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銷售小姐原本想要罵,卻被陳凡打斷。

“怎麼,你們公司就是這麼對待銷售冠軍的嗎?”

銷售小姐內心極爲不平衡,但是當着顧客的面又不好跟林雨薇撕破臉,只好暫時將氣忍了下來,冷聲說道。

“不好意思,我纔是這個月的銷售冠軍,我這個月的業績一千八百萬,她才一千五百萬,我教訓我的下屬,這個您管不着吧。”

林雨薇一直對着陳凡搖頭,讓他別再說了。

陳凡當然看不過這個女人這麼囂張的氣焰,便喊道。

“售車中心管事的在哪兒?”

此時銷售部的經理趕忙跑了過來,他已經知道眼前這個其貌不揚的少年是剛剛買了十輛寶馬7系的金主,便對着陳凡點頭哈腰道。

“陳凡先生有什麼吩咐嗎?”

“你們這裏的銷售冠軍都這麼蠻橫嗎?”陳凡指着銷售小姐說道。 銷售經理兩邊都不好得罪,訕笑着回答陳凡說道:“萍萍是我們這裏兩個月的銷售冠軍,再加上這個月,她就是我們的季度銷售冠軍了,在我們這裏銷售冠軍業務能力強,平時確實有搶單的權利,只要能說服客戶買車,一些特殊的權利都是允許的,不知道是哪裏惹到陳凡先生不開心了。”

“這麼說來,只要有人這個月的業績高於她,她就當不了季度冠軍,連本月的銷售冠軍都沒了,這些特權也就讓給別人了?”陳凡問道。

銷售經理點頭說道:“是這個道理沒錯。”

銷售小姐方萍萍知道眼前這個叫陳凡的人要搞她了,但她憑藉自己的本事,並不擔心,她現在可是一千八百萬的銷售額,而且今天已經是這個月的最後一天了,此時距離下班還剩下幾個小時,憑藉她有搶單的權利,她不相信有人能夠撼動她銷售冠軍的地位。

更加不相信林雨薇這個剛出道的實習生能搶了他銷售冠軍的位置。

方萍萍雙手環抱在身前,舉止端莊,絲毫不慌。

陳凡本來沒打算跟她對着幹的,但眼下對方的態度實在太囂張了,不打壓一下,等他出了這家店,還不知道林雨薇會被她怎麼欺負。

“你們店裏最貴的車是哪一輛?”陳凡問林雨薇說道。

“最貴的……最貴的是……”林雨薇平時根本沒機會進入豪車片區,所以一時也沒想到,翻了一下書冊之後,林雨薇看了一眼回答說道:“是一千五百萬的邁巴赫,庫……庫存只有一輛。”

“開單吧。”陳凡直接了當的說道。

在場的所有人包括方萍萍和銷售經理再次傻眼。

林雨薇手裏拿着陳凡的金卡,她知道陳凡有能力把車買下,只感覺幸福來的太突然了。


“陳凡先生,您要不要……去看看車子體驗一下再說……要不我帶您去看看……”林雨薇緊張的問道。

以往來買車的人,要不就是諮詢各種信息,優惠活動上路體驗什麼的,雜七雜八的事項要說好幾遍。

畢竟是數額這麼巨大的豪車,沒想到陳凡竟然連看都不看一眼。

她沒想到陳凡買車就跟路邊順手買瓶飲料是一樣的,花的好像就是幾塊小錢一樣。

“你平時下單都這麼多廢話的嗎?難怪會被人搶單。”陳凡看着已經呆愣住的林雨薇說道:“還愣着幹什麼?趕緊開單啊,還想不想當銷售冠軍了。”

林雨薇被陳凡這麼一提醒,整個人才緩過神來,趕緊拿着陳凡的黑金卡着手去辦理手續。

很快售車大廳又響起了廣播聲。

“恭喜手機尾號8808位數的陳凡先生全款提車邁巴赫,成交價格一千五百萬。”

頓時全場所有的顧客包括銷售除了方萍萍之外,全都沸騰了。

沒有一個人不對陳凡這個名字憧憬和嚮往的,就感覺好像是財神降臨了一般。

在廣播響起的那一瞬間,方萍萍就知道自己敗了,儘管還有幾個小時,但三千萬的價格她沒有辦法也沒有能力再翻盤了。

方萍萍知道自己得罪了一個最不該得罪的人。

這一刻她後悔了,但她真的沒想到眼前這個叫陳凡的少年,財力竟然如此雄厚。

林雨薇再次拿着辦理好的單子來到陳凡身邊的時候。

銷售經理接過麥克風,廣播裏緊接着響起。

“恭喜本店職員林雨薇,成爲本月的銷售冠軍,完成三千萬的銷售金額!”

全場的人就好像是自己成爲銷售冠軍一樣,跟着歡欣鼓舞,現場的氣氛已經被炒熱了,顧客似乎都想借着這個勢頭,讓自己的名字也抓緊時間出現在廣播裏。

林雨薇興奮的抓起陳凡的手,對現場所有的銷售致意,心中的喜悅全都寫在臉上,林雨薇開心得主動擁抱住陳凡。

“謝謝你,我太謝謝你了……”

沒想到林雨薇這麼主動,陳凡一時間沒反應過來,竟然緊張的手不知道該往哪裏放。

就連剛剛花一千五百萬的時候,都沒這麼緊張過。

方萍萍表情複雜的站在一邊,以往她都是以銷售冠軍的姿態各種打壓同事,這個月的銷售冠軍換人了,她沒辦法搶單了,下個月的業績堪憂,並且因爲以往囂張的態度,跟同事之間的關係也不好,估計在這店裏以後是寸步難行了。

銷售經理悄悄的走到方萍萍身邊,小聲的對方萍萍說道。

“你知道你爲什麼會輸嗎?因爲你得罪了財神爺!你以後到別的地方也要記住這一點,每一個顧客都可能是你的財神爺,誰都可以得罪,財神爺不能得罪,我給你面子,你自己辭職吧。”

方萍萍背靠着牆壁,感覺自己的身體都快支撐不住一般,難以接受今天這樣的局面。

在現場嗨過了之後,林雨薇將十一部車的鑰匙給陳凡取了過來,交到陳凡手裏問道。

“你一個人,怎麼把這些車開回去?”

“我的人已經在來的路上了。”說着陳凡還給林雨薇看了一眼自己給阿誠發的信息。

雖然今天陳凡的行爲切切實實打了方萍萍的臉,但陳凡這個行爲一次性買了這麼多輛車,林雨薇也不知道他一個人怎麼開的完。

“你寶馬7系買那麼多輛,難道打算一天換一輛的開嗎?”方萍萍疑惑道。

“這種一百多萬的垃圾車,我纔看不上眼,開這種車怎麼能彰顯我的身份。”陳凡略帶不屑的說道:“這些人買給我手下人開的,我開邁巴赫就成了。”

陳凡的一句話又讓身邊的這些銷售都傻眼了。

他們的車有的才七八萬,多的也就十幾萬,一百五十萬的寶馬7系叫垃圾車,那他們開到的叫什麼玩意?

很快阿誠就帶個十個會開車的安保人員過來了,一個個穿着黑色西裝的制服架勢,在陳凡的身邊列隊排開,那氣勢不輸給現在任何一個商界大佬。

陳凡當着大家的面,將寶馬車的鑰匙分發到安保人員的手中,並吩咐說道你們先去提車吧。 幾個銷售趕緊帶着人去安排提車。

陳凡將邁巴赫的車鑰匙交給阿誠說道:“這輛車比較金貴,你幫我提出來。”

阿誠一看車鑰匙上的標誌,並沒有感到有多驚訝,在陳家再金貴的車他都見識過了,一千五百萬的車小意思而已,點頭應和了一聲便跟着去提車了。

半個小時之後,在一陣汽車的轟鳴聲中,一輛接着一輛的車開從售車中心開過。

店內的顧客都爭先恐後的擠到店門前觀看,這樣大的陣仗他們還從來沒看到過。

只見打頭的是五輛寶馬7系,中間的是最爲矚目的邁巴赫,後面又跟着五輛寶馬7系的車。

車隊浩浩蕩蕩的從售車中心門前開過,大家爭先恐後的拿出手機來拍照,爭着第一時間將這難得一見的場景發佈到朋友圈。

坐在這一千五百萬的邁巴赫車上,陳凡覺得這個心是那麼的舒坦。

舒坦之餘陳凡竟然還有點緊張,他不知道陳家的財力究竟有多少。

今天幾個小時之內,竟然花了三千萬,心裏想着這麼敗家的行爲不知道尤婉月要是得知了,會不會斥責他。

售車中心的視頻在朋友圈中瘋傳,極段的時間之內,很快這個消息就傳到了尤婉月的手機上了。

視頻中車隊一輛接着一輛開過,尤婉月從邁巴赫的車上看到了阿誠的側臉,雖然沒看清楚陳凡,但她也該想到是怎麼個情況。


“這種豪車是該配上百萬的寶馬前後護送,少爺想的真周到。”

尤婉月看着視頻的內容,露出了尤爲讚賞的笑容。

視頻剛剛播放結束,尤婉月就接到了手下人的彙報電話。

“尤總,陳少爺明天實習期就已經結束了,該回學校報到了,信和保險接下來的工作該怎麼安排?”

尤婉月翻看了一下信和保險的人員任命後說道:“信和保險的大小事宜都交給黃瑤處理,總裁的位置依舊掛着少爺的名字就行了。”

掛了電話之後,尤婉月覺得今天晚上有必要跟陳凡交代一下該回學校,準備一些畢業的事宜了。

從售車中心回來之後,陳凡便跟阿誠回到自己的臨時住所,酒店的總統套房。

另外一頭胡欣在失去工作之後,那些李正給買的車子還有奢侈品包包都因爲受到李正的牽連而被變賣了,僅剩的兩個月的實習工資,也花的差不多了。

眼看着就要返校,胡欣乾脆就直接先回到學校宿舍住着。

她還以爲自己會是第一個返校的,心裏很是鬱悶,可沒想到回到學校之後才發現跟她在同一個公司實習的範倩倩也回來了。

實習期明天才結束,可範倩倩按理說最早也得後天纔回來,怎麼會這麼早回來的。

難道她也被開了?

胡欣知道自己是明面上得罪了陳凡,所以才被當着全公司的面開除了的,可是範倩倩又是因爲什麼原因。

範倩倩確實比胡欣還有慘,胡欣前腳剛走,沒想到她後腳就被公司高層給辭退了。

理由是她在私底下散佈公司高層的謠言,無端誹謗造謠,甚至還可能要吃官司。


當時她也就是在自己創建的羣裏跟部門的人談論黃瑤和陳凡之間八卦罷了,也不知道是哪個小人截圖舉報了,她竟然成了這個事件的犧牲品。

胡欣和範倩倩雖然都是一個宿舍的,並且又在同一家公司實習,但是彼此兩人互相看不上,都覺得對方是心機婊,所以平時的關係也不怎麼好。

可如今也不知道是怎麼的,竟然爲了同一個人共同走到了一起。

這個人就是陳凡。

胡欣跟範倩倩兩人說開了之後,都很同情對方,不知不覺兩人竟然說到一處去了,並且還交換了彼此之間所知道的信息。

“你說這個陳凡是不是真的成公司總裁了,他是怎麼做到的?”

胡欣問這話的時候心裏那叫一個酸啊。

當初她就是爲了李正這個富二代的身後才拋棄陳凡轉投李正的懷抱的,可沒想到好日子沒過上兩天,這個李正卻成了階下囚,陳凡卻成了公司總裁。

感情她爲了吊一個金龜婿,到頭來卻又回到了原點。

她要是早知道陳凡會有今天,她當初就不該白費勁了。

範倩倩賊笑了兩聲,好像看出胡欣內心的酸勁說道:“後悔了吧,我也不知道陳凡是靠什麼當上信和保險總裁的,這個問題我幾乎問遍了公司內部,都沒人能說出個所以然來,但我能確定的是,陳凡現在不但是信和保險的總裁,而且還是丹桂軒的老闆,就這身份,我都想當她女朋友了。”

胡欣一聽這話,頓時就警覺了起來,那種感覺就好像是看到情敵就在她面前一樣。

“你可不能有這種想法,咱們現在已經是好閨蜜了,我實話跟你說吧,我可是打算跟陳凡複合的,你可不能挖我牆角。”

範倩倩撇了撇嘴角說道:“我不過就是這麼一說,你還真當我看得上陳凡,誰知道陳凡是怎麼突然鯉魚躍龍門的,要是有一天跟李正一樣掉下來,那你胡欣可真成剋夫的女人了,陳凡這種的不穩定,我喜歡咱們班的韓冰,實實在在的富二代,你看他的氣質跟陳凡就是不一樣,你放心我不會真的跟你搶的。”

“那就好,那就好,你找你的韓冰,我有我的陳凡,咱們以後還是好姐妹。”胡欣說道。

兩個女人在宿舍裏交談着,那言語之間就好像已經都把戀愛對象給確定下來了一樣。

關了燈之後,胡欣心裏猶如小鹿亂撞一般,激動萬分。

陳凡現在確實是總裁了,雖然當天在公司陳凡對她很是絕情,但兩人已經有一段時間沒說話了,這一段時間想來陳凡的氣也消了一大半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