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籤結束,第一組選手準備!”休息了盞茶時辰,林堂主吩咐比試開始了!

葉琅抽的就是第一組上場選手,聽到林堂主的喝聲,和蔣城雲浩打了個招呼就提槍上來了!比試進行到現在,葉琅也沒有去想要刻意的隱藏自己身懷火龍槍的事情,大大方方的拎着就上來了!

“你太殘忍了!”走到場中,葉琅眼神古怪的看着自己的對手!竟然就是把蔣城打傷的那位黑少年!自己還沒來得及開口,黑少年就看着葉琅嘖嘖說道!

“是嗎?”葉琅眼神玩味的盯着黑少年說道!

“你那手段太血腥了,不過我喜歡!希望等下的你也會如剛纔那位一樣的,砰!”黑少年陰聲說道,說完還比了一下炸開的手勢,眼神泛着火熱的幽光!

“你放心,等下我會把你屁股打的開花的!絕對會讓你爽到爆!”葉琅臉帶微笑的盯着對方輕聲回道!

“那就來吧!”黑少年陰測測的說道,手中兩把鐮刀交叉揮舞了一下,一道黑色氣流纏繞全身,眼神火熱的盯着葉琅說道!

葉琅手中的火龍槍也是揮舞了一下,槍芒划動,槍尖斜指對方,沒有說話,眼神冷漠的盯着對方,伸出食指勾了勾!

“鐮割春秋!”見葉琅那挑釁性的勾手,黑少年也不再廢話,雙鐮一揮,大喝一聲,就飛撲過來,兩道黑色刀芒交叉劃過!

“鐺鐺!”火龍槍連點兩下,兩聲金屬交鳴響過,黑色刀芒消失!

化解了刀芒後,葉琅的身形也是前撲,和黑少年正面交鋒,長槍飛舞,刀影翻飛,兩人都是以快對快,打到後面如果不憑顏色,都分不清楚誰是誰了!觀戰的衆人也沒有想到開始就打的這麼激烈,個個都忘記了出聲,全神貫注的在觀看兩人的搏殺!

“砰!”一聲爆響,兩道身影分開!

“你就這點實力?”穩住身形,黑少年對葉琅皺眉問道!

“對付你綽綽有餘!”葉琅回道!

兩人剛纔雖然是看着像是在拼命,但其實在兇險的搏殺中都在試探對付,想看看對方的實力到底如何!可以說兩人都還沒有盡全力!葉琅的搏殺經驗遠比自己的修爲強,從月陀城出來,經歷的大小戰鬥,自己都記不清楚了,再加上手中長槍,一寸長一寸強的,所以纏鬥下來,黑少年一點便宜都沒有佔到!

“如果你就只有這點實力,那你就等着被爆吧!”看不出葉琅的深淺,黑少年雙鐮一揮,陰聲說道!葉琅還是沒有任何表情,長槍寒芒吞吐不休,冷眼看着對方!

“鐮殺!”見葉琅那冷漠的表情,黑少年心裏沒來由的緊了一下,不及細想,大吼一聲,雙鐮連揮,道道黑色光芒凝聚,幾個呼吸間,一張黑色的網狀籠子,朝葉琅鋪天蓋地的籠罩下去!

“龍遊四海!”看到這黑網罩下,葉琅長槍一揮,槍尖閃動,迎面點在那不着力的黑網上!而黑網也在蔣城驚駭欲絕的眼神中把葉琅罩住了!

“看你怎麼逃了!”見葉琅被罩住,黑少年臉色大喜,腳步一蹬地面,彈射而起,雙鐮泛着黑色光芒朝葉琅胸口劈下!

“轟!”罩在葉琅身上的黑網突然無風自燃,黑少年臉上的笑容頓時僵住了!

“不好!”就在黑少年失神的剎那,一道泛着寒芒的槍尖,如蛟龍出海般的朝自己面門直刺而來!黑少年大叫一聲,身子在半空中強行扭動,要避開槍尖!

“砰!”就在黑少年剛剛避開槍尖時,一股大力抽在了身上,被摔打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砰!砰!砰!”黑少年身子剛着地面,身形就要彈起,可是葉琅的身子如鬼魅般的就來到近前,揮起長槍當棒使,不等黑少年出聲,就劈頭蓋臉的爆打了下去! “我讓你欺負我兄弟!讓你欺負我兄弟!”場上的葉琅一改往日的斯文,嘴裏不停的神神叨叨的,掄着火龍槍對着地上的黑少年狂抽,完全不理會全場那看着自己目瞪口呆的表情!蔣城則是眼角溼潤,滿臉複雜之色的看着場中的那道身穿黑袍的瘦弱少年,這傢伙真的會爲了自己不顧參賽規則,對天蠶神童下重手!要知道比試過程中,有一方倒地不起是屬於承認輸了,另一方是不可以再出手的!

“什麼狗屁天蠶神童!呸!”狠狠的抽打了會兒,葉琅才停下來,地上的天蠶神童已經是皮開肉綻,血肉模糊,臉也腫脹的像個豬頭般,進氣少,出氣多的躺在地上,痛苦的掙扎着翻滾!葉琅怒斥了一聲,才收起火龍槍,再慢條斯理的整理好有點凌亂的黑袍,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施施然的走下臺來!


“林堂主!”全場石化,眼神癡呆的看着葉琅那一臉邪氣的走下去,都忘記了吶喊,鼓掌了,連點將臺上的林堂主也忘記了宣佈結果,還是中間的雪鷹率先回過神來,低聲提醒道!

“第二組選手上場!”聽到雪鷹的提醒,林堂主像剛剛回過神來似的,出聲大喊道!

“轟!”林堂主的喝聲驚醒了全場衆人,一道席捲整個南王城的聲浪,響徹而起,直達雲霄!

這是葉琅帶給大家第二次這樣子的震撼了,第一次是血腥秒殺,現在又是殘暴的抽打,完全沒有表面看起來那樣子,偶爾露出個笑容,像鄰家大男孩似的,人畜無害!而是在那瘦弱的身體裏一團潛伏的怒火,隨時會爆發出來!

剛纔葉琅嘴裏的神神叨叨,場中還是又不少人都聽到了,現在見其又朝蔣城過去,自然是明白了這個傢伙爲什麼會出手這麼重了!是爲了兄弟!而對這種殺伐果斷,爲了兄弟滿腔熱血不顧一切的傢伙,正是妖神域人最喜歡,最尊敬的人,那又有什麼理由不爲其鼓掌,爲其瘋狂呢?

演武場的聲浪,一層滾過一層,一浪高過一浪!以至於剛上場的第二組選手也無法安心比試,站在場中等待這股颶風般的聲浪過去,點將臺上的雪鷹等人也是臉帶笑意,還帶着一種意猶未盡的眼神,看着場中瘋狂的人羣,沒有出聲阻止!五人都是心照不宣的,這葉琅表現的越出色,就越有可能勝出,當然最後的結果要等明日的殿試後才知道!

“謝謝!”與全場的熱鬧不同的是,葉琅來到蔣城面前,在蔣城寬厚的肩膀上重重的拍了一下,蔣城也是於葉琅相擊一拳後,輕聲說道!

“我說過,我們是兄弟,兄弟受了欺負,我這個做隊長的就一定會報回來!”葉琅站在那裏,眼神掃視着全場瘋狂的人羣,沉聲說道!

“多餘的廢話就不多說了,以後我就跟着你了,任你到天涯海角,我都會追隨於你!”葉琅眼神是在看着別處,說完後,沉默了會兒,卻聽到後面傳來蔣城的這番話語!

“我也是!”葉琅正想開口時,邊上的雲浩也是應聲說道!

回過頭來,看兩人的神色不像是開玩笑的樣子,葉琅渾身打了顫,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感覺就像是被兩個大男人含情脈脈的看着似的!

“擦!能不能不要這麼肉麻啊?我會害羞的!”遲疑了一下,葉琅誇張的雙手抱着肩膀,驚叫道!

“滾!”葉琅的回答,招來的蔣城和雲浩的粗口!

“走,接下來的比試沒什麼興趣看,要不我們先回去喝上幾杯?”三人笑鬧了一陣,葉琅提議道!

“不好吧?等下應該會宣佈名次,以及明日的比試詳情了!”聽到葉琅的提議,雲浩遲疑着說道!

“那好吧,就再等會兒!”本來葉琅想叫蔣城的老爹,老城主留下來等結果,但是想想不是那麼回事,就作罷了,無奈的走向座位坐下來說道!

場中的比試進行的很快,估計是受到了剛纔葉琅的影響,很多選手剛開打,發覺自己可能贏不了對方就自動認輸,退出了比試!以免等下的下場會和那白髮少年那樣身首異處,或者是像那什麼天蠶神童一樣被打的滿地找牙,就不划算了!當然也有強悍之輩,會纏鬥下去!像最後組的龍青和一位身穿火紅衣袍的傢伙,就一直纏鬥了很久!

“你看誰贏的希望大些!”看了半天,雲浩向中間的葉琅問道!

“我看龍青這次要輸了!”葉琅還沒有回話,蔣城先開口了!

“哦?從那裏看出來龍青要輸?”蔣城的回答引起了葉琅的好奇,滿臉笑容的問道!

“你看從開始到現在,龍青都是被那個穿紅袍的傢伙壓着打,根本就像是沒有還手之力的樣子,估計現在也是在強撐罷了!”蔣城分析着說道!

“呵呵,你就憑這個就斷定龍青會輸啊?”聽到蔣城的分析,葉琅啞然失笑道!原以爲蔣城會有什麼高見,誰知道說的盡是表面現象!如果龍青會這麼容易輸的話,也不配叫龍族之人了!

“我和你的意見剛好相反,龍青會贏,而且會贏的很徹底!”聽到葉琅的話,雲浩和蔣城都知道他肯定有自己的見解,等了會兒,卻只聽到葉琅就說了這麼點!

“別問原因,你們看下去就知道!”好像知道兩個傢伙忍不住似的,葉琅又自顧自的說道!而云浩和蔣城兩人見狀也不好再開口了,只好忍着一肚子的疑問看場中的比試了!

“轟!”場中的紅袍少年,突然全身起火,一層紅紅的火焰纏繞全身,在身上各處跳躍着火苗!整個人看起來無比的詭異!

“這是火巫族!”看到這轉變,雲浩出口說道!

“火巫族?”葉琅還是第一次聽到這個種族,知道雲浩既然能叫出名字,那自然也知道來歷了,皺眉問道!

“這火巫族據說是火族和巫族合併成的一個種族,常年居住在妖神域和海靈域的中間地帶!平常最是擅長使用火焰和巫術!是妖神域中最神祕的種族之一!”雲浩簡單的把知道的消息說了一下!

“火巫族領地內禁止外人進入,也從不和外族之人通婚,都是同族婚配,繁衍後代!唯一能節制這個種族的就是妖神殿!”邊上一直沒有說話的老城主補充說道!

“還有這怪規矩了!”這些見聞,也是讓葉琅大開眼界,眼神古怪的說道!

“嗷!”就在幾人在討論火巫族時,場中一道龍吟響起!

龍青化身了,但是身子沒有變化,還是原來那麼長的身子,頭已經化成了龍頭,龍頭以下,都是青色鱗片,雙手雙足也是化成了龍爪!正張牙舞爪的,威風凜凜的對着一身火焰的火巫族選手,仰首龍嘯! 場中的龍青和那火巫族人,都在施展自己的最強武學,要給以對方致命一擊!場中一道火人和一道龍人,相對而立!

“吼!”火巫族人渾身的火光遮蓋住了全身,看不到面孔,只聽到一聲嘶吼,整個火人就撲向了龍青所化成的龍人!

“嗷嗚!”表皮泛着青色粼光的龍青,仰頭龍吟,腳爪蹬地,身形高高躍起,雙爪向前,和迎面而來的火人衝了過去!

“呼!”就在快要接觸的剎那,龍青的龍頭揚起,龍嘴微張,一道金色火焰噴出!火焰噴出後,瞬間就和火巫族人接觸上了!

“轟!”兩道火光相遇,一蓬更大的火焰騰起!

“嗷嗚!”火焰吐出,龍青的身子隨後就到,一道龍嘯,青色的龍爪直接往火裏抓下!

火光閃動,一道人影閃出火焰裏,手腳乾淨利落,毫不含糊的,側腿一旋,直甩向龍青的腰部,龍青龍爪落下,火焰裏空空如也,驟然聽到身後的風聲,來不及回頭,側身扭步,,龍腳飛起,迎着側方踢了出去!

“砰!”火巫族人沒料到龍青的反應怎麼快,兩腳互踢在了一起,一聲輕響,身影翻飛,身子退後了數十步!

“咔嚓!”火巫族的人速度不謂不快,一招偷襲無果,馬上退後,但是龍青的速度更快,火巫族人身子剛停下,龍青的利爪就臨頭抓下,倉促間,火巫族人舉手格擋!一聲骨裂的聲響,火巫族人的手臂被利爪抓斷了!

“砰!”龍青一招得手,緊接着就抓住了對方的另一條手臂,輪空甩了出去,一道火光劃過,火巫族人重重的摔倒在了地面上!揚起了大片灰塵!

“吼!”甩出火巫族人後,龍青又嘶吼一聲,龍形閃動,對方還沒起來,一隻帶着利爪的龍腳就踏在了火巫族人胸口!

“龍青還真的贏了!”看到這個結果,雲浩和蔣城有點不可置信的對視了一下,低聲自語着!剛纔葉琅說龍青會贏,兩人還是半信半疑的,現在結果證實了葉琅的眼光是對的,心裏都不由得暗自佩服!

“最後五名選手已經產生!今日比試結束,五名選手最後的一場比試,明日將在神殿展開!”見輸贏一分,林堂主站起來大聲宣佈道!

“好了,我們也走吧!”該瞭解的情況已經知道了,留在這裏也沒什麼意思,葉琅站起身來說道!

比試結束,天色也是差不多了,點將臺上的五人已經離開了,觀看的衆人卻沒有馬上離去,還是在場上盡情歡呼,熱鬧着,而選手們有高興的,也有黯然的,但是不管什麼心思,最後五名的選手產生,還是讓演武場上的衆人處於興奮狀態,落敗的選手被這種氣氛感染,也暫時拋開了失利的苦惱,跟着同歡呼起來!

演武場上的熱鬧,隨着夜色的降臨,也開始蔓延到了全城,大街小巷到處都是舉着火把四處遊串的民衆!一直到了後半夜了,這種沸騰才慢慢平息下來!


“這種熱鬧,南王城已經很久沒有出現過了!”巨峯上,漆黑的大殿前,兩道身影臨崖而立,左邊的一位佝僂着的老者,眺望着下方熱鬧的城池,自言自語道!

“師傅還沒有消息嗎?”邊上的玄衣老者正是雪鷹,聽到師兄的話音,也收回了遠眺的目光,轉頭向老者問道!老者正是現任妖神殿的殿主,也是雪鷹的師兄龍武!

“有消息,已經出關了,但是沒看到!”龍武殿主點頭應道!

“沒見到?”對師兄的這句話,雪鷹一下子沒有明白過來,疑惑的問道!

“是的,因爲我看見靈童師兄了!”龍武殿主輕聲解釋道!

“靈童師兄也出關了?”聽到師兄的解釋,雪鷹吃驚的問道!

“是的,靈童師兄一直跟隨在師傅身邊,寸步不離的,現在靈童師兄出來了,那師傅肯定也是出來了,我想不日將會召見你我吧!”龍武殿主擡頭看着上空的夜色,輕聲說道!

“師傅也真是偏心,就帶着靈童師兄逍遙自在的,把偌大個妖神域扔給你我!”雪鷹臉色不滿的說道!

“呵呵,快了,明日一過,你我也就輕鬆了!”龍武殿主聞言,輕笑着說道!

“要是明日五個傢伙都過不了那關,你我還是脫不了身的!”聽到師兄輕鬆的話語,雪鷹潑冷水似的說道!

“我相信有人能過的!”龍武殿主自信的語氣回道!

“你不會真的認爲龍青能過吧?”師兄肯定的語氣,讓雪鷹很是好奇,皺眉問道!

“龍青雖然是我親傳弟子,他能有幾分把握我還是清楚的!再說了,他也不合適!”龍武殿主搖頭回道!

“龍青不合適?那是誰?”雪鷹更好奇了,追問着道!

“明日一過你就會知道是誰了,龍青不合適的原因,你也知道的,難道你忘記了龍崖那次事件麼?”龍武殿主嘆聲說道!

“龍崖!”好像是個忌諱的詞,雪鷹打了個寒顫,驚呼了一下就沒有再問了!

“不要多想了,你去看看玄狐準備的情況吧,不要出了什麼紕漏!”沉默了會兒,龍武殿主轉身離去,離去的時候一道輕嘆聲傳了過來!

望着師兄離去的背影,雪鷹愣神站了好大一會兒,才轉身隱進了夜色中,懸崖處又陷入了寂靜中!

“主人,你剛纔怎麼不揍他們屁股了?沒大沒小的背後編排!”過來許久,巨峯上空的一團雲層中,一道稚嫩的童音響起!

“呵呵,小武和小鷹爲了妖神域,操勞了這麼多年,發發牢騷也是正常的!”童音落下,一道蒼老的聲音也隨後響起!

“明天那五個小傢伙真的能過那關嗎?當年小武可是死裏逃生纔出來的哦!”童音又響起!

“能不能都要過!”蒼老的聲音回道!

“呵呵,走吧,我們先進去等吧!”隔了會兒,蒼老的笑聲響起!

笑聲過後,四處又陷入了平靜!

“快看!他們上去了!”次日清晨,南王城不少民衆,不知道是一夜狂歡還沒睡,還是起的太早,不少人都看見了城中的巨峯下,六道身影騰空而起,如初升的太陽,徐徐上升!

上升的六人正是文丑和最後剩下的五位選手,今天是上神殿比試的日子,文丑一早就帶着衆人飛昇上去!

上升的速度很快,在全城不少人的注視下,片刻間就消失在了雲端,上峯頂的神殿去了! 巨峯頂上,古老的大殿屹立在此,經歷了無數年的歲月,牆體已經斑駁,但是難掩那威武霸氣的氣勢!


“都是很不錯的小傢伙!玄天結界裏的險境我剛纔已經說清楚了,進去了就不一定能出的來,畢竟性命比面子更重要!你們考慮好的話就從這個門進去吧!”空曠的大殿裏,五道身影筆直的站成一排!前面站着六位老者,雪鷹和另外四位堂主也在,站在最前面說話的是佝僂着身子的現任殿主龍武!龍武說完後,擡手指了下側面虛空中緩緩旋轉的門戶!

龍武的話音落下後,站着的五道身影都沒有做聲,也沒有交流眼神!而是眼神各異的掃了下剛剛構建起來的小型傳送門!這五人正是剛剛上來的五位選手,葉琅站在最後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