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楓嘿嘿一笑,沒有回答,而是開口說道:“注意看,好戲還在後頭呢,這一次小旭的出馬將會給所有人一個驚喜。”

“驚喜?什麼驚喜?”

不止是司馬星雨,其它人也來了興趣,尤其是怪老頭與老酒鬼兩人,他們早就被凌旭的表現給震住了,比起當年的陳楓,凌旭的實力要更盛一籌,因爲陳楓十四歲的時候還只是一個被人稱爲的廢物呢。

“哇!姐姐,你再這樣,我可動真格的了。”凌旭一邊躲,一邊開口說着,可是他這句話剛一結束,整個人再也沒有出現了,直接消失在了少女的面前。

砰!

正在少女左顧右盼的時候,凌旭突然出現在了她的身後,還沒等她反應過來,一個聲音從她的身後傳來。

“姐姐快閃開!我控制不住了!”


他的話音剛落,整個人撞向了少女,接着,兩個人同時飛了出去,然後在所有人面前上演了最糟糕的一幕。

凌旭壓在了少女的身上,而他的手裏還拿着一塊白絕的面紗,身下的少女此時早已忘記了一切,大腦一片空白。

這種情況沒有人能夠預料到,甚至到最後都沒有人反應過來,這是一種什麼情況,因爲此時的凌旭也傻了,看着手中的面紗,傻傻地發起呆來,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魔族的規矩凌旭知道的清清楚楚,在魔域生活了這麼久,他深知這其中的道理,看着手中的面紗,他頓時死的心都有了。

“玩了,玩了!這下玩大發了!”

凌旭暗自叫苦,任他百般聰明,可是現在他卻沒有任何的辦法,只能傻傻地保持着現有的狀態。

少女的反應極快,在凌旭撕下她面紗的那一瞬間,便用衣服擋住了面目,然而兩人此時的動作實在是有些不雅,再加上凌旭的發呆,這種姿勢竟然還保持了許久。

少女使出全部的力氣,掙脫掉了凌旭的身體,只是此時的她已無心戀戰,一雙眼睛緊盯着凌旭,而且眼睛裏還閃着淚花。

“你……你混蛋!”

少女真的很天真,至少到現在爲止,她除了混蛋兩個字以外,再也不會其它罵人的話,此時的她一手擋臉,一手指着凌旭,那模樣,看似可愛,可是凌旭卻無心欣賞。

“這個姐……姑娘,是我不對,是我錯了!不過這是比賽,我也沒有辦法啊!”凌旭終於改口了,但是他那無辜的表情卻無法抵消少女心中的恨。

少女看着眼前的凌旭,雖然長的很帥,也很能打,可是凌旭卻不是她喜歡的類型,至少她不喜歡花言巧語的男人,所以她纔在第一時間遮住了自己的面目。

但是天有不測風雲,凌旭雖沒有看到她的長相,卻對她有着出軌的動作,在這種場合下,她的名氣在天魔族也不小,所以就算她想賴也不行了。

少女使勁地跺了跺腳,此時她也沒有繼續比試的心情了,直接在衆目睽睽之下離開了擂臺,掩面而去。

“這……這是怎麼回事?”

看臺上的龍孝天看着臺上的一幕,整個人都傻了,他到現在還沒有弄明白怎麼回事,所以他將目光拋向了陳楓,希望可以從他的身上得到答案。

陳楓此時也是哭笑不得,對於這種情況,他是深有體會,他自己的問題都沒有解決,更何況凌旭的呢,所以現在他也不知道該怎麼了。

凌旭不戰而勝,但是卻惹上了一個他惹不起的人,所以現在的他即便是勝了,也勝的不可心。

“魔族規矩,凡是未婚男子掀開了未婚少女的面紗,或看到了她的長相,此少女非他不嫁,呵呵,這小傢伙挺有桃花運,比賽都能比個女友出來,不錯不錯,有我當年的風範!”一直坐在陳楓身旁的怪老頭看到這一幕頓時笑了起來,而且還說出了另人不屑的話來。

“不會吧?這樣也行?”龍孝天頓時明白了事情的原由,但是越是明白,他越是後悔,後悔上臺的爲何不是他,所以他此時將所有的怨恨都怪到了陳楓的頭上。

“瘋老大!你……你是不是早知道這個道理,所以纔不讓我上臺,我……你……你竟然毀我幸福……”

陳楓對於龍孝天的大吼大叫理也不理,因爲拉下來的第二輪比賽,是雙人賽,第一輪雖然他贏了,可是後面還有更精彩的戰鬥,所以他是一刻也不能鬆懈,看着有些不知所措,還在拿着面紗觀看的凌旭,陳楓笑着說道:“別看了,再看也改變不了這個事實,你還是想想接下來的戰鬥吧。”

“第二輪你準備派誰上場?”一直沒有說話的雨晴仙子在聽到了陳楓的話後,直接問了一句。

“孝天和波峯!”

陳楓的話引起了所有人的疑惑,尤其是凌旭,他將手中的面紗收起來的後,剛好聽到了陳楓接下來的安排,立馬反對了起來。

“他們兩個?二哥,這樣會輸掉比賽的。”

龍孝天不依了,死死地盯着凌旭,他有些不爽地說道:“你憑什麼就認定我們會輸,哼!我們兄弟二人今天贏給你看!“

“就你?”凌旭撇了撇嘴,一幅不相信的模樣,直接將目光轉向了別處,這種打擊比言語上的打擊還要厲害。

龍孝天氣昏了頭,正要說話表達幾句的時候,陳楓發話了,只聽陳楓說道:“好了,這一局我們就沒有打算贏!”

陳楓的話音剛落,龍孝天更加不服氣了,氣憤地看着陳楓,說道:“瘋老大,不會吧,你也對我們兄弟二人沒有信心?”

“不是對你們沒有信心,而是……而是對方實在太強,所以……”

陳楓的話還沒的說完,龍孝天便吼了起來,“太強?能有多強? 一寵成癮:老婆你好甜 ?”

陳楓搖搖頭,看着龍孝天那不爽的表情,說道:“你們自己看看擂臺上就知道了!”

隨着陳楓的目光,兩名長相漂亮的少女出現在衆人的面前,一個絲個苗條,一個比一個漂亮,雖然看不清長相,可是僅僅只是身材便讓無數男子爲之折服了。

“女的?哈哈……瘋老大,我今天才發現,你的決定是那麼的英明,放心吧,這次交給我就行了,波波!等下全力配合我,我要發揮我男人特的魅力,來征服這兩個小妞。”

可是他的話音剛落便引起了陳楓的不滿,只聽陳楓說道:“少給我囉嗦,等下上臺的時候儘量不要傷到對方,都是朋友!”

確實是朋友,而且還是不一般的朋友,此時的擂臺之上兩女不是香香與蘇小小還有何人。

“不是吧!瘋老大認識她們?”龍孝天看到陳楓的表情,整張臉都拉了下來,頓時如喪了氣的皮球,一點脾氣也沒有了。

“哼,能不認識嗎,不但認識,而且還很熟吧?”

這個時候,司馬星雨接住了他們的話題,滿嘴的醋味,讓人一聽便知道了這其中的含義,然而對此,陳楓只能苦笑。

“不是吧,這樣也行,瘋老大,你看這是不是蘇倫的計謀,知道你與她們的關係,故意爲之的?”龍孝天頓時拉下了臉,朝着陳楓說了一句。


“你哪有那麼多廢話, 讓你怎麼做,你怎麼做就行了,放心,到了一定的程度,我會告訴你們怎麼做的,而且她們兩姐妹心有靈犀,還有着合擊技,所以誰輸誰贏還不敢說呢。”

龍孝天根本不在意,當他與波峯來到擺臺上的時候,還沒等他們做自我介紹的時候,香香與蘇小小的攻擊立馬便到了。

“不會吧,這麼絕,一句說話的機會都不給!”

看着這猛烈的攻擊,龍孝天苦笑一聲,朝着波峯說道:“波波小心,這兩個女人有問題,不要讓她們抓住機會,她們好像能看穿我們的心思!”

龍孝天說的沒錯,他們內心的想法,香香知道的清清楚楚,再加上蘇小小的攻擊,兩女配合的那叫一個天衣無縫,讓龍孝天與波峯根本無還手之力。

“呵呵,蘇老弟, 爆笑寵婚:名門萌妻 ?”

對於鄭淼的話,蘇倫是理也不理,不過鄭淼的話說的是一點也不錯,此次讓他的兩個寶貝女兒上場實在是有着他不得已的苦衷。

第一輪他們已經輸了,原本在之前安排的五人之中並沒有二女的存在,可是在第一輪比試後,他改變了主意。

二女與陳楓都有着說不清道不明白關係,這一點雖然二女沒有給他說過,可是他憑着多年的經驗卻早就看出來了,所以他認爲在這場比賽中,陳楓一定會爲了二女的安全着想,將二女的安全放在第一位,這樣一來,陳楓便處於了下風,而蘇倫卻立於了不敗之地。

打鬥很激烈,二女的攻擊也很霸道,這讓龍孝天兩人根本沒有出手的機會,再加上陳楓之前的安排,所以現在他們一直處於被動,倒顯的他們的實力弱了很多。

“波波,這樣下去可不是辦法,我們根本不是她們的對手,拿出全部的實力吧,不要讓魔族小看了我們!”

波峯並沒有理解龍孝天話中的意思,因爲此時的他還在想着上臺前陳楓所安排的話,所以這個時候,在聽到龍孝天的話後,直接愣了一下。

“可是瘋老大剛剛還……”

“你管這麼多幹嗎,此一時彼一時,現在的情況出乎了我們的意料,這兩個小妞實在是厲害,就算與老大有關係也要動手,不然就真的沒面子了。”

兩人的說話聲音都很大,所以很多人都聽見了,一個個將目光轉向了觀戰席上的蘇倫身上。

蘇倫卻是沒有一點不好意思的表現,反而是一直笑眯眯地觀看着比賽,一直到現在,他都是如此的淡定,絲毫不爲擂臺上的兩個女兒擔心。

正在這個時候,陳楓的心頭一緊,緊接着,他整個人站了起來,看着場上的打鬥,然後將目光轉向了蘇倫,不理會正在戰鬥的四人,他直接高聲說道:“魔王,即然我們有言在先,可是現在你如此做是什麼道理?”

蘇倫被陳楓的話說的莫名其妙,一點也不知道他說這話是什麼意思,可是正當他想反勃的時候,整個人臉色也跟着變了。 陳楓的話說的很突兀,而蘇倫的表情同樣讓人摸不着頭腦,但是,接下來的一切都深深地將二人的神態表達了出來。

萬馬奔騰,整個廣場都在顫動,遠處的天空中, 拉斯伐瑞托戰記 ,那速度之快,讓人咋舌。

“怎麼回事?”


蘇倫臉色鉅變,整個人直接站了起來,兩隻眼睛緊緊地盯着身邊的鄭淼,那嚴厲之色任誰都能猜到,此事和鄭淼脫不了關係。

“我怎麼知道,蘇老弟,你不會以爲這事跟我有關係吧?”鄭淼一臉的不爽,看着惱羞成怒的蘇倫,他極力爲自己掩飾。

然而這個時候的陳楓卻不這麼想,直接召回了龍孝天兩人,自己則飄到了廣場的上空,看着正在爭吵的蘇倫二人,他高聲說道:“蘇倫,我不管這事跟你有沒有關係,總之,這次的協議作廢,魔族的生死與我星魂大陸無關,三個月後,我們星魂大陸見。”

陳楓說完,整個人直接消失在了廣場之上,而隨着消失的還有同來的一夥人,這種狀況讓蘇倫摸不清狀況。

講和的是陳楓,而如今反悔的還是他,這讓蘇倫弄不明白,陳楓葫蘆裏賣的倒底是什麼藥,然而這個時候的空明與空劍兩師兄弟卻是瞪大了雙眼。

剛纔陳楓在離開之時,在他的頭頂之上,顯露出了一層耀眼的光環,也許別人沒有注意到,可是他們二人卻是看的清清楚楚。

“神級!”

空明忍不住輕聲驚呼出來,整個人彷彿年輕了好幾歲一般,他能清晰地感受到陳楓剛纔那一手的威力。

同樣是空間之門,可是陳楓剛纔的施展卻是要高明許多,再加上那神級才能擁有的氣勢,他敢肯定,陳楓一定是神級強者。

“這不可能!他纔多大?短短几個月的時間,怎麼可能?”空劍喃喃自語,爲了突破,他浪費了幾百年的時光,卻仍沒有找到突破的那道口,然而陳楓卻僅用了幾個月的時間,連續突破,所以他極度懷疑自己是不是看錯了。

所有人都沒有看錯,但是他們沒有時間去管陳楓的事情了,因爲此時的情況已經出乎了他們的意料。

成千上萬的星士全都聚集在廣場上,那高聲呼喊的模樣,讓人心驚,以蘇倫現在的情況,根本控制不了現有的局面。

眼前的成千上萬的人馬幾乎全是魔族的星士,至於他們爲何而來,來到這裏又是爲了什麼,沒有人知道。

但是這種情況,蘇倫知道,如果控制不了的話,那麼天魔族將無法在魔域橫行,所以他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

然而,正當蘇倫煩惱的時候,整個廣場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在這些人的頭頂上方忽然出現了一個身影。

陳楓!陳楓的虛影突然出現在了衆人的視線之中,那龐大的虛幻影像彷彿神像一般,直接出現在了他們的視線之中,直接讓所有人呆愣。

“在場的所有人,速速離去!”

沒有原因陳楓的話就像是一道命令,直接深入所有人的心房,那虛影之上所散發出來的神光,讓任何一人都不敢違逆。

然而,命令歸命令,眼前的千軍萬馬僅僅只因爲一個人的命令,卻全部都被打亂了,所有人彷彿着了魔一般,全部朝着陳楓的影像攻擊了過來。

成千上萬的箭支,這種狀況與先前在星魂大陸的陳楓所使同的手段是極其的相似,唯一不同的只有那箭變細變小了而已。

所有的箭頭全部指向了空中的陳楓,然而此時的陳楓卻僅僅只是一道虛影,對於這種狀況而言,他根本不怕。

“找死!”

陳楓冷哼一聲,接着,那無數的箭支全部粉碎,沒有一支可以聚到陳楓的十米之內,這種狀況雖然短暫,但是讓所有人都大吃一驚。

“殺!”

近萬名星士齊聲呼喊,在這種情況下,沒有任何人可以阻擋,可是此時的陳楓卻沒有一點的擔心,虛影沒有任何的動作。

呼!

所有的箭全部掉進了空間之中,接着再一次消失不見,而此時的陳楓卻沒有任何的表情,兩隻眼睛緊緊地盯着眼前的情況。

“蘇倫,如果這個時候人還不知道悔改的話,那麼眼前的人將全部消失在這個世界之上!”

陳楓的聲音彷彿幽靈一般,飄蕩在整個廣場之上,這種虛無飄渺的聲音雖然沒有殺傷力,可是卻讓蘇倫臉色鉅變。

“好強!”


這是蘇倫此時的想法,此時的他根本沒有一絲的反擊能力,對於陳楓的氣勢,彷彿一座大山壓頂一般。

陳楓看着眼前停止的這成千上萬的士兵,一抹凌厲的眼神閃現,只見他雙手緩緩伸起,正當他準備施殿法術的時候,蘇倫的聲音再次響起。

“慢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