剎那間的功夫天地間忽然出現一尊山嶽大小的巨龍。

「吼!」

無比滲人而起嘹亮的獸吼聲響起,天際中瞬間掀起了驚濤駭浪,只見的山嶽大小的巨龍身體周圍,忽然燃燒起來無比霸道的黑色火焰,帶著驚天動地的威壓向著皇甫六人席捲而下。

「轟!」

六人臉色同時一變,不過很快又恢復了常態,火焰巨龍雖然強,但是他們也不是吃素的,手中印法也是同時一變,旋即,只見的自他們的身體里同樣席捲出無比巨大的能量氣息,旋即,手掌猛然拍出。

霎那間的功夫,猶如是隕石墜落地球般的撞擊之力在天地間席捲起來,然後更是以一種極端毀滅的姿態撞擊到了一起,肉眼可見的衝擊之力,如同風暴般在整個天地間席捲起來,令的周圍的空氣瞬間爆炸開來,就連空間都是發生了極大的扭曲。

一道道餘波衝擊而開,直接是將在森羅廣場圍觀的不少人,直接掀翻了起來,幸好是有著幾名修為不弱的強者出手才是擋住了他們的驚人攻勢、兩道身影飛速後退百米緩緩穩住身形,黑煞也是在這股能量的肆虐下後退了數十米之遠,不過,在樣子他並沒有受到什麼傷害,氣息也是沒有絲毫的減弱徵兆。

「本座說了你們所有人都是無法奈何我的,無論你們怎麼掙扎也是逃不出本座的手掌心的。」穩住身形,黑煞對著六人暴喝一聲,旋即,身體一側,快速的在廣場周圍掃過。

「黑煞,你想的太多了,我們是無法奈何你,但是我們中部地域的強者難道都是吃素的么?」五位長老低吼一聲,旋即全都是站立了起來。

就在他們話音落下的時候,整片天地間忽然傳來了一陣無比驚天動地呃破風之聲,霎那間的功夫,只見的五道極端駭人的氣息,便是飛速的席捲而開。

黑煞心中微微一怔,不過卻並沒有顯得如何慌張,當即也是身體轉動,看向了隱約可見的五道身影。

ps:請書友支持正版,(逐)(浪)。 奈何江湖裏 何等鼠輩,膽敢挑釁我中部地域威嚴。」話音落下五道身影猛然出現在所有人視線當中。

「宗主!」

「殿主!」

「……」


見著各自的掌舵者前來,所有人都是鬆了一口氣,當即也是飛速的趕到了他們身前。

「啟稟殿主,黑煞殺了我不少五大宗派之人,還有八名弟子也是死在了他的手裡。」魯長老低吼道。

那被稱為殿主的男子,臉色當即就是一變,眼瞳一道寒光射出,直接看向了黑煞,「你是找死不成?」

緊接著其他四人也是視線立刻匯聚到了黑煞身上。

「你們五個就是中部地域的掌舵者?」黑煞並未有絲毫的畏懼之心,對著五位掌舵者就是隨意喊道。

「真是個不怕死的傢伙,膽敢不回答本座的話。」說話之人自然是神風殿主端木淳。

「你們五個要殺我自然是易如反掌,不過,你們敢殺了本座,你們也只有死路一條,不單單是你們。就連整個天玄大陸都將毀於一旦。」黑煞淡淡道。

「威脅本殿主?」端木淳道。

「哼,你主人乃是古神境強者,你們誰干動我。」

「古神境強者?」端木淳眉頭一皺,不過很快就放鬆了下來,「本殿主還真不相信所謂的古神境強者。」

話音落下,端木淳也不對黑煞客氣了,直接一掌對著黑煞拍出,見著端木淳的凌厲掌風攻來,黑煞也是不在你言語,當即手中印法一變,對著端木淳一掌拍出。

下一霎,驚天動地的能量暴動席捲而起,兩掌猛然交觸在一起,黑煞猛然後退起來,口中悶哼一聲。

「不錯啊,竟然能擋得住本殿主的一掌。」端木淳道。

旋即身形暴掠而出,直接又是對著黑煞攻擊去,其他四位掌舵者並沒有插手,在他們看來,端木淳要殺黑煞那是手到擒來的事情。

片刻的功夫,兩者便又戰鬥到了一起。


不過,讓四位掌舵者意外的是,黑煞憑藉區區真神境小成的修為居然能與真神境大成的端木淳如此戰鬥。

兩者的修為雖然相差一個小層次,但是一名真神境大成的強者,如果全力一擊,必然能秒殺一名真神境小成的強者。

「哎。」一名掌舵者嘆了一口氣,「我們也出手吧,趕緊解決完戰鬥帶著我們的人離開這裡吧,這次弟子選拔賽變故真是叫個多呢。」

話音落下,幾名掌舵者同時出手,一會的功夫黑煞便是不行了,在無人的圍攻下,他慢慢的開始不敵起來。

「咚!」

只聽一聲驚天巨響過後,黑煞的身體猛然砸落地面,直接被五人給重傷了。

「殺了他。」端木淳暴喝一聲,他實在是有些窩火,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兒,他竟然沒能殺的了那該死的黑煞,當真是有些丟面子。

當即手掌一變,直接揮拳向著黑煞攻去,下一霎只見得黑煞的身體重重的砸落在地面深坑,霎那間,低沉塵煙四起,碎石橫飛,變得渾濁起來。

然而,待得一切清晰起來時,黑煞的身體卻是詭異般的消失了,隨後,一道無比震天的嘶喊聲響起。

「你們給本座記住,今日之仇本座必報,等本座修為突破之時,就是你們中部地域五大宗派滅亡之日。」

所有人心頭一怔,包括五位掌舵者也是,他們根本是不清楚黑煞如何從他們的眼皮子地下逃走的,不過,有一點他們可以肯定,或許黑煞真的會給他們造成威脅,乃至於將中部地域五大道宗派滅掉。

「魯長老,黑煞之事兒,你為何不早早上報?」端木淳看著魯長老大喝一聲,「若不是我與天鵬有獨門傳信秘法,今日之事又該當如何收場?」

端木淳的話音落下,其他四位掌舵者也是一臉陰沉的看向他們各自的長老。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