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洞越來越大,不斷延伸,很快便波及到楚莫離身後,一旦楚莫離被捲入黑洞,再強的戰力都無法抗衡時空亂流和牽扯力,神兵利器都將化作粉末。

「火!」

焚火疊空,無所不燒,來的那麼突然,任何人都想不到楚莫離突然會爆發出這麼恐怖的火焰,頓時二人便淹沒在火焰之中。

「啊……」石生也沒有想到楚莫離還有後手,在無聲無息之中控制火系本源焚燒萬物,想打破壓制的時間都來不及便被大火淹沒,火系本源的威力是他無法抗衡的,撕心裂肺的疼痛讓他忍不住,直接慘叫起來。

凄厲的叫聲讓人寒毛乍立,連大玄聖強者都蹙眉。

「該死的!一起去死吧!」石生憤怒滔天,突然撒開雙手,五指化作鋒利的鷹爪,狠狠的抓向楚莫離的咽喉。

噗呲……。

誅邪劈入了石生的體內,可是他的雙手已經觸及到楚莫離的五指,十指被鈦金石手套包裹,蘊含著石生臨死的意志,連火系本源都無可奈何,不殺楚莫離決不罷休。

三大學院的強者沒有去阻止,捨棄石生,幹掉聖學院的最天才,值得了!死一個石生,每年都會誕生一個,甚至不止一個,但是楚莫離死了,那就是死了,不可能再誕生第二個。

南落精芒閃爍,纖纖五指顫抖,抓緊赤龍槍,恨不得現在就衝上去,但是自知絕對不能衝動,否則就是給三大學院出手的機會。

逆風深吸一口氣,他現在只能寄託楚莫離還有后招,否則這一戰將是同歸於盡!

ps:2015了,大家元旦快樂,今天四更,么么噠~

… 轟……嘩……。

一道驚雷震潰山河,天地亂顫,閃電橫劈天地間,風雲突變,將二人身影硬扯的清清楚楚。

九彩神霞傾瀉,如瀑布從天而降,石生猙獰的面孔都可以看得見,犀利的十指可以瞬間穿透開雲甲,這是毫無疑問的,更何況楚莫離的咽喉根本沒有任何防護。

「終於要同歸於盡了嗎?可惜只能打成平手,浪費了一次機會……」三大學院的人議論,沒有任何惋惜情緒。

可是緊接著,所有人都失聲了,包括逆風,蘇瓊等等老一輩,全部望著戰場中心。

「楚師弟呢?他去哪裡了?」

「這不可能!他怎麼可能在我的視線里平白無故的消失?!」蘇瓊震怒,眸孔射出道道精光,來回巡視這演武場,可是這方圓千米之內哪裡還有楚莫離的影子!

楚莫離彷彿沒有出現過,石生十指抓空,雙眸充斥著驚恐和絕望,連和對方同歸於盡的機會都沒有!他和楚莫離面對面,都沒有發現對手是如何消失的,只覺得自己這十指抓住了殘影虛空,沒有擊中任何實物。

白楓龍眸閃爍,他號稱速度冠絕古今,沒人能夠比他快,可是現在他知道了,在同階之中有一個人比他快,那就是楚莫離。

白楓只覺得眼前一閃,一抹模糊的軌跡射入了虛空之中,眾人都把目光看向四周,卻都錯了,因為楚莫離根本不在地面上!

「好快!好強!」白楓只能給出這簡潔的四個字作為評價,其餘的,無能為力。

許久之後,楚莫離的身影出現在演武場上空百米處,開雲甲的羽翅被展開,金色的羽翅散發著光芒,一臉冷漠的看著正在燃燒的石生,嘴角微微上揚。

「看來這一戰我是贏了,這就是兵院培養出來的無上強者么?不過如此。」

聲音如驚雷滾滾,充斥著譏諷和不屑,就猶如幾百個耳光在蘇瓊等人臉上狠狠的扇,並且咣咣聽響。

南落呼出一口濁氣,眉間一挑,責怪道,「還不下來,在上面嘚瑟什麼?害我擔心一場。」

楚莫離聳聳肩,沒有反駁,這最後一步誰也沒有預測到,南落肯定想不到自己還留著後手呢,所以擔心是肯定的,沒人比她更在乎自己。

楚莫離下場,聖學院一片沸騰歡呼,三大學院有點下不來台,難道真如楚莫離所言,哪怕是玄宗境壓制境界都無法和聖學院抗衡?三場將一敗塗地?

「好樣的,不愧是我弟子,你先休息,好好看看三大學院是怎麼打臉的。」逆風嗤笑道。

南落剛要動身上前,只見赤妖搖了搖頭,孤身上前,平淡的說道,「玄宗境三重以下盡可動手,我聖學院身為東道主,讓你們一些,免得你們說三道四。」

狂妄!以玄師境八重對戰玄宗境!也只有赤妖敢這麼說,敢這麼做!

赤妖之所以這麼做,自然有自己的原因,第一場勝了,第二場就是最關鍵的一戰,若第二場敗了,第三場根本沒必要打,若第二場勝了,聖學院的氣勢將攀升到頂點,三局勝兩局,哪怕第三場勝了,三大學院也不能拿聖學院怎麼樣。

南落之前所爆發出來的實力,不足以擔任第二場,聖學院也不可能把自身生死交到她的手中,風擎宇不能出戰,自然交給赤妖了。

聖學院自信第二戰必贏,不僅僅是因為赤妖強大,而且逆風等人早有準備。

蘇瓊等人臉色被氣的發紫,兵院連敗兩場,有些下不來台,所以正準備派出最強高手贏下一場,卻見儒院的人率先走出一名氣質超絕的年輕男子,修為恰是玄宗境一重!

「是儒院的扶蘇公子,這個人成名已久,玄師境時,三千戰無敗績,真正的同階無敵,也是東荒之地封王的潛力人物。」逆風知道楚莫離對著東荒之地的精英了解甚少,所以出聲提醒道。

「和赤妖師兄比起來如何?」楚莫離好奇的問道。

「沒打過,扶蘇近兩年一直在閉關,突破玄宗境,他們這種人,想突破一個大階,難如登天,而赤妖是這兩年才起來的,所以沒有可比性。」

「不過這一戰赤妖必贏。」

逆風自信無比,勝券在握。

楚莫離眉間一挑,實在不懂逆風為何有這樣的把握,既然扶蘇公子如此強大,又超出一個大階,為何逆風還會說赤妖必定贏呢?


吟……

就在楚莫離好奇之時,赤妖手中出現了一把晃人眼球的刀,妖艷無比,透著七彩光芒,霞光琉璃,如彩虹一般,四周散發著聖威,逼的眾人不斷倒退。

「妖刀斷虹!逆風,你這是什麼意思?聖學院不敢比真正的戰力,比兵器嗎?」

「不錯,妖刀斷虹是聖學院的鎮院至寶,更是真正的上古聖兵,在東荒之地的兵器排行榜上都名列前茅,你讓赤妖拿著它去和一個玄宗境初級的人打,這有何意義?」

「難不成你讓我三大學院也動用聖兵不成?」

蘇瓊和陳禮等人頓時一怒,氣勢迸射,朝赤妖壓去,將他逼退數百米外,無法靠近演武場。

「哼!」赤妖一哼,氣勢攀升,斷虹發出龍嘯之聲,四周的氣流竟形成了妖龍虛影,以摧枯拉朽之勢震退三人的氣勢,僅憑一把刀抗住了三位堪比逆風的大玄聖氣勢。

「嘶嘶……」楚莫離倒吸一口涼氣,這就是妖刀斷虹!上古聖兵!這樣的刀控在赤妖的手中足夠殺死自己了,哪怕自己擁有誅邪,誅邪雖強,可是終究屬於未激髮狀態,就如寶庫里全是黃金白銀,可是沒有鑰匙,依舊是一塊廢鐵。

「妖刀斷虹已經被赤妖收服,如果你們有玄宗境強者收服上古聖兵,就讓他們上場吧,我聖學院可不會四處找借口!」逆風冷笑道。

不錯,只要是稍稍有點知識的人就可以知道,妖刀斷虹已經和赤妖融為一體了,否則赤妖根本不可能動用上古聖兵!

扶蘇清秀的臉不禁抽搐,這一戰已經不必打了,這等於一個少年拿著一把衝鋒槍,一個大漢拿著木棍,而且像個幾百米,估計自己剛衝到對方身前,自己身上就會出現無數個窟窿。

… 演武場上陷入詭異的安靜狀態,三大學院氣勢沖沖前來準備覆滅聖學院,才真正開始兩場戰鬥便一敗塗地,讓他們無法接受。

聖學院的氣勢卻趁機攀升,怒視著這群來者不善的群雄,對玄師境的最後一戰充滿了信心。

「南落!南落!」

「女神!女神!」

歡呼的氣氛騰飛九天,南落出手引來無數仰慕者開始呼喊,就連那些已經被淘汰掉的精英都站在了聖學院這一邊。

「南姐姐加油!打倒他們!」龍靈秀興奮的張牙舞爪,若不是被龍梟拉著,早已經衝上去那寒助威了。

南落表情默然,蒼龍甲被激發,戰意沖霄,英姿颯爽,身高足有一米七,絕不比任何男兒差。

單憑這氣勢和氣質,南落已經征服了三大學院的絕大多是學員,很多人精芒閃爍,卻沒人願意出手,因為那是一種褻瀆,對仙子的褻瀆。

「聖學院一年級學員,南落,願領教三大學院高徒,請賜教。」南落抱拳,長槍碎大地,氣勢逼人。

三大學院一片沉寂,玄宗境強者好意思對女孩子出手么?壓制境界都覺得自己丟人,更何況是如此貌美的女子,根本下不去手。

一群人傻傻的乾瞪眼,誰也不願意出手,兵院的人傲氣,儒院的人思想更是迂腐,絕對不可能對南落出手的,於是乎,所有人都看著墨淵學院,因為到現在也只有墨淵學院的人沒有出手了。

兵院的人此刻心境很是微妙,幾乎所有人都希望墨淵學院的人也輸,而且輸的越慘越好,因為三大學院都敗了,他們的顏面才會得到保存。

儒院的人幾乎也這麼認為,扶蘇雖然敗的莫名其妙,但是畢竟是輸了,若是墨淵學院的人輸給了一個小女孩,那三家就是五十步笑百步了,誰也沒有理由責怪誰。


卓非凡看出了南落絕對是超絕槍道高手,赤子之心,身如槍,一舉一動都可勾勒出槍意,玄師境之下絕不可能有人是她的對手,這個時候派人上去就是送人頭。

「我墨淵學院沒有帶玄師境弟子,最低修為也是個女孩子,剛剛突破玄宗境,讓她壓制修為,很難發揮出戰力,南落,既然你如此自信,就挑戰她巔峰戰力,如何?」卓非凡很是不好意思,不過為了拿下這一戰,臉皮也不要了。

「可以,請賜教。」南落沒有猶豫,有蒼龍甲護身,對方出玄宗境也不過分,更何況她對自身實力有絕對的自信。

「素陌,你來討教下聖學院的精英南落仙子,你是玄宗境,別傷著人家。」卓非凡自知自己這方勝之不武,所以說一些好話,也算是讓自己臉面好看點了。

墨淵學院人群中走出一個絕色女子,修為一般超過玄宗境的修者,姿色都在發生潛移默化的改變,絕對不會差,而素陌卻是同階中的佼佼者,姿色更是貌美。

此女子身高比南落稍稍差點,姿色或許比南落還要貌美一些,只是在氣質上,差距就太大了。

素陌剛出現對南落敵意就非常大,這或許就是同性相斥的原因,此刻藉助天地之勢,氣勢鋪天蓋地,想用最簡單強勢的辦法擊潰南落。

南落立在原地,這一瞬間,眾人似乎看見的是一柄戰天的槍,而不是一個人,整個人都融入天地間,像一柄槍孤傲的立在人世間,又如孤傲的雪蓮花迎著寒風搖曳。


勢!

槍勢,槍意,天地大勢,三者交織在一起,戰意幾乎衝破虛空,以絕對的優勢碾壓素陌,兩道大勢衝撞,氣沖星河。

「逆風兄,真沒有想到你們聖學院今年招了這麼兩個妖孽,以玄師境五重領悟『勢』,在東荒之地也千年勢力上也不多吧。」卓非凡微微一笑,再也沒有了之前的傲氣。

「那是,我逆風的眼光不會差,這兩個弟子是我千辛萬苦才找到的,不是我吹牛,我這兩個弟子絕對是真正的同階無敵,只要給予時間,他們二人必定封王!」逆風紅光滿面,猶如老來得子,興奮的不得了。

「那隻能說他們天賦和自身底子好,和你有什麼關係?和聖學院有什麼關係?」蘇瓊冷哼一聲,極為不屑的反駁道。

「不錯,到現在為止,我還真沒有看出聖學院自身的實力來。」陳禮心中極為不爽,扶蘇乃是自己學院二年級的精英底子,不戰自敗,敗給了上古聖兵,對聖學院極為不滿。

「封王?如果封王這麼容易,這世界上的王未免太多了些。」逍遙王不屑道。

「哼,逍遙王,連你都可以封王,我的弟子為何不能封王?說不定他們封王,等級必定比你高。」逆風對此人極為不滿,單憑他出手偷襲風擎宇,就不可能對他有好臉色。

「等級比我高?哈哈哈……。你是覺得他們能封至尊王咯?痴人說夢。」逍遙王目光冷厲,和楚莫離對視一眼,射出一道寒光,戰意碰撞,用絕對的境界優勢將楚莫離逼退數步。

「能不能封至尊王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若我突破玄宗境,殺你如屠狗!」楚莫離毫不退卻,冷冷的反擊道。

「放肆!你好大的膽子,竟然如此羞辱封王強者,我若出手殺了你,逆風也不能說半個不字!」

封王強者,意味著見聖不拜,和玄聖一個等級,沒有玄聖敢用等級壓這些封王強者,誰敢用大境界轟殺封王強者,必定遭到神國和所有封王強者追殺,所以逍遙王根本不怕逆風。

「等南落這場勝了,我等你,以三對一,三個玄師境挑戰你,逍遙王,敢應戰嗎?」楚莫離狂妄,霸氣湧現,以玄師境挑戰玄宗境封王強者,絕世僅有!

赤妖眉間一簇,不過並未反對,這個逍遙王敢偷襲風擎宇,差點殺了自己視若兄長的風擎宇,赤妖就沒理由放過逍遙王,不過畢竟是封王強者,即便是在一對一的情況下,風擎宇都未必是這個逍遙王的對手,赤妖沒有絕對的信心。

逍遙王不怒反笑,嘴角裂開,露出一排陰森的皓齒,笑容里充滿了冷笑和嘲諷。

ps:推薦一本書,修道尊,也是我的一個讀者寫的,大家可以去看看,若喜歡的話,可以收藏投票哦

… 演武場天崩地裂,蒼龍甲羽翅如大鵬展翅,卷飛萬物,殘破的山岩化作齏粉,一槍足以毀滅時空。

九霄銀河被打穿,洪荒混沌傾瀉,九彩神霞鋪天蓋地,一擊之力破十萬斤,方圓十里內都在晃動。


南落勢若驚虹,舉手投足間皆可化腐朽為神奇,一槍可開天闢地,重若萬斤,強勢的攻擊逼的素陌不斷倒飛,強大的秘術在恐怖的強攻下顯得蒼白無力。

轟……嘩……。

槍意貫穿天地,勾動驚雷閃電橫空劈下,萬道法則盡顯於世人眼前,南落的恐怖讓玄宗境絕望。

素陌不可為不強,手中的軟劍被她舞動成了蛟龍,遊走四方,攻擊的角度極為犀利,威力更甚,可是卻連南落的最基本防禦都打不破。

軟劍觸碰赤龍槍,發出刺耳的嘶鳴聲,餘波撞碎山岩,素陌的肉身怎麼可能禁得起這樣的碰撞,三擊之後便不敢靠近,被逼退數百米外,眼看就要被衝出演武場。

「赤龍舞,山河動!槍龍戰於野,給我敗!」南落的聲音仿若天籟,更是秉承了天地意志,整個大地虛空都跟隨這顫動了起來,一道龍影捲動八荒,震潰對方的大勢,玄宗境初級強者在南落眼前也變得脆弱不堪。

轟轟轟……。

無數道槍影崩碎諸天,將整個演武場圍得嚴嚴實實,沒有任何死角,素陌被如此壓制,心中怒火迭起,一縱飛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