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不在了啊,山上山下你找得到她們?"

青月氣道:"你在這待着吧!"

"師姐……師姐…..你不……"眼看着青月一步踏出七重門,不由向離臺煙問道:"大姑娘,她怎麼生氣了?"

離臺煙笑道:"我也很生氣!"不管發楞的水漪跟着青月走了出去。

"大白,你怎麼帶了項圈?又被青月師姐栓起來了?"大白憤怒的叫了聲,一臉嫌棄的消失陣中。"你神氣什麼,不過一隻狗罷了,啊,狗都這麼厲害了,我都出不去,它……它….."

清風臨去時突然轉身向水漪道:"孩子,多多保重,爭取早日刑滿釋放!"

水漪一聲驚叫,"啊,你……你,貓妖啊!"

清風苦笑一聲,難得她還記的這麼清楚。

"既然是觀師姐帶走了她們,我也就放心了,我們還是去聖山吧。"

離臺煙心有疑惑,小言兒消失百多年了,幹什麼去了,這麼多年卻不來找我!

跟上青月的腳步,到了聖山前, 只聽清風驚疑道:"這不是五行陣法!"


青月道:"我只看出它沒有土行靈氣。"

離臺煙看了看,放開心神,"它沒有金的氣息,怎麼回事,這陣法是假的!聖山內肯定出了變故!"

青月攔下蠢蠢欲動的離臺煙,"我先進。"

清風叮囑道:"小心。"

青月回頭笑道:"放心,就算它比得上曾經的五行陣法,當年既然攔不住你,此刻更攔不住我!"

青月進入陣中,忽見襲來的幾道劍光中夾雜着一道微弱的赤紅氣息,心有遲疑,只將劍光擋了下來,試探的叫道:"紅塵師姐?"

"青……青月?"

"是我!師姐怎麼是你?"

紅塵從山腳下飛了過來,"青月,你到了神仙境了?"

"是啊,我見陰陽圖沒有出現,這纔來聖山看看怎麼回事。其他師姐師兄呢,怎麼都離開了觀止山?& 晚安,總裁大人 ;

紅塵道:"是觀師姐叫我們來的,她說聖山內出了意外,五行陣法消失,讓我們來冒充一下,好擋住無意中闖入的修道者,免得他們到聖山中添亂。"

青月驚問道:"聖山中發生了什麼事?"

"我不知道,師姐不讓我們進去,也不跟我們說清楚。"

"她呢?"

紅塵指了指半山腰的洞口,"在裏面。"

"我去找她。"

"紅塵!"

紅塵聽到有人叫她,向遠處看去,只見一男一女還有一隻大白狗,大白狗份外顯眼,她自是熟悉的很,那女子面生,卻是從未見過的人,那男的,男的,登時大吃一驚,"清……清風!你沒有死?"

青月道:"此事容後再說,我先去聖山中看看。"

清風離臺煙隨着大白走了過來,清風道:"青月,我想進去看看。"

青月點了點頭,觀師姐就在洞內,想來沒什麼危險,就算是有,我也能護住他們!

紅塵見青月點頭應下,急忙道:"我也去。"

"師姐,既然觀師姐不讓你進,只怕是不想讓你提早知道聖山內的事,而我們幾人,對洞內的事一清二楚,她自是沒有阻止我們的理由。"

紅塵只得無奈的道:"等你出來,一定告訴我!"

"好,一定!"

青月帶他們走入聖山,一眼望見正前方陰陽圖在男子石像上空盤旋,婔兒手掌抵在女子石像背後,兩尊石像後方一羣人手掌相抵圍成一圈,觀時言正在其中,遠處萬餘尊石像碎裂一地,幾人怔怔望着眼前景象一時不明所以。

觀時言見來人是青月離臺煙,立時問道:"你們怎麼來了?"

離臺煙反問道:"小言兒,怎麼回事?你和師父師叔們在幹什麼?"

觀時言說道:"我師父和玄冥師伯還有呂師伯快跌落聖靈境了!我和衆位靈體師兄師姐們正幫他們維持境界。"

離臺煙大吃一驚,"師父,你怎麼了?"

玄冥嘆了口氣,"一百多年前,天道忽生變化,讓人琢磨不定,從那時起,我便覺得境界下跌,就來找你兩位師叔,豈知她們也是如此,我們三人毫無頭緒,眼見萬神衆仙的石像一座座開始碎裂,五行封天陣步步潰散,五耀靈體相繼醒來,只當是那天道之一又開始作祟。衆人合力推演天機,只覺天道變幻莫測,竟無一絲可尋之機。我們驚駭之餘,自是滿天尋找,但天道之一,卻是無影無蹤,連界門都消失不見,搜尋無果又回到這裏,這時聖尊聖妃也驚醒過來,說他們境界也在下跌,我們才覺事態嚴重,天道這是要世間再無聖靈啊。我們與它們鬥了兩億載,最終是一敗塗地!我問面前的天道二人是否如此,它們只是嘿嘿冷笑,既不說對也不說錯。"

離臺煙失魂落魄道:"我們敗了嗎?真的失敗了嗎!"

玄冥突然向大白問道:"來自異界的道友,你能否爲我們解開謎團?"

大白看向清風,清風也正看向他,二人都讀懂了對方的眼神,至此方知那老頭最終所說的,再沒人能窺破天機,再無人能凌駕天道之上的真正含義。

清風走到天道石像面前,"你們早就清楚了?"

天道之一輕輕嘆了口氣,對清風傳音道:"三弟臨去之前,將一切都告訴了我們,實話告訴你,我們境界也在下落,三弟不分彼此,才能令此界平衡,聖靈境毀天滅地,確實不該存在世間。悠悠億載,到頭來,誰都沒躲過重回神仙境的命運,你不覺可笑嗎?三弟是對你不住,可他心中一直記得你,若沒他相助,你真以爲能復活過來!同樣是聖靈,誰真的關心過你一個無關緊要人物的生死,你想想你的復活之路,除了三弟可有哪個聖靈真正參與過?誰在乎,誰在意!你此刻還要告訴他們真相嗎?讓他們終其一生,直到天地重開,都想不明白,不正是最好的懲罰麼?"

清風呆了呆,問道:"曾經的萬神衆仙呢?他們至於受魂飛魄散的懲罰嗎?"


"他們沒有魂飛魄散,曾經參與封天的生靈,三弟確實也算懲罰了他們,他們都已經轉世輪迴去了,再記不起他們是前世的萬神衆仙。"

"你們呢?"

"我們和聖尊聖妃都要等到怨氣耗盡,才能恢復自由。"

清風沉默下來,自己與青月渾渾噩噩來到異界,所受的苦楚,所承受的痛,該由誰負責?該負怎樣的責?不禁長嘆一聲,這樣也好,不管該不該受罰的都受到懲罰了,自己還有何不滿。

& 我的放牛班 ;青月,大白,我們走罷。"

青月看了看他,只吐出一個字,"好!"

二人一狗轉身向洞外走去,身後的觀時言問道:"青月,映月劍該還給我了吧?"

青月手一揮,一把從清風肚子中取出映月,託在手中,回過頭來,"它是我花二十兩黃金買的,憑什麼還給你?你若有本事,儘管來取!"

清風嘟噥道:"別這麼直接好不好,這可是我的肚子啊。"

觀時言雙手連揚,九朵白雲相續落到映月劍上,只見劍身晃了幾晃之後,靜靜躺在青月手中,頓時一臉愕然,"好,好,好!"連說三個好字,"天道果然是好眼光,不愧是它選定的人!"

大白狗叫一聲,"觀時言,等我傷好之後,總有一天,我會找找你試試,誰纔是聖靈之下第一人!"

"好,不就是一條狗嗎,我一直等你!"

令觀時言想不到是,多年之後,她在帶了項圈的大白手下,鬧了個灰頭土臉,畢竟人家帶着項圈,在世間無聖之時,又有幾個真的是它對手!

玄冥這時說道:"映月原本不屬於我,也不叫這個名字,它是我少年時在東海海底撿到,沉寂海底,倒映圓月,這才取名映月,此刻它有了新的主人,由它去罷。"

"東澤,你我再不能相見了嗎?聖靈即將消失,你真的不能重見天日了嗎!"

清風於心不忍的看向手捧上青石的寒婔,只覺青月伸出手緊緊握住了自己的手,耳聽她一聲嘆息,但見她伸手一招,上青石立刻到了她手中。

下一刻二人一狗在衆人眼中憑空消失,只留上青石吧嗒一聲,掉落地上摔成粉末,緩緩露出一個人形。

"我早就說過,她不是……不是……你個笨狗就是不信!"

"你個破木頭懂個屁!她要真是,還用着來聖山!"

"我們去哪?"

"去?有山有水的地方!"

"哪裏有山?"

"哪裏有水?"

"哪裏沒風!"

"哪裏沒月!"


"那裏有山,那裏有水,只差風月!"

"好!"劍光到處,一塊巨石被削成平面,幾個大字突兀顯現:風月之地。


"現在不差了吧!"

"是,是,嘿嘿,果然是風月之地!"

只見她臉上一紅,又在下方刻了四個小字:無關風月。

數年過後,這天清早,青月看着牀上血跡,懊惱的嘟噥道:"又來了!"

清河邊的清風只聽得木屋傳來一聲尖叫,"七年了!清風,你到底還行不行!"

清風迎上大白同情的眸光,淚眼相看,竟無語凝噎!

完 一道五彩霞光劃過蒼穹,能量接着瞬間肆虐,撕裂了空間壁壘,大大小小萬億的裂縫出現,猶如一張張大嘴飢渴般吞噬着整片星域,無數顆星球化爲宇宙灰塵。

在這片星域中的最後一顆星球也要被吞噬的時候,一隻足以遮天蔽日血紅色的大手堵住了空間裂縫,隨後一道龐大的身軀出現在虛空中,將星球擋在了身後。與此同時又是兩道巨無霸般的身影出現在虛空。

三個人駐足虛空,從星球上仰望,可是無邊無際,一根汗毛好似大樹粗細,足以見得其身體之巨。

先前出現的那人似乎受了很重的內傷,嘴角血流不住,如同大河豁開一處口子,他冷厲的眼神從兩個人臉上掃過,最後停在右側那個年輕男子身上,唏噓一聲,“道無,你可知師尊的心,這幾億年來,爲師不曾虛浮過你半分,聖尊訣也傳了你三層,只待將來繼承聖尊之位,接掌這蒼侖宇宙,萬千星域,而今你卻聯合蒙荒加害爲師……。”

哈哈哈哈左側中年人發笑,打斷了他的話,“蒼侖你還是省些力氣吧,今天你必定徹底滅亡,而你這蒼侖宇宙也將成爲蒙荒宇宙,哈哈,這無數年的心願終於要實現了。”

蒼侖聽了臉上滿是憤怒,可是片刻又仰頭長嘯,直如九天玄雷,兩個如太陽的眼睛閃爍着七彩炫光,“好,好,想我蒼侖孕育於混沌之中,初生意識,見一諳石奇特,便移到混沌池中,又注入源力,終於歷經數億年……”。

蒙荒聽到這裏,面目猛地變的十分猙獰,咆哮道:“你住嘴,我蒙荒也本是天地誕生,卻爲何獨你可以創造萬千規則,成爲天地主宰,而我只能寄生黑暗,不見天日,管那些死去陰魂的索碎之事,不公平,不公平、”

蒼侖搖搖頭“蒙荒枉你活了這無數年,這天地本爲陰陽,你本體諳石,屬性黑暗,爲陰主,我卻是混沌凝結,屬性萬法,爲陽主,造就天地循序規則,同爲蒼侖宇宙之主,何來不公平?”

蒙荒大手一揮,冷冷一笑,“蒼侖我既然動了手,萬無收手的可能,你還是上路吧,道無,動手。”說完剛要行動,卻被道無一把拉住,“說好的他的命由我來了斷,你不能插手。”蒙荒眉頭鄒了一下,看了看道無木訥的表情,最終還是退了一步,叮囑道:“他的本源被封印了,可到底是規則聖賢,大宇宙之陽主,你小心些。”

道無理也沒理,一步跨前。

蒙荒眼底閃過一絲陰曆,暗暗想“料理了蒼侖,回頭便滅了你們聖界所有的人,道無你也必須死。”

道無慢慢周身縈繞一道道紫氣,虛空中也颳起了能量漩渦,整個空間也震盪起來,似乎一個毀滅天地的大招呼之欲出。


蒙荒臉上露出笑意,正當他意向着蒼侖被自己心愛的弟子毀滅時絕望的表情時,突然心頭莫名一慌,不暇多想,伸手一抓,十個星球被他擋在身前,也就在這時,道無一把幽藍的能量大劍頃刻間刺爆了七個星球,在刺到第八個星球時能量消耗殆盡,被擋了下來。

蒙荒冷哼一聲,嘴裏噴出一團黑氣,纏住道無,緊接着順着道無的七竅鑽入體內,封住了聖源力。

道無龐大的身軀頓時砸落虛空,撞的空間幾欲破碎。

蒙荒一伸手,從虛空中拉出一把黑墨色的戰斧,撒手擲向道無頭頂,戰斧飛到中途便被蒼侖一拳擊碎。蒙荒又一擡手,又一把巨大的能量巨斧出現,“蒼侖你本源也被我封印了,我看你能擋幾下。”

大斧帶着颶風劈出,所過之處出現道道幾十米的空間裂縫。

蒼侖眼神平淡,看着戰斧劈來,臉上莫名的露出笑意,那是一種計謀得逞纔有的勝利的笑。

這一幕落在蒙荒眼裏,心中有一種被戲弄的感覺,還有一些很不好的感覺,想撤回戰斧,已經晚了,戰斧正中蒼侖心口,期待中的血肉橫飛沒有,蒼侖的身體卻如玻璃一樣,破碎成無數片散落虛空,又頃刻化爲虛無,連同那個星球消失的乾乾淨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