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怎麼就會跑啊?!”

那道黃芒見沈雲再次躲開,恥笑一聲站住身子,一甩手,一隻靈氣團就向沈雲扔了過去!

“方爲?!你個混蛋!”沈雲這才見到來人是方爲,不禁笑了下,揮手穩穩接住了那隻泛着白光的靈氣團,在手心處滴溜溜地轉着!

“嘿嘿,我可也是通靈境修爲了呢!”方爲嬉笑着看着沈雲說道。

“屁話,我當然知道你是通靈境,要不能放出這靈氣團嗎?!靈氣……你真是混蛋!”沈雲說到這裏頓時想起了什麼,口中大罵了一聲,就要將手中的靈氣團扔出去!

“噼啪”一聲巨響,那靈氣團瞬間爆裂,沈雲沒有躲開,便被其中包裹的雷電炸了個正着,額頭前的頭髮都被燒焦了一小片……

“唔,別怪我沒提醒你啊……再說,你也不夠朋友啊,這才幾年不見,就把我的身體技能忘了個一乾二淨!唉……太讓我傷心了……”

方爲一邊擺出一副傷心至極的模樣,一邊大模大樣地坐在了桌前,自顧自倒了一杯茶水喝了起來。

“滾!有你這麼戲耍兄弟的嗎!”沈雲笑罵了一聲,與方爲相視一笑,坐在了桌前。

“你怎麼來這麼晚,聽說還是與一位白狐族的美女來的?!白瀟瀟你不要了?!”方爲見沈雲坐下來,死皮賴臉湊到了沈雲眼前輕聲問道。

這個混蛋,熟識之前還以爲是個陽氣十足的漢子,熟識之後才發現是這麼一個猥瑣的混蛋!


沈雲一邊在心裏笑罵,一邊將自己與白瀟瀟冷戰的事情說了一遍,當然,與慕容燕的事情,他是絕對不會說的。這事情要是傳出去,估計那位慕容師祖追到天邊也要將自己大卸八塊!

“冷戰?!這可不是好事。對了,婉兒前幾日也來了,不過待了一天,便不知道爲什麼又匆匆離去了。走的時候也沒來得及給你留什麼話。”

“婉兒來了?!”沈雲知道面前的方爲與張龍都把婉兒當親妹妹看待,自然不會不信:“也許是門內有什麼事情吧。再者,莫雨不是要與丁飛結爲雙修了嗎……”

“你這小子,吃着碗裏瞧着鍋裏的,一肚子花花腸子,悶騷!絕對的悶騷!”方爲嘿嘿笑着說道:“對了,張龍在上次的冰山之行中得到了什麼,你知道不?”

“冰山之行?”沈雲搖搖頭:“不知道,能得到什麼?”

方爲饒有深意地看着沈雲,剛要說什麼,就見沈雲一揮手,周邊的溫度瞬間下降,在他的驚詫目光中,沈雲一甩手,便將自己面前眨眼前還冒着熱氣的茶水變成了冰塊!

“冰凍屬性?!”方爲大叫了一聲:“你竟然成功將冰山仙草吸收了?!就憑你這笨蛋,怎麼運氣這麼好?!”

沈雲嘿嘿一笑,也不怪方爲罵自己笨蛋:“嘿嘿,怎麼樣?據我所知,能將冰山仙草的冰凍屬性吸收的人,上次出現還是數百年前呢!”

“別顯擺了……”方爲雖然有些吃驚,不過還是爲自己的兄弟高興:“對了,我正想跟你說,張龍在冰山之行中,找到了一株火靈草!”

“不會吧?!火靈草?!”

火靈草與冰山仙草是一樣的,可以拓煉經脈,穩固修爲,運氣好的話,可以吸收掉火靈草中的火屬性!怪不得,之前在城牆邊,看到張龍竟然釋放出了帶着火焰的鐵拳!

不過,這火靈草怎麼會出現在冰山禁制之中?!

“我就說嘛,你倆都踩了狗屎運!我聽說張龍在冰山禁制中湊巧遇到了一隻未成年的火狸獸,見那小傢伙躲在一個背風的山洞中,身邊有一株火靈草,這傢伙二話不說就上前搶了下來。而且因爲是火屬性的東西,出山時竟然沒有探測出來,運氣不是一般的好!”

方爲像是話簍子一般嘰裏咕嚕繼續說道:“不像我,除去幾滴冰山聖蓮,什麼都沒得到。你們可倒好,現在不禁有了本身的優勢,還附加上了自然屬性。我也納悶了,數百年間都沒有人能吸收得了外面的自然屬性,爲何你倆卻偏偏能夠吸收,更可氣的是,你倆我還都認識,你說,我……”

沈雲實在是聽不下了,急忙苦笑着揮手:“停!停!你來就是跟我說這個的啊?我耳朵都聽得起繭子了!懶得聽你說,我睡覺了,你願意說就繼續!”

眼看沈雲說完就要起身往牀榻前走,方爲一個閃身將他拉住:“喂,你說,如果有一天,我也能夠得到別的自然屬性呢?”

“得了吧!你是自然屬性的優勢體,是天生的,不像我們!我們只不過能夠掌控一些自然基礎的力量可以,跟你沒法比。況且,你們天生的自然屬性優勢體,只能擁有一個自然屬性啊,這是常識!”

“那不一定!”

方爲這話迴應的神祕兮兮卻又堅定異常,讓沈雲瞅了他半天,才張嘴問道:“你爲什麼這麼說?”

方爲四下看了一眼,手臂一揮,一張隔音罩出現在了兩人身上:“幾年前,我在一次外出修練中,意外從一座地窖中得到了一本功訣。”

“功訣?功訣與自然屬性有什麼關係?”


“嘿嘿,你自己看!”方爲說着一點自己的乾坤戒,從中取出了一本破破爛爛的書遞給了沈雲。

沈雲疑惑地接過來,發現這本書已經爛的連封面都沒有了,也不知道里面的功訣叫什麼名字。

他慢慢翻開書看去,見裏面畫着一些詭異的人體畫面,那些文字則像是很古老的蠻文,有很多他根本就不認識,只得通過文字與畫面相結合去理解。

一盞茶的工夫後,沈雲心中開始澎湃了起來:這套功訣的名字,按照沈雲的理解,應該叫做“九轉暗黑訣”,是一種極爲魔性的魔道功訣,修練者必須是凝獸境修爲之上的修士,而且必須是天生的自然屬性優勢體。

此功的最大功效,就是通過散功重新修練的方式,將一個個自然屬性化爲己有,號稱可以吸收九種不同的自然屬性。如果最終修練而成的話,所有被吸收的自然屬性都會化爲黑暗屬性!

黑暗屬性,是自然界中最爲神祕的自然屬性。從歷史記載以來,還從未有人是天生的黑暗屬性,但是很多擁有自然屬性的人曾經試圖合力創造出黑暗屬性,曾經有幾次特別接近過,只是這幾次,所有的人都被創造出來的黑暗屬性吸收掉了,要麼死了,要麼成了廢人……

這套功訣,竟然自稱能夠讓一名自然屬性優勢體的人修練出黑暗屬性,着實讓沈雲驚訝萬分。只是別的不說,單單每次散功重修,稍有不慎就能讓人直接死掉!在沈雲看來,冒如此之險去修練這本九轉暗黑訣,只有白癡與瘋子纔會這麼做……

“這個……你全看過了?”

“當然!”方爲臉色一緊:“你說,我要是練出了黑暗屬性的話,哈哈……那可是號稱可以吸收一切、戰勝一切的自然屬性!”

“你瘋了嗎……”沈雲苦笑道:“我告訴你,這九轉暗黑訣,每練一層的話,就要散一次功重修!你知道這意味着什麼,這跟直接找死沒什麼區別!” 聽了沈雲的話,方爲咧着嘴角笑了下,臉上也變得正經起來:“你說的沒錯,只是,單單憑藉我的雷電屬性的話,我根本就成不了至尊強者。”

“至尊強者?!”沈雲一怔,接着就苦笑了起來:“你得明白,散功重修不是一般人能夠修練的,就靠你的體質,根本就不可能做得到。況且最重要的一點,這九轉暗黑訣屬於魔功啊!萬一修練不成是要死人的!”


方爲面色凝重了起來,其實沈雲並沒有將最重要的那一點直白地說出來:一旦修練了此種魔功,先不說能不能成功,首先一點就是,要與所謂的正道相悖了,成了魔道之人……而這上面所說要散功,其實就是爲了將所謂的正道功法慢慢散去!

這纔是方爲面臨的最重要抉擇。

“算了,不說這個了,就算要選擇的話,也要等到凝獸境修爲了。我先走了。”方爲說完也不等沈雲回話,化作一道黃芒瞬間消失在了沈雲面前。

沈雲聳聳肩,躺到牀上沉沉睡去。他也不管那位雪萍師妹現在在哪兒了,畢竟等到奪寶會的時候便可以見到了。

此時已經是深夜了,在王家堡中心的一座小山丘上,坐落着一座不起眼的石樓,在不起眼的石樓地下,卻被裝飾的富麗堂皇,此刻在地下的一間燈火通明的茶室中,十餘名王家堡的人正圍坐在一起,看着坐在正上方的一位白鬚白袍的老者。

這位仙風道骨的老人,便是剛剛進入到凝獸境修爲的王家老祖,若是沈雲在這裏的話肯定覺得這人面熟:當年在天元城的新人比試會之前的交流會上,自己與王魁鬥得難解難分,正是此人將王魁帶走的。

“子峯,那位魔靈門的少主,是要今晚來見我?”

“嗯,沒錯的老祖。之前在堡中相見,他確實是這樣向我傳音的。”一名灰袍的中年男子躬身說道。

“唔……魔道二宗與魔靈門這次來,左右着我們北山王家堡的發展,你們都說說,有什麼好的建議?”

聽到老祖這麼問,衆人都是面面相覷,誰也不願意先說話。

“老祖,我覺得堅決不能妥協!只要妥協了,就是徹底跟正道剖離了!這樣的話,估計我們會受到整個元國正道的攻擊!”其中一名子弟輕聲說道。

老祖微微點了下頭,並沒有回話,而是將目光轉向其他人那裏,轉了一圈,停在了王魁的身上。

“魁兒,你說說看。”

聽老祖問向自己,王魁急忙站起身,抱拳躬身道:“王魁是小輩,在衆長輩面前不敢妄言。”

“說吧,魁兒你可是我們王家這一代的希望,直說無妨。”

“是,老祖!”王魁抱拳道:“現在來看,源深國的魔道二宗與咱們元國的魔靈門,是在用強硬的手段逼迫我們與他們合作,作爲攻打元國正道門派的突破口。王魁覺得這並不是他們的本意。畢竟如果有可能的話,我們王家完全可以直接將此事告知元國的正道門派,共同對敵。所以我覺得,他們的重點應該在今晚的那位少主身上。”

“嗯,魁兒說的有道理。”老祖微微點頭,示意讓王魁坐下,而自己則已經有些慍怒了:堂堂凝獸境的王家老祖,可是與五大門派中的一些老怪平級的,竟然要在這裏等候一名魔靈門的少主,着實讓人不爽。

“報……”

此時,忽然有一看門子弟跑了進來:“報告老祖,外面有三人要闖進來,還打傷了兩名看門子弟。”

“哦?!”王家老祖一聽這話瞬間站起身來,就要帶着族下子弟除去。

“魔靈門少主萬天雲,攜門兩位長老求見老祖!”

衆人剛要出門,便聽得一聲傳音進來,那老祖哈哈大笑:“你一晚輩小兒,膽敢闖我王家堡,還打傷我王家人,若是不給你點教訓,當真不把我王家放在眼裏?!滾進來!”

話音一落,老祖身形一晃,頓時空間中的靈氣像是一陣狂風般涌動起來,他身後的衆位王家子弟急忙後撤自保!

“風系?!”

眨眼間,三道身影便衝了進來,其中兩人雙掌前推,護體靈氣罩被狂風所衝擊着,臉色十分難看。

“呵呵,原來是大名鼎鼎的魔靈門雙煞,呼延兄弟!”

隨着一聲冷笑,王家老祖重新現身,那股狂風也瞬間減退。

“原來老祖前輩竟然是自然風屬性優勢體,晚輩剛纔冒昧得罪,在這裏向老祖前輩與各位道歉了!”

一名身穿黑袍的青年男子走了出來,黑色長髮慘白麪皮,看上去就有些嚇人,便是那位魔靈門的少主萬天雲了。

而站在他身後剛纔爲其頂住狂風的,則是一灰一白兩位長鬚中年男子,長相一摸一樣,就連臉上的表情都是同步的。這倆便是老祖口中的魔靈門雙煞,呼延兄弟二人了。

“哼,你們三個倒是好說話,張嘴閉嘴都沒有你們的不是!”王家老祖撫着自己的白鬚,轉身回到了座椅上,居高臨下朗聲問道:“萬天雲,你有何事找我?”

此刻萬天雲的心中有些驚懼:早就聽說這位王家老祖聲名顯赫,實力超強。現在看來,自己通靈境中期修爲,身後兩位長老都是通靈境後期修爲,倒是與這位剛剛邁入凝獸境的大高手相差甚遠。這也讓他不敢再向之前那樣大搖大擺,躬身說道:“晚輩帶來了家父給老祖前輩的一封信,想請前輩看完信件再說。”

“老夫與你家父素不相識,有何可看,再者……嗯?!呵呵,小子,你見我爲什麼還要戴着一張人皮面具?!”

人皮面具?!

一聽到這四個字,其他的王家子弟一下子緊張起來,將眼睛全部轉向了萬天雲。

“哦,這個,實屬無奈。”萬天雲苦笑一下解釋道:“晚輩因爲修習了一種功訣,所以本來的面目有些可怖,只能將修習功訣之前的真實面目做成面具戴在臉上……”

“唔……罷了,你還是先說說你們來我王家堡到底要做什麼吧!”王家老祖似是有些不耐了:“你們魔靈門與源深國的魔道二宗同時偷偷闖進我王家堡,別說是爲了奪寶會而來!若是惹怒了我們王家,老夫倒是不介意將你們留下來常住!”

“呵呵,前輩介意晚輩去您身前,單獨跟您說一句話嗎?”萬天雲笑着問道。

老祖一怔,擺了擺手,示意萬天雲可以過來。

萬天雲掃了一眼其他的王家子弟,走上前去,湊到了王家老祖耳邊,用傳音之術悄悄說着什麼。其他的王家子弟心中都想去偷聽一下,可是又不敢妄動,正在猶豫之時,就見老祖的臉色一變,接着微微點了下頭:“好了,你們都先回去吧,魁兒與子峯二人留下!”

說罷,王家老祖便引着萬天雲進了內室。其他子弟面面相覷,只得先行退下。

兩天後,在北山邊緣的一處小山谷中,一個小型的修士交流會正在熱鬧地進行着。沈雲抄着手穿梭在這幾十人中,看着他們手裏要交換的東西。

跟張龍與方爲剛剛分開,各自找需要的東西去了。沈雲依舊需要老兩樣兒:丹方與器方。只是現在身上有了幾件像樣的法器,對器方的需求不是那樣緊迫了,但是那更加難找的丹方對他來說就越來越重要了。

因爲一旦到了通靈境修爲,若是想提升修爲的話,那靈丹是最好的東西,可是修爲越高,越能提高修爲的靈丹就越少,一些手中持有這種靈丹丹方的人,也不會輕易交予別人,所以市面上流傳的丹方越來越少,根本就是可遇不可求的東西。

轉了一會兒,沈雲倒是真的看到了不少好東西:乾華山的黃山拿出了一套不錯的陣法旗;而那位落劍門的邱雲,則是拿出了一柄黑色的長劍,看上去應該是件不錯的攻擊型法器;南燕谷的胡百惠,則是取出了一件看上去不錯的飛行型法器……

不過自己想要的丹方,依舊難以尋找。

沈雲繼續向前走着,卻不見丁飛、白瀟瀟他們的身影,不禁有些失落,隨意向兩邊看着,卻見一名天雲山的男弟子正在求換一株五十年草齡的冰心草。

當初在冰山禁制中,沈雲得到了不少的冰心草。這種靈草可以煉製一種祛除熱毒的丹藥,而且五十年纔會成熟可以使用,一般的人若無需要,是絕對不會種植這種靈草的。

“這位道友手中有五十年的冰心草?”

那男子見沈雲在自己身邊停下,心中一喜,急忙問道。

“唔,有時有,不過,道友要以什麼物品交換呢?”沈雲笑着反問。

“在下是天雲山的弟子,天雲山不過一小派,但是卻也以養殖妖獸爲長,若是道友需要的話,我可以用一些珍稀的妖獸作爲交換。”

妖獸?!沈雲無奈地笑笑,不禁想起了藍心的那隻大貓般的靈涎獸:“這個,我還真不需要……”

見沈雲推辭,男子頓時着了急:“道友莫走,道友想交換什麼儘管說出,在下一定會盡全力便可!” 沈雲聽出來這人是急需冰心草,便說道:“我需要的東西還真不好找,是通靈境修爲所能用的丹方,不知道友手中可有?”

“丹方?!”


一聽見沈雲需要丹方,那男子的臉頓時就拉了下來:這東西去哪裏找?!而且就算是自己手裏有這種丹方的話,又怎麼會交換給你呢?!

“嗯……不過,看樣子道友是急需冰心草,應該是救命之用吧。”沈雲微笑道:“沒有丹方就算了,沈某也不好強人所難,更不能見死不救,道友用它物交換與冰心草便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