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不是上天讓我重新活著,是為了還我一段姻緣的?倘若這姻緣是澈哥哥,那我就勉強收下。

時月跟著他往前走,思緒從來沒停止過,眼珠滴溜溜的轉動著,收緊了抓著葉澈的手,第一次感覺到葉澈的手如此柔軟。

「月兒喜歡哪朵花,就去摘下來帶回去,放在房中。」葉澈指著花園裡的花,溫柔的說著。

「二哥!」

聽到這個嬌媚的聲音,喬芷心的眸子倏地一冷,這個聲音像把刀子插在自己的心上,猛的一痛。

「二哥,怎麼在花園,平日里二哥不是最不喜歡花花草草的嘛。」一個身著粉色衣服的女孩一蹦一跳的走過來,撲進葉澈的懷裡。

「漪心,來,二哥給你介紹個姐姐認識。」葉澈拉著葉漪心走到時月的面前。

時月看著那張熟悉又陌生的臉,慢慢的收緊手指,花朵在手心成汁。

「漪心,這個是月兒姐姐,月兒,這個是我的妹妹,月兒看起來大一些,就作姐姐。」葉澈一隻手拉著葉漪心,一隻手拉著時月說著。

「姐姐。」葉漪心走近,抱著時月甜甜的叫著。

時月雙手垂在身側,一動不動,面前的這個葉漪心,還沒惡毒的心腸,還是個天真爛漫的孩子,自己竟一時間慌了神,不知如何是好。

「姐姐,生的好美!」

聽到葉漪心這麼說,時月的心一痛,是呀,自己的臉很美,美到讓你妒忌,美到讓你不惜一切的害我。

時月一把推開葉漪心,轉身離開花園,身後傳來葉漪心哭泣的聲音,她也沒去管。

澈哥哥,你怪我也好,我真的張不開手去擁抱她,縱然她還是那麼天真,可是……每當想起死前的種種,想起那種蠱毒鑽心的痛,她恨不得殺了她,可就在剛才,她,心軟了。

時月出了花園,並沒有回客房,也沒有去葉明蘭那裡,走到廊橋處,腳步一停,靠在柱子上,定定的出神,臉色複雜。突然眼神冰冷,轉身走向廊橋的另一端轉角處消失。

葉澈拉著時月,放慢步子,清澈的雙眸看著前面,渾身上下散發著優雅的貴氣。

時月偷偷的打量著,默不作聲,跟在他身邊。

「月兒像這般偷偷摸摸,還要看多久才肯罷休?」葉澈根本沒有側過臉,嘴角勾起淡淡的說著。

哇,被發現了!

時月趕緊收回視線,目視前方,裝作沒事人一樣,並沒有回葉澈的話。

過了許久,也沒聽葉澈繼續說什麼,時月又偷偷的側過臉,瞟了他一眼,不料,正好對上他的雙眸。

「抓到一隻調皮的小兔子!」葉澈蹲下來,颳了一下時月鼻子,滿是寵溺的說著。

時月看著他那俊朗的臉,離自己又如此的近,不自然的轉過頭,心臟撲通撲通的跳著。

「怎麼,我們伶牙俐齒的月兒,竟然這般沉靜?」

澈哥哥,你是真不懂還是在裝傻啊,我都感覺到我自己的耳朵熱臉紅了,你怎麼能恍若無事人一樣,說得這麼雲淡風輕的。

「澈哥哥,月兒想去花叢。」時月隨便找個由頭,緊緊的揪著裙角說著。

「好,澈哥哥帶著月兒去。」

葉澈起身,很自然的拉著時月的手。

莫不是上天讓我重新活著,是為了還我一段姻緣的?倘若這姻緣是澈哥哥,那我就勉強收下。

時月跟著他往前走,思緒從來沒停止過,眼珠滴溜溜的轉動著,收緊了抓著葉澈的手,第一次感覺到葉澈的手如此柔軟。

「月兒喜歡哪朵花,就去摘下來帶回去,放在房中。」葉澈指著花園裡的花,溫柔的說著。

「二哥!」

聽到這個嬌媚的聲音,喬芷心的眸子倏地一冷,這個聲音像把刀子插在自己的心上,猛的一痛。

「二哥,怎麼在花園,平日里二哥不是最不喜歡花花草草的嘛。」一個身著粉色衣服的女孩一蹦一跳的走過來,撲進葉澈的懷裡。

「漪心,來,二哥給你介紹個姐姐認識。」葉澈拉著葉漪心走到時月的面前。

時月看著那張熟悉又陌生的臉,慢慢的收緊手指,花朵在手心成汁。

「漪心,這個是月兒姐姐,月兒,這個是我的妹妹,月兒看起來大一些,就作姐姐。」葉澈一隻手拉著葉漪心,一隻手拉著時月說著。

「姐姐。」葉漪心走近,抱著時月甜甜的叫著。

時月雙手垂在身側,一動不動,面前的這個葉漪心,還沒惡毒的心腸,還是個天真爛漫的孩子,自己竟一時間慌了神,不知如何是好。

「姐姐,生的好美!」

聽到葉漪心這麼說,時月的心一痛,是呀,自己的臉很美,美到讓你妒忌,美到讓你不惜一切的害我。

時月一把推開葉漪心,轉身離開花園,身後傳來葉漪心哭泣的聲音,她也沒去管。

澈哥哥,你怪我也好,我真的張不開手去擁抱她,縱然她還是那麼天真,可是……每當想起死前的種種,想起那種蠱毒鑽心的痛,她恨不得殺了她,可就在剛才,她,心軟了。

時月出了花園,並沒有回客房,也沒有去葉明蘭那裡,走到廊橋處,腳步一停,靠在柱子上,定定的出神,臉色複雜。突然眼神冰冷,轉身走向廊橋的另一端轉角處消失。

葉澈拉著時月,放慢步子,清澈的雙眸看著前面,渾身上下散發著優雅的貴氣。

時月偷偷的打量著,默不作聲,跟在他身邊。

「月兒像這般偷偷摸摸,還要看多久才肯罷休?」葉澈根本沒有側過臉,嘴角勾起淡淡的說著。

哇,被發現了!

時月趕緊收回視線,目視前方,裝作沒事人一樣,並沒有回葉澈的話。

過了許久,也沒聽葉澈繼續說什麼,時月又偷偷的側過臉,瞟了他一眼,不料,正好對上他的雙眸。

「抓到一隻調皮的小兔子!」葉澈蹲下來,颳了一下時月鼻子,滿是寵溺的說著。

時月看著他那俊朗的臉,離自己又如此的近,不自然的轉過頭,心臟撲通撲通的跳著。

「怎麼,我們伶牙俐齒的月兒,竟然這般沉靜?」

澈哥哥,你是真不懂還是在裝傻啊,我都感覺到我自己的耳朵熱臉紅了,你怎麼能恍若無事人一樣,說得這麼雲淡風輕的。


「澈哥哥,月兒想去花叢。」時月隨便找個由頭,緊緊的揪著裙角說著。

「好,澈哥哥帶著月兒去。」

葉澈起身,很自然的拉著時月的手。

莫不是上天讓我重新活著,是為了還我一段姻緣的?倘若這姻緣是澈哥哥,那我就勉強收下。

時月跟著他往前走,思緒從來沒停止過,眼珠滴溜溜的轉動著,收緊了抓著葉澈的手,第一次感覺到葉澈的手如此柔軟。

「月兒喜歡哪朵花,就去摘下來帶回去,放在房中。」葉澈指著花園裡的花,溫柔的說著。

「二哥!」

聽到這個嬌媚的聲音,喬芷心的眸子倏地一冷,這個聲音像把刀子插在自己的心上,猛的一痛。

「二哥,怎麼在花園,平日里二哥不是最不喜歡花花草草的嘛。」一個身著粉色衣服的女孩一蹦一跳的走過來,撲進葉澈的懷裡。


「漪心,來,二哥給你介紹個姐姐認識。」葉澈拉著葉漪心走到時月的面前。

時月看著那張熟悉又陌生的臉,慢慢的收緊手指,花朵在手心成汁。

「漪心,這個是月兒姐姐,月兒,這個是我的妹妹,月兒看起來大一些,就作姐姐。」葉澈一隻手拉著葉漪心,一隻手拉著時月說著。

「姐姐。」葉漪心走近,抱著時月甜甜的叫著。

時月雙手垂在身側,一動不動,面前的這個葉漪心,還沒惡毒的心腸,還是個天真爛漫的孩子,自己竟一時間慌了神,不知如何是好。

「姐姐,生的好美!」

聽到葉漪心這麼說,時月的心一痛,是呀,自己的臉很美,美到讓你妒忌,美到讓你不惜一切的害我。

時月一把推開葉漪心,轉身離開花園,身後傳來葉漪心哭泣的聲音,她也沒去管。

澈哥哥,你怪我也好,我真的張不開手去擁抱她,縱然她還是那麼天真,可是……每當想起死前的種種,想起那種蠱毒鑽心的痛,她恨不得殺了她,可就在剛才,她,心軟了。

時月出了花園,並沒有回客房,也沒有去葉明蘭那裡,走到廊橋處,腳步一停,靠在柱子上,定定的出神,臉色複雜。突然眼神冰冷,轉身走向廊橋的另一端轉角處消失。

葉澈拉著時月,放慢步子,清澈的雙眸看著前面,渾身上下散發著優雅的貴氣。

時月偷偷的打量著,默不作聲,跟在他身邊。

「月兒像這般偷偷摸摸,還要看多久才肯罷休?」葉澈根本沒有側過臉,嘴角勾起淡淡的說著。

哇,被發現了!

時月趕緊收回視線,目視前方,裝作沒事人一樣,並沒有回葉澈的話。

過了許久,也沒聽葉澈繼續說什麼,時月又偷偷的側過臉,瞟了他一眼,不料,正好對上他的雙眸。

「抓到一隻調皮的小兔子!」葉澈蹲下來,颳了一下時月鼻子,滿是寵溺的說著。

時月看著他那俊朗的臉,離自己又如此的近,不自然的轉過頭,心臟撲通撲通的跳著。

「怎麼,我們伶牙俐齒的月兒,竟然這般沉靜?」

澈哥哥,你是真不懂還是在裝傻啊,我都感覺到我自己的耳朵熱臉紅了,你怎麼能恍若無事人一樣,說得這麼雲淡風輕的。

「澈哥哥,月兒想去花叢。」時月隨便找個由頭,緊緊的揪著裙角說著。

「好,澈哥哥帶著月兒去。」

葉澈起身,很自然的拉著時月的手。


莫不是上天讓我重新活著,是為了還我一段姻緣的?倘若這姻緣是澈哥哥,那我就勉強收下。

時月跟著他往前走,思緒從來沒停止過,眼珠滴溜溜的轉動著,收緊了抓著葉澈的手,第一次感覺到葉澈的手如此柔軟。

「月兒喜歡哪朵花,就去摘下來帶回去,放在房中。」葉澈指著花園裡的花,溫柔的說著。

「二哥!」

聽到這個嬌媚的聲音,喬芷心的眸子倏地一冷,這個聲音像把刀子插在自己的心上,猛的一痛。

「二哥,怎麼在花園,平日里二哥不是最不喜歡花花草草的嘛。」一個身著粉色衣服的女孩一蹦一跳的走過來,撲進葉澈的懷裡。

「漪心,來,二哥給你介紹個姐姐認識。」葉澈拉著葉漪心走到時月的面前。

時月看著那張熟悉又陌生的臉,慢慢的收緊手指,花朵在手心成汁。

「漪心,這個是月兒姐姐,月兒,這個是我的妹妹,月兒看起來大一些,就作姐姐。」葉澈一隻手拉著葉漪心,一隻手拉著時月說著。

「姐姐。」葉漪心走近,抱著時月甜甜的叫著。

時月雙手垂在身側,一動不動,面前的這個葉漪心,還沒惡毒的心腸,還是個天真爛漫的孩子,自己竟一時間慌了神,不知如何是好。

「姐姐,生的好美!」

聽到葉漪心這麼說,時月的心一痛,是呀,自己的臉很美,美到讓你妒忌,美到讓你不惜一切的害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