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極圖的出現,委實有些驚世駭俗,接着銀芒的遮掩,無極圖打破時空規則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兮若的身影進入了無極圖中的世界,而無極圖則隱藏到了時空裂痕之中,蒼空恢復了一片的平靜,彷彿剛纔出現的璀璨銀芒,一切都是虛幻,這種感覺,讓青城的強者們不禁皺起了眉頭,他們之中,爲數不少人都是九天境界的強者,但是他們雖然感覺到了詭異,卻是察覺不出詭異在何處。

盤古大神曾經九斧劈山,開天闢地!無極天卻是也以絕世才能,憑藉至寶‘無極圖’開闢了另外的一片天地!無極圖的世界中,天地萬物盡皆都有,然而卻惟獨沒有生靈,在這片空間中的天地之間,無極圖的主人就是神,主宰一切的神!

無極圖現在的主人是納蘭兮若,所以,在無極空間中,兮若就是主宰一切的至高神,即使是通天境界的強者,殺不死,也能永久的封印!

當兮若顯現在無極空間中之時,無數上古時期,亦或混沌鴻蒙時期被封印在這裏的生靈紛紛嗷嗷直叫的衝了過來,三天二祖一魔,在混沌未開之時,曾經是最至高的存在,這裏封印的混沌生靈,任誰被封印了無數載,都會瘋狂的!

只可惜,兮若在這裏,她是神!

揮手間,所有生靈盡皆被一道無形的枷鎖束縛,唯有幹瞪着一對對猩紅瘋狂,憤怒的雙眸望着飄蕩在虛空中的一襲紫裙,只要進了無極圖,除非你也是天,否則你將沒有任何反抗的可能,唯有臣服,封印,或者是死!

能被殺死的,早就死了,臣服的,都老老實實的呆着,不遜的,都被封印着!西極白虎,就是曾經被兮若的母親封印的,父親在混沌鴻蒙當年被盤古大神不知封印在了何處,無極圖留給了兮若的母親,上古洪荒當年,爲數不少的禍害蒼生的生靈,兮若的母親不忍殺生,都一一被封印在了此處。

至於兮若的母親是誰,恐怕所有人都會震驚不已,傳說中的大神,女媧!

擡眼望去,兮若發現了引起無極圖騷亂的原因所在,只見在無極空間中的一片盡皆蒼夷的廢土之上,一頭身高百丈之巨的血色狂狼不停的仰頭向天長吼,震天的吼聲充滿了無盡的殺意,還有孤傲不遜的兇性,而且兮若還察覺到,每當血月狼王吼叫之時,外界的血月都會無視‘無極圖’的阻礙,傳遞給血月狼王一股強大的血月之能!

眼見此景,兮若方纔恍然大悟,血月殺戮之劫,自己竟然把當初被無極圖打入無極空間的血月狼王給忘記了。畢竟血月狼王乃是殺戮血月的寵兒,記得五千年的那場殺戮之劫,人皇軒轅隕落摩天崖,三清道尊曾經想要將四大守護獸收服,沒想到血月狼王藉助殺戮血月之能,竟然僅僅憑藉一人之力,便跟三清道尊三人打了一個平手!

兮若與無極圖心神相連,自然能夠感應出無極圖已經快要困不住血月狼王了。血月殺劫,狼王必將應劫,這是天數使然,跟實力倒是並沒有多大的牽扯,如果兮若想要強留住狼王的話,渺茫的天數也會讓狼王重臨天地的。

微微一笑,對於這些兮若並不怎麼在意,對於困在這裏的生靈,兮若也從來不去想如何處置,記得母親將無極圖交給自己的時候,就曾告訴過自己,凡是逼不得已而被封印在無極圖中的生靈,便任由他們自生自滅,父親無極天破開封印,重臨天地的那一天,自然會處置他們。

想到這裏,紫袖輕揮,血月狼王便被兮若挪移出了無極空間,天地之道,自有其運行的軌跡,旁人無法干涉,也無力去阻止,就好像就那麼一句話,是你的,終究是你的,不是你的,再怎麼強求,也不可能是你的!所以說,該發生的,終究要發生,不該發生的,他自然不會發生….

將血月狼王放出無極空間之後,顫動的無極圖終於恢復了安靜,讓兮若長長舒了一口氣,畢竟如今她的修爲不過帝狂巔峯層次,對於無極圖這件至寶,她也不是很瞭解,如若真的出現什麼控制不了的變故,兮若也不敢去想象,畢竟其中所封印的上古混沌生靈,無一不帶着積累了無數萬載的怨氣,如果都放出來,恐怕會禍亂蒼生!

事情已經解決,兮若剛要離開,一襲白袍的天玄臥龍緩緩騰空而起,道:“你到底是誰?準備封我到何時?”

兮若微微一怔,看着天玄臥龍那緊皺的眉頭,不禁笑道:“我是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曾經想要殺我。一個對我心生殺唸的人,我自然將你封印在這裏了。”之所以封印天玄臥龍,更重要的一點就是兮若知道蕭凡是人皇跟天玄臥龍選中的棋子。

上古當年,天玄臥龍之名,雖然很少有人知道,但是在九天之上的強者之間,卻是赫赫有名!而且,天玄臥龍還是一位五道齊修達到了通天境界的強者,兮若把他放出去的話,蕭凡就根本沒有機會成長了。

絲毫不理會天玄臥龍氣的直哆嗦的面容,兮若頭也不回的直接離開了,這片無極空間之中,自然會有那些已經臣服的生靈來維持秩序,沒有臣服的生靈再強,實力也都被壓制了,孤傲不遜的,要麼直接殺死,殺不死的,就直接封印。

可以說,無極空間,就是一片混亂的世界!至於無極圖的來歷,兮若不知道,兮若的母親也沒有告訴過她,也可能女媧大神也不知道。

血月狼王突然顯現在青城上空,頓時震撼了所有九天境界的強者,五道所有修者聯合在一起,將百丈的血月狼王團團圍住,雖然說血月狼王乃是人皇四大守護獸之一,但是代表着殺戮的它,還是不能不提防,畢竟自從人皇隕落之後,人族早就沒有了當初的凝聚力。

對着當空殺戮氣息正濃的血月長嘯一聲,血月狼王變幻身形化作身穿一襲血袍的中年人,眉心一道彎彎的血月痕跡,讓人一見之下,便會生氣殺戮的慾望,修爲稍低者,甚至於差點迷失了自我!

孤傲不羈的站在當空,血色的眸子冷冷的掃過衆人的臉,狼王輕哼一聲,道:“八月十五,血月正濃,別逼我殺人!”說話之間,冷冽的殺機頓時以狼王爲中心向四周擴散開來,凝聚成實質的血色殺機直接將幾個九天五重天以下的高手震得吐血倒飛出去!

美色勾魂︰權門陸少心尖寵 ,震驚了全場!

包括紫星道君在內的所有九天巔峯境界的強者盡皆退出三步,給狼王讓出道來,血月當空,擁有着無窮無盡血月之能的上古狼王,已經是能夠硬撼通天八重天道尊級別強者的存在了!


騰空而起,血月狼王以極快的速度向摩天崖飛去,他似乎看到了一道身穿血色戰鎧的身形向自己招手,也好像看到了一個身穿漆黑色斗篷,手持血色鐮刀的身影向自己陰深的笑着,八月十五,血月殺劫的最後角逐…..

五千年前未完的那場驚天一戰,這一日,是否要有一個結局呢?

殺戮的最終主宰,是殺神白起,還是死神哈迪斯,亦或是血月的寵兒…… 在葯山之中,在童川消失的地方,羽晨子盤坐在樹梢之上,望著那原封不動的結界,眉宇間有著一絲疑惑之sè,其實他早就來到這裡了,在得知童川六人遇到六斑豹的時候就到了這裡,但是卻並未出手。

然而就在童川手中的長劍即將落在結界上的時候,羽晨子打算出手,但是突然間光芒大漲,甚至連他都無法直視,在這耀眼的光芒之中,就算是他也感到了一股強大的力量,遠非他能夠比擬。

待視線恢復的時候,童川身影已經消失,而六斑豹也不知因為什麼原因身死,這讓羽晨子愣了半天,當望著沒有絲毫變化的結界,童川的氣息也徹底消失。

但是他還是能夠模糊感應到童川還活著,而且似乎還在結界之內,因此他便在這裡等待,雖然想進入結界查看一番,但是他的實力沒有強到無視這結界的程度。

這結界也不知是誰設下,雖然時間已經久遠到無法記載,但是卻沒有一絲鬆動的跡象,當初在發現這個結界的時候,東域幾大勢力便是將消息封鎖,而無數年過去,這個結界也有東域的九大勢力控制。

想要進入這個結界,唯有召集東域九大勢力內的顛峰高手,而且還僅僅是打開一條細小裂縫,可見這個結界的強大程度。


然而為了童川這麼一個弟子,紫雲門顯然不可能召集九大勢力內的巔峰高手,就算是他羽晨子的弟子也不可能,而且也不敢這樣做,一旦讓其他幾大勢力得知一個鍊氣小子能夠進入這結界之中,恐怕紫雲門也會成為眾矢之的。

在多種原因之下, hello,我的喵系甜甜妻 ,但是隨著時間過去,羽晨子就越加發現,對於童川,他一點也看不透,心中也更加看重。

轉眼,三rì的時間過去,而小草五女也回到了紫雲門內,對於這次的事件,海飛於餘二人也沒有怪罪小草,畢竟就算是他二人也是不知這葯山之內竟然還有六斑豹的存在。

在這三rì的時間之中,海飛也帶領不少弟子進入葯山區域之內,清理著其內所有能夠修鍊到不惑實力的妖獸,但是即便是將葯山翻個遍也沒有找到那頭追殺小草五女的六斑豹,僅僅找到了死去的六斑豹。

無奈之下,海飛只好帶著弟子離去,決定將這件事上報,等待紫雲門的高層決定。

這rì,已經是童川消失的第八rì時間,火熱的太陽在頭頂上高照,讓葯山之內的溫度提升到一個恐怖的地步,好在羽晨子乃是一位修仙者,因此對於這火熱的溫度能夠絲毫不在意。

呲呲!

就在羽晨子閉眼休息的時候,突然細微的聲音響起,雙眼也猛然張開,還未見到人影,便聽見謾罵之聲響起。

「這什麼鬼地方嘛,七彎八拐讓人差點迷路,好在我聰明無比,不然也不能在如此短暫的時間之內離開。」童川忍不住心中的怒火。

在最開始的時候,每當來到山洞的盡頭的時候,只要觸摸石壁便能夠來到一座大殿之內,然後再次進入山洞通道,然而到了後面,山洞七彎八拐,還有不少岔路,好在童川有著地圖,不然很有可能迷失在山洞之中。

即便是如此,童川也消耗了三rì的時間才離開山洞,再次回到了葯山之內,而經過三rì的時間,他也搞明白了山洞的布局,算上獲得地圖與圓環的大殿,他一共進過了八個大殿,但是卻並非只有八個大殿,很明顯,在那具有著骨架的大殿之內,還有著通往第九大殿的通道,只是他沒有找到而已。

「小子,你命還真好,進入了那地方居然還能夠活著出來。」羽晨子笑道, 聽說我死後超凶的

當初東域九大勢力聯合進入結界的時候,便遇到了不少攻擊,其中不但有著強大的妖獸,也有著不少傀儡,雖然最後戰勝,但是也死傷無數,沒有想到童川進入其中,居然能夠毫髮無傷的出來。

聞聲,童川視線環顧,最後頓在羽晨子身上,微微一愣,旋即連忙彎身行禮,雖然不知後者為何出現在這裡的,但是恐怕與他也有著關係,當下心中出現溫暖,在這陌生的世界之中,唯有風穀子對他最關心,現在又多了羽晨子一人。

「師尊!」

聽到童川稱呼上的變化,羽晨子微微一笑,身形一閃便出現在童川身前,細細打量,當見後者身上沒有絲毫傷勢的時候,如負釋重的鬆了一口氣。

而童川也知道羽晨子為何鬆氣,因為從第六層開始,他就見到了不少人妖獸殘骸,還有不少一些認不出的人形東西,想必其中以前十分的危險,他之所以能夠安全離開,也是因為當初進入結界之內的人將裡面有攻擊xìng的妖獸與傀儡全部消滅。

回頭望向結界,童川忍不住感嘆,結界之內明明就是一座巨大山峰,比紫雲山更大,然而在結界之外望去,不過是有著幾個小山包的森林而已,遠遠無法與紫雲門相比,很明顯,這結界有著改變他人視線的作用。

「既然沒事了,就隨我回山吧!」羽晨子笑道,單手一揮便帶著童川飛入高空。

半空之中,羽晨子沒有開口,似乎沒有詢問童川為何能夠進入結界的想法,也沒有詢問童川在結界之中獲得了什麼的想法,讓童川準備好的答案又吞了回去。

葯山距離紫雲門並不遠,因此在三個時辰之後,童川便遙遙看見那直插雲霄的紫雲山,聽見其上傳來震耳yù聾的聲音,心中釋然。

現在不正是紫雲門的弟子大比時間么,恐怕也極為熱鬧吧!

「記住,無論任何人問起,你都不能將你進入過結界的事情說出去,你就回答當初你已經昏迷,當醒過來的時候便出現在一個小山谷之中,是被結界上面的力量傳送出了葯山,知道么?」羽晨子吩咐道。

「是!」

童川立即開口應道,雖然不知道羽晨子為何如此要求,但是明顯對他沒有壞處,是為了保護他找的一個借口,當下心中對於羽晨子的好感再次提升。

半刻鐘之後,童川便回到了紫雲門,不過此時的紫雲門內所有大殿之內並無一人,所有的人都聚集在前面廣場之上,觀看著弟子大比。

對於這弟子大比,童川也十分好奇,因此對羽晨子微微欠身之後,便趕往廣場。

來到廣場之上,就算早有預料,但是童川還是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一眼望不到盡頭的人群,遠遠看去全是無數腦袋在搖晃,至少也有著三萬人吧!

而童川明白,這些並非是紫雲門所有人,其中還有不少如同海飛一般在外執行任務的人,還有一些城市之中駐紮的人,恐怕也不是一個小數量,旋即心中暗嘆,這大勢力不愧的大勢力,光是六大雲門之內的其中之一便有如此恐怖數量的弟子。


就在此時,童川突然想到一個恐怖的事情,在這紫雲門內就有如此弟子,而紫雲門還僅僅是東域無數勢力之一,那麼這東域得有多少人啊,要知道修仙者永遠比凡人少了無數倍,還有落煙大陸的其他三域。

「原本認為六十億人已經夠多了,如果和這落煙大陸比起來,完全是小巫見大巫!」童川心中暗嘆。

在這弟子大比上,童川還沒來得及觀看比賽,就看見了白宮之人,實在是後者太引人注目了,廣場上唯一一個不擁擠的地方。

在白宮所來的上萬人的最前方,是三位看上去年紀在三十歲左右的婦女,在白宮之內生活過半年的童川認識這三人,正是白宮之內地位僅次於曲紅曲白的三位三代弟子,而這三人也如同於餘一樣,皆是婚嫁,雖然平時很少住在白宮之中,但是和童川也有著幾面之緣。

在略微沉凝之後,童川便向白宮之人的地方行去。 摩天崖之巔,三大強者聚首,死神哈迪斯,上古殺神白起,殺戮血月的寵兒血月狼王,五千年後,再次相見,卻是並沒有了當初的劍拔弩張,百丈人皇墓碑之旁,三人圍在一起盤膝而坐,只聽殺神白起首先哈哈大笑道:“北斗七星,貪狼殺星再次影響皓月,殺戮之劫再起血月腥風,這一次,我們之間,便要角逐出一個真正的殺戮主宰了吧?”

死神哈迪斯一如既往的陰深深的笑着,血月狼王冷哼一聲,道:“老哈,你的笑聲還是如以往那樣的淫,蕩啊。”

此言一出,白起轟然大笑,哈迪斯的笑聲嘎然而止,漆黑色死神斗篷之下的一對血色的眸子忽閃忽滅,毫不猶豫的迴應道:“老狼還是一如既往的那麼不要臉啊。”

血月狼王一聽此言,不禁摸了摸自己的臉,雖說看起來是中年人模樣,但是血月狼王化成人形的時候,模樣還是蠻帥的,剛要開口說些什麼,卻聽死神哈迪斯緊接着又開口道:“唉,怎麼說你好呢?自戀就不說了,張的還是那麼磕磣…”

“我草,你他媽的還好意思說我,脫下你這身斗篷,你丫的就是一具骷髏,白起都比你帥多了!”狼王一向自傲,哈迪斯損他,自然是要不示弱的迴應的。

話說到這裏,白起一揮手,讓鬥嘴的兩人住口,道:“少說廢話,下面的林子裏,還有一羣年輕人在做最後的角逐,你們猜會是哪兩個人最終會走上摩天崖之巔?”

“切!”狼王不屑一笑,道:“蕭凡那小子是肯定會上來的,畢竟他是人皇安排的一顆棋子,誰死,都不可能讓他死,至於另外一個人,我想應該會是呂布那老小子的後輩傳人吧?”

“嘿嘿…”死神陰深一笑,枯手頂了頂自己的斗篷,道:“我雖說是西方傳說中的死神,然而我其實是整片天地之間的死亡主宰,死的人越多,老子收割靈魂越爽,管他是誰上來呢,關我屁事?”

********************************

此時在摩天崖的山林之間,蕭凡不停的穿梭於蒼木枝幹之間,強悍的神念始終不停的掃視着,蕭凡感覺,其他人根本不是一合之敵,真正讓他有些顧忌的卻是巫妖兩族留的最後一手。而且蕭凡還想到過,這裏是上古人皇軒轅的墓地,上古之時,人族便跟巫妖兩族不共戴天,敢來這裏,純粹是找死,但是蕭凡卻是想要親手殺死他們!

想到這裏,蕭凡不禁邪邪一笑,伸出舌頭舔了舔有些乾涸的嘴脣,就像一個屠夫血腥的舔舐脣邊的血跡,在蕭凡的字典裏,老子想殺你,便殺你,不需要理由,特別是王廣那廝,一件小事竟然想要置自己於死地,想殺老子,老子今日就先滅了你!

一聲詭異的叫聲突然自蕭凡右側的密林中傳來,神念微微一動,蕭凡的身影在夜幕之下帶起一道道殘影快速無比的挪移過去,片刻功夫,蕭凡趕到聲源處,卻是發現,原來是無空那個小和尚倒黴的被一隻上古兇獸給盯上了。

話說這兇獸的模樣,就像一隻無限放大之後的百丈高大的蛤蟆,唯一不同的是,在兇獸的額頭上,一隻青色的眼睛,甚是醒目,傳說中,那隻青色的眼睛掌管着天地之間的神罰,一切生靈在這神罰之眼面前都無所遁形,必將毀滅!

它就是傳說中的上古兇獸排行榜前五的三眼碧蚨!

話說,對於這個小和尚,蕭凡並沒有多大的殺心,眼看這無空和尚明顯不是三眼碧蚨的對手,蕭凡眼珠子一轉,毫不猶豫的從隱匿中現身,他倒要看看這小和尚會不會把自己當做敵人,如果他把自己當做敵人的話,那麼自己會毫不猶豫的殺了他,但是如果他不對自己動手的話,蕭凡便會饒他一命,任由他自生自滅!

蕭凡的突兀出現,頓時讓接連敗退準備逃走的無空和尚臉色狂變,漂浮在半空中的普度衆生金鉢強撐着擋住三眼碧蚨的青眼激射而出的一道神光後,紫金鉢化作百丈大小,沒有任何考慮的直接砸向蕭凡,都說出家人慈悲爲懷,但是看這兇狠的架勢,明顯是想要蕭凡的性命!

眼神一冷,蕭凡感覺很是失望,他本想要放過這個慈悲爲懷的小和尚,奈何他那張虛僞的面孔,實在不值得讓自己憐憫!七尺吟天神兵伴隨着升騰而起的灰色火焰顯現與手中,蕭凡冷冷喝道:“你本不該死,奈何你自己找死!”

天作孽猶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百丈劍芒瞬間劃破這血色的蒼空,伴隨着一聲震耳欲聾的轟鳴聲,化作百丈的紫金鉢被蕭凡至強的一劍生生劈飛,劍芒依然璀璨,一劍怒劈,大地龜裂,而那三眼碧蚨則是冷眼旁觀,它感受到了上古龍皇的亙古氣息,作爲一隻高階的上古兇獸,龍皇的這點面子還是要給的,雖說看起來還十分弱小的龍皇實力還不及自己。

無空和尚不敢相信的瞪大着雙目,死的很不甘心!一道觸目驚心的傷痕從頭到褲襠,整個人被劈成了兩半,卻是並沒有點滴的鮮血流出,他全身的精血,都被蕭凡至強一劍所附帶的混沌元火瞬間蒸發了!

臨死前,他怒目而視蕭凡,咬牙切齒的一字一句道:“佛祖….會….爲我….報…仇…的!”一句言罷,嘴脣張張合合還要說些什麼的時候,三眼碧蚨的巨嘴裏陡然伸出一條舌頭,乾脆利落的將無空的屍體直接吞入腹中!

奈何,奈何,直至身死隕落的剎那之間,無空都沒來得及將自己的靈魂涅槃而出,一切的計劃,都因爲蕭凡的突兀出現,而被全盤打破!

或許真如蕭凡所說的那句話一樣,你本不該死,奈何你自己尋死!

隨手將化作普通大小的紫金鉢收入儲物戒指,蕭凡擡眼望向還佇在遠處的三眼碧蚨,小龍早已經被蕭凡弄醒,畢竟面對這些恐怖的高階上古兇獸,還是讓小龍出馬比較好一點,畢竟自己的面子不夠大,估計人家兇獸不會賣給自己面子的。

小龍渾身金光一閃,化作兩米多長,自蕭凡的懷中騰空而起,漂浮到三眼碧蚨的面前,兩隻前爪子做拱手狀,似乎再向碧蚨道謝,一見此景,蕭凡的嘴角都不禁彎起了一絲淺笑,暗道這小龍委實有些搞笑,讓蕭凡詫異的是,那三眼碧蚨肥嘟嘟的大臉竟然也彎起了一個弧度,似乎對着小龍笑了一笑,而後對着蕭凡點了點頭,巨大的身影沒有絲毫留戀的沒入了夜幕下的山林。

三眼碧蚨剛走,蕭凡的心神中頓時響起一道若有若無的聲音,“龍皇涅槃,我們所有高階兇獸都感到很是惋惜,人類,希望你能夠帶着新的龍皇,再次讓洪荒當年蓋世的龍皇重臨這片天地!”

腦海之中響徹的一席話,讓蕭凡呆立當場,沒想到這些高階的上古兇獸竟然已經有了這般神通!能夠與人溝通,這已經等於是開了靈智了,其實蕭凡並不知道,高階的上古兇獸,也是分三六九等的,只有頂尖的兇獸,纔會有特殊的祕法與人溝通,例如紫雷魔豹那種不入流的高階兇獸,便沒有這種本能。

此時小龍已經回到了蕭凡的懷裏,長長的舌頭不停的舔舐着蕭凡的臉頰,想要將沉思中的蕭凡喚醒,等蕭凡從心神中轉醒過來的時候,三眼碧蚨卻是早已經離去了多時,望着懷裏的小龍,蕭凡感覺無比的慶幸,或許,如果當初不是自己無意間的一句話觸動了上古龍皇的心絃,如果龍皇不涅槃而成如今的小龍的話,自己在這摩天崖的無數高階兇獸的眼裏,恐怕也是如無空和尚等人一樣,不過只是一個弱小的獵物罷了!

長長的舒了一口氣,蕭凡的身影繼續如煞神一般漫遊在茫茫山林之間尋找着下一個獵物,修行了佛門功法《天罡地煞訣》的蕭凡發現,自己將元力轉換成佛門天罡正氣之後,竟然可以操控使用普度衆生金鉢的各種神通對敵,這讓蕭凡可謂是喜出望外,如此一來,就等於自己又多了一個保命和必勝的本錢!

在摩天崖之巔,將這一切都盡收眼底的殺神白起,死神哈迪斯,血月狼王三人都不禁點了點頭,只聽白起長嘆一聲,道:“這叫做蕭凡的少年果然不凡,做事幹脆果斷,沒有半點拖泥帶水,說殺就殺,頗有老子當年的風範!”

聞聽此言,血月狼王冷冷一哼,譏諷道:“少拿上古當年的事顯擺,這小子可是人皇選中的棋子,莫非你也看中了,想要收他爲徒?”

殺神白起暢快的哈哈一笑,絲毫也不在意狼王的譏諷,道:“人皇大計,我白起自然不會搗亂,我不過只是想要將自己的殺戮三式傳授於他,讓多在這片天地之間,多一分自保的實力罷了,在這羣年輕修者之中,他自然可以說是無敵的存在,然而在這殘酷的生存法則面前,別人纔不會管你年輕不年輕,殺他,不過就如捏死一隻螞蟻那麼簡單而已!”

“咳咳咳….”哈迪斯裝模作樣的咳嗽幾聲,陰深的開口道:“人皇的事,不要總是在我面前提起,難道你們當我不存在麼?還是那句話,我哈迪斯一切都隨心而爲,悠然的收割亡靈,你們的那些事情,跟我屁點關係都沒!” 當童川來到白宮之人聚集的地方之時,自然是吸引了不少目光,其中有羨慕,但是更多的還是嫉妒,在紫雲門所有人之中,除了少數幾人之外,能夠和白宮美女關係不錯的就只有這位童子了。

在大部分人眼中,童川不過是一個童子而已,畢竟身上都還沒有穿紫雲門弟子的衣服,不過也有不少人知道他是羽晨子的弟子,當然白宮之內的不少人都是知道這點的。

當見到童川靠近,不少美女都露出善意的笑容,在她們眼裡,童川不過是一個小孩子而已,就當弟弟一樣看待,也不會有什麼齷蹉思想,讓出位置,若是換了其他人的話,恐怕會被直接轟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