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神,您請講,有什麼要求您儘管提,別說是一件事,就算十件事,只要我能做到,我一定會答應您!」乾昊滿口應允,心中卻是波濤洶湧。

乾昊明白,只要刑天提出一滴血的要求,那就證明他夢中聽到的事情是真的。

「我只有一個請求,請求乾公子可以賜您的一滴血給我,讓我喝進肚子里!希望乾公子可以成全!」 聯盟之戰無不勝

「哈哈,天神說笑了,這有什麼難的,一滴血而已,十滴血也沒有問題!說吧,您什麼時候需要?我乾昊隨時可以滿足您!」乾昊笑著說道,表面淡定,但其實他的心裡已經可以說是驚濤駭浪了。

—————————————————————————

「嘿嘿,不必了,乾公子!除了乾公子,這把無名劍可不是一般人可以駕馭的,給,還給乾公子!」巨人刑天非常規矩地將無名劍還給乾昊。

緊接著,還沒等乾昊反應過來,戰神刑天竟然撲通一聲,雙膝跪在了乾昊面前。


這可把一旁的姬發嚇壞了,不知道這巨人刑天在搞什麼鬼,難道天神也有魔怔的時候?

「快快請起,快快請起,天神,你這是折煞我也!」驚慌失措間,乾昊就要將刑天硬拽起來。

可是,任憑乾昊使足了吃奶的勁,刑天依然是紋絲不動跪立在原地。

「乾公子,您就不要再白費力氣了,您不知道,我刑天等您等得好苦啊!從此以後我要一直跟隨在您左右,做您忠實的隨從,請受我一拜!」說話間刑天便朝著地面磕了一個響頭。

「天神啊,有話好好說,您這樣,我真的承受不起啊!」乾昊無奈道。

「承受得起,您絕對承受得起!乾公子,我還有一事相求於您,希望您能成全我。」刑天滿臉渴求地說道。

「天神,您請講,有什麼要求您儘管提,別說是一件事,就算十件事,只要我能做到,我一定會答應您!」乾昊滿口應允,心中卻是波濤洶湧。

乾昊明白,只要刑天提出一滴血的要求,那就證明他夢中聽到的事情是真的。

「我只有一個請求,請求乾公子可以賜您的一滴血給我,讓我喝進肚子里!希望乾公子可以成全!」刑天一臉期盼地說道。

「哈哈,天神說笑了,這有什麼難的,一滴血而已,十滴血也沒有問題!說吧,您什麼時候需要?我乾昊隨時可以滿足您!」乾昊笑著說道,表面淡定,但其實他的心裡已經可以說是驚濤駭浪了。 看著一旁目瞪口呆、呆若木雞的姬發,乾昊走過去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姬公子,看你臉色,哪裡不舒服嗎?」

乾昊的這句話問得姬發欲哭無淚,更讓他無言以對,不用照鏡子,姬發都能想到此時此刻他的臉色是多麼不好看!

「啊,乾公子,我臉色不好嗎?我沒有感覺哪裡不舒服啊!」姬發強裝出一副若無其事地樣子回答道。

「呵呵,姬公子,剛才你臉色的確不太好看,不過現在已經基本正常了!來,我來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新收的貼身隨從小天,也就是戰神刑天!你那麼恐懼天神,還不趕快跪拜?」乾昊指著身後的刑天對姬發說道。

「在下見過戰神,戰神好!」說話家姬發就要向刑天下跪。

「哈哈哈,姬公子,不逗你玩了!不必客氣,小天現在既然已經是我的隨從,那麼從此以後大家都是朋友,也就沒這麼多講究!你說是不是,小天?」乾昊向身後的刑天問道。

「是是是,乾公子說得對,我們都是朋友,姬公子不必拘束!」刑天趕緊回應道,對姬發的態度變得如此和善。

果真是一物降一物,如此兇猛強悍的戰神刑天,竟然被自己之前聞所未聞的乾昊所收服,而且還收服得服服帖帖,這不得不讓姬發對眼前的小夥子乾公子刮目相看!

此時此刻,姬發方才明白過來,眼前的乾昊和柔兒並非遊山玩水路過常羊山,而是為了尋找巨人刑天,而刑天待在常羊山也是為了等待乾昊的到來。

緊接著,乾昊將自己在孤島最後一夜所做的夢如實講述出來,當著刑天、柔兒和姬發的面講了出來。

刑天聽完后,恍然大悟道:「怪不得我最近這一個月坐立不安,脾氣異常暴躁,原來是主子要大駕光臨了。不過姬公子可是差點因此遭了我的毒手。還望姬公子大人大量,原諒刑天的冒失和莽撞!」

「呵呵,天神說笑了,本來就是我私自闖入了您的地盤,怎麼能怪您呢!」姬發笑著說道,心裡卻暗暗嘀咕道,「就是有怨念我也不敢說啊,萬一你記仇,我以後可就慘了!」

「姬公子,你還是沒把小天當自己人,不用這麼客氣地稱呼天神,稱呼他刑公子或者刑大哥都好!你想一想,一旦我們出了常羊山,你總是天神天神的稱呼,肯定會引起周圍人的好奇和揣測。咱們何必自討麻煩呢,姬公子,你說是不是?」乾昊認真分析道。

「嗯,好,那我以後稱呼天神為刑公子!」姬發對乾昊的提議表示贊同,反正刑天聽乾昊的,自己按照乾昊的意願來做肯定沒問題。

同時,姬發覺得乾昊對自己是真的坦誠相待,不然也不會將那個明顯有所忌諱的夢如實相告。

那個夢是在告訴乾昊,他最終將打敗如今的玉帝,成為天庭新的主宰,這個打敗玉帝的過程,必將有著刑天的鼎力相助。

既然乾昊如此信任自己,姬發也沒有理由隱瞞自己此次前來常羊山的目的。

他的目的就是尋找巨人刑天,希望能夠讓刑天幫助自己推翻大商朝,結果刑天是順利找到了,但是卻始終不敢說出自己的想法,所以只好暫時在常羊山頂居住,企圖先跟刑天培養感情,然後找個合適的機會說出自己的願望。

沒想到,跟刑天還沒有培養出什麼感情,卻遇到了能夠控制刑天的乾昊,這不禁讓他大喜過望。

於是,姬發對乾昊說出了他父親姬昌和大哥伯邑考的不幸遭遇……

如今的大商朝,紂王沉迷酒色,在妖妃蘇妲己的慫恿下,喜歡使用酷刑,忠良之士和百姓們都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


起初,紂王發明了炮烙之刑,這炮烙之刑就是就是命令犯人走在塗滿油的銅柱之上,只要人不小心滑倒便會跌落在下面的火坑中,一旦落入火坑,犯人立刻便會皮焦肉爛,慘不忍睹。

但是,紂王的寵妃妲己看到如此慘狀卻會哈哈大笑不停,所以,紂王為了博得妲己的歡心,他便一直對犯人使用這種慘無人道的炮烙之刑。

西伯侯姬昌知道此事後,內心激憤不已,其他忠臣和百姓無不痛恨得咬牙切齒。

於是,姬昌向紂王表示,他願意獻上周部落洛河西岸的一塊土地,以此換取廢除炮烙之刑。

有了土地的誘惑,紂王當即便答應了西伯侯姬昌的要求,並從此廢除了炮烙之刑,姬昌也因此贏得了天下百姓的崇敬和愛戴。

姬昌勤於政事,廣羅人才,無論是外部落的人才,還是來自商朝的能人賢士,他都以禮相待並加以重用。

再加上姬昌本人生活節儉,平時就喜歡穿普通人的衣服,並且親自到田間勞作,同時又兢兢業業治理周部落,因此,西岐周部落在他的整治之下,整體實力日漸強大。

但是, 魔王大人的審判日記

由於紂王忌憚西岐的強盛壯大,所以他將西伯侯姬昌傳召道朝歌城內並將對方囚禁於羑里。

姬昌的長子伯邑考知曉父親被紂王囚禁在羑里后,非常悲憤,他向來侍奉父親至親至孝,於是他決意要救回父親。

為了救回父親,伯邑考召集了西岐的文武大臣商討對策,最終他決定自己帶著奇珍異寶、香車美女前往朝歌城進獻商紂王,以此請求紂王釋放父親姬昌。

當然,西岐的大臣和王后太娰都不同意伯邑考的這個決定,因為他們覺得這樣實在是太冒險。

但是,伯邑考心意已決,他任命二弟姬發監管朝政,然後孤身率領獻貢的的車隊前往商朝的朝歌城。

紂王對伯邑考獻上的珍寶非常滿意,但是他卻不像輕易就放了西伯侯姬昌,於是思前想後,他竟然想出了一個極其惡毒的主意來懲戒姬昌。

暗地裡,紂王命人將伯邑考殘忍地殺害了,並將其剁成肉泥,又用肉泥製成了肉丸。

然後,紂王令人把肉丸送給姬昌,並告訴他,只要姬昌姬昌吃了肉丸就立刻放他回西岐。

當那些受命之人向姬昌傳達紂王的旨意時,姬昌雖然覺得事有蹊蹺,但是他卻無論如何也想不到肉丸的來源,所以為了能夠儘快回到西岐,他便壓下心中的疑問將肉丸吃光。

紂王得知姬昌將肉丸吃光的消息后,得意地哈哈大笑,於是立刻下令將姬昌放回西岐。

西伯侯姬昌回到西岐后很快便知道了實情,他知道自己的兒子伯邑考為了救回自己而被殘忍的紂王做成了肉丸,悔恨不已但是為時晚矣。

……


姬發在悲憤之中將自己大哥和父親的遭遇說完,乾昊、柔兒和刑天早已是義憤填膺。

「哇呀呀,我要將這昏君剁成肉泥,然後做成肉丸去祭奠冤死的伯邑考伯公子!」刑天咬牙切齒道。

「哼,這個無道的昏君,真是殘忍至極,多行不義必自斃,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只是時候不到!」乾昊神色冷厲道。

一旁的柔兒沒有說什麼,但也是恨恨地緊咬嘴唇。

「小天,不要意氣用事,咱們要靜下心來從長計議!」乾昊看著刑天,提醒道。

「是,乾公子,我也只是一時氣糊塗了,一切還要聽從您的安排!」刑天趕緊解釋道。

乾昊輕輕點點頭,沒有再多說什麼,因為他明白何止是刑天想要將紂王做成肉丸,就是他也巴不得立刻將昏君做成肉醬肉丸。

接下來,刑天帶著乾昊、柔兒和姬發來到他的棲息地,山腰處的一個古泉旁。

古泉之大,完全出乎乾昊的意料,古泉呈橢圓形,長軸竟然可以達到六十米,短軸也近五十米,頗為壯觀。

由於整個常羊山面積廣闊,且樹木繁茂,層巒疊嶂,所以這個隱藏其中的古泉一般人還真發現不了。

古泉中的水也是清澈異常,邊緣遍布綠油油的青草。

「呵呵,不錯啊,小天,這個古泉好,我相信在裡面生活久了,一定可以修鍊出不同於常人的絕世武功!」乾昊笑著說道。

「是的,乾公子,這個古泉也是我無意中發現的,而且……而且這個古泉底下一直潛藏著后羿的神魂!」刑天遲疑了一下,將后羿神魂在此的事實告訴給乾昊。


「后羿的神魂?你所說的后羿是指傳說中射掉九個太陽的那個后羿嗎?」乾昊震驚道,他怎麼也想不到會在這裡碰到后羿的神魂。

「是的,乾公子,想當初我的頭顱被天帝埋葬於常羊山腹內,我只能以&乳&頭&作為雙目,以肚臍當作嘴巴。

但是半年前,后羿的神魂竟然在夜裡將我的頭顱重新安在了我的脖頸之上,不過不過牢固而已!

所以,這半年來,我一直在等待著您的出現,因為只要能飲下您的一滴血,我的頭顱就可以恢復如初!

本來我不想被動等待,而是主動走出常羊山去尋找您,無奈后羿的神魂告訴我,不出意外,您半年內定會出現在常羊山,但是如果我自行尋找,那麼只是徒勞而已!

因此,我便只好在常羊山苦苦等待著您的出現,我是盼了星星盼月朗,終於將您盼來了!」刑天苦笑著說道。

「哈哈,終於等到我,還好你沒有放棄等待,如果你走出常羊山盲目尋找我,估計我們也就不會這麼快相見了!」乾昊笑著說道。

然後,乾昊望著古泉低聲說道:「后羿的神魂竟然在古泉底下,而且這神魂應該有一定的預知未來的能力,不然也不會提前料到我會來常羊山……」

…… 羿射九日的傳說,民間廣為流傳,乾昊對此自然不陌生,在他的心中后羿絕對是一位造福人類的大無畏天神……

相傳,天庭中有一個天神,他的名字叫后羿,他力大無窮且箭術最強,人們都非常敬重和崇拜他。

那時候,天上有個最高統治者,人們稱它為上帝,也就是天帝,他的名字叫帝俊。

帝俊有兩個妻子,一個叫常羲,是月亮女神,這個月亮女神一共生了十二個月亮女兒;另一個叫羲和,是太陽女神,這個太陽女神一共生了十個太陽兒子。

這是個太陽都待在東海外的湯谷,湯谷名字的由來則是因為那列的海水像開水一樣熱。

湯谷有一棵大樹,名叫扶桑,扶桑高達幾千丈,圍粗也是一千多米,十個太陽就住在這棵大樹上。

這十個太陽每天輪流值班,一天一個,值班的那個太陽住在大樹的上枝,不值班的其他九個太陽則住在大樹的下枝。

值班的太陽每天出發之前,都要到咸池洗個澡,然後騎上三條腿的烏鴉,慢慢地飛上天去。

這個三條腿的烏鴉是日精,所以人們又把太陽叫做金烏,他每天馱著太陽按時從東方的湯谷出發,一直飛到西方的虞淵,再繞到飛回扶桑交班,如此一來,便是一天。

因為每天只有一個太陽值班,這個回來了,那個才出去,所以人們每天只能看到一個太陽,誰也不知道天上竟然有十個太陽。

這十個太陽,長得一模一樣,除了他們的母親羲和,誰也分不清哪個是老大,哪個是老二,所以每天值班都由他們的母親羲和來安排。

而且,這十個太陽也很聽母親的話,全都乖乖服從母親的分配,所以,自從盤古開天闢地以來,沒有出現一次因為太陽而引起的事故。

有一天,羲和去探望一個天神,不在家裡,正趕上這天是最小的兒子老十值班。

這個老十平時嬌生慣養,在母親面前還能聽話,可是一旦離開媽媽的管束便不守規矩了。

老十發現母親不在家,覺得沒有人會管他了,就乘機對九個哥哥說:「人家出來進去都是自由自在,誰像我們哥十個啊,天天受到母親的約束,一直就這麼重複著過日子,一條道跑到黑,真是單調乏味,太沒意思了!今天,趁著母親不在,我們不妨來個新花樣,我們哥十個一起出去,看誰發的光最亮,看誰放的熱最多。誰不去誰就是膽小鬼!」


老十這麼一說,其他哥九個誰也不願意做膽小鬼,便都自信滿滿地同意了。

於是,這十個太陽一起跑了出去,在空中向四面八方噴射著刺眼的光芒。

他們這樣做,還以為是做了好事,他們覺得渴望光和熱的大地一定會向他們表示熱烈歡迎。

然而,他們哪裡知道,大地上的一切生物都恨死他們了!

他們哥十個同時一出現,大地被照得像是著了火一樣,莊稼都被烤焦了,小河都被晒乾了,人們也都被曬得喘不上起來,只好躲在山洞裡,儘管這樣,還是有很多人被曬昏過去。

當時,地上的國君是堯,他看到人們遭受如此大的災難,心裡異常難過,可是他卻沒有辦法,只好向上帝禱告,希望上帝派來天神解除災難,拯救水深火熱中的人們。

由於堯的禱告,十個太陽胡鬧的事情很快便被天帝知道了,他非常生氣和震怒,決定派力氣最大、射箭最準的后羿到人間解決這個問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