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要血珊瑚精髓了,放我離開!”李欣兒的師父哪兒還看不出來,這是一種上古禁制陣法,而且非常的高級,以她的實力根本破除不掉,如果長時間被困在這兒的話,恐怕人家拖也能拖死她。

“血珊瑚精髓給你一小塊,你走吧!”唐闊嘆了一口氣,當下手一招,那在山谷深處的血珊瑚精髓卻是出現在唐闊的手中,緊接着唐闊便將手伸入到這護罩裏面,掰了至少五分之一,然後雙手打出一個禁制圈,將這血珊瑚精髓給保護起來。

做完這些,唐闊手一抖,那被一個小護盾保護着的血珊瑚精髓卻是朝着李欣兒的師父漂浮而去。

“爲什麼?”李欣兒的師父顯然沒有想到會有這樣的變化,她手一招,將這血珊瑚精髓給放在了手心中,感受着其中所蘊含的濃厚血氣,李欣兒的師父頓時一陣驚喜。

“因爲你是李欣兒的師父,你走吧!”唐闊淡淡的說道,同時,他的手一揮,那原本包裹着的困陣卻是出現了一個缺口。

“你跟欣兒是什麼關係?”聽到唐闊如此說,李欣兒的師父才明白怎麼回事,感情人家是看在自己徒兒的份上纔給的啊。

“你走不走啊?”唐闊頓時皺起眉頭,神情有些不悅起來。

“算了,隨便你走不走!”唐闊沒有再多說什麼,當下身形一閃,直接帶着靈子離開了這困陣。

李欣兒的師父手一揮,直接將那血珊瑚精髓給收入到了自己的空間戒指內,同時朝着那困陣的缺口處掠出。


出來之後,看着這山谷中濃郁的霧氣,李欣兒的師父眼中頓時露出一抹震驚的神色,看來被困住的不止自己一個人啊,這人雖然在黑色斗篷裏,但是好像年紀不是很大,回頭去問問欣兒好了。

“師父,你沒事兒吧!”李欣兒自然也看到了那滾滾濃霧,但是她卻不能衝進去,因爲她知道,以師父的實力如果都沒有辦法在霧氣中出來,那麼她進去也是無濟於事,她只能焦急的在外面等着。 「你醒了,傷勢怎麼樣?」楊恆離開食堂走到房間對躺在床上的極樂問道。

「呵呵,死不了。謝謝你又救了我一次。」極樂咧嘴一笑,剛剛說完就咳嗽起來,本就白無血色的臉更白了幾分。

楊恆看到對方的樣子忍不住笑了起來,說道:「死不了就好。其他的不要多想,好好養傷吧。」。

「這是什麼地方。」極樂氣順之後開口問道。


「這是我的地方,你先在這裡安心養傷吧。」楊恆說完後轉身離開了房間,極樂現在說句話都困難,也不宜做過多的交流。

第二天再見到極樂的時候他已經可以下地走路,臉色也有了一絲紅潤。楊恆走上前笑道:「恢復的很快啊,估計用不了多久可以痊癒吧。」自從他有了要建立自己勢力的想法之後,第一想到的就是把極樂拉過來,極樂可是靈人境修為,有他加入的話自己這邊的實力也可以增加不少。

聽了楊恆的話,極樂臉上的笑容立馬散去,眼神也變得黯淡,盡顯頹廢之象。

「怎麼了?」楊恆看到對方表情心中一沉,關卻問道。

「哎,你根本無法想象我這次受的傷有多重,想要痊癒基本上沒什麼希望了。」極樂沮喪答道。

看到對方表情,楊恆就知道問題沒有他想象中那麼簡單。接著問道「一點恢復的希望都沒有了嗎?」

「如果有清心復元丹這種高階丹藥的話還有些希望。不過也只能恢復到靈人境初期的修為,而且以後修鍊速度也會變的極為緩慢。」極樂嘆道。

「清心復元丹?哪裡可以賣到這種丹藥?」楊恆問道,他也知道這種丹藥應該不會很容易得到,不然極樂也不會這幅表情。

極樂看著一臉認真的楊恆,搖頭苦笑起來,緩緩說道:「這種高階丹藥不要說在你這礦山,就是在我們道源宗也是極其稀少的存在,都將之視為珍寶,根本不可能賜給我這種普通弟子。」

「那道是有點難辦了。」楊恆小聲嘀咕,臉色也變得凝重。如果能用靈石買到的話還可以辦法可想,可這明顯就是靈石買不到的東西。

在他正在犯難的時候突然想起上次在四極殿的時候殿靈劍靈兒曾經跟他說過,他每突破一個小境界就可以再去四極殿獲得一樣寶物,他之前已經從罡氣鏡突破到了開竅境,正好可以進四極殿挑選一樣寶物。

想起四極殿的那些寶物,樣樣都珍貴的讓他乍舌,即使沒有清心復元丹的話說不定會有其他同樣功效的丹藥可以幫極樂恢復傷勢。所以他打算到四極殿去看看,即使極樂恢復之後只有靈人初期的修為,對他也是一個很大的助力。

打定主意之後,對眉頭緊鎖的極樂寬慰道:「別太擔心,總會想到辦法的。」

「嗯。」極樂擠出一絲笑容點了點頭。

和極樂分開回道自己宿舍之後,楊恆拿出劍靈兒給他的空間戒指,心意一動,人已經出現在了四極殿之內。

四極殿里的一切和上次離開的時候一模一樣,沒有絲毫變化,楊恆正在想要去哪裡找人的時候,一道白色的影子已經出現在了他面前,顯然就是他想找的劍靈兒,之後又有黑金紫三道人影落下,分別是黑煞,金羽和紫風。


「你這麼快又來了。」劍靈兒憑空出現之後開口說道,語氣中沒有一絲感情。

「這裡是我的地方,我想來就來。」楊恆笑道。

「要成為這裡的主人還早著,你現在已經突破了一個小境界,想要什麼獎勵。」劍靈兒問道。

楊恆見對方這麼直接,也就不再啰嗦,開口問道:「這裡有沒有清心復元丹?」

「清心復原丹?」劍靈兒反問道,沒有表情的臉色出現了一絲驚訝,不過很快消失不見,接著問道:「你是打算要清心復原丹?」

「不錯,有嗎?」楊恆從對方的話中確定了四極殿中肯定有這種丹藥。

「當然有,不過我可以提醒你一下,清心復原丹算不得什麼厲害的丹藥,這裡有很多比它好的高階丹藥,療傷的效果也高出很多。」劍靈兒回道。

「這樣啊…」楊恆原本還很堅定的語氣變的遲疑起來。

如果有更好的丹藥可以讓極樂的實力恢復的巔峰的話那自然是好事。但轉念一想,他對極樂也不是完全了解,要是自己拿出太逆天的丹藥讓對方生疑而泄漏出去的話,肯定要暴露自己的秘密。

「我就要一顆清心復原丹。」片刻之後楊恆堅定的答道,四極殿的東西遲早會是他的,只要極樂靠的住,以後幫他恢復修為也只是一念之間的事。

「好,那你跟我來吧。」劍靈兒略帶失望的說完後轉身朝丹藥堂走去。

跟著劍靈兒取了丹藥之後,楊恆並沒有馬上離開,而是找到了金羽詢問了一些關於修復陣法殘篇的事,而對方告訴他的辦法跟自己所發現的基本沒什麼差別,這讓他心裡有些小小的失望,然後離開了四極殿。

從四極殿出來,楊恆找個偏僻的山洞修鍊了兩天之後才帶著清心復元丹來到極樂住的地方。

經過幾天的修養,極樂除了臉色有點蒼白之外看上去沒有什麼其他的問題,只是整個人的氣勢弱了很多。

見到極樂,楊恆直接取出裝著清心復元丹的小玉瓶扔了過去。

「這是什麼東西?」極樂接過玉瓶之後不解的問道。

「你打開看看就知道了。」楊恆笑道。

極樂看了楊恆一眼后二話不說,直接把瓶蓋拔掉一倒,一顆晶瑩剔透,流光縈繞的丹藥出現在他手心裡,隨著丹藥的出現,整個房間都瀰漫著一股濃濃的香味。

「清心復元丹?你哪裡來的?」極樂看清手裡的丹藥之後驚訝道,隨即變的無比激動。

「先別管那麼多,你先療傷,我幫你護法。」楊恆說完后就直接離開了極樂的房間。

僅僅過了半天的時間,楊恆就看到已經生龍活虎的極樂從房間里走了出來,完全沒有了之前頹廢的樣子。

「楊兄,你的大恩大德我極樂無以為報,以後若有用得著我極樂的地方,儘管開口,我定當以死相赴。」剛剛恢復過來的極樂看到楊恆之後抱拳謝道。

「極樂兄你言重了,現在我有件事想跟極樂兄談談,我們進去再說,如何?」楊恆淡笑道。

「好。」極樂重重一點頭,兩人走進了房間。 “爲師沒事兒,欣兒,你老實告訴師父,剛剛那個在黑色斗篷裏面的人你是不是認識啊?”李欣兒的師父掠過來,看着李欣兒那焦急的神色,當下便開口問道。

“我不知道啊,我看不到他的樣子!怎麼?難道師父您出來不是自己闖出來的嘛?那就是說……”李欣兒一聽師父的話,自然明白師父在說什麼,只是她絞盡腦汁都想不起來到底這個人是自己認識的誰。

“算了,他既然不以真面目示人,想來是不想讓你看出來他吧!不過他把血珊瑚精髓給我了一塊,想來也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沒有想到你居然認識這麼厲害的一個小傢伙,眼光不錯嘛!”李欣兒師父看到徒兒的樣子,頓時開玩笑道。

只是李欣兒聽到師父的話之後,卻是咬着自己的嘴脣,俏臉變得一片蒼白起來,顯然又想起來某夜,那個偷偷爬進她閨房,將她給……的那個混蛋吧。

“不好,有人來了!”就在這個時候,李欣兒的師父卻是臉色一變,因爲她感覺到一股非常恐怖的氣息從遠處掠來,這股氣息比之她要強大了不知道多少倍,也就是說,對方的實力很有可能是神魂境。

“咦,禁制陣法,怪不得這麼囂張呢,原來在這兒等着老夫呢,不過……你就算是禁制大師,我也要讓你給我兒子償命!不過,這禁制陣法倒是好東西……”蘇青是等了一會兒才從城裏出來的。

他可不想因爲自己的到來而驚動了唐闊這小子,這小子狡猾的很,如果在城門口,這小子一旦進入到城裏,自己再想動手就不行了。

“蘇青老匹夫,你來了啊,有本事就進來玩玩,小爺我在裏面等着你呢!”唐闊自然也看到了蘇青到來,當下他的面色頓時冷了下來,這次唐闊是真的動了殺機,要是不除掉這蘇青,自己就猶如芒刺在背,終日不得安寧。

“哼,小子,你以爲憑藉這破陣就能困得住老夫嘛,既然如此,那老夫就讓你死個痛快!”蘇青沒有想到這唐闊居然會率先挑釁自己,登時大怒,腳尖輕點,整個人猶如一道流星,狠狠的朝着那濃霧中衝去。

他雖然知道這陣法非常的詭異,但是他卻對自己的實力有自信,如果自己神魂境強者連這小小的天階初級都殺不了,那他就可以去死了。

來到濃霧中之後,他本來戲謔的神色卻是變得陰沉起來,眼中露出凝重之色,他知道,自己終究是小看這小子了。

“給我開!”蘇青冷哼一聲,緊接着一拳狠狠的朝着虛空中轟去,周圍的空氣都傳來了一陣陣破裂聲,空間更是爲之變得扭曲起來,地上的石頭在這一擊之中卻是轟然爆裂開來。

感受到蘇青那強大的實力,唐闊的眼中露出一抹凝重的神色,沒有絲毫的猶豫,雙手卻是瘋狂急點,一道道禁制圈卻是不斷沒入到蘇青所在的困陣。

“轟……”本來一直非常安靜的困陣,在這個時候卻是轟然變幻起來,一股蕭殺之氣卻是從禁制陣法之中爆發出來。

唐闊在這一瞬間卻是將困陣變幻成了殺陣,而在這殺陣之中還套着困陣,這就是唐闊晉級到天階之後,能一齊施展兩種不同類型禁制的手段。

“給我滾開!”感受到這陣法的蕭殺之氣,蘇青的臉色頓時一變,剛剛那一拳轟擊在陣法上,卻只是讓周圍的空氣一陣浮動,根本沒有將其破開,他就知道,這禁制陣法果然強大。

不過,他的心裏卻是非常的興奮,如果能得到這禁制陣法的施展手法,那他就算是碰上了實力比他強的強者,也有一戰之力,到時候界主大人肯定會對他着重培養的。

想到這裏,蘇青手中卻是出現了一把散發着濃重血氣的大刀,這是他用不知道多少人的精血淬鍊而成的血魄刀,已經超越了上品靈器,達到僞靈寶的級別了,就算跟他同等階的強者,也沒有人敢硬接他的大刀。

一股恐怖的氣息從他的身上爆發出來,血魄刀上的血光卻是驟然大盛,緊接着他暴吼一聲,一股挾着無盡血光的刀芒卻是轟然朝着前方虛空劈斬而去。

所過之處,周圍的空間卻是出現了一絲破裂的痕跡,足以可見這一刀的威力。

看到這一刀的威力,唐闊的面色卻是波瀾不驚,雙手猛然一引,那禁制殺陣上卻是凝練出一個足球那麼大的拳頭,迎着那道血光刀芒狠狠的轟去。

“轟……”兩者對擊,那血色刀芒卻是狠狠的將拳頭給斬碎,餘下的刀芒卻去勢不減,直接轟擊在唐闊的禁制困陣之上。


“嗤……”唐闊的面色一片潮紅,緊接着一口鮮血從他的口中噴涌而出,這是禁制陣法受到超越它極限的攻擊而形成的反噬。

“好強的實力!”感受到自己體內受了一絲內傷,唐闊卻是狠狠的抹了一把自己嘴角的血跡,眼中露出一抹瘋狂的神色。

“既然如此,四陣合一!”唐闊冷哼一聲,只見他雙手瘋狂的舞動,本來困住那些人的禁制圈卻是驟然朝着這邊涌來,一百二十多道禁制圈卻是直接附加在困住蘇青的陣法之上。

因爲周圍陣法消散掉,還活着的人全都一陣驚駭,沒有絲毫的猶豫,瘋狂的朝着外面掠去,他們已經沒有膽子再在這裏多待了。

此時活着的只剩下六個人,揹着少年的那個老者,那三兄弟,還有一個身穿黑色長袍的男子,這幾個人的實力至少都是天階中級,所以纔在靈子她們的突襲中存活下來,至於剩下的那些人,此時卻全都躺在地上呢。

看着剛剛他們所在之處,他們的臉色卻是變得非常難看,他們知道,這次是踢到鐵板上了,如果這次不是有一個更強者出現,恐怕人家還不會把困住他們的陣法給撤走,那麼他們早晚都會死在裏面。

“裏面的是誰啊?”這個時候,那三胞胎卻是齊齊的向早就出來的李欣兒師父問道。

“清池城城主,蘇青!”李欣兒的師父面色凝重,一字一頓的說道。

“嘶嘶……”聽到李欣兒師父的話,那六個人卻是齊齊的倒吸了一口涼氣,他們可是知道這清池城城主蘇青的實力,那可是真正的神魂境初階啊,他們這些人綁在一起都不是人家的對手。

可是……之前的那個少年居然把強如蘇青給困住了,看來人家根本就沒有把他們當回事兒,這小子最終想要引出來的恐怕是蘇青吧。

雖然這個事實很打擊人,但是他們也都知道,他們是撿回一條命啊。

而這個時候,濃霧裏面的戰鬥卻是越發的激烈,唐闊將四陣合一之後,陣法的威力卻是提升了不知道多少。

蘇青此時的面色陰沉的都快要滴出水來了,他怎麼都沒有想到在自己眼中孱弱如螻蟻一般的傢伙,居然將自己逼得這般狼狽,雖然他還有一些底牌,可是…他真的不甘心。


“還掙扎啊,既然如此,那你可以去死了!”唐闊控制這些陣法對他的消耗也是非常的高,丹藥此時就像是糖豆一般,不斷的被他塞入到嘴巴里面,可就算如此,還是抵消不了對自己魔氣的消耗。

所以,唐闊打算速戰速決,必須要以最快的速度將戰鬥給解決掉,否則的話,一旦他的消耗太過嚴重,那麼最後死的肯定是他。雖然他可以躲入到魔源世界,但是那是最後的選擇,如果不是被逼無奈,他是不會選擇這般做的。 “想逃麼?”易逍遙冷笑一聲,身影一動,快如閃電般追了上去,長鞭如蛟狂如龍吟,隔空席捲出一圈圈狂暴漣漪,在虛空化爲一道優美的流光,閃電般飛了出去–

“嘭!嘭!嘭!。。。”

十道身影應聲爆裂開來,僅有三名堪堪躲過,身影瘋狂急掠,但速度仍稍有慢意,易逍遙怒喝一聲:“裂天造化掌!”

雙掌齊出,兩道淡白色光影如山河海嘯一般爆衝,撕裂着空氣發出“咧咧!”顫響,三名遁逃之人面色懼驚,身法之快,卻還是慢了一分,兩道狂暴能量光影“嗤啦!”一聲將兩側二人撕裂開來,狂暴的震顫之力生生將中間那人狠狠地拋出十餘丈外,重重地摔在地面!

“哇!”地噴出一口鮮血,生機無回–

易逍遙身影一凝,但見兩側虛空分別掠下數道身影,磅礴無匹的氣勢霎時將周遭籠罩而下,令人隱隱有些壓抑,這兩股勢力明顯比先前所見強了十餘倍不止!

狂牛與劍修身影如電,橫空閃現,瞬間立於易逍遙身後左右,劍氣縱橫,混天錘紫芒大放,周遭壓抑的氣息頃刻被抵禦而下!

水雲袖目光陰冷地注視着易逍遙:“易家小子!你連殺我水家長老十餘名,又將天機閣的屬下悉數擊斃,天機閣閣主西門嘯在此,我們定要將你碎屍萬段!”

身着灰色錦袍的水雲袖聲音如玄冰利劍,而他一側,身着一襲漆黑闊袍,目露兇狠之色的中年男子,正是西門嘯!

西門嘯嘴角緩緩勾起一抹微笑,道:“易公子能在一日時間,連挑兩大宗派,着令老夫佩服!但你的修爲不過是九陽脈一重境,而老夫與水樓主則皆是九陽脈一重境的修爲,同境界的修爲,二對一,況且是我天機閣與水月樓聯手,你今日也算死得其所了!”

易逍遙目及所向,西門嘯的話沒錯,他的修爲與水雲袖的修爲皆是剛剛突破到九陽脈的境界,而其餘人皆是先天筋脈七重境左右,對於達到九陽脈境界的武者來說,可謂在修煉的道路上又前進了一大步,能夠達到這個境界的,便可躋身到準強者的行列,不但修爲撼動一方天地,更受萬人敬仰,所以自信,也非一般武者可比!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