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廢話很多啊,上,殺了他,幫血顏大人奪取青焰。」

「哼。」

陸青冥一聲冷哼,壓制在大成的劍意便蓬勃而出,充斥了大殿,蘊含著更加濃烈殺氣的劍意一下子便將血戮眾人的殺氣剿滅。

冰冷的,如同實質般的劍意如同一把利劍,架在血戮眾人脖子上,讓他們失去了戰意。唯獨巫長老雖然為陸青冥劍意驚訝,但是卻不受到多大影響,他依舊冷冷看著陸青冥。

直到陸青冥真氣一動,化神後期的修為顯露無遺,巫長老才震驚了。

長劍與巫長老手上的金色相碰,竟是擦出了火焰,雖然皇室功法精妙,然而陸青冥也有劍意臨身,本身實力十分強悍。這一碰之下,陸青冥未曾退步,而巫長老卻被震退了好幾步。

「你……咳。」僅僅一擊,巫長老就受到了內傷。

看了陸青冥一眼,他忽然便往上方急速飛去,似乎要憑藉忽然衝出的突然,在陸青冥反應過來之前逃離。

然而,事實卻會讓他絕望,他衝上屋頂,然而屋頂卻有一股力量阻擋了他,一下子便將他擋了下來,他要再沖,陸青冥卻已經在眼前。

「不要費事了,此處已經被我布下陣法,你是走不掉的。快說,殺死趙毅的是誰,啟動秘法在哪裡?」

巫長老卻死不開口,果然如同血戮死士一般,雖然陷入死境,他卻依舊不鬆口。知道了自己逃不出去,他又對陸青冥發起了攻擊。

巫長老每一次攻擊似乎都是突然出手,搞的是偷襲的本事。

這一手若是對一般的武者絕對是必殺,然而對劍客卻毫無作用,他們再快再突然,也無法比劍客的反應速度快。

長劍如電,一下子穿過了巫長老的手腕。

「你……你怎麼可能這麼強?」巫長老的手被陸青冥挑著,面露驚駭之色,看著陸青冥的目光里滿是難以置信。

「你本來是血戮的人,還是皇室的人?」

「哼,皇室。一萬年到,不管諸閣還是皇室,都必須滅亡,這是定數,這個時候若是還守著皇室,才是不智之舉。」

怪不得不似血戮般視死如歸。

陸青冥頓時明白了,忽然雙手一揮,長劍脫離巫長老,忽然穿梭在下方的人群中,眨眼間大殿內便是滿地屍首與鮮血。

巫長老看了心驚膽戰,再也沒有了從前與陸青冥言語交鋒時的神態,他嘴唇哆嗦著呢喃:「這……這是什麼實力?」

「說出麟牙的計劃,以及啟動秘法的下落,我讓你輕鬆上路,否則……」


巫長老倒飛出幾步遠,手指著陸青冥咬牙道:「說不說都得死,你以為我是傻瓜嗎?」

「你不是傻瓜,但你不知道有人叫我,魔鬼劍客。」

話音剛落,巫長老的手上,皮膚盡碎,整隻手都只剩下了肌肉與一片血淋淋。


「啊!」巫長老慘叫了起來,驚駭的看著自己的手。

「說,我讓你一劍死,不說,我讓你萬死不能。」

這一刻,陸青冥似乎又變成了冰冷的無情劍客,似乎真的變成了魔鬼劍客般,漠視生命。

「不說。」巫長老緊咬牙根,同時迅速後撤,欲要遠離陸青冥。

「那便再來。」

然而陸青冥根本無需離開原地,長劍飛出,便將巫長老另一隻手剝了皮。

大殿里,回蕩著巫長老的慘叫聲,然而,大殿外,沒有一個人聽得到。 「說。」

淡漠的聲音如同魔鬼的韻律,就算是化神境強者,他也依舊是一個凡人,縱然飛天入地,然而他也同樣受不了折磨。

轉眼間,本來談笑自然的巫長老,便在陸青冥手中成了一副萎靡的模樣。他終於明白,死,似乎才是最容易的。

當陸青冥的長劍再度舉起的時候,他的身上,沒有一處無傷痕,沒有一處沒被剝皮。

「我……我說……麟牙的計劃,我不知道,而啟動秘法,只有一份,被麟牙奪走了。」說完,他便慘叫一聲,道,「殺……殺了我。」

話未說完,長劍飛過,他雙眼便失去了神色,臨死前的臉上,充斥著的是輕鬆。

陸青冥站在滿地鮮血的大殿中,皺著眉頭思索。巫長老臨死前失去神智后的話語,不會是說謊,那麼事情就麻煩了。

「麟牙,五十年前就是宗王境,如今又不知道達到了何種地步,縱然沒有皇道境,也絕對不是普通的宗王境。」

陸青冥自負實力在同齡中幾近無敵,達到了破極戰力的他,可以輕易擊敗化神境巔峰強者,然而,他卻沒有信心對付宗王境修士,尤其是在了解了乾坤境奧義之後。

沉思了片刻,他只好縱身一躍,飛速離開了此地,整個皇宮中都沒有其他的化神境強者,他走得無聲無息,根本不會有人發現。

他離去時沒有將大殿的陣法破除,外面的人進不去,根本不會發現內里的一片血腥。如今不是打草驚蛇的時候,這些人的死,還要瞞著皇宮中的人。

他躍上雲端,加速飛行,下一站,他要到修羅閣一趟。日炎閣被滅,意味著其他僅剩的兩閣也有覆滅的危險。

若是諸閣的毀滅計劃是在同時進行的,那麼最有可能堅持下來的,便是修羅閣,畢竟,修羅閣化神境強者比較多,而且,吳星宏實力也幾近趙毅。相比較之下,玄冰閣就滅有這份實力了。

另外一個原因便是,此地距離修羅閣更近。

此時此刻的陸青冥,不知道落霞境內,不僅僅諸閣受到了威脅,東方臨近閉月山脈的最大武者城市,萬化城,此時正被一股危機所縈繞。

巨大的城牆巍巍聳立,無數的將士和武者站在城頭,俯視著下方。

無邊無盡的黑色將萬化城圍繞,若是逼近去看,才發現,這些黑色,竟然是數之不盡的妖獸。本來只有在各大隱秘之地才能夠看到的強大妖獸竟然也藏在了其中。

萬化城城主,龍小妖的父親龍騰,此時正站在城門上,望著無邊無際的妖獸群,心中甚是憂愁。

「稟告城主,傳信隊伍,也無法突圍,情勢危急。」一名將士在他身旁報告。

龍騰一聽,頓時眉頭緊皺,默默無言,心中縱是憂愁,也無法訴說。

「凝元境武者能夠突破多遠。」

「最多突破五十里,便必死無疑。若是有化神境武者,便可以從天空離開,尋找救兵。

「廢話,若是有化神境武者,便可以直接解決問題了。」龍騰忍不住破口就罵,繼而眺望遠方,「若是陸姑娘在的話,就好了。」

「對啊,城主,陸姑娘不就在城主府中么?」那將士算是龍騰心腹,倒是知道很多事情。

然而,龍騰聞言確實苦笑一聲:「陸姑娘如今貴為金翎閣太上長老,早就離開了。」

將士頓時不言不語,同樣看著妖獸攻城,而士兵和武者卻連出去迎敵都無法做到。


「如此大的事情,不可能皇宮和諸閣都不知道啊。這……」

龍騰忽然呢喃自語。

「傳令下去,繼續組建隊伍,繼續突圍,如今情況岌岌可危,任何一點努力都可能成為我們的希望,繼續突圍!」

那將士立即領命下去,雖然如今城中願意組隊突圍的凝元境武者幾乎已經沒有了。

在將士離開之後,龍騰也毅然決然,下城領導武者、士兵,共同防禦妖獸。

雲層之上,高空中一道身影在若影若現,她一身血袍,渾身上下充滿了危險氣息,她容顏絕美,然而卻表情冰冷。

她俯視這下方的黑色,默然不語,也不出手。

忽然,她呢喃道:「萬化城龍家,竟然落魄至此,實在難以想象,不過,今日之後,你便一人也別想留存。」

她,赫然是之前在日炎閣出現過的毒女血顏。

「不過,為了大人的計劃,便讓你們多苟延殘喘幾日,也好多拖延一些時間。」 枕上豪門:冷血總裁的心尖妻 ,臉上還有這一點怨氣。

「可惜了日炎閣寶物沒有尋到,如今也只有在此地做些事情,將功贖過了。」

一頭頭中級妖獸,不斷衝擊著城牆,每一次攻擊,都讓大地震動,攻擊聲勢無比浩大。

龍騰帶著十幾個凝元境武者,身臨牆頭,一招招攻擊都往下而去,全是大範圍的群體玄法。

實力之大凝元境極限的他,每一招下去,都有數十頭初級妖獸甚至數頭中級妖獸要死亡。這樣的殺傷力,在城中絕對屬於第一高手。然而,這樣擊殺量,相對於那黑壓壓的一片,依舊太少了,少到可以忽略不計。

遠處的天空中,三道身影在移動著,白幽篁一手粗魯地抓住龍小妖,目光專註於前,與花風月往東方飛去。

雖然他們同樣是化神境,但畢竟都是剛剛踏入化神境的人,飛行速度相比較陸青冥和血顏都差了不止一籌。

本來還嘰嘰喳喳抱怨白幽篁的龍小妖,此時卻異常的安靜了下來,一動不動,讓花風月二人都頗感奇怪。

「龍小妖,你怎麼不叫了?」花風月調笑道。

若是平時,龍小妖肯定要與她鬥嘴一番,然而此時他卻無精打採的,淡淡看了花風月一眼,身體竟然微微顫抖。

「你怎麼了?」白幽篁最先感受到,開口問他。

「不知道,不知道,心裡有些煩躁,好像,好像有什麼事要發生了一樣。」龍小妖身影顫抖著說道,語氣里說不出的慌張。

兩化神境頓時一驚,相視一眼,不明白其中為何。

「你會不會想多了?」

「不知道,不知道!」

見到龍小妖似乎情緒有些失控,年輕的兩人都不知道如何是好,只好沉默下來,繼續往前飛行。

只是,越是接近東方萬化城,龍小妖的異常就越是嚴重。

花風月再次抽空看他,忽然驚叫一聲:「啊!他,他怎麼了?」

白幽篁聞言立即停了下來,看了之後也忍不住一驚,急忙往下降落,暫時落到平地。

……

「聖門為尊,血戮尊王。如今看著,實在無聊,便讓我加上一把火吧。」雲層中的血顏看著看著,忽然一笑,雙手一揮,在她身後下方的土地上,紫色的煙霧逼迫著一頭巨大的妖獸往萬化城而來。


那巨獸每一步踏下,都讓大地一陣顫抖,巨大的身影讓人們眼前一黑。正在抵抗著的龍騰等人驀然發現遠方行來的可怕身影,頓時瞳孔一縮。

一頭白色的巨猿緩緩醒來,雖然行動緩慢,然而他氣勢與力量之強大,駭人心驚。

「高級……高級妖獸!」眾人悲戚驚呼。

龍騰也不由得苦笑一聲,笑聲哀道:「完了,完了,沒有機會了。」

巨猿走過,幾乎沒有人能夠活下,所有妄想抵抗的武者,都被他一腳踩死。

高級妖獸,實力堪比人類化神境,尋常凝元境根本無法抵擋。

螞蟻多咬死大象的可能,再也不存在,因為凝元境根本無法攻破高級妖獸的護體真氣。

絕望的人們在城頭獃獃看著那巨大的猿猴,一個個再也沒有了動作,對試圖踏入城內的妖獸,他們也聽之任之,他們已經死心了。

「哼,低劣的人,享受絕望吧。」血顏不屑地看著下方的人。

「沒有希望了嗎?小妖,小妖。」龍騰將靠近過來妖獸擊殺,絕望了的他,面對已經被攻破的城門,他眼底已經失去神色。


這一刻,他想到了自己的兒子。

「也好也好,龍家還有傳承,不算滅亡,只要還有龍家人在,便不算辜負了先祖。」他拼著命,一刀一刀將妖獸斬在腳下,絕望能讓人滅完,也能給人力量。

他發揮除了超乎尋常的力量,戰力直追人傑。他看了靠近過來的巨猿,忽然大喝一聲,沖了上去。

「城主!」他身後的隨身將士大呼一聲,終於也跟了上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