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槍法不錯啊!”冷鋒笑着誇獎道。

“你也不錯啊!”馮陽光也反誇道。

“哈哈!”兩個人發出了爽朗的笑聲,接着又互相對碰了一下拳頭。

轟隆隆

兩人聽到聲音之後擡頭望向天空,天空中出現了幾張直升機,他們的支援來了。

……


時間一晃過去了幾天,戰狼營地中,表彰大會。

馮陽光跟冷鋒穿着正裝,英姿颯爽傲然挺立,站在高臺上接受表彰。

臺下第一排正是跟他們一起行動的人,邵兵、史三八、還有俞飛和板磚,不只是他們還有配合他們行動的一支聯隊。

馮陽光站在高臺上心裏有些蒙圈,畢竟戰狼其他隊員,還有當時一起行動的連隊都出了大力,不知道爲什麼只有他們兩個站在上面。

這時充當主持人的石青松開口說話了,道“在前幾天的外軍入境的事件之中,有兩位同志在這次行動之中大放光彩,其中一位就是海軍陸戰隊蛙人馮陽光。”

聽到石青松叫到自己名字,馮陽光立刻仰首挺胸朝前踏了一步,然後筆直的朝下面的人敬了個禮。

這一刻他盡顯出軍人應有的風采,這種露臉的好機會當然不能給海軍陸戰隊丟臉。

馮陽光雖然臉上異常嚴肅,但是心裏早就樂開了花,他想的到龍百川知道他又立大功的開心樣。

啪啪啪!

下面同一時間響起熱烈掌聲,幾秒鐘之後瞬間消失這就是軍人的執行力。

石青松看着掌聲停下,接着開口道“而第二位就是戰狼中隊冷鋒!”

冷鋒也同樣的向前踏出一步,朝着臺下的人敬禮。

掌聲雷動!

“相信你們有些奇怪,這次參與行動的人這麼多,就只把他們兩個提出來。”石青松賣了個關子。

臺下的人雖然沒有議論紛紛,但是也正如石青松說的一樣,臺下的人心裏也有些奇怪。

“那是因爲他們兩個拯救了整個天朝…”接着石青松把事情的始末全都說了出來。

聽到原因之後馮陽光跟冷鋒互相望了一眼,皆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詫異,他們簡直就是無心插柳柳成蔭啊。

馮陽光聽後才明白這次事情的重要性,他們最後滅掉的那隊人馬居然是最終的大boss,前面那些僱傭兵的纔是小菜,這反轉有點太大了,不過話說回來他這次又當英雄了。

他也終於明白最後那些人爲什麼朝着邊境線而去,而且還用擔架擡着很多東西,原來是想把那些東西運送出去。

不過馮陽光還是有些後怕的,多虧了有系統的存在,要不然就直接放他們過去了,雖然到時候他可以離開這個面位,但是他還是捨不得這些可愛的軍人受到傷害。

臺下的人聽到解釋之後也明白了其中的內幕,一個個心中的疑惑解開了。 “經過上級領導討論,授予冷鋒馮陽光一等功勳獎章。”

石青松對着馮陽光說道“至於馮陽光,你的勳章在回到原部隊之後由你方領導授予你。”

馮陽光點了點頭,心中對石青松他們好感倍增,他們完全不用把自己安排在臺上,畢竟他不是這個旅的,但是他們還是這麼做了,真得是天朝軍人是一家啊。

“冷鋒出列!”

踏!

冷鋒擡頭挺胸向前踏出一步,等候下一步指令。

石青松不知道從哪裏掏出一枚徽章,轉身帶在冷鋒胸前。

啪啪啪!

現場掌聲雷動。

在一旁的馮陽光也送上了自己的掌聲,表示祝賀。

戰狼宿舍中。

“陽光你這就要走了啊!怎麼不多留幾天!”冷鋒看着正在收拾東西的馮陽光開口道。

他想試圖挽留馮陽光,他從心底裏喜歡這個看起來普通實則很牛逼的兄弟,也希望他能留在戰狼。

“啊!陽光你要走啊!”戰狼其他人聽到這句話也都匯聚在馮陽光面前,看着他的動作。

“對啊,師傅你還沒交給我八極拳呢!”史三八直接整活,想打感情牌,把馮陽光留下來。

馮陽光聽着他們的話翻身做回到牀上,看着眼前這些出生入死的兄弟們,說實話他也有些捨不得。

這次的經歷讓他改變了一開始就確定了自己的定位,剛開始他喜歡做孤狼,就像他給自己起的代號一樣,在這之前他可從來沒有動搖過,一個人想打就打,想走就走。

不過這次之後他開始動搖了,有句話說的好,雙拳難敵四手,有隊友相互配合,相互支持也挺不錯的。

這個想法像是一顆種子一樣被栽種下去,等待着開花結果的一天。


馮陽光掃視一圈,臉帶笑意回答道“你們放心好了,以後有的是機會見面,趁着這次部隊裏給我放一段時間假,我想出去走走看看,我都快要忘記外面是什麼樣子得了,哈哈”

獸營那邊在得到馮陽光受傷之後的消息,龍百川大手一揮直接給他批了一個星期的假期,所以馮陽光打算在外面轉轉,看看這個面位的風土人情,順便欣賞一下漂亮妹子,咳咳。

戰狼衆人聽到之後也不在多勸馮陽光,以後日子還長有的是時間見面,心裏也理解馮陽光的意思。

他們都理解成,馮陽光離開家那麼長時間想回去看看。


冷鋒沉吟了片刻,道“那行等下你就跟我們走,正好我也得出去一趟。”

馮陽光聽到後點點頭,有車坐當然好,好知道戰狼中隊,所在的地方可是前不着村後不着店的,靠他一個人走怕是要走到天荒地老。

當馮陽光也聽出了冷鋒話裏有話,好奇的問道“我們?除了你跟我還有誰?”

聽到這個問題冷鋒突然就變得不好意思起來,不只是馮陽光,就算是戰狼其他成員也沒有見過他這幅樣子。

戰狼又開始起鬨了,“鋒子老實交代,是不是有什麼在瞞着我們?”

“對對對!快說,坦白從寬,抗拒從嚴”史三八顯得異常興奮,他敢確定冷鋒有震驚所有人的爆料。

“快,老實交道,不要讓我們動手!” 禁談風月(快穿) ,手指頭掰的咔咔作響,別說還真有幾分威懾力。

最後冷鋒只能妥協,雙手舉起做投降狀,滿臉苦笑道“好好好,我說,我說!”

絕品邪少 ,安靜的注視着他,看看她說出什麼東西。

“是這樣的,之前不是在演習中我跟龍隊打了個賭嘛,她說我活着回去就考慮一下,剛剛不是去詢問了一些麼,她答應了!”冷鋒爆了個大料,震得戰狼衆人頓時說不是話來。


就連馮陽光也是滿臉震驚,忍不住朝冷鋒豎起大拇指來。

他們唱那個龍小云之歌,就是他們在山頂上唱那一首完全是開玩笑或者私下才這麼說的,沒想到冷鋒這小子,纔來幾天就開始泡自己的中隊長,真牛批。

“我說呢!表彰大會結束之後就沒有見到你的人員了,沒想到你是去吃獨食了啊,下手真快。”

板磚想起來剛剛表彰結束之後,他們集體想去找冷鋒一起吃個飯,然後表示祝賀。

但是沒有想到他們找了一圈都沒有找到他,最後還是冷鋒自己回來的,臉上還帶着笑意,笑得像朵爛菊花。

俞飛率先錘了冷鋒一拳,“你小子可以啊,祝你成功!到時候我們可不會收炮製了,哈哈。”

衆人紛紛送上祝福,表示冷鋒能拿下龍小云那簡直穩賺不賠。

往小了說,以後有冷鋒這個靶子在前面當着那麼他們會好過很多。

往大了說,就算是龍小云欺負他們,他們敢怒不敢言,到時候在私下,一行人就針對冷鋒,這不是很爽。

冷鋒要知道他們心裏是這麼想的,肯定會欲哭無淚,一定會大喊,誰整你們的你們整回去啊。

馮陽光在一旁笑着看着他們打鬧,這就是他喜歡人多的原因,熱鬧一點也不冷清。

“哦!對了,有個事需要你們幫忙!”馮陽光突然想起一件事來。

衆人停止打鬧,然後看着馮陽光,等待他接下來的話。

馮陽光突然有點不好意思起來,道“是這樣的,我出來的太着急沒有帶銀行卡,身上也沒有帶錢,所以…”

他沒有接着說下去,一分錢難倒英雄漢啊,他計劃是計劃好了,但是沒有啓動資金, 泡沫之夏Ⅱ ,所以只能向他們求助了。

不過戰狼其他人秒懂他的話。

“害,我還以爲什麼事呢,不就是錢嘛小意思。”史三八率先爬到自己牀上,從自己枕頭下面拿一些錢。

史三八數都沒有數,直接遞給了馮陽光。


“這些就當我的拜師費,看看夠不夠!不夠的話我再去取!”史三八那叫一個大方。

而其他人也從自己小金庫掏出一些錢來遞給了馮陽光。

不一會就收到了一萬多塊錢,戰狼他們除了俞飛每個月都給家裏匯款,其他人都是隻進不出那種,在軍營裏用錢的地方很少,更別說特種部隊了。 馮陽光細心的把每個人的金額都記了下來,等回去之後直接打到冷鋒的卡上,然後在還給他們。

當然現在他可沒有明說,他知道眼前這些兄弟肯定不會要,也不是很多。

不過別人不要那是對方的事,自己該還的還是得還,這是他做人的基本原則。

幾分鐘之後,打扮的帥氣很酷的冷鋒跟揹着行囊的馮陽光,一同走出了戰狼的宿舍,直奔戰狼的大門而去。

龍小云此時早就在大門口等候多時了,坐在車上的龍小云看着兩道人影向自己走來頓時有些懵,約會還能帶個燈泡的?

還不等龍小云細想,兩個人已經走到跟前了。

馮陽光走到龍小云的車前,發現龍小云一直盯着他們,看到這馮陽光連忙開口道“別誤會!我可沒興趣當你們兩的大燈泡,我只是搭個順風車,去市裏而已。”

龍小云聽到這裏才反應過來,馮陽光他是要走了啊,不過她也沒有挽留,她相信戰狼隊其他人肯定挽留了但是沒有用,雖然馮陽光是個好兵,但是人家志不在此。

龍小云點了點頭,示意道“上車!”

馮陽光伸手打開後排的車門,一屁股坐到後座上,至於副駕駛的位置那必須是冷鋒的啊。

冷鋒看到馮陽光那麼懂事他就放心了,直接來到副駕駛位上坐下。

嗡~

車子一下駛了出去。

接下來長達二十多分鐘的時間,馮陽光受盡折磨,兩個人就這麼判若無人的聊天,直接把馮陽光當做空氣,那種感覺只有懂得人才懂。

吱~

車子一個急剎車停了下來,馮陽光二話沒說直接打開車門準備下車。

“你們記得結婚的時候要請我啊!”馮陽光說完這句話直接就跑了,他忍了一路,都快忍不住了,再待下去可能就要起雞皮疙瘩了。

龍小云跟冷鋒看着馮陽光有些狼狽的身影不由得笑出聲,兩個人對視了一眼,車子再次啓動向遠處駛去。

“呼!”走出一段距離之後馮陽光停下腳步,到處觀察了一下。

發現龍小云還不錯,把他放在車站門口,只要他去售票處買票就好。

車站不愧是每個市人流量最大的地方,車水馬龍,人聲鼎沸,所有人都是忙忙碌碌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