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是害怕吧……

搖頭笑了笑,這時耳聽見外面老金的談笑聲漸漸清晰,李一然心頭急轉,發了一條訊息回覆易靈:【我天天夢見你,和你‘打架’,哈哈!】

“哦!老大,有什麼好事嗎,笑的這麼開心?”老金大步進來。

“有啊,二胖請客,飯菜過會兒就上來,都坐吧。”


“是嘛,哈哈,我說我上茅房的時候怎麼聞到一股香味,還以爲,哈哈,難怪難怪!”

李一然作勢準備踢老金一腳:“去你妹的!說話能不能別這麼噁心!……,嗯,你們三個怎麼去了那麼久,還以爲都掉坑裏了。”

“嘔!老大!你這才叫噁心,哎哎,別打別打,嘿嘿,其實也沒什麼,我們三,不是一起蹲坑嘛,閒得無聊,我和他們倆講恐怖故事,他們聽的很開心,我一連講好幾個,所以才這麼久。”

李一然好奇的看着正襟危坐的無相和摸着下巴鬍渣的蔡永生,說道:“老金的恐怖故事?可都是黃色笑話的,你們沒聽出來?”

“聽出來了,挺有意思的。” “對,很有意思,愛聽書的書生那段最好笑!”

“我去!”李一然笑道,“趕情你們倆都是悶sao啊,哈哈,老金你可有伴了。”

“嘿嘿,還行吧,他們倆比老大還是差了那麼一的,講兩遍才反應過來,對了,老大,我又新編呃咳咳想到一個真實的恐怖故事,你想不想聽?”

“廢話,說!”

“嗯,咳咳,故事的名字就叫,秋天的小狐狸。”

“呃,去你的,哈哈,不就是狐秋嘛,真的是,嗯,說,我聽聽。”

“好嘞,話說在……”

… … 第二天,一大早。

李一然是被近在咫尺的公雞叫聲給吵醒的,穿着單衣的他坐了起來,揉着眼睛,沒好氣的看着,被咯咯直笑的程嵐舉到面前的紅毛大公雞,打着哈欠說道:

“我說,你這丫頭可真夠無聊的,大早上抱個公雞過來,哎小心啄我的眼睛!”

“嘻嘻,不會的,小紅可聽話呢,不啄人只打鳴的,咯咯,小紅,再叫一個。”

“我去還真聽你話啊,好了好了,快抱出去,我要穿衣服,非禮勿視,快出去。”

“哼!誰稀罕看你呀,小紅我們走!”

走了幾步,程嵐忽然轉身,嚇了李一然一跳。

“我去! 將軍妻不可欺 ,你又怎麼了?”

“沒事呀!嘻嘻!壞蛋師父,你還怕羞呀,還捂被子,羞羞。”

“你這丫頭,信不信我,我揍你。”

“哼!我纔不怕你呢!壞蛋師父,金大叔是不是在隔壁睡懶覺?”

“是,呃你不會去吵他,哈哈,就在隔壁右手邊。”

“好,知道啦,小紅我們走,”說着程嵐抱着大紅公雞蹦蹦跳跳的出門,然後大聲喊着,“小小,千千,快把小黃、小白帶過來,……,怕什麼!金大叔沒事的,……,這都不會,看着,小紅你先叫。”

很快,咯咯,嘎嘎,汪汪聲響起。

李一然知道了小黃小白是何物了,快速換好衣服,走到門口,見到了蘇小小和千千二人,一個抱着只黃色的小鴨子,一個舉着白色的小狗:“哦,可以啊你們!”

“師父!”蘇小小臉蛋羞紅,小聲說道,“是,是小嵐非要……”

“小小,”程嵐撞了下蘇小小肩膀,滿不在乎道,“怕什麼,先別理壞蛋師父,千千你的小白怎麼不叫呀?”

“小白早上吃了好多,都困了,哎李師父,你?”

“哈哈別怕,我是想說你們這些可叫不醒他,最好放蛇進去。”


“我去!”屋內老金大叫一聲,接着有撞倒東西的聲音,很快,房門被老金從內打開,“老大你太壞了,不怕教壞人她們小姑娘,哦,這公雞挺肥的嘛,可以吃一頓……”

“哼!金大叔壞死了,小紅,啄他!”

“哈哈,我會怕這小公雞?!我去!老大,你點我穴!太壞了,不玩了不玩了,救命啊!!”

… …

不久後,鬧哄哄的幾人來到了大廳,李一然詢問府中下人得知尤二良天沒亮就出去了,心中感嘆他的勞碌命,坐了下來,等僕從給各自上茶離開後,衝着還抱着那紅色大公雞的程嵐,擺出師父的架子,說道:

“咳咳,你看看你,嗯還有你們,成何體統!還不放下!髒不髒!”

“哼!一點都不髒,壞蛋師父,昨晚上,我們給小紅小黃小白還洗過澡呢!比壞蛋師父你還乾淨!”

眼見李一然吃癟,老金沒心沒肺的大笑起來:“哈哈,老大,你不行啊,還沒這,小鴨子乾淨啊,哈哈,哎哎,別扔東西,這可是人家的。”

“去你的!嗯咳咳,嵐丫頭,你們玩小動物也就罷了……”

“不是玩,是愛護!”

“隨你怎麼說,不過,你們帶那麼多小動物把尤府都佔了,到處拉的都是那啥的,把主人都趕走,是不是太過分了,呃,你笑什麼?”

“嘻嘻,壞蛋師父,我們已經想好了,這些小傢伙肯定不能一直待在那地方呀,都沒多少草地的,所以呢,就找了城外很大很大很大很大……”

“打住,你說這個手老比劃什麼,是不是找了城外的地,嗯?不會是過來想讓我替你們付錢吧?我可沒錢!”

這時千千插話道:“小嵐,你師父真的和你說一樣喲,一提錢就躲的。”

“哎,”李一然瞪了一眼,說道,“這這哪是躲,我是……”

“好啦好啦,壞蛋師父,我們都知道的,嗯咳咳,錢不用你出,也不用我們出的,地方是包子的好朋友蕭洛妹妹選的,是她家在城外的地,好大好大好大好大一片地的。”

“蕭洛?誰啊?這麼大方?”

“壞蛋師父你太壞了!”

“呃,我又怎麼了,就問句話?”

“哼,你前不久還欺負人家蕭洛妹妹,這麼快就忘啦?”

眼見李一然還是一臉茫然,一旁的蘇小小提醒道:“師父,她是蕭城主的孫女,說是見過你,你把包子的寶貝猴子給泡壞了。”

“哦!”李一然一拍腦門,笑道,“那小姑娘啊,哈哈,想起來了,瞪我做什麼,當時是,老金!他出的餿主意!”

“啊!老大你這仇恨轉移的,呃好好,是我出的是我出的,行了吧,哎,你,你把雞拿開,我怕這個現在。”

“哼!……,壞蛋師父,既然你都承認了,欺負了人,那就要給人道歉。”


“小事而已,我道什麼歉,哎,把你的小紅拿開,我也怕它。”

“嘻嘻,”程嵐收回咯咯叫的大公雞,眼珠轉動,說道,“這樣吧,怎麼說你也是我的師父,道歉我幫你道,你呢,要答應我一個要求,很小很小很小的要求。”

“你這話說的,我怎麼聽的瘮得慌,這是不是就你們大早上來的目的,好好,說吧。”

“嗯,幫我們佈置陣法,城外那地方的。”

“陣法?布那有什麼用?”

“笨!當然是保護那些小傢伙呀,壞蛋師父你可別想躲懶,人尚正說你是什麼陣法大家的……”

“小嵐!”蘇小小不由自主大叫一聲,接着眼神躲閃,俏臉微紅起來。

“怕什麼!”程嵐直言道,“尚正說不讓說就不讓說了嘛,壞蛋師父又不是外人,有什麼不能說的。”

宦海特種兵 ,接着看向程嵐,問道:“是尚正提議讓我去佈置陣法的?”

“是呀,他說你陣法厲害,佈置很快又最好的,還說讓我們說的時候,不讓說是他說的,說是怕壞蛋師父你多想,其實我都知道的。”

“你知道什麼?”李一然笑道。

“壞蛋師父你,對長得比你好看的男的,都不喜歡的。”

“噗!咳咳,你,你!”李一然指着程嵐說不出話來。

哈哈!

老金和千千都放聲大笑起來,就連蘇小小,眼見李一然吃癟表情,也不由得偷笑起來。

好半天,李一然才恢復過來:“哼!就知道氣我,哎,你過來做什麼?!”

“不做什麼呀,壞蛋師父,我給你捶背,順順氣,嘿嘿。”

“免了,…….,好吧,你這樣我肯定是要去一趟的,吃了早飯就去,你們吃了沒?”

“早吃呢,壞蛋師父,你吃飯最磨蹭了,我們直接過去,路上買點包子就行,走啦,馬車都等在外面呢!”

“哎,別拉我啊,好好,走,真拿你沒辦法。”

… …

出了府門,老金騎馬,李一然則被程嵐拉進了馬車,雖然馬車還算寬敞,不過有千千在旁,聞着三女身上散發出的香氣,李一然還是有些尷尬起來。

“壞蛋師父,你別老扭來扭去呀,好好坐着,嗯這邊比臨城涼快多了,臨城這個時候都不敢坐馬車,太悶了。”

“悶什麼,”李一然沒話找話道,“車上安個風系陣法就行。”

“哼!說得簡單,要錢的呀,我爹都捨不得安的。”

“呵呵,對了,嵐丫頭你和你爹有聯繫過嗎?”

“沒有呀,我可是偷跑出來的,嘻嘻,還瞞着我娘,說是閉關修煉,怎麼樣,壞蛋師父,我厲害吧!”

“厲害厲害,嗯那個千千你沒事了吧,你的病?呃,怎麼臉紅了?”

程嵐輕輕的踢了李一然一腳,嗔道:“壞蛋師父你可真不會聊天,女兒家的事也問!”

“呃咳咳,那,那,那你們的同伴,尚正幾個現在在哪?”

“笨,去城外了呀,那地方大,他們天沒亮就過去了,我們三個還要找壞蛋師父你,壞蛋師父,你最近都在忙什麼呀?”

“我,沒什麼啊,無聊呆在家的。”

“又騙人,壞蛋師父你是不是跑始祖山脈去了!”

“呃,……,何傑告訴你的?”

“不是呀,我是聽我姐妹說的。”

“姐妹?小小?”

“壞蛋師父,你可真笨呀!小小和我都在一起的,她哪知道,是我在臨城的姐妹,我的好姐妹可是有很多的喲!你不相信?”

“相信太相信了,你知道什麼從你姐妹那?”

“哼,是想考我嗎,我可是知道很多的,我知道是壞蛋師父你救了沈嘉沈哥哥、紅葉帝國的二皇子楚鴻飛,還有九皇子方炳孝那個壞傢伙!”

“壞傢伙,他欺負過你?”

“壞蛋師父你是不是老了,這麼快就忘了?那個壞傢伙欺負過小德哥哥,在月隱門的時候!”

李一然愣了下,然後點頭笑道:“不錯,我差點忘了,嗯不錯,嵐丫頭,愛憎分明,不愧是我的徒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