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尊練海平,來自泛青城。」紫袍人練海平這時說道。頓時,眾人又是倒抽了一口涼氣。通家跟練家都屬性大陸有著雄厚底蘊的家族,實力都不下帝國學院。而且,兩家還是聯姻。

「兩位大師有什麼事?」謝小豬一臉凝重,問道。

「事不大,把雨掌院跟雨媚兒母女倆交出來就是了。」通東成好像是在用命令的口吻。

「母女。」黑白院長一愣,還真不曉得她們倆是母女關係。

「呵呵,你們可能還不知道。雨掌院就是我大哥通風雨未成婚前的女人。而雨媚兒就是我大哥的私生女。」通東成冷笑道。

「一對賤貨罷了。」練海平口氣不善。

「練大師,雨掌院是我們帝國學院三學院之一,而雨媚兒是我們帝國學院十大核心學子之一。所以,我們不能讓你們帶走她們倆。」謝小豬冷哼道,早看出來了,這兩個傢伙來肯定不會是干好事的。(未完待續。。) 「哼!」通東成一拳過去,紅色血光一閃,一隻丈大的拳頭從空中呼嘯而來。啪地一聲脆響, 佞臣

而通東成卻是紋絲不動。功力高下立判,帝國學院最厲害的兩位高手聯手還不是人家一拳之敵。還有什麼談判的資本?帝國學院所有高手,這一刻,心裡沉到底了。

「如果帝國學院不交出她們倆,我們倆不妨聯手天地會跟莫家平了帝國學院。」練海平淡淡哼道。

「你就是平了我們帝國學院我們也不會把學院中人交給你們。我也希望兩位冷靜點。帝國學院開院接近萬年。從學院走出去的學子高手也遍布大陸各地。」謝小豬態度堅決。

「哈哈哈哈,遍布大陸各地,咱們可是沒見到幾個趕回來的。」莫東成尖聲笑道,聲震九天。

「他們會回來的,肯定在路上。」燕掌院說。

啪地一聲,燕掌院當堂給通東成一巴掌煽得撞在了二里開外的院牆上,轟然一聲,撞塌了長達百米的院牆。

「大哥,老子跟你們拚啦。」 非凡巫師 ,不過,給白院長一指點下封了穴位動彈不得。

「交不交人,我數10下。1……2……」通東成霸氣大顯,全身氣勢壓向了帝國學院。那聲音如宏鍾般的響著。

「我們交……」白院長臉色難看,為了大局。 魔法世界里的劍士 ,「我們在這裡,你們可以帶我們離開了。」

自然是雨掌院牽著女兒雨媚兒的手出現在了空中。

「不能啊。」黑院長吼叫道,想過去扯回來。不過,給練海平一拳砸得摔在了地下,砸出一個大坑來。

「胖子,他回來你告訴他一聲,就當是從沒認識過雨媚兒。千萬別想著復仇。而且,最好說我們遠出試煉去了。唉。我走了……」雨媚兒嘆了口氣。一滴淚水滴在了帝國學院廣場上。母女倆跟著通東成兩人走了。兩個傢伙也沒再找麻煩。

「莫東成,你個狗東西,我大哥回來會扒了你人皮。」胖子凄厲的大叫道。

「扒我人皮,我正想扒他呢。」莫東成一臉冷酷。轉身飛走了。

「唉。唐春。我對不住你。」白院長眼眶中隱隱有淚了。

第三天早上,號角齊鳴。天地會重新組織了人數最多,規模最大的一次攻擊。

而且。曹天一流親自顯身了。他就像是一個王者一樣霸氣的站在空中。他出手了,居然是一片葉子。那葉子割裂開空氣,形成一個巨大的旋渦流飛向了帝國學院。由學院高手組成的第一防禦在轟隆聲中給葉片割中倒塌了下去。而同時,學院二十幾個半死境高手噴血倒下了。

葉子只是頓了一下繼續往學院旋轉著飛去,那空啵聲音震得遠隔百多裡外的紫月城都聽得見。

「帝國學院又怎麼樣,狗屁不是。咱們就要毀了它。」宋天德的聲音傳來,接著的就是風問天冷酷之笑。兩道高大的影光出現,合力攻擊向了帝國學院。內層院壁在他們聯手之下轟然倒下了。激起了滿天的塵土。

滋啦……

謝小豬跟更古聯手居然沒擋下那片葉片,葉片旋轉著在內院旋轉了一圈回來。收割了上千高手的生命,毀了幾十座的樓房最後在轟隆巨響中飛回了曹天一流的手中。

「實施突圍計劃,更古長老帶頭,我墊后掩護。」謝小豬作出了決定。挑出來的學院精英們有二千人,他們早就整裝待發。

其中就包括古閑萬代柳生等人。謝小豬首先拚出全力打出了一張青蓮葉片,它好像一張彌天大盾一樣擋在了帝國學院前面。

「還想突圍,全都得死。」曹天一流一聲冷笑,葉片再出,豎著一割,在青光閃現中,青蓮神葉給硬生生割成了兩截。

曹天一流冷酷的笑著,葉片漲大到了方圓幾十丈,閃著奪目的黑色光氣像一台死亡收割器一般旋轉向了帝國學院。

「拚啦,突圍。」謝小豬飛身撲了上去,本命之花狠狠的撞向了曹天一流的神葉兵器。

滋啦,謝小豬狂噴出一口鮮血,本命之花給神葉割成了幾十張碎片。

「下一刻,謝小豬,你命將沒有了。」曹天一流狂笑著。

「拚啦!」燕山河等人全都大叫著,加上上萬學子們組成人牆撲向了天地會。

「下一拳,我要你小命。」這時,同樣一道聲音硬朗的傳來。空中一道臉盆大的拳光過來了。曹天一流臉上的笑容僵硬了。轟……滿天罡光亂竄,一隻手臂帶著那片神葉給這一拳直接轟斷爆開。而神葉卻是到了唐春手中。

「我回來了。」唐春如天神一般俯視著下邊。

「一哥回來啦,一哥回來啦,咱們有救啦。」所有學子全都狂叫了起來。主要是唐春一拳居然重傷了曹天一流。這說明了什麼,學子們不尖叫都不成了。就連黑白院長都跟著尖叫了起來,一哥一哥的聲音此起彼伏。

「青藤祖葉,居然是神樹葉子,好,可比擬天階極品神兵。」唐春吶吶了一句,伸手一抹,曹天一流頓時失去了跟神葉的聯繫。

「曹天一流是吧,咱們再來一拳。」唐春一臉淡淡的看著他。

「小子,剛才給你偷襲成功,今天我要扒了你人皮。」曹天一流憤怒了,一張口,一道本命火花出來朝著唐春狠撞了過來。

還是一拳,往生一拳。能讓你回到過去,往生嘛。

含著雷罡的往生一拳如流光之坨,叭地一聲,火花碎開了,照亮了整個範圍達到幾十里的天空。而曹天一流一聲慘叫,滿臉鮮血。

他整個鼻子都給往生一拳的餘波打得塌了下去。整張臉看上去就好像是往裡癟了一半進去似的。一隻眼珠子掛在了鼻孔上。

莫東成一看,轉身就想溜走。

「哪裡走?」一道劍光閃過,叭嗒一聲,滄海桑田的劍可不是吃素的。一條手臂噴著鮮血在空中飛走了。

莫東成連斷臂都不撿了,拚命化成一團黑光往遠外跑去。不過,轟地一聲好像撞到了一座大山上。這傢伙昏花著頭正想罵,不過,下一刻,莫東成那臉殭屍了。因為,前面站著一個一臉兇悍的中年人——蛛古力。


「回去吧。」蛛古力伸開巴掌一甩,莫東成好像捧球般給拍了回去,叭地一聲掉在了唐春面前。


「正想斬草除根,你自已送上門來了,正好了。」唐春一臉玩味兒似的笑著,莫東成心裡扒涼到底了。這傢伙身體瞬間漲大。

「還想自爆,沒這好事兒了。你們莫家怎麼樣對待的天天,我今天以彼之道還你。」唐春一臉冷漠的笑著,一指點下,莫東成那魂神硬是給唐老大戳了出來。爾後給他一把扔進了玄光葫蘆之中。裡面可是有玄火隨時燒烤著它,讓它嘗嘗生不如死的滋味兒。

莫成東在慘叫,玄火滋滋在燒烤……

千幻學院的人馬在朱泉帶引下悄悄往後撤走,不過,走不了啦。因為,後邊有一隻龐大如山的蜘蛛蹲在空中看著他們。

啊,妖怪……

千幻的高手們慘叫著操出兵器攻擊。

不過,滋啦,蛛古力張開了卡車大的巨嘴抓起十幾個一把就塞進了嘴裡。朱泉射出了一箭,不過,那可比擬天階下品的神箭飛到了蛛古力面前,朱泉自暗暗鬆口氣進,下一刻,老傢伙那臉變得蒼白,比白紙還要白上幾十分。,

而且,眾學子發現。他們敬畏的學院太上院長朱泉,一個生境大圓滿強者,此刻這傢伙身體居然在打擺子,好像怕冷似的。

因為,他射出的致命一箭到了蛛古力面前居然給他一嘴就咬住了。而且,那傢伙還嘎嘣了幾下當美食直接嚼碎吞了進去。

「呵呵呵,這箭味兒不錯,讓我嘗嘗院長的味兒再說。」蛛古力一聲陰笑,朱泉院長頭皮發麻,拚出全力化成一團青光就想溜走。

不過,後頭蛛古力那身體一動,居然幻化出了三尊分身到了朱泉面前。而那團青光直接就給一張嘴咬住了。而且,朱泉院長那兩條血淋淋的腿兒還在蛛古力的嘴邊上掙扎亂踢了幾下,嘎嘣,院長大人下了人家老蛛的肚皮。

頓時,千幻學院的高手們嚇破了膽。全都慘叫著分頭逃竄。只不過,空中三張巨嘴張開。頓時,一道旋風過去,幾千學子都給扯到空中往大嘴裡而去。

嘎嘣之下,不久,幾千學子噴血進了蛛古力的肚皮。這傢伙還一幅意猶未盡的架勢。伸出幾丈長的舌頭在嘴唇邊來回舔了幾下。一張血眼又看向了早就狂逃的天地會以及莫家餘孽,還有宋風兩家的族人們。

「哈哈哈,全下肚皮去。」蛛古力大叫了一聲。


「好了蛛古力,你也吞了不少了。不準再吞,毀了就是了。」唐春皺了下眉頭,畢竟,自己也是人族。可不願意看到蛛古力把人族當食品品嘗。

「算啦,我也飽了,去死吧。」蛛古力發威了,那多條蛛腿每條腿都有藍球場大,十幾條腿走了過去。一路過去就是一條寬達上百米的血道。血道上碎肉模糊,白骨森森,這傢伙,貌似在這一刻成了森殿的索命閻羅王。

曹天一流真是果斷,全身居然化成一溜火光瞬間鑽入地下不見了蹤影。不過,在他入地的一瞬間,最後還是挨了唐春最後一拳。一聲慘叫從地底深處傳來。(未完待續。。) 唐春龍眸一掃,有些訝然。這傢伙對自己還真下得了手。居然捨棄了皮肉用了秘術逃走的。估計跟魂神之術有關係。

因為,地底千米深處夾著一具骷髏骨架,上邊還有著曹天一流的餘熱在。而骨架上皮肉全無,好像安葬了幾十年的屍體似的。

「沒用,他用了秘術逃走也只能奪舍重生了。而且,功力基本上沒啦。保住了一條殘命而已。」蛛古力搖了搖頭。

「嗯,這具骨架還有些用,可以用來煉製九骨術。」唐春一扯收了曹天一流的骨架。

「還想跑?」謝小豬一聲冷笑,嘭嘭兩拳,宋天德跟風問天雙雙甩砸在了地上。

嗷……

一聲可怕的蛟鳴聲傳來,宋天德整個人突然陷入了瘋狂之中似的。老傢伙血紅著眼,不久,噼里啪啦幾聲脆響。宋天德的整個身子的膨脹,最後,那腦袋居然扭曲變形,而身體也在變。

不久,一隻背生四對翅膀的龐大的山蛟居然碎開了宋天德的身體出現在了眾人面前。唐春明白了,這山蛟估計是以宋天德的身體作為母體恢復孕育出來的結果。

而且,那股破體而出的強悍氣勢直接把謝小豬壓得彎了腰,並且,這傢伙直接爆體衝出來,一腳就把謝小豬踢得噴血飛到了一里開外。而帝國廣場那厚達一米的條石鋪成的地板全都翻捲起來騰到空中狂舞著。聲勢十分的嚇人。

「哈哈哈,我『天羅』終於趕上了好日子啦!」山蛟天羅狂笑道。

「啊。天羅。」謝小豬都駭然失色。

「天羅是誰?」唐春問道。

「不好,天羅可是千年前的煞星。據說千年前天羅作怪,當年它就擁有生境大圓滿實力了。而且,衝出山林后殘害了幾十萬的生靈。最後,終於引來了眾怒。幾千高手合擊天羅,最後,雖說天羅身手強悍,但是,也還是給眾高手活活的累死了。想不到這傢伙居然沒死,居然在宋天德的身體中碎開而出。」白院長一臉震駭。說道。

「好日子。閣下,你今天運道很『背』滴。」唐春冷冷盯著他。

「小子,我天羅一出,你的好日子到頭了。我要霸了帝國學院。好好好。這帝國學院就是我天羅稱霸浩月的開始。這大陸的一切一切。包括女人。財富,神兵利器,權勢。全是我天羅的。」天羅狂笑道,一尾巴甩去,骨符一出,轟隆一聲,彼洛帝亞那雕像徹底倒塌了下去。

「嗯,你這身皮肉還不錯,硬如鋼鐵,正好了,我還缺一個戰寵,就是你了天羅。」唐春一聲陰笑,拳頭出。

淡淡紅光一閃,符文包裹住拳頭,『往生一拳』衝擊開狂亂的空流而去。

那一拳唐老大直接就撲上去短兵相接,直接轟在了附體的山蛟王身上。血肉迸列,山蛟王的身體的確強悍。一道道符文閃出來過後,身體癟了進去。

還真硬啊,唐老大感覺拳頭隱隱作痛。雷罡兩出,再一拳,轟,終於,山蛟的骨頭絕對斷了幾根。

嗷……

這傢伙咆哮了一聲,四對翅膀一煽衝天而起。爾後如泰壓頂一般撞向了地下的唐春。

這股力道絕對強悍,猶如幾台火車頭從空中衝擊下來似的。其強大的身體帶起的風卷在帝國廣場的上空形成一個幾十丈的空氣旋渦流。唐春一閃,卻是身體一滯,想不到這天羅如此強悍。因為,這傢伙居然隱隱有一絲領域空間能力了。

不過,唐春已經從蛛古力那邊領教過了一絲領域空間之能。早有經驗,一挪,終於挪過。不過,山蛟下沖的符光還是擦著唐老大的耳旁而過,耳旁頓時火辣辣的生痛。貌似,以唐老大如此強悍的身體居然也挂彩了。

而且,轟然一聲塵揚土飛。山蛟王把地下砸出一個幾十丈的巨坑來爾後不過撲了一個空。那傢伙也是咆哮如雷,震得幾裡外的樹木都搖晃不定。

「龜孫子,還有兩下子。」唐老大暴怒了,龍眸鎖定山蛟,身子一閃就到了他面前。紅晶天王鼎在雷罡融合之下呼嘯著狠狠撞在了天羅的身體上。

啊……

儘管天羅身上骨紋如波浪推出,但是,紅晶天王鼎在如今的唐春手中使出來何其的強悍。那一砸,直接就把山蛟王的後背砸斷,一股鮮血噴勃而出,直射到了幾十米的空中。現場瀰漫著一股子血霧。

唐春正想直衝而下狠干這傢伙,想不到天羅居然身子詭異的一扭曲,空間一陣泛動,這傢伙居然直接撕裂開空間身影消失。龍眸一愣,不過,幸好有龍眸在。唐春一聲陰笑,照準左側一處空間往生一拳狠狠幹了過去。

詭異的紅色符光一閃,啊……

這聲慘叫震天動地,本來以為自己本身擁有小範圍撕裂空間能力躲進了空間之中想偷襲唐老大。想不到了傢伙居然提前發現了自己在哪裡,那一拳正好砸在腦袋上。腦袋頓時裂開,天羅一聲慘叫頭一昏甩在了帝國廣場。

唐老大跨步一前,掄起鐵拳梆梆梆連來了幾十下。直打得天羅這傢伙全身是血,骨散皮裂直求饒唐老大才收了手。

而那邊,風問天居然也變了個人似的。好像被什麼強者附體了似的居然表現出了超過謝小豬的實力。不過,風問天也倒霉,居然遇上了蛛古力這個怪胎。

結果,一雙腳給蛛古力一咬吞了進去。蛛古力正想把風問天身子全吞噬,不過,給唐春制止住了。畢竟,風問天是風天天的大哥。

「滾,今後不要讓我再見你如此,不然的話,下回,挫骨揚灰。」唐春一聲冷哼,風問天掙扎著雙掌拍地,就那樣子騰挪著走了。不過,在遠處時,風問天那雙眼居然泛出道道幽幽的綠芒來。好像狼的眼神一般。

「唐春,到時,風霸天定要將你這龜孫子挫骨揚灰。」風問天咬牙切齒,不過,好像是一個叫風霸天的傢伙霸了他的身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