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沐坐在中間,旁邊有八個人分坐左右,若是有武道宗師在此,看到這副景象的時候也要倒吸一口涼氣。

章沐本身的修爲已經看不出深淺,只給人一種極大的威壓,不敢大口喘氣,仔細看他的雙手,會發現他的手上佈滿了老繭,證明他這一雙鐵掌極爲不凡,便是秦巒親至,恐怕也不是對手!

坐在下面的八個人也不簡單,竟然有四個人都是武道宗師,修爲從第三重到第六重不等,還有三人是半步宗師的實力,坐在最下方那人實力最差,只有化境第九重。

就算不把章沐算進去,這八個人已經足以在津城掀起驚濤駭浪,若是放手施爲,甚至可以在短時間內將津城的武道高手屠殺一空!

章沐看着下面這八個人,心中忍不住生出幾分得意。

自從他得到滅心門絕學摧心掌以來,不光在努力提升修爲,還在暗中發展勢力,就拿他們所在這艘遊船來說,就是那名化境第九重高手的私人財產。

化境第九重高手雖然修爲差了一些,但是這些年來已經在津城港口占據了一席之地,給章沐提供了強有力的經濟支持。


據他所知,華國內滅心門的傳承不在少數,相互之間也有一些聯繫,這些年來發展得也算不錯,但能夠和他相比的,沒有幾個。

前段時間他得到消息,津城魏家收藏的半截長槍蘊含了大量的靈氣,如果能將長槍內的靈氣引導出來,他就有可能突破武道宗師的極限,進入更高一層的境界!

所以他精心佈置了計劃,讓他的大弟子朱超去實施,一番操作下來,他得到了半截長槍,雖然也有外圍人員暴露,但影響不大,朱超已經及時滅口了。

不過爲了安全,他還是小心蟄伏了一段時間,等到今天才把八名弟子召集起來,安排一下接下來的計劃,然後就要進入閉關,爭取早日突破武道宗師的極限。

其實也沒什麼好安排了,一切吃穿用度都由八弟子負責,其他人只要專注修煉,遇到高手的時候出手解決問題就可以了。

“老八,這段時間就辛苦你了,等爲師突破境界之後,便助你修煉,讓你也早日成就武道宗師!”

“謝師父厚愛,這些都是弟子應該做的!”八弟子心中興奮。

砰!

一聲輕響從外面傳過來,衆人齊齊變色,在場都不是普通人,聽到聲音的時候就知道有人過來了,在這個時間、這個地點找上門來,只怕不是善茬。

果然,片刻之後丁牧推門而入,掃了一眼之後露出了笑容,“不錯,人都在,省得我來回跑了。”

八弟子站起身,“你是誰?誰讓你過來的?”

“丁牧,專門來剷除滅心門餘孽的。” 契約甜妻:狼性總裁狠狠愛

章沐皺眉,多少年了,從來沒有人敢在他面前如此無禮!

八弟子剛剛得了好處,爲了表現自己,大吼一聲找死,朝着丁牧撲上去。

不是他衝動,而是他已經看出來丁牧只有先天修爲,怎麼可能是他這個化境第九重高手的對手?

眼看一雙鐵掌攻過來,丁牧飛起一腳,正中八弟子胸口,一陣骨骼碎裂的聲音傳來,章沐等人齊齊變色,然後就看到八弟子的身體飛回來,胸口凹進去一大塊,雙眼睜大,嘴裏不斷吐出鮮血,沒救了。

章沐有些心疼,不是因爲老八多優秀,而是因爲老八是這幾個弟子中唯一一個懂得做生意的人,老八死了,他的經濟來源就斷了,以後的日子怕是不好過。

朱超起身,二話不說直撲丁牧,人家都打上門來了,還打死了老八,他作爲大師兄,怎麼能坐視不理?

摧心掌催發到極致,一掌拍出,丁牧微微側身躲過去,朱超這一掌便打到了牆上,竟然將牆直接打穿,破口上還有明顯的劃痕,都是真氣凝聚成利刃形狀造成的,可以想象這一掌若是打到人身上,會有什麼後果。

章沐微微點頭,朱超是他悉心培養出來的大弟子,一身修爲已經達到了武道宗師第六重,對摧心掌的掌控也修煉到了極高的水平,若非爲了隱藏身份,單憑這一招,朱超就能成爲津城乃是華北區武者協會的會長!

剩餘六名弟子露出了羨慕之色,眼神中有幾分火熱。

“大師兄摧心掌果然厲害,這小子絕對不可能是大師兄的對手!”

“開碑裂石算什麼?摧心掌修煉到極致,能夠一掌將石頭打成碎渣!跟大師兄比起來,秦巒那老頭也是渣渣!”

“這小子自以爲有點本事就敢來這裏找事,還把老八打死了,這次他死定了!”

“死?哪有這麼簡單?落到大師兄手裏,想死都難!”

枕上合夥人,總裁佔婚不愛 ,臉上露出得意之色,收回右手,看着丁牧,冷聲道:“小子,給你一個機會,是誰讓你來的?說出來,我可以讓你少受點苦。”

“滅心門是非不分,殺人無數,我今天是來給那些冤死之人討回公道的。”丁牧向前一步,擡起右手,“既然你覺得你的摧心掌已經修煉到了極致,那我就讓你看看摧心掌的真正威力!”

“狂妄!!”

朱超發出一聲冷哼,將真氣凝聚到右手上,運轉摧心掌功法,一股真氣從手心凝聚而出,竟然化作一副利爪模樣。

真氣化形,只有天賦極高且修煉到極致的武道宗師才能做到,根本不是孔煉那種真氣外放能夠相比的。

摧心掌在這真氣凝聚的利爪加成之下,必然威力大增!

“你找死,就怨不得我了!”

朱超露出一絲獰笑,右掌對着丁牧狠狠拍下!

丁牧不躲不閃,右手迎了上去,靈氣與真氣碰撞,竟然也發出了一陣耀眼的光芒,然後才傳來轟的一聲,狂暴的力量四散開來,竟然讓剩餘六人站不穩身形,連續後退數步。

“大師兄一擊之力,竟然這麼厲害!這小子怕是連屍體都剩不下了!”

“誰讓他這麼狂妄,竟然敢挑戰我們滅心門,不知道死字怎麼寫嗎?”

“沒錯,死了也是……”

“啊!!”

一聲慘叫打斷了他們的議論,六人急忙看過去,齊齊倒吸一口氣,忍不住再次後退兩步。

丁牧站在原地紋絲不動,但是他們的大師兄朱超,已經躺在地上,而且右臂已經完全不見了,只剩下地上一些碎肉和骨渣! 朱超的慘叫還在繼續,六名弟子根本沒有看清剛纔發生了什麼,只知道他們最爲看好的大師兄竟然被這個叫做丁牧的小子一招給廢了!

他們沒看明白怎麼回事,但是章沐卻看得一清二楚。

在朱超激發摧心掌的瞬間,丁牧以右掌相迎,在雙掌交接的一瞬間,丁牧的手掌上突然爆發出極爲強橫的真氣,第一時間將朱超凝聚出來的真氣利爪絞成粉碎,然後又打在朱超的右手之上,強大的力道讓朱超的右臂瞬間骨折,隨後狂暴的真氣爆發,形成無數利刃,將朱超的右臂徹底粉碎成碎肉和骨渣!

丁牧這一招,竟然和摧心掌的效果一模一樣!!

章沐的眉頭皺了起來,正是因爲他看清了剛纔發生了什麼,纔不得不重視起來。

丁牧向前一步,嚇得朱超顧不上疼痛,雙腿用力往後爬,根本不敢看丁牧一眼,奈何丁牧不給他機會,一腳踩斷他的脖頸。

咔嚓一聲,剩下六名弟子齊齊打了一個哆嗦,這個聲音讓他們不斷冒出冷汗。

章沐終於坐不住了,站起身,全身真氣急速運轉,一股恐怖的威壓擴散而來。

“我不管你是誰派來的,當着我的面殺死我兩名弟子,你都死定了!”

“既然你這麼看重你的弟子,不如下去跟他們作伴?”丁牧根本沒把章沐的威脅放在心上。

章沐將武道宗師的威壓凝聚到一起,幾乎凝聚成實質的威壓幾乎讓他的六名弟子喘不上氣來。

“多少年沒有人敢這麼和我說話了,上一個這麼狂妄的人,連屍體都找不到了。放心吧,我不會直接殺死你,在拷問出是誰派你來之前,你會體會到什麼叫做恐怖!”

話音落下,章沐擡手打出一掌,一股凝練的真氣化作一隻半透明的手掌直奔丁牧而來!

離體真氣化形!

又一個只屬於武道宗師的高深技巧!

這一招可比普通的真氣離體要厲害得多,而且不會有任何副作用,就算被破開,也不會對章沐有任何影響,而且章沐還有繼續發起攻擊,達到雙面夾擊的效果!

不過章沐並沒有趁機出第二招,他也打算試探一下丁牧的深淺,畢竟能一招廢掉朱超的人,絕對不簡單。

眼看那半透明手掌拍過來,丁牧的身體突然動了,帶起一道殘影,再次出現的時候竟然又回到了原位,不過他的手裏已經多了一個人,右手輕輕一動,被丁牧抓過來的人就和那半透明手掌撞到了一起,一聲短促的慘叫之後,便是骨骼碎裂的聲音。

丁牧鬆手,屍體啪的一聲掉到地上,房間裏除了丁牧和章沐還剩五個人,他們面面相覷,本以爲不出手就會有事,誰知道丁牧竟然用他們當盾牌使了。

剛纔距離丁牧最近的是章沐的三弟子,同樣是武道宗師,在章沐的攻擊下卻連一招都堅持不了,足見章沐的強悍。

章沐眉頭緊鎖,看向自己五個徒弟,冷聲道:“還不滾!”

五個人如蒙大赦,連門都不敢走,爭先恐後要從窗戶裏跳出去,但丁牧怎麼會讓他們如願,身體再動,僅僅三秒的工夫,五個人全都倒在地上,雖然沒死,但也已經沒有掙扎的力氣了。

三秒之內解決兩名武道宗師、三名半步宗師,這份實力已經超出了章沐的預料,就連他都做不到這種程度。


“你到底是誰?”

“我是丁牧,如果你出道早一點,應該聽說過我的名字。”丁牧臉上帶着玩味的笑容,“如果讓你們滅心門的那些長老、護法什麼的知道你聽到我的名字之後不僅沒有逃跑,反而留下來叫囂,他們一定會佩服你的勇氣的。”


“少說廢話!”

章沐心中越發不安,但他知道這個時候不可能退縮,雙掌連續拍出,真氣再次凝練,化作兩副利爪直撲丁牧而來!

丁牧擡手抵擋,章沐見狀,急忙變招,他剛纔已經見到了朱超和丁牧硬拼的結果,他可不想像朱超一樣被丁牧廢了胳膊。

結果他變招,丁牧也變招,眼看雙方就要撞到一起,章沐突然擰身,強行收招,雙腳點地,急速後退,與丁牧拉開了距離。

強行收招導致真氣紊亂,章沐嘴角有鮮血留下。

丁牧無語,至於這麼緊張嗎?還沒交手呢就嚇成這樣。

章沐抹掉嘴角的血跡,從他的座位旁邊抽出來一把刀,真氣灌注之下,刀身出現點點光芒。

“丁牧,你認得此物嗎?”

倒在地上已經進入吃瓜狀態的五名弟子露出興奮的神色。

“斷空刀!竟然是斷空刀!!”

“師父終於拿出真本事了!這次我們有救了!”

“沒錯,丁牧肯定會被師父殺死!”

“斷空刀乃是極品法寶,在武道宗師手裏,分金斷玉,不在話下,丁牧再強,也擋不住這斷空刀!”

丁牧撇撇嘴,又來!

法寶什麼的又不是稀罕物件,怎麼誰拿到之後都覺得自己天下無敵了?

一個三歲小娃拿到一把手熗,就覺得自己能橫掃天下了?

真是笑話。

不過丁牧還是很認真地說:“刀不錯,難爲你專程給我送過來,謝謝了。”

“死到臨頭還逞口舌之利!今天我就讓你知道斷空刀的厲害!”

章沐雙手握刀,將真氣凝練、灌注到斷空刀之中後,刀身上的光芒反而消失了,這是章沐對真氣的掌控已經達到極致的表現,他發出的攻擊,不會浪費哪怕一點的真氣!

他的攻擊,因爲這種極致的掌控,變得更加強大!

隨着一聲低喝,斷空刀對着丁牧的腦袋劈過來,雖然速度不快,但刀勢已經達到了頂點,給人一種泰山壓頂的錯覺,彷彿全身的力氣都被壓制,無法動彈!

這一刀可以說是章沐畢生所學的凝聚,哪怕他的弟子都不知道,他最強的招式並非摧心掌,而是斷魂刀法!

在他初入武道宗師境界的時候,憑藉一柄鋼刀和斷魂刀法,正面對抗武道宗師第四重的高手,並將其斬殺,打出了赫赫威名!

如今法寶斷空刀在手,他對斷魂刀法的修煉也已經到了巔峯,他相信這一刀的威力絕對是驚天地、泣鬼神,就算方雲宗師復生,也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眼看丁牧受到刀勢影響,無法動彈,章沐心中痛快異常,這都是你自找的!

“死!!” 啪!

斷空刀停住了。

章沐心中驚訝,他凝聚所有真氣配合斷魂刀法和斷空刀發出的絕強一擊,竟然被擋住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