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聲音明顯是在裝,像是在掩飾什麼!

莉莉警惕地看了對方一眼,翻着手中的金色股東徽章:“股東,這是哪個股東啊,穀風……”

“啊!你是穀風!”

莉莉一聲大叫三步並作兩步跑到了那人身前,只看了一眼,便一頭栽進了那人的懷裏,緊緊的摟住了對方!

“哈!莉莉啊,沒想到你一點沒變,還是那麼漂亮迷人!力氣,力氣還是那麼大……”

來人正是從奧南國海獅城趕來的穀風!

正享受着懷裏佳人的迷人氣息,一個胖胖的大腦袋出現在自己面前,嚇了穀風一跳:“啊!接任務去前臺!”

那胖子一掌打過去,卻被穀風輕鬆抓住:“吆!是胖坨前輩啊!小的沒想到三百年不見,前輩的身子更加偉岸了,差點沒認出來,前輩莫怪!”

胖坨一把抽出自己的手,從鼻子裏哼了一聲:“小子什麼時候學會這麼貧了!你的老花手前輩可是等了你好久了!”

老花手前輩也在,還在等我!穀風轉頭看到了正在一邊看着自己的一位老人,那面相,不是老花手是誰!在奧利達那裏知道老花手在奧南國皇宮之行之後就金盆洗手了,三百多年後再見,這位老前輩真是就是老人了!

穀風想輕輕推開懷裏的莉莉,卻忽然感覺到自己胸前的溫熱,輕輕笑了一下,俯在莉莉耳邊說:“丫頭,怎麼看見我這麼激動!三百多年不見,我也,也很想你!以後有的是時間,這個樣子可不是你性格!”

莉莉聽到穀風說也想自己,心底一陣甜蜜,輕輕從穀風的懷裏擡起頭,抹了一把眼淚,笑道:“人家不做那什麼琺深國的將軍,就是希望有一天看到你,可以天天和你在一起!”

穀風沒想到莉莉不做那將軍竟是如此想法,心中不禁一陣感動:“好了!我們的悄悄話一會兒再說!”

說罷穀風輕輕牽住了莉莉的手,走到了老花手身前:“前輩,您在這裏等我?”

老花手捋了捋耳邊已經花白的頭髮,笑着點點頭:“是啊,等了你十年了,可讓我等到了!不過很失望啊,看來老夫沒有莉莉小姐有吸引力啊!”

一句話引得衆人哈哈大笑,平時大大咧咧、有些肆無忌憚的淘氣莉莉此時卻是有些窘迫,半個身子躲在穀風身後,輕輕隨着大家笑着。

老花手起身衝穀風介紹道:“這位同你一樣,也是這裏的股東,叫黃華!”

穀風看着老花手身邊精神矍鑠的老人,眼睛一閃:大道師的修爲,卻是散修!不過看來是個好人,笑着微微施禮道:“穀風見過黃華老先生了!”

黃華也有些驚訝眼前這個看起來三十歲左右長相的男子,估計年齡也就有三百餘歲,卻有着自己看不透的修爲。見穀風施禮,黃華急忙伸出雙手扶住了穀風:“我和老花手是好朋友,不必如此了!”

幾人寒暄一會兒坐定,穀風問道:“老花手前輩,這次在這裏等我,可是有什麼事情?”

老花手的眼睛一直閃爍不停:“穀風啊,你看看我,是不是真的老了!呵呵,三百多年前的奧南國一行,讓我做了金盆洗手的決定!三百多年過去了,今日,我是想讓你幫我完成一個心願!”

“心願?”穀風輕聲問道。

“不錯!”老花手說到這裏頓時有了一股滄桑感:“這是我畢生的心願了!”

“畢生心願?!” (ps:二更了,今天還有~大家支持啊!~)


穀風與莉莉幾人聽到老花手的“畢生心願”一說,心裏不禁有些苦澀。

“前輩,您說吧,這麼大的事情,我一定會盡自己最大努力幫您!”穀風微笑着表態道。

老花手笑笑:“那,你們還是跟我來我住的房間吧!”

說着老花手起身引領幾人來到旁邊的一間小屋,穀風卻是一眼認出,這間屋子正是那鸚鵡的房間!

衆人坐定,老花手從懷中小心翼翼地取出了一張灰黃的地圖,慢慢打開攤在了桌上!

幾人湊上前去看,見這是逸麒大陸的一張簡略圖,上面有着不是很明顯的六個小紅點!

“這是?!”穀風沒看出什麼所以然,輕聲問道。

“這是一張墓葬圖!”老花手的話讓衆人一怔,看了看圖,老花手繼續說道:“這張圖,是我師父傳給我的,再往上,這張圖傳了有近十代人了!你們,可能看出圖中的祕密?”

穀風皺着眉頭仔細看了一會兒:“這張圖上,好像有個佛像!”

老花手笑着點點頭:“對,這六個紅點,代表的是六座墓葬,而裏面埋葬的人,是六位得道的高僧!他們生活在同一時代,一起死去,留下了這個祕密!”

說着老花手指着那圖上的六個紅點:“這六點,代表六道!每個點都是一道!六道便是佛說中的天道、阿修羅道、人道、畜生道、餓鬼道、地獄道!六位高僧用畢生的精力鑄造了六座神墓,在同一時間坐化在裏面!”

“這墓葬,能盜?而且,既然您知道位置,爲什麼十代人都沒有倒過?”穀風不禁問道。

老花手笑道:“師父傳給我時告訴我,當時六位高僧告知天下所有人,若是敢去,就去,只要通過了六道,便可得到不可想象的東西!但是這張圖,是千餘年前才繪製而成,我的師父,還有上面幾代,都是佛修,他們花了畢生的精力才找到了這六道神墓的確切位置!所以傳到我這裏,我想,完成我師祖們,也是我的一個願望!可是我老了,不能獨身去……”

穀風明白了老花手的意思,這次,自己可能是要當保鏢,不過老花手的意思可能不會這麼簡單,等自己十年,會不會,這六道神墓中裏面真的有什麼東西不成?

突然穀風看着圖的眼睛一閃:“這,這是個龍頭啊!”

衆人隨着穀風所指看去:那六個點連成一線,可不就是一個龍頭!而那龍眼,卻像是在霧歌!

“這,我以前還真沒看出來!”老花手驚訝道:“難道這裏面還有什麼說道不成?”


“這好說!找一個佛修來問問不得了!”一直沒說話的胖坨子翁裏翁氣的說道。

“怎麼看!”老花手覺得有些好笑:“這東西只能拿出來讓人家看,看完了告訴人家要去挖佛修祖宗的墳?!”

衆人一笑,穀風卻覺得這裏面肯定有個大祕密:“傳說那霧歌裏,有座霧歌城!”

正說着,天歌劍裏的鬼色突然像是很激動的對穀風傳音說:“這裏面是個大祕密!我多少了解一些!你看,這六道神墓,應該是六位高僧用自己的法力注入到裏面,形成六個世界,而若是能夠突破這六個世界,便會得到……你想想,佛修所說的天生極樂!”

穀風開始很納悶鬼色爲什麼這麼激動,卻慢慢被鬼色的話語吸引了,想了想說道:“那,咱們就去試試?!”

老花手點點頭:“這六個地方,每一國各有兩個,我們就從天智國開始,而離我們最近的,就是拉林小鎮邊上的那片樹林!”

衆人點頭,幾個人又商量了一下,穀風也檢查了一下自己身上的靈符的數量:“那咱們什麼時候走?”

老花手笑着擺擺手:“不急,過兩天,陳飛會與我的另一個徒弟付宇過來,他們身上帶着我需要的東西呢!”

莉莉是不可能去的,黃華考慮了一晚,決定跟他們去!這樣兩天後,穀風、老花手、胖坨子、黃華、陳飛與付宇六人踏入到了穀風曾經做過第一個懸賞任務的那片樹林!

衆人一直向北走,半個月後,幾乎走到了極北嚴寒之地,哈一口氣便會成爲冰霜!

這天六人一直走到中午,老花手叫停了:“停下吧,按照這上面畫的,咱們離這第一個地點很近了!”

衆人停下觀察起四周的環境:這裏已經將近是樹林的邊緣了,再往北,便是高高的雪山之地!

“老花手前輩,不知道你的師父們是怎麼找到這些地方的?”穀風突然想起了這個問題,輕聲問道。

老花手帶着厚厚的口罩,口罩上已經附着上了一層的冰霜,一張嘴,化了一片:“他們是佛修,估計是用佛修的一些咒語,得到迴應後便知道了大致的位置,可是具體在哪裏,可就得我們找了!”

“那您吩咐,這方面我們可是不懂!”穀風笑着說道。

老花手笑着點點頭,望了一眼四周:“這樣,先用最簡單的方法,你用靈氣試探一下,看看有沒有什麼特殊之處!”

穀風依言馭起靈氣,凝神向方圓二十餘丈內看去,卻除了幾隻小獸外,什麼都沒看到!

這時天歌劍中的鬼色突然一陣顫抖,不禁自言自語:“好強的佛修咒術,看來我猜的不錯,人、仙、魔三界真正的好戲,現在纔開始上演啊!” (三更了,壹目會繼續努力,大家支持啊,一切砸來吧!~)

穀風凝神看了一圈,沒有發現什麼特別之處:“什麼都沒發現,看來還真的需要找一個佛修之人來幫忙?”

老花手搖搖頭:“哈,你看不出來不還有我和胖坨子嗎!這可是我們的老本行!”說着從陳飛的揹包裏取出摺疊的長鏟,遞給胖坨子一把:“來,做事!”

老花手的口氣很是專業,不禁讓穀風一笑,看着兩人在地上用力的把長鏟插進很深,然後拔出來,聞着上面的土質。

“前輩,你說,這墓葬非得就在地面之下?”穀風突然問道。

老花手停了一下:“不好說!但是大多是這樣的,若是地上沒有,咱們再找別的!”

話音剛落,胖坨子在一邊叫了起來:“老花手,你過來看!”

衆人隨着老花手一起走上前,見胖坨子手中長鏟之上黑色的土質裏,竟然夾雜着一些白色的土!

老花手急忙取過來放在鼻下聞了一會兒,大喜:“找到了!這土,是香土!或者說是佛修在施展一些咒術時所形成的土質!”

“跟以前一樣,挖個洞?”穀風做出了一副躍躍欲試狀。

老花手一把攔住:“不行!這不是一般的墓葬,說白了它根本就不能稱之爲墓葬,很可能就是放着高僧舍利子的地方!若是魯莽行事,說不定會陷入到萬劫不復之地!要知道,三修之中,佛修最爲神祕!”

“那怎麼辦?”黃華問道:“難道要一點點挖出來?”

老花手搖搖頭:“我們還是先分開在四周找一下,看看有沒有什麼特別之處!”

此時天上飄起了陣陣雪花,六人四散在四周,尋找着那特殊的地方。

鬼色在天歌劍中對穀風小聲說道:“你知道佛龕嗎?”

穀風點點頭:“知道,就是供奉佛像的小閣子吧!”

鬼色應了一聲:“對,我記得之前仙界有一佛仙,突然**化爲舍利子,飛進了一具佛龕之中的小銀盒中,直到今日,也沒人找到!”

穀風一愣:“你這話什麼意思,我怎麼沒聽明白!”


鬼色哈哈一笑:“早晚會明白的!”

“咦!怎麼雪突然不下了!”穀風突然發現雪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停止了,地上一片潔淨。

這裏的安靜,這裏的風景,真好啊!穀風不禁盤身坐在了地上,看着周圍的一切。靜下心來,這裏的一切都是那麼的美妙——鬱鬱蔥蔥的樹林,搖擺的樹葉掛在枝頭,不時會有一塊地方有着薄薄的積雪,時常一頭可愛的小獸從自己身邊穿過,陣陣的鳥叫聲讓這一切看起來是那麼的真實,那麼的完美!

好久沒這麼靜了……

穀風感覺自己完完全全屬於這裏,這裏就像是一幅畫卷,自己現在已經融合了進來,這幅畫卷讓自己感覺是那麼的快樂,無憂無慮。

是啊,人這一生何其的短暫!若不是來到了這裏,自己一百歲都活不到,都死了幾個來回了!既然老天給了自己這麼久的生命,爲何不好好享受生命的快樂!

人怎麼都是死。生是**裸,死也會是**裸,既然人生的結果是註定的,爲什麼還爲了那些私慾己求而費心勞力,以至讓自己的生活、讓整個空間裏的生命都活的那麼累!人生路上,多去享受些這些快樂的過程,自由浪漫的,多好!

自己因爲鬼笛穿越到這裏來,是命中註定無法改變的;青兒的死,也像是命運早有的安排;無道子、軒轅曉、路奇、蘇峯……這些人的離去,難道是自己可以左右的麼?!

三百多年前的天道門混戰,現在想來,不是千年之禮、完顏王族之墓等等發生時早就點燃了***嗎?!那天烽、就是現在秦觀的悟烽,這個奸細,不是千年都沒發覺嗎!這一切一切,自己能夠把握嗎?!

都不能……一切都是命運的安排,即使自己信命,更信自己,又能怎樣?!命運只看不到抓不住的,反抗,逆天,都逃脫不掉……

那就,安安靜靜的,深呼吸下這清涼的空氣,好好感受生命給自己帶來的快樂吧……

在另一邊,老花手也沉浸在一片寧靜中。

他真的老了!四百多歲了,跟自己一樣的人,頂多活到三百歲,可是自己……

自己走過了太多的地方!從小便跟着師父四處奔波,出徒後自己爲了生存,也在到處尋找給自己帶來收穫的地方。他沒有娶妻,他怕,怕自己這一行說不定什麼時候就突然離開了人世,連屍骨都找不到,甚至都不知道在什麼地方爲什麼離去的……

奔波了一輩子,到老了,才發現,自己其實什麼都沒做,什麼都沒有!沒有家庭,沒有親人,沒有幸福!自己的工作是黑暗的,收的徒弟也要挑沒人要的孩子——有家的孩子,誰會學倒墓摸金!

那自己究竟忙了些什麼?!自己的路都要走到頭了,爲什麼什麼都沒做,什麼都沒有?!這是命運安排,還是自己走錯了路?!

聽着陣陣動聽悅耳的鳥叫聲,老花手從沉思中走了出來,現在多好!眼前的這一切,完完全全屬於自己,這麼安詳的場景,我能感受到幸福!人生路上,無慾無求,一切順其自然,感受生命給予自己的一切,快快樂樂,由生到死!這樣的一生,纔是那麼的完美!

黃華、陳飛、胖坨子、付宇,這四人坐在地上、或靠着大樹站着,用眼睛,用心,用一切,微笑着感受這裏的一切……

心,第一次,這麼的安詳,這樣的滿足…… (ps:壹目求一切,大大們都砸來吧!~)

一行六人,在樹林深處飛散在四周坐着或者站着,臉上的神情是那麼的滿足!

此時天歌劍中的鬼色在費盡渾身解數努力抵抗着強大的佛修咒術:“媽的,這哪裏是人界的實力,分明有着大仙的實力了,與自己不相上下!”


現在穀風幾人已經中了這佛修的幻咒之術,鬼色也在苦苦掙扎,眼看,衆人就要在這裏陷入到無盡的幻覺之中……

突然,穀風右手腕處的白雲符號一閃,可愛的幻獸小風突然出現了,看了一眼有些迷幻的主人,口中唸唸有詞,兩隻前爪還在不停的晃動,像是在施展什麼法術,那動作看起來極爲好笑!

奇怪的是,小風這一出現,天歌劍中的鬼色的壓力一下子減小了許多:“嚇死我了!連我都差點陷進去,倒是把這幻獸給忘了!”說着目不轉睛地盯着還在念咒的幻獸!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