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老,沒想到,我居然還能夠見到你。”林羽恭敬地朝着蕭老說道。

“呵呵,我也沒想到,這個林小子,居然是你這個林小子的兒子,果然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啊。姓林,家住在紫檀鎮,就知道,這小子肯定是林家人,但是,我這一個老糊塗,卻是忘記咯……”蕭老輕輕地捋了一下下巴,儘管,下面沒有一點兒鬍鬚。

“不,蕭老,您還年輕,怎麼會老呢?”林羽輕輕抿了一口茶,說道。

“恩,說得也對……”蕭老表示同意地點了點頭,然後,輕抿一口清茶,嘴裏透出陣陣清香。

林嶽站在林羽的身後,眼睛不敢直視蕭老,他現在,已經漸漸害怕起蕭老來了,蕭老現在,恐怕纏定他了。

“呵呵,林小子啊,我在這裏,也就不拐彎抹角了。實話跟你說吧,這次,我來紫檀鎮,就是爲了林小小子。”蕭老笑眯眯地看着林嶽,對着林羽說道。

“哦?蕭老您這次來,是爲了我小兒?難道,小兒他在您處,做了什麼讓您生氣的事情嗎?如果有,我定不會饒了這畜生!”林羽以爲是林嶽給他闖禍了,便馬上說道。

林羽那神情,似乎只要蕭老一點頭,或者“嗯”一聲,恐怕,他就馬上就地處罰了。

“呵呵,這倒沒有,林小子啊,別張口閉口就罵你兒子爲畜生,既然他是畜生,那麼,豈不是說,你也是畜生了?呵呵。”蕭老笑眯眯的說道。

聽到蕭老的這句話,林羽嘴角,不禁往上扯了扯,心裏吶喊:這個玩笑不好笑!

“那蕭老,您這次爲小兒而來,是爲了什麼事情?如果他真的犯錯了,我定不會饒過他!”林羽說道。

“哎,別張口閉口就是繞不饒人,他沒有犯什麼錯,我這次來,就是想讓他這小子,做我關門弟子,我想要傳授他一些東西。”蕭老說道。

“那太好了!”林羽聽到是這個消息,高興地一拍桌子,站了起來,當他發覺自己好像失禮了的時候,他便尷尬地坐了下來。“他能夠被您收爲關門弟子,那簡直就是他的榮幸啊!”

林羽說着,腦子裏,突然浮現出一段往事。

當年,他也曾慕名而來,來到蕭老當時所在的住所,想要讓蕭老收他爲徒,不過,即便他是唯一一個能夠如此接近蕭老的人,但是,蕭老那個時候,卻是沒有收徒的想法,所以,所有人都被他拒絕了,哪怕他很欣賞林羽。

如今,自己的兒子,就要被蕭老給收爲弟子了,即便自己沒有成爲蕭老的弟子,但是,自己的兒子成爲蕭老的弟子,林羽也是非常樂意的。

可是……

“可惜啊……”蕭老嘆了口氣,沒有說下去,吊了一下林羽的胃口,然後,才繼續說下去,“可惜,他卻不領情,根本沒有拜師的想法。”

蕭老的眼光,還時不時地在林嶽身上瞟了幾下,剛剛好與林嶽的目光相撞,眼裏透出了一股奸詐。


“哼!既然從你這邊不能夠入手,那我就從你老子入手,看你怎麼辦!”

蕭老心中說道。

林嶽不禁無奈:這次,看來又要多一個師父了……

“什麼?”一句疑問之中,帶着驚訝,林羽顯然沒有想到過,這個被人們捧得高高的蕭老,居然會有一天被拒絕的時候,這簡直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這件事情,是蕭老親口所說的,林羽也不得不信了。

“蕭老,今天天色不早了,不如,就在府上住宿一宿,或者,在府上多待幾天,不知可否?”林羽看了看外面漸漸變暗的天色,說道。

“恩,如此也好,我正愁沒有地方所去呢。”蕭老知道,林羽現在是要讓他先行離開,然後,他就跟林嶽來一番教育了,所以,他便點了點頭,跟着一個下人下去了,他也是想要在林家賴上幾天的,林羽現在,等於給他一個臺階,讓他上去。

看着蕭老消失在視線之中,林羽將視線全部轉移到林嶽的身上,林嶽現在,一臉不適。

而林羽,卻沒有管林嶽現在的表情是怎麼樣的,直接開口教育道。

“你知不知道,蕭老他可是一個大師級的人物,他的火熱程度,那可是厲害得很,他想要傳授你一些他的東西,肯定不可能只傳授你一些普通的東西,肯定是他本人一些特殊的東西,你居然就這麼拒絕了?”

“恩。”林嶽在林羽發飆的時候,可不敢隨便頂嘴。

“蠢蛋啊!要不是蕭老明顯是看上你了,恐怕,以後,你就會後悔,當初沒有答應蕭老的要求。”林羽喝了一杯茶,繼續說道。

看林羽那話嘮的樣子,恐怕,他這次一開口,就要說非常久的事情了。

林嶽可不能接受自己的耳朵受到創傷,趕緊說道:“老爹,我知道了,明天我就去拜師。”

“恩,這樣,就好。”林羽點了點頭,不過,既然他的話匣子已經打開了,不將裏面的東西吐出來,是不行了,所以…… 第九十六章 林依然

林嶽聽了林羽整整一夜的嘮叨,耳朵都出繭子了。

林嶽不禁認爲,不是都說母親才喜歡嘮叨嗎?爲什麼他的父親,也都這麼喜歡嘮叨……

林嶽雖然被嘮叨了一整晚,但是,他的精氣神卻仍然是非常的好,而林羽,卻是微微地有些感到困了,說了一句“年輕果然就是好”之後,便去休息了。

林嶽每天早晨必須做的早課,林嶽不可能不做,所以,他並沒有回去好好補一覺,而是直接爬上樓頂,現在讓他去爬山頂,是沒有那麼多時間了,所以,只有選擇在屋頂進行修煉。

林嶽這次,明顯覺得,吸收紫氣轉化爲紫源的速度,明顯快了一些。

林嶽不禁奇怪,難道,這紫氣變少了?不然怎麼可能吸收得這麼快。

不過,林嶽倒沒有顧慮這麼多,他猜測,恐怕是自己的功法進步了吧,林嶽體內,雖然只是修煉炎陽焚天訣,但是,吸收紫氣的那種方法,林嶽隱隱覺得,它也是一種功法,只是自己並不知道而已。

想起功法,林嶽自然會想到自己那第三層的炎陽焚天訣,如果想突破,恐怕,就得需要那塊火魔核的幫助了。現在,林嶽自然是不可能突破炎陽焚天訣到達第四層,現在,他的家族,明顯遭受着其他兩大家族的圍攻,這種情況之下,哪怕已經漸漸扳回了一局,林嶽也是放心不下來,進行突破。

林嶽剛剛修煉完畢,耳朵便是聽見了一陣輕盈的笑聲,林嶽的耳朵微微一動,便是辨別出來了聲音的源頭,一共有四個聲音,林嶽知道,其中三個聲音的主人是誰了,不過,他未睜開眼睛,緊皺眉頭,似乎,有一個笑聲,他聽不出來是誰的聲音。

林嶽緩緩睜開眼,然後,從屋頂上直接跳了下來,一個空翻,輕鬆落地。

他巡視了一個方向,然後,直接就順着聲音的源頭,找了過去。

只看見江靈、小柔、小紫三人還有一個林嶽感覺有點眼熟的女子,正在嬉戲打鬧,所以,才發出了那一段笑聲。

似乎是感應到有人前來,四女同時轉過身來,幾道不同的目光,同時射到林嶽的身上。

冷冰冰的,炙熱的,溫柔的,還有,激動的。

當看到來者之後,冷冰冰的和炙熱的眼神,便是頓時收了起來。


“二哥!”

江靈剛想開口說話,卻是被林嶽看起來有點眼熟的女子給搶先一步搶過了話頭,只見那女子,眨眼之間,便是朝着林嶽奔來,然後,撲向林嶽,林嶽本來想要躲閃,但是,無論躲閃到哪個方向,那名女子便是撲到哪個方向,最後,林嶽便是被撲到了。

林嶽還沒有反應過來,便已經是香玉滿懷,只見那女子,雙腳環繞住林嶽的腰,雙手摟住林嶽的脖子,動作十分親暱。

“姑、姑娘,請、請你尊、尊重一點,我、我們素不相識,請不要這樣做,男女授受不親。”林嶽看着江靈三女那威脅般的眼神,顫聲說道,顯然,對於這個突然撲來的香玉,林嶽也是非常措手不及。

“哼!二哥,你連你妹我都不認識啦?虧我小時候還給你糖吃……”女子生氣地從林嶽身上跳下來,站在林嶽面前,整個臉幾乎就要貼着林嶽的臉了,說道。

“我妹……”林嶽緩緩陷入回憶。

一個一歲多的小屁孩,跟在一個還光着屁股的兩歲小男孩身後,跑在翠綠的草地上,小男孩手裏,拿着一枚棒棒糖,臉上露出開心的笑容,而小男孩身後的小女孩,便是笑着跟在小男孩身後,笑着、跑着。

林嶽漸漸想起了這個小女孩,好像,就是自己的妹妹。

“依然?”林嶽恍然大悟道。

“哦耶,二哥,你果然沒有忘記我……虧我小時候沒有白給你這麼多糖吃。”林依然看見林嶽記起了自己的名字,高興地歡呼雀躍起來,摟住林嶽的一隻手臂,臉上洋溢着笑容。

林嶽這個時候,觀察了一下長大之後的林依然,一張精緻的瓜子臉,一雙眼睛,如同鐫嵌上去的黑寶石,閃爍着光芒,一個精緻的小玉鼻,不禁讓林嶽想起小時候自己經常做的動作,習慣性的颳了一下林依然的鼻子。

“二哥!你還記得這個動作呢?”林依然看到林嶽這個親暱的動作,非常高興,張開豔紅欲滴的紅脣嬌嗔道。

這般小女兒情態,不禁讓林嶽產生了一種很禽獸的想法,不過,林嶽趕緊將這種想法給從自己的腦海中抹去。

這怎麼能行呢?她可是自己妹妹。

林嶽一直提醒着自己,林依然只是自己的妹妹。

看到林嶽出神地看着自己,林依然不禁俏臉飛上一抹嫣紅,這樣子,更美了。

林嶽不禁渾身顫抖了一下,他對着江靈等絕色美女,都沒有像現在這種情況發生,而在面對林依然的時候,卻是出現了,林嶽心裏不禁暗念幾句阿彌陀佛。

“對了,你怎麼會在這裏?”林嶽疑惑地問道。他記得,在自己離開不久,林依然便是隨着她的母親離開了林家,十多年來,似乎都沒有回來過。

“哼,怎麼?不允許我回來嗎?當年你離開了,沒人陪我玩了,大哥那冷冰冰的樣子,就知道他是不會陪我玩的,不久,我娘便是帶我回她孃家了,最近,我們纔回來。”林依然嬌嗔道。

“呃……沒人陪你玩,是我不對,我道歉。”林嶽無奈地撓了撓頭,賠禮道。

“算了,這都過了十多年了,我也原諒你了,不過,你要將這十年來虧欠我的,全部給我償還回來!”林依然說道。

“什麼?”林嶽聽不明白林依然話中的意思。

“十年時間,我娘都是逼着我練這個練那個,我都厭煩了,又不能夠去玩,我已經忍了十年多了,現在,我要你全部給我償還回來!”林依然說道。

“好吧,我答應你,給你賠償這十年來的童年,不過,得過一段時間再說,現在,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做,暫時就不能陪你玩了。”林嶽說道。

“啊?又要我等啊?”林依然頓時苦着一張臉。

林嶽笑着捏了捏林依然白嫩的臉頰,安慰了一下她,才讓林依然原諒了他。

林嶽也和江靈三女說了一下之後,便是獨自離開了。


林嶽離開之後,不禁暗歎一聲:誰,又能來補償我這十年童年呢?

林嶽收起這份感慨,緩緩走出林府,然後,朝着郝家的鏢局而去。

郝家鏢局這邊,因爲昨天林羽的大動作,使得一個顧客都沒有,所以,每個人都閒得慌,坐在椅子上,無神地看着門外。

這個時候,門外緩緩走進來了一個身形瘦弱的青年。

看到這個青年確實是踏進他們的大門,並非對面的林家鏢局,這些人個個都精神飽滿起來,站起來,整齊地列在大門的兩側,歡迎着緩步走進來的青年。

那青年人看見這些人居然給他弄一個這麼大的歡迎儀式,不禁冷笑一聲,自己可不是來做什麼善事的,沒想到,都有這種盛大的歡迎儀式。

“歡迎這位客官的到來,請問這位客官,您是來下鏢的?”一個看似是他們之中最大的管理人員,恭敬地在青年人面前彎腰鞠躬恭敬的道。

“呵呵,不是。”青年人搖了搖頭。

“那您是來……”那老大疑惑地看着這青年人。

“來滅門的。”青年人冷笑道。

老大聽到這個消息,趕緊喊道:“戒備!戒備!戒……”

他還沒有喊完,林嶽便是一個手刀下去,他直接倒在了地上。

那些排在兩旁的郝家人,看見自己的老大居然被一個青年人給打倒在地,然後,趕緊做出反應,圍住了林嶽。

“哼,就憑你們,就想要對付我?”林嶽冷冷一笑。

然後,朝着一個方向跑過去,對着一個郝家人就是一拳上去。

那個郝家人明顯是對自己的修爲很有信心,他居然也伸出一個拳頭抵了上去。

咔嚓一聲。

手骨碎裂,那個郝家人直接躺在了地上,捂着自己那已經軟趴趴的拳頭,在地面上來回翻滾着。

林嶽沒有再管這個郝家人,對着最近的一個郝家人就是一腳,那個郝家人措手不及,直接被林嶽踢中胸骨,頓時飛了出去,胸前的衣服,便是破碎開來,露出了裏面一個深深陷進去的腳印。

林嶽沒有看那個被自己踹了一腳的郝家人,而是朝着另一個郝家人出手了,一巴掌打上去,直接飛了起來,在空中不知道多少度的旋轉了十幾圈,然後,摔落於地,從嘴裏吐出幾顆牙齒,臉上,被林嶽給印了一個紅紅的大巴掌。

林嶽以最快的速度,朝着剩下的郝家人襲去,林嶽爲了省時間,直接抓起那個被自己扇了一巴掌的郝家人,朝着其他郝家人扔過去,這些人已經呆了,根本沒有想到,需要閃避 就直接被那個人肉流星錘給打飛。

那個巴掌郝家人,則是昏迷得不能再昏迷了。 第九十七章 一把刀

林嶽很輕易就將那十幾個看起來身強力壯的郝家人給幹趴下了,然後,林嶽一個個將他們拋到了鏢局外面的青石板上,任憑他們堆積在一起,即便堆成了小山,林嶽也不想要管他們。

林嶽將所有人清理出去之後,他就是從追雲戒之中,拿出了自己早就準備好的石油,澆灌在整個鏢局上面,然後,林嶽走出鏢局大門,然後,當着那些郝家人的面,拿出一個火摺子點燃,看着火摺子上面升騰的火焰,林嶽嘴角微微揚起,然後,揹着大門將那個火摺子給扔進去,一個優美的弧度,在衆多郝家人面前,緩緩墜落在那已經被石油沾滿了的鏢局內,嘭的一聲,整個鏢局,便是燃燒了起來。

衆多郝家人,便是絕望地看着那熊熊燃起的大火,他們根本就沒有什麼可能去將它們給澆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