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獸翻轉所有的眼睛,一齊望向江帆,眼珠咕嚕亂轉,它的腦海之中呈現出江帆的影像,很快分析出眼前的仙人十分可怕,比以前遇到任何仙人都要可怕!

「是的,我不是仙界的仙獸!我來自遙遠的地方!」巨獸發出聲音。

江帆十分吃驚,「你來自遙遠的地方,難道你不在六界之中?」江帆震驚道。

「是的,我不屬於你們這裡的世界,我是來自另外的世界!」巨獸眼珠翻轉著,釋放出綠色光芒。

這下江帆是徹底明白了,眼前的航母巨獸是來自異界的的生物,「哦,你是來自異界的生物,那你是怎麼到仙界來的呢?」江帆驚訝道。

「我是隨著主人來到這裡的!」巨獸回答道,它頭上的五角星狀物停止了搖擺,那些進攻的仙獸立即停止攻擊。

「那你主人呢?」江帆驚訝道。

「我主人已經死了!」巨獸回答道。


「你主人怎麼死了?難道他受重傷?」江帆猜測道。

「是的,我主人是受了重傷才逃到這裡的,沒過多久他就死了。」巨獸的眼中流出淚水,所以的眼珠都在流淚。

「哦,原來如此呀!那你在異界是叫什麼獸類?」江帆好奇道。


「我叫多目巨獸,主人給我取個名字叫多目小子。」巨獸回答道。

「多目小子,你想不想重新找一位主人?」江帆笑道。

巨獸眼珠快速翻轉起來,嘴裡嘶嘶冒氣,「你們這裡誰配做我的主人!你們都不配!」巨獸擺著巨大腦袋道。

「我就配做你主人,我比你原來的主人還要優秀!你跟著我,你以後才更有前途,我要讓你成為六界仙獸至尊!」江帆露出一股強大霸氣。

「哼,想要做我的主人,必須打敗我!我就會和你簽訂主僕契約!」巨獸那些眼珠開始轉動起來,腦袋上的五角星狀物也豎了起來。

「呵呵,多目小子,你已經被我打敗了,我已經控制了你中區,難道你還不認輸嗎?」江帆笑道。

「哼,我手下還有成千上萬的仙獸,我可以調動他們來攻擊你們!你們肯定要潰敗的!」巨獸冷笑道。

「哈哈,多目小子,沒有主人的獸類就會變得愚笨,這樣看來是對的,我可以明確告訴你,我輕而易舉就可以殺死你!你那些仙獸根本不堪一擊!我不殺它們是想留著它們有用!」江帆不屑笑道。

「不可能,你根本殺不死我,就算你把我撕成碎片,我也可以復活!」巨獸滿不在乎道。

「呵呵,我當然不會殺死你,我把你的頭收到金剛囚龍罩裡面,讓你的頭罩在那裡面,我看你如何指揮那些仙獸!」江帆笑著拿出金剛囚龍罩。

巨獸的所有眼珠一齊望向江帆手中的金剛囚龍罩,它的腦海之中出現金剛囚籠罩的影像,很快分析出這東西很可怕。

「怎麼樣,是不是不相信我所說的話!」江帆笑道。

巨獸眼珠轉了轉,突然它的身體突然鼓了起來,五角星狀物迅速暴漲,就像一條蛇一樣朝著江帆纏繞過去。

「我靠,你還搞偷襲呀!我早就預料到了!」江帆身體化成虛影,手中的金剛囚龍罩扔了出去。

巨獸的五角星狀物纏空了,金剛囚龍罩瞬間變大,一下子罩住了巨獸的腦袋。巨獸發出刺耳尖叫之聲,它猛地搖擺巨大頭,想甩掉套在頭頂上的金剛囚龍罩,可是甩了幾十下,無法甩掉金剛囚龍罩,反而越甩越緊。

「呵呵,多目小子,你是無法甩掉這金剛囚龍罩的,你還是老老實實交出靈魂精血吧!」江帆笑道。

巨獸人仍然不死心,又甩了幾十下,氣喘吁吁,最後不動了,片刻之後,巨獸發出聲音:「主人,請您收下我這個僕人吧!」

從巨獸身體上飛出一顆黑色的靈魂精血,緩緩飛到江帆面前,江帆伸手握住了巨獸的靈魂精血,靈魂精血瞬間融入江帆手掌之中,主僕契約立即簽訂。

江帆的腦海之中出現了巨獸的信息,他不禁露出喜色,這巨獸比自己想象還要完美,簡直就是生化的航母。隨即江帆一招手,收回金剛囚龍罩,微笑對著巨獸道:「多目小子,你以後就跟著我吧,我要把你打造成仙界頂級仙獸!」

「是的主人!」巨獸點頭道。

「傻蛋,你可以出來了!」江帆對著隱藏在巨獸背後的納甲土屍招手道。

「是的,主人!」納甲土屍從肉壁里鑽了出來,他剛才一直躲在那裡,等待著攻擊巨獸。

納甲土屍走到巨獸的腦袋旁邊,伸手摸了摸巨獸腦袋:「呵呵,多目小子,你比我入門晚,我可是你大哥!」

巨獸翻著眼睛,腦海里出現納甲土屍影像,分析納甲土屍,得出這傢伙很狡詐,「呃,傻蛋大哥!」巨獸發出聲音道。

「哈哈,我又多了一個小弟,等我到僵神界,你可要幫我去稱霸僵神界啊!」納甲土屍狡猾笑道。

「沒問題,傻蛋大哥!」巨獸發出聲音道。

黃富也走了過來,他驚奇地望著巨獸,「多目小子,你身體中的那些仙獸是你異界帶來的還是在仙界收服的?」黃富好奇道。

「大部分是我從異界帶來的,還有一少部分是仙界收服的仙獸!」巨獸回答道。

「多目小子,你原來的主人呆在什麼地方的?」江帆問道。

「主人,原來的主人呆在中區的上面!」巨獸回答道。

「哦,我們上去看看!」江帆立即帶著眾人出了中區,順著彎曲的通道上了巨獸的外殼區。

外面已經停止了攻擊,江帆等人出現在巨獸的外殼區,這裡實際上就是巨獸的背上。連接中區的外殼上面是一座如同堡壘的凸起,外面不滿了灰塵,已經很多年沒有人進入裡面了。

這地方實際上也是控制中區,是控制中區裡面巨獸的控制區,這是巨獸主人使用的控制區。控制區外面有一扇圓形的門狀物,緊緊關閉著,江帆立即傳令給多目巨獸:「多目小子,打開控制區的門!」

「是的主人!」多目巨獸立即打開控制區圓形門狀物。

只聽到嘩的一聲,圓形門狀物打開了,露出一間大約五十多平米的空間。江帆等人進入控制室,這裡面有點像計算機的控制室,裡面有好幾個五角星狀物,還有一張床,床上是一架骷髏。

「啊,骷髏骨!」梁艷驚呼道。

「不用害怕,那肯定是多目小子原來主人的屍骨!」江帆走到床邊,發現這具骨架姿勢十分怪異,骨架的嘴巴張開,手臂指著某處,好像是告訴大家什麼事情似的。

江帆順著骷髏的手臂望去,在床的對面是壁上掛著一個獸皮包,江帆走了過去,摘下獸皮包,「這包裡面是什麼東西?」江帆驚訝道。

打開獸皮包,裡面是一塊黑色玉石,「黑色玉石?」江帆驚訝道。

這塊黑色玉石,如同煤塊一樣,他拿起黑色玉石,黑色玉石上面泛起一道光,江帆腦海里隨即出現以五色老者的影像。

那老者白髮蒼蒼,臉色紅潤,面帶微笑,「朋友,如果你得到這塊黑金玄石,那就是說明你已經收服了多目小子,那我們就是有緣人!我叫多爾賀,來自異界,因為我偷到聖音族的禁書《音波裂》,被聖音族追殺,受了重傷,帶著多目小子逃到這裡。」

江帆十分震驚,原來這個老者就是巨獸的主人,被什麼聖音族追殺逃到仙界來的,看來那個聖音族很厲害!接著老者多爾賀繼續道:「老夫中了聖音族的音波裂,身受重傷,自知活不了多久,將聖音族的禁書《音波裂》留下,贈與有緣人,希望對你有用。」

接著黑色玉石上泛起一道白色光,江帆腦海里出現了《音波裂》的功法,原來《音波裂》是一種發出音波的攻擊術,是用嘴巴發出一種十分特別的音波,那音波直接攻擊人的魂魄,讓人魂飛魄散。

江帆大吃一驚,沒沒想到世間還有如此奇特的攻擊術,以前聽說過用笛子,或者琴發出聲音攻擊的法術,但從來沒有聽說過,用嘴巴發出音波的攻擊,而且這種音波是無聲的。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3000字,今天更新結束。 江帆臉上露出喜色,這音波裂的修鍊方法竟然和符咒的修鍊異曲同工,兩者可以取長補短,相互糅合。

如果練成了音波裂,那就可以輕而易舉地殺死比自己境界低的對手,無聲的音波就像利劍一樣,刺破對方的魂魄,對方就會無聲無息倒地而亡。

這種殺人的技術真是太高明了!必須馬上修鍊,江帆立即安排無相不滅神火分身到蓮花台上去修鍊《音波裂》,只要分身練成了,本尊也就會使用了。


江帆收起黑色玉石,然後對著納甲土屍道:「傻蛋,把這骷髏骨拉出去好好安葬了!」

「是的主人!」納甲土屍立即扛著骷髏骨出去了。

江帆在控制室中東翻西找,除了一把銹跡斑斑的刀外,其他沒有發現其他有價值的東西,「哦,沒有其他有價值的東西了,我們出去吧,寒煙和志玲肯定等著急了呢!」江帆把那把銹跡斑斑的刀扔在床上。

黃富是最後一個出去的,他撿起那柄銹跡斑斑的刀,仔細端詳。這把刀外形如同斬馬刀,手感很輕,幾乎感覺不到重量,表面上看這把刀很普通,而且生鏽了,一般人是不會看好這把刀的。

「我靠,巨獸的主人就使用這種爛刀!」黃富驚訝道。

黃富拿出自己的軍刀,對著銹跡斑斑的刀狠狠地砍了一下,砰的一聲,刀沒有被砍斷。黃富十分驚訝,他望了一眼自己的軍刀,不禁目瞪口呆,他的軍刀竟然卷口了!

「呃,怎麼回事?」黃富拿起軍刀對著銹跡斑斑的刀一陣猛砍,結果那些銹跡開始脫落,露出藍色的刀面,再看自己的軍刀已經完全卷口了。

「哦,原來這裡面還有一把刀,外層只是刀鞘呀!」黃富興奮起來,他用力敲打銹跡斑斑的刀,片刻之後,他抓住刀柄用力往外抽。

噌的一聲,一道藍光一閃,一把嶄新的刀出鞘了,刀身閃著藍光,上面還紋著古怪的花紋,一股殺氣釋放出來,黃富不禁打了一個寒噤。

「我靠,這刀殺氣好重!」黃富驚嘆道。

外面的江帆也感覺到來了刀的殺氣,他驚訝扭頭道:「小富,怎麼回事?我怎麼感覺到你那裡有強烈的殺氣!」

極品透視保鏢 帆哥,我發現了一把奇怪的刀!」黃富立即把這刀奔跑出去。

江帆看到黃富手裡的刀,「呃,這就是剛才那把銹跡斑斑的刀?」江帆驚訝道。



「是的,這就是剛才你扔掉的那把銹跡斑斑的刀,沒想到那銹跡竟然是刀鞘,裡面還藏在一把如此奇怪的刀呢!」黃富喜悅道。

江帆仔細打量黃富手裡的刀,「這把刀好奇怪,竟然是藍色的,殺氣這麼重!這應該是原來主人的刀吧!」江帆用手指輕彈一下刀身。

當!刀身發出悅耳的聲音,刀刃上立即泛起藍色殺氣,「哦,好兇猛的刀!」江帆吃驚道。

「帆哥,這刀很堅硬呢,你看我的軍刀砍它都卷口了!」黃富拿起卷口軍刀給江帆看。

江帆看了一眼卷口的軍到,「小富,你用這把刀砍你的軍刀試試看!」江帆微笑道。

黃富拿起那把刀砍向軍刀,只聽到噌的一聲,軍刀如同豆腐一樣被削掉一大截下來,「呃,這刀也太鋒利了,我這軍刀竟然被削斷了!」黃富吃驚道。

「這真是一把好刀,小富,恭喜你得到一把寶刀了!」江帆笑道。

「可這是什麼刀呢?這應該是那個原來主人的吧?」黃富驚訝道。

「嗯,應該是的,我問問多目小子!」江帆立即傳音給巨獸,「這把刀是不是你原來主人的?」江帆道。

「是的,那把刀是老主人生前的武器,名叫湛藍,是老主人在異界的時候花重金買來的,您只要滴血認主,就可以擁有此刀,那裡面還有一招很厲害的刀法呢,就連老主人也沒有練成!」巨獸回答道。

「小富,這把刀叫湛藍,你滴血認主吧,裡面還有一招很厲害的的刀法呢,就連原來的主人都沒有練成,你看看是怎麼回事吧!」江帆對著黃富道。

黃富立即伸出中指,逼出一滴血,滴在湛藍刀上,血沒入刀中,刀立即泛起藍色光芒,隨著一聲嗡的聲音,湛藍刀消失在黃富身體之中。

黃富腦海之中立即出現了湛藍刀的所有信息,腦海中出現了一副刀法的畫面,湛藍刀在空中飛,藍光泛起,那氣勢、殺氣、軌跡也太不可思議了!

黃富立即沉浸在神奇的刀法之中了,他雙目緊閉,獃獃地站了那裡,「呃,小富哥是不是傻了?」納甲土屍驚訝道。

「傻蛋,他在領悟刀法呢,我們不要打攪他,我們去其他地方看看吧!」江帆揮手道。

江帆等人走開了,就留下黃富一個人在那裡領悟刀法,黃富特別喜歡刀法,專研刀法很多年,可是他今天遇到如此神奇的刀法,還真的難住了他!

這刀法也太神奇了,一般的刀法的是以氣御刀,或者以意御刀,可這刀法卻是以元神御刀,刀與元神溶於一體。這種以元神御刀的威力是前面刀法的威力的十倍,難點就是元神與刀融合。

時間過得很快,黃富站在那裡三個多小時了,仍然是一動不動,他渾身在不停流汗。一旁的胡莉緊張道:「江帆,小富不會有事吧?」

江帆搖頭道:「沒事,他正在最關鍵的時刻,我們耐心等待他吧!」

突然黃富的身體抖動起來,他的身體突然消失不見了,一柄湛藍色刀出現在眾人眼前。一股強大的殺氣湧起,湛藍色的刀發出一聲鳴叫之聲,空中閃過藍光,一道半月弧形的藍光飛射出去。

轟的一閃,半月弧形藍光擊中了前面的一塊五十多米高的巨石上。咔嚓一聲,藍光穿透巨石,隨即巨石裂開,巨石被藍光劈成兩半!

藍光返回,隨著藍光消失,黃富出現在眾人眼前,「呵呵,帆哥,剛才那招威力怎麼樣?」黃富喜悅道。

江帆微笑點頭道:「那招威力很大,剛才是怎麼回事,只見刀光不見人呢?」

月票啊,月票!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到! 「呵呵,這刀法叫藍霸天,此刀法一共十層,據說達到第十層可以把天劈開呢!」黃富笑道。

「哇,小富哥,真的有這麼厲害么!你不是吹牛吧!」納甲土屍驚訝道。

「傻蛋,你說剛才的哪一刀厲害么?」黃富笑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