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什麼時候,校長拿起了遙控器,並且還換了一個臺,然後就出現了下面這麼一條詢問。

“我是一線記者小傻,我現在正位於XX區,XX路,如家酒店後側,據市民舉報,半小時之前,有一名裸/體女子在酒店13樓跳樓自殺,現在我們將鏡頭轉向案發現場。”


PS:推薦一本軍事小說,一名老作者寫的書,也是我的好哥們,《一起當兵的日子》,和《最後一顆子彈留給我》是一個題材的,喜歡軍事的朋友可以去看一下,寫這書的作者是五年的退伍的軍人,偵察兵! 168.

唰!

再聽到記者說在如家酒店有一名裸/體女子跳樓的時候,錢多多當即站了起來,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電視屏幕,他想到了在不久前收到的那一條短信。

起初他對布依娜發來的那條有着遺言氣息的短信並沒有多做思考,他不認爲布依娜會因爲這點小事自殺,畢竟現在不是五八年,不是拉拉手就得以身相許的社會,這是一個開放到即便你赤/身/裸/體走在大街上都沒有人多看兩眼的社會。

隨着鏡頭的逐步拉近,辦公室內的三人可以清楚的看到,此時的如家已經被警方封鎖了起來,警戒線以外有上百個圍觀的羣衆,救護車,警車,應有盡有,警戒線以內有很多警察,很多醫生,而在靠着牆角的地方,有一大灘血跡,在血跡旁則是躺在這一個人,已經被白布蓋住。

很顯然,已經確定了死亡。

錢多多喘氣變得粗了起來,他清楚的記得,昨晚布依娜所在的那個房間,正是這個酒店,也正是在13樓,而死者正是從十三樓跳下來的,還光着身子,還是個女子。

用腳趾頭想想,也就能明白了!

“哎,又是一個失足少女想不開自殺了!”校長搖着頭感嘆道。

“你給勞資閉嘴。”

錢多多轉過腦袋衝着校長就是一聲大吼,接着轉身,飛快的跑出了辦公室。

“什麼情況?”校長也站了起來,錯愕的盯着門口,隨後將目光看向唐幼絲:“他怎麼了?吃嗆藥了?”

“不知道啊。”唐幼絲也是被錢多多突然的舉動嚇了一跳,下意識的搖了搖頭。

“錢多多認識那個少女。”

校長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手掌重重的拍在了桌子上:“對,他肯定認識那個少女,唐老師,你快去,快去跟着他,看看他去幹嘛,這麼好的孩子,千萬別做出傻事來。”

“好!”唐幼絲點了點頭,轉身跑出了辦公室,只不過,當她跑下樓的時候,錢多多就已經達到了學校門口,當她走出學校大門的時候,錢多多正好架勢着S600從她面前飛馳而過。

“錢多多!”

唐幼絲朝着車屁股大喊一聲,不過並沒有什麼作用,她伸手攔下了一輛出租車。

“師傅,追上前面那輛車。”

“啊。”出租車司機錯愕的看着已經距離自己老遠的大奔,這不是開玩笑麼,你讓我一個三缸的夏利追大奔,這不就是螞蟻和烏龜賽跑嘛!

“追啊,愣着幹嘛?”唐幼絲從兜裏掏出幾張百元大鈔,直接拍到了司機的大腿上。“追上他,夠不夠?”

“夠夠!”司機師傅瘋狂的點了點頭,直接一腳油門到底,三缸夏利出租車飛馳而去。

校園內!

“你拍下來了嘛?”

“拍下來了,你呢?”

“我錄製了視頻,哈哈,這下有的好玩了!”

兩個八卦妹將錢多多開大奔離開,唐幼絲坐夏利去追的情景完整的拍攝了下來,這又是一份可以證明兩人關係的鐵證,兩位八卦妹在發帖的時候,還特意寫了一段話,簡單點來說就是錢社長和唐老師絕對是不正當的男女關係,而且現在兩人還是鬧了彆扭,錢社長賭氣逃跑,唐老師去追。

原本很明確的一件事情,在幾分鐘的時間內,就被兩位八卦妹說成了這是一場愛情保衛戰。

錢社長要決裂,唐老師要去挽回,

就是這麼簡單。

至於爲什麼會有人會抓拍這些不是細節的細節,那就是因爲有八卦妹,而八卦妹又是怎樣的呢?這個或許只能是她們自己知道了,八卦的世界,一般的凡人是不懂的,如果非要說出個八卦的原因,那就只能說是湊熱鬧。


再換句話說,又有哪個大學校園內沒有八卦妹小狗崽這些無聊到蛋疼/卵疼非要捏造事實的人存在呢?

即便如此,但是有一點還是要講,唐幼絲現在的心情是非常緊張的,或者說是心急如火,她自己也不知道爲什麼會這樣,只知道她很擔心錢多多,而這種擔心又來自何處,她自己也不能解釋。

或許是上次錢多多將她送到醫院,或許是錢多多的能力,或許是在她辦公室的那一吻,亦或許是校長的囑咐,讓她跟着錢多多,不讓他做出傻事。

唐幼絲根本無法解釋,她只知道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她對錢多多產生了一種依賴感,雖然經常被錢多多氣的恨不得把姨媽巾掏出來丟到他臉上,但是在這一刻,女人的第六感告訴她錢多多要遇到很多麻煩,而這種麻煩又來自何處,她依舊不能解釋。

學校位於黃市的東郊,而如家位於黃市的中心,雖然已經過了上班的高峯期,但走完這段路程還是需要半個多小時的時間的,即使你開的再快,除非你開飛機,直接飛過去。

半個小時之後。

錢多多到達了現場,此時圍觀的人還是非常多的,布依娜的屍體還沒有被擡走,他面無表情,徑直的推開擋在身前的人羣,所有被他碰到的人就感覺好像是在被挖掘機推了一下一樣,身體就不受控制的往一旁倒,所有人都在驚訝,這個力量如挖掘機般的少年是什麼鬼?哪裏來的?我比他年齡還要大,爲什麼我沒有那麼大的力量?


不過話又說回來,挖掘機功夫哪家強?

呵呵,開個玩笑。

錢多多靠到了警戒線上,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被白布蓋住已經宣告死亡的布依娜。

這一刻,他心涼了下來。

也是第一次感到無助。

他能夠想明白布依娜是因爲什麼原因而選擇跳樓自殺的。

他也能猜想,布依娜只是想找一個可以負責的人。

如果之前自己不隱瞞她,或許就不會出現現在這種以悲劇而收場的結局。

錢多多不敢確定這件事是不是因爲他,只知道布依娜的死和他脫不了干係。

這一刻,錢多多感到了心痛。

這是他第二次感到心痛,上次是因爲錢靜玉,兩次都是因爲女人。

這可以,錢多多在深深自責。

如果昨晚自己沒有忍不住,如果昨晚將她送往了醫院,結局肯定不是這樣。

心痛,無助,自責,他第一次體驗到了作爲一個正常人的心情。

這一刻,錢多多突然感覺自己很難受,很想哭,只是,他不知道自己的眼淚是什麼樣子,自四歲開始,他就不知道哭是什麼滋味。

四年那年,因爲練武摔倒,他就開始被師傅毫不留情的鞭打,並且還不讓他哭,也就是從那一刻,錢多多的淚腺就已經在他身體裏停滯了。

下一刻,唐幼絲來到了錢多多身邊,輕輕的拉了一下他的衣角:“走,快跟我回學校。”

錢多多瞥了她一眼,咧嘴一笑,轉過腦袋,繼續盯着布依娜的屍體。

“你和她什麼關係?”唐幼絲輕聲問道,隨後也將目光看向了白布下的布依娜,滿懷傷感。

下一刻,董勝坤走了過來!

“錢多多,今天你沒有上課嗎?”董勝坤趴在錢多多的耳朵上小聲問道。

“沒有!”錢多多搖了搖頭,

“趙敏的任務,還望你多多幫忙了!”董勝坤笑着縮回了腦袋,笑視着錢多多,他在看到錢多多之後,當即就走了過來,趙敏的任務,如果有錢多多插手的話,完成起來會超級輕鬆的。


董勝坤雖不知道錢多多的真實身份,但他知道錢多多是個人才。

如果非要有人追究董勝坤爲什麼會在這種時候跑過來囑咐錢多多,那我只能說:“現在的警察叔叔不就是這樣嗎?”

每天不知有多少人因爲情了愛了啥的跳樓自殺,警察叔叔們早已經習以爲常了。

然而,就在這一刻,突然傳來了撕心裂肺的嘶喊。

“我滴的女兒哇~~~~女兒啊~~~~”一名六十多歲的女人直接衝進了警戒線,瘋了般的衝向布依娜,她身後跟着一名四十歲左右的男子。

警戒線內的警察連忙將其拉住:“大娘,請問是你什麼人?請不要破壞現場。”

臥槽你娘,你是煞筆嗎?人家都喊了女兒了,你還問人家是什麼人!

圍觀的羣衆紛紛在心裏將這個不知道叫什麼名字的警察大罵一番。

“我是她母親啊,她是我女兒啊!”布母掙脫開拉着她的警察,瘋狂的跑向布依娜,直接跪在了布依娜身旁。

“丫頭,你怎麼這麼傻啊,你怎麼就跳樓了呢?”

布母哭的撕心裂肺,聲嘶力竭的喊道:“老天爺啊,你不公啊,你怎麼就讓小娜跳樓了呢,孩他舅啊,你說這可怎麼辦啊?我和老布還怎麼活下去啊!”

“翠英,現在小娜已經…已經…咱就別先着急了,讓警察處理,小娜不會無緣無故的就這麼死掉的,咱們讓警察處理。”

可是看出,跟在布母身後的這名男子也很難過,不過他還是做出了一個男子該有的氣概,強忍着眼淚,將布母拉了起來。

“女兒啊 ,小娜啊,你怎麼就那麼…那麼傻呢!”

布母被孩他舅駕着來到董勝坤面前後,當即就撲到了董勝坤身上:“你可要給我們做主啊,小娜不會平白無故的就跳樓啊~~~你要找出兇手啊。”

董勝坤還有沒來及的說話,就有一名警察從如家內跑了出來,他手裏拿着一部手機。

“董局長,我們在死者所住的房間內發現了一部手機和多件新衣服,還有一些被撕碎的衣服,我們從這部手機裏發現死者最後一次通話記錄是在兩個小時前,死者給對方設定的暱稱是‘殺人狂魔’。”

說一些題外話,正版讀者放心,不會多收錢的,這些話,是說給在盜版看書的朋友,正版讀者直接忽略。

………………


關於盜版

我對待盜版的態度是——盜我版的,我弄死你,但看盜版的,並沒有錯。

是盜版者侵害了作者權益,而不是看盜版的。據說在國外,使用盜版也違法,這我不能認同。因爲打擊盜版是正版的責任,是**的責任,而不是消費者的責任,而且消費者也沒有義務去因爲你的利益去分辨正版盜版,流通於市場上的商品,我當然選擇便宜的。這個責任,不應該由消費者負。

在一個盜版橫行的社會裏,看正版不是義務,而是一種高尚。

訂閱我書的朋友,你們都很高尚。

從作者的角度,在有盜版的情況下,讀者還能掏錢看正版來支持我,那纔是真正的朋友。

我珍惜正版的每一位朋友。

還在盜版看書的朋友,如果你喜歡這本書,如果你是個高尚的人,那就來17K吧,支持正版。

我在這裏等你。

如果不知道正版在哪,怎麼找,你可以加我企鵝:九二四七一九五三三,或者加羣:二七九六零五零七九。

然後,新的一週,厚顏無恥的求點打賞。

看書已經很貴了,你們又投貴賓票,又是發紅包的,真讓我這個心裏啊——一陣陣暗爽啊!不是,是有點過意不去。

所以呢,投票打賞這種事情呢,大家量力而行。我不提倡坐公交的給開瑪莎拉蒂的捐款,老四我雖然開的不是瑪莎拉蒂,至少也有輛自行車,還是助力的,比瑪莎拉蒂還環保,所以你連電動車都買不起的,就不要打賞了。 169.

“殺人狂魔!”

董聖坤抿了抿嘴脣,將手機接了過去,將通話記錄翻了一遍,隨後轉頭看向身旁的一名警察:“死者是什麼時候跳樓的?”

“據目擊者稱,死者是在上午的九點多鐘跳下來的。”

九點多鐘,董聖坤輕輕點了一下頭,隨後看了眼手錶,此時已是十點半,接着他又翻了一遍通話記錄,手機上最後一條通話是兩個小時之前,通話時長四分多鐘,也就是說,死者在跳樓之前是和這人聯繫過的,之後半個小時就選擇了自殺。

那死者的死因是不是和這人有關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