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裏暗暗嘀咕道:“這妞,越來越漂亮了。”。

“額,就這麼點出息,我告訴你啊,明天就見我爸去。”陳心涵白了一眼張不凡,向着臺階下走去。

那白色的裙子在微風吹動下,似乎要滿足張不凡的好奇心一樣,要飛了起來。

看得張不凡心癢難耐。

“哎,你吃了沒,要是你請我吃飯的話我會很滿意的,我這一滿意,那說不定就答應了。”張不凡心裏那個高興啊,這聽陳心涵那話的意思,自己就像是去見公婆,不是是岳父。

“額,什麼時候也變得這麼勢利了,好吧,我也沒吃,這次就便宜你了。”陳心涵斜視了一眼張不凡,嘴角睹了嘟,一條完美的弧度。

張不凡看了都叫那個心情好啊。

很快,就在醫院旁邊的一家餐館點了菜,火火的吃了起來。

張不凡那個胃口好啊,在醫院可沒有這麼大魚大肉,只有蘿蔔青菜,洋蔥蒜皮。

正吃得嗨,餐館外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呵呵,原來你在這啊,心涵。”說話的正是劉德凱,劉德還不死心,一直窮追不捨,直到路過這餐館才發現陳心涵,還看見了張不凡。

張不凡一擡頭,劉德凱後退了一步,臉色一下子難看起來。


“哎呀,這不是小凱凱嘛,怎麼你是來請客的嗎?”張不凡見劉德凱臉色難看,不由有些想笑。

聽他剛纔的話好像是在找陳心涵,張不凡看了一眼陳心涵,暗暗發笑:‘這美女就是麻煩,追的人多。’。

“呵呵,是班長啊,你不是住院嘛,怎麼會在這裏啊。”劉德凱聲音柔和,笑道,心裏卻是各種大罵張不凡。

“哎呀,校花,你的魅力不減反增嘛,前幾天我都沒看見這傢伙來追你啊。”張不凡玩味道。

心裏卻是各種好笑了。


“哼,別幸災樂禍的,這個討厭的傢伙怎麼像蚊子那麼煩人。”陳心涵白了一眼張不凡,卻是沒有看劉德凱一眼。

劉德凱見陳心涵對張不凡撒嬌似的,心裏那個不爽,不由看了看這個自己惹不起的張不凡。

“那個,心涵,我和你們一起吃,我請客,怎麼樣。”劉德凱微笑道,那僵硬的臉看起來比哭好看一點。

原本不知道該怎麼做的,但是來都來,這可不能沒收穫是不是,雖然怕張不凡,但是聽說張不凡腿受過傷,怎麼說,自己也是完好無損不是。

“嘿嘿,還真有人來請我們吃飯啊,小凱凱謝謝啊,班長今天出院,還沒人來祝賀呢,你今天算是趕上了。”張不凡嘿嘿一笑,讓出了一個位置。

對面的陳心涵瞪了幾眼張不凡,示意張不凡不要將這個傢伙留下。

“呵呵,恭喜恭喜啊,班長出院,這是大喜啊,該祝賀。”劉德凱見張不凡給自己讓位置,那個高興就別提了,這纔有機會不是。

只要有機會,就要死皮賴臉的貼上去,何愁女人不嫁。

這是劉德凱多年的經驗,雖然這棘手的事情自己還是頭一次,不過這要是坐了下來,這就是機會啊,心想:“一定要好好把握。”。

“劉德凱,誰讓你坐這裏的,你給我走開,別影響本姑娘的胃口和吃飯的心情。”陳心涵這下發了火,對着正要坐下的劉德凱罵道。

劉德凱這下尷尬了,這女主角要自己滾,那可如何是好,就算自己千招萬招,這都沒地方施展不是。


“嘿嘿,心涵,我這一路追你還沒有吃飯呢。”劉德凱傻笑道,心想:“尼瑪,小妮子看我等下怎麼弄你。”。

“哎呀,小涵涵,人家這是好意不是,你看這都花費爲我買單了,你就通融通融,給我個面子,你看這小凱凱還是挺可愛的嘛。”張不凡看着尷尬的劉德凱,又看了看正在發火的陳心涵,不由想笑,心想:“這妞傻啊,有人買單幹嘛不要。”。

“額,隨便你高興。”陳心涵露出一臉不高興的表情,那意思是在明顯不過的了。

劉德凱像是沒聽見沒看見一般,硬着頭皮坐了下來。

看了一眼餐桌,菜已經七七八八,張不凡邊說邊吃等劉德凱坐下來已經快沒了,只留下一個魚尾,一片白菜葉子,還有幾粒玉米。

“我操,這什麼意思,剛纔還有那麼多,現在就沒有了,這是不是自己眼花了。”劉德凱擦了擦眼睛,看着一臉邪笑的張不凡,心想:“這次原來被這傢伙吭了。”。

“呵呵,這些是給你留的,雖然色澤不是很好,不過我告訴你哦,這味道還不錯,你試試看啊,這個我和小涵涵還有事情,就先走了啊,記得結賬啊。”張不凡呵呵一笑,指着餐桌上地方東西說到,然後拿起陳心涵的lv包,笑容面目的站了起來。

陳心涵見着狀,別提有多高興,簡直就是爽,整自己很討厭的人就是看着爽。

兩人走出餐館,服務員過來詢問,張不凡一瘸後指着劉德凱說着什麼。

“我操,這是什麼情況,居然耍老子,你們吃飯老子買單,這他媽什麼道理。”劉德凱看着桌子上那殘渣,一氣之下,將桌子宣翻。

之後就是大罵大嚷之音傳來。

“哎,這沒文化太可怕。”張不凡在門口聽着這一切,感嘆道。

陳心涵會意的一笑,“你真壞。”。

你嬌嗔的味道,感覺像是張不凡才把她怎麼着後衝她說什麼曖昧的話似的,教人如何不亂想。

“額,這不是你希望的嘛,這傢伙太囂張,就該讓他知道哥不是好惹的。”張不凡一甩頭髮,春風得意一般。

突然一個酒瓶向着張不凡後腦勺飛來。

“我操你媽,張不凡,別以爲勞資怕你個瘸子。”隨後張不凡感覺有些頭暈,聽見一聲玻璃的碎響。

…………………….. 陳心涵也是聽見了這聲響還有你大罵,覺得旁邊的張不凡腳步停了一下。

“不凡,你怎麼了?”陳心涵看着地上的玻璃碎片,很擔心的看住張不凡。

心裏那不是滋味,玻璃瓶都破碎,腦袋怎麼受得了,很是爲張不凡擔心。

張不凡沒有說話,只有冷冷一笑,用手摸了摸後腦勺,拿在眼前看了看,眼睛路過一絲血紅。

“血,你出血了。”陳心涵這下更加擔心了,一臉焦急的看着張不凡。

張不凡冷冷道:“沒事,就只是出了一點血而已。”,說完向着一旁吐了吐口水,將手在嘴角舔了舔,無限殺意頓生。

拾起地上的破碎的酒瓶的一小塊,嘿嘿一笑,轉了身。

“你這是什麼意思,是看我是瘸子好欺負是不是。”張不凡那冷得將整個世界都冰封起來的眼神,讓劉德凱後退了一步,這是他從來沒見過的眼神。

“不凡,走去醫院我給你包紮。”陳心涵這下無限的母愛爆發,可憐的看着張不凡,不知道該說什麼。

內心不知道爲什麼一陣陣的揪心的疼,看着冷冷的張不凡,有一種說不出的落寞。

張不凡只是搖了搖頭,那着那塊玻璃就向着劉德凱走去,速度很慢像周潤發演的賭神。

劉德凱見張不凡一瘸子,給了自己一個心理暗示,心想:“他是個瘸子,怕什麼,老子就再不濟,怎麼會打不過一個剛捱了自己一擊還在流血的瘸子。”,壯壯膽,向前走了幾步。

“劉德凱,這次你是不是做得有些過火。”張不凡冷冷的聲音再次響起,嘴角那似血紅已經發黑。

這是個什麼樣的殺意,自己從來也沒出現過,只覺得自己想殺人嗜血。

“是嗎?前段時間的恩怨也該做個了結了不是,這一啤酒瓶算輕的。”劉德凱也是滿臉殺氣,冷冷道。

此話一出,劉德凱就像多年不射一般,舒坦了一些,聳了聳肩,心想:“我怕個鳥啊。”。

陳心涵見架勢不對,很是擔心,張不凡可是腿上捱過一刀啊,而且還受了剛纔一擊,這要是打起來,張不凡肯定不會是那傢伙的對手。

不知不覺,陳心涵已經站在了張不凡的面前。

嬌嗔道:“劉德凱,你還是個男人不,敢不敢光明正大的打打一場,背後偷襲算男人嗎?”。

氣得起伏的胸口頻率加快了些。

“我去,我什麼時候這麼慫了,讓個娘們給我擋着,大老爺們,這說出去多丟臉啊。”張不凡心想着,還是有些感動,至少現今爲止還沒有人這樣爲過自己。

“你別瞎攪和,這是我們男生之間的事情,他卑鄙就那賤樣,就他這樣再來十個也不是我對手,你先回車上,我可不想毀滅我在你心目中的完美形象。”張不凡說完笑了笑,殺意頓時全無,很感動似的。

陳心涵的眼神和張不凡交織在一起,有一種想要去親吻張不凡的感覺,“可是,你的傷。”。

這話就好像是一個情侶之間該說的話一樣。

張不凡堅定了自己的眼神,說道:“你相信我,我可很賴打啊。”。

張不凡撥開陳心涵,給了她一個眼神,心裏有些感動,嘴角微微動了一下。

“劉德凱,既然你要和我做個了斷,我也就奉陪。”張不凡冷冷道,說完一身殺氣,有種讓人窒息的感覺。

一直以來都是你找茬,我只不過是自衛保護自己而已,想不到今天你想落井下石,那麼哥哥要告訴你,你這次正的是錯了。

“很好,很好,你放心,我不會手下留情的,我會將你好好伺候,將所有你給我的侮辱統統拿回來。”劉德凱咬了咬牙,響起這段時間窩囊的日子,真是憤恨。

想着要報大仇,終於不用在那麼低調做人,心裏那個爽,不由看了看陳心涵,心裏暗道:“哼,等我解決了這傢伙,在好好疼你。”。


“呵呵,那謝謝你的手下不留情了,有你這句話那我也就放心了不少,我還擔心我收不住手,將你搞成和你那個無用的表哥一樣,那我就不好意思了。”張不凡也不想和劉德凱廢話,揉了揉手。

“我擦,我要你死。”劉德凱還離張不凡一一米左右就跳了起來。

張不凡很不屑的看了一眼劉德凱,冷冷一笑,將手裏的玻璃碎片擲出。

劉德凱跳的太急,來不及閃躲,大腿上就被張不凡的暗器打中,鮮血流了出來。

他冷冷的看了一眼張不凡,隨後有些恐懼,看了看自己的大腿,鮮血直流,玻璃還插在裏面,自己只感覺有些麻木。

“怎麼樣,很爽吧。”張不凡打趣道。

跳得高算什麼,自己雖然跳不高,這不還有手啊,傻逼。

劉德凱有些不敢相信,這怎麼可能打進那麼深,除非是電視裏面的那些武林高手。

“上你媽才爽呢。”劉德凱咬牙將玻璃拔出來,向着張不凡飛去。

張不凡卻是輕輕一接,穩穩的接住了那玻璃,眼神裏有些佩服這傢伙,居然還有血性的時候。

只是這嘴還真該打,張不凡義向前走了一步,一個耳光很閃亮的扇在了劉德凱的嘴巴上。

“記住,我不愛聽你說話。”張不凡接着又給了劉德凱幾個耳光。

劉德凱這時怒不可言,脖子的青筋暴起。

一拳打在張不凡的胸口,硬是將張不凡震開。


張不凡瘸着後退了幾步,拍了拍胸口的灰,冷笑道:“看來你下了不少功夫。”。

劉德凱眼睛一亮,心想:“這狗肉的怎麼會知道。”,自己可是默默的訓練。

張不凡伸出了小指頭,做了個向下的手勢,一臉不屑。

劉德凱氣得又衝了上去,這下他放聰明瞭,選擇攻擊張不凡的弱點,那受傷的大腿。

忍着劇痛,一個掃腿,想把張不凡放倒。

張不凡嘿嘿一笑,一隻腳跳了起來。

一拳砸向劉德凱的後腦勺,這拳可不那瓶子差,這可是張不凡從小就打沙包長大的拳。

劉德凱不知道張不凡居然會跳了起來,一驚後,失去了知覺,倒在了地上。

張不凡一隻腳站在地上,拍了拍身上的灰塵,將手中的玻璃扔在一邊,一嘴口水吐在地上。

向着陳心涵走去。

陳心涵很驚訝的看着張不凡,這個是外星人一般的人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