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此刻,在雷盟的招人點,共有三人,居於中央的是一名頭扎長辮的男子,長臉高鼻,臉上乾乾淨淨,雙目炯炯有神,看上去很有氣勢,葉凡微微感知下,就發覺此人的實力處在化靈境中期,至於長辮男子兩側,則是一男一女,男的趴在桌子上睡覺,口水都沿著嘴角流了下來,至於女子,一身淡薄的粉色紗衣,玲瓏身段勾勒的淋漓盡致,不過此刻這女子一手托腮,低著腦袋,玉指玩弄著自己的髮絲,似乎十分的無聊。

興許是因為長時間沒有招人的緣故,這裡人對於葉凡的到來絲毫沒有察覺到,葉凡身形停在三人前,臉上泛起一抹笑意,道:「學長學姐,我是來報名的。」

呼嚕呼嚕……

葉凡的話語出口,兩名男子仍舊在酣睡,完全沒有清醒的趨勢,倒是旁邊的粉衣女子,聞言后玉指鬆開了自己的髮絲,腦袋緩緩的抬了起來。

這名女子相貌倒也算得上標緻,玲瓏的身段中透露著成熟的味道,姿色比起場上眾多女生,明顯強出了不少,不過當其美眸望向前方身影的那一刻,她的臉色卻猛的一變。

「是你!」

看清楚來人模樣,粉衣女子驚訝的從座椅上站了起來。

而對面的葉凡,心頭同樣泛起了一抹驚訝,因為眼前的女子,就是當初阻攔他殺古勁的那個人。

!! 外觀有些破敗的武者會所,內部場景卻十分的火爆,而一直很荒涼的雷盟前,此刻卻站著一名身形挺拔面帶笑容的黑衣少年,不過在這名少年的對面,一名身著粉衣的女子,正滿臉驚訝的望著前者。

「你怎麼來了?!」粉衣女子美眸向身旁兩名酣睡的青年掃了一眼,隨即小心翼翼的繞過木桌,走到了葉凡的面前,低聲詢問道。

對於眼前這個女人,葉凡心裡並不反感,雖然當初他殺古勁的時候對方曾經阻攔過,但對方也曾經善意的提醒過她,如今看到對方臉上露出焦急的神色,他心中唯一的芥蒂也就隨之煙消雲散了。

「我來,當然是要加入雷盟。」葉凡沒有隱瞞,直接向對方道出了自己的來意。

但是粉衣女子聽到這話,美目中的焦急神色頓時又濃郁了幾分,她眉頭一蹙,盯著葉凡說道:「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吧。」

「我是認真的。」葉凡微笑著,神色很真誠的回應道。

聽到葉凡的答覆,粉衣女子臉蛋上的焦急之色又濃了一分,她美眸向後方趴在桌子上酣睡的兩人掃了一眼,身體向葉凡稍稍靠近,腦袋湊到葉凡耳畔,壓低聲音提醒道:「你是不是瘋了,你廢了古勁,之後又傷了雷鳴,那雷武一直想要找你算賬,現在你要加入雷盟,不就是羊入虎口嗎!!!」


「我了解,但我必須要加入。」粉衣女子的善意提醒,讓葉凡臉上的笑容稍稍多了一份,他盯著對方的眸子,十分認真的道出一句,之後他嘴角微微一翹,手臂伸出握住對方的臂膀,身體稍微前傾,鼻子靠近對方的髮絲,深深的嗅了一口,調笑道,「我知道學姐還是單身,如果我進入雷盟,咱們獨處的機會不就多了嗎?」

葉凡之前並沒有想到這名粉衣女子是雷盟的人,而如今知道地方的身份,他自然是要儘力將地方拉到自己陣營中,這樣他也不至於孤立無援,所以此時此刻,他毫不猶豫的動用了美男計。

當兩人談話的時候,周圍眾學員臉上都升騰起濃濃的同情之色,就連那扮著濃妝追隨葉凡過來的女子,臉上也都流露出濃濃的譏笑,而最有趣的是雷盟對面的一個招人點,那裡豎著一塊寫有夢神會的牌子,牌子后的木桌邊,同樣有著三個人,此時此刻,這三人正饒有興趣的打量著站在雷盟前的少年,每個人的臉上都帶著抹古怪的笑意。


作為北院最大的兩個武者聯盟,他們招人的條件是非常苛刻的,除非是絕頂天才否則他們是不會招的,正因為這個原因,他們兩家的招人點前,才會如此的的蕭條,而那粉衣女子名為落蝶,論手段在雷盟中也是排的上名的,尋常的男學員別說是靠近,就算是與她說句話,也有可能招來一頓暴揍,但如今卻有人主動去招惹她,這無疑就是捅了馬蜂窩。

「今天有好戲看了。」待在夢神會那邊的三名青年,臉上都浮起一抹期待的神情。

對於周圍人的反應,葉凡並沒有在意,此時他正在發揮自身的魅力,施展著自己的美男計,但很可惜,那粉衣女子落蝶還是伸手將他推開了,只不過落蝶接下來的話語,就讓眾人大跌眼鏡了。

「還想要獨處的機會,你到現在連人家的名字都不知道。」落蝶很風情的白了葉凡一眼,沖後者嬌嗔道。

落蝶的話語一出,場上眾學員神情頓時一陣愕然,尤其是那名準備看葉凡笑話的女人,那艷麗的紅唇訝異的張著,臉上流露著不敢相信的神色。

之前她見葉凡年紀輕輕而且還面露迷茫之色,所以她就毫不猶豫的挑對方下手了,後來見對方逃跑她才追了上來,想要訛一把,可她沒想到,這個看似懵懂的少年,居然敢調戲雷盟的落蝶,而且更讓她驚訝的是,那落蝶不僅沒有生氣,反而是露出了一抹嬌羞的模樣。

重生之天後歸來 。」夢神會招人點處的三名男子,神色古怪的盯著前方的一男一女,詫異的議論起來。

「看落蝶這副慌張的模樣,肯定錯不了。」

「這小子看上去也沒有多帥啊,憑什麼能夠把落蝶給征服了呢。」

……

周圍眾人的議論,清晰的傳入了夢蝶的耳中,這讓的她臉色頓時一陣紅潤,發覺自己態度的確有些曖昧,她身形再次後撤了一步,然後才向葉凡望了過去。

原本緊張的場面,因為夢蝶與葉凡的一席話,逐漸的緩和下來,但就在這個時候,落蝶後方的木桌旁,突然傳來一道有些含糊的聲音:「吵什麼吵,都給老子安靜點。」

此刻,在木桌中央的青年,似乎是被周圍眾人的議論聲給吵醒了,他一邊揉著有些惺忪的睡眼,一邊向周圍人後了一聲。

這話一出,原本議論紛紛的人群,瞬間就寂靜下來,靜的連落一根針都能聽見,而處在前方的落蝶,身體猛的一抖,原本紅潤的臉蛋,瞬間就白了下來。

「板哥,怎麼了?」趴在木桌左側酣睡的青年,也被長辮青年給震醒了,他很疑惑的望著後者,問道。

「你問老子,老子問誰!」被稱為板哥的長辮男子,冷哼了一聲,隨即目光就落向了前方落蝶的身上,語氣稍微緩和幾分,笑問道,「落蝶,發生了什麼事情,是不是有人欺負你了?」

說話間,長辮男子的目光凝向了距離落蝶不遠處的葉凡身上,眼中劃過一道寒芒。

對於長辮男子那不善的目光,葉凡並沒有任何的回應,他只是笑望著對方,神情頗為平靜,因為他很清楚,雷盟招收點的三人中,這名長辮男子是最有話語權的,所以他想要加入雷盟,就必須要與對方交涉。

「雷板,你多慮了,就這群毛頭小子,哪敢惹我。」一身粉衣的落蝶,穩了穩神,臉蛋上浮起一抹笑容,沖那長辮男子回應道。

在說這話的時候, 我不是超級警察 ,沖葉凡擺了擺手,似乎是示意對方趕緊離開。

對此,葉凡心領神會,但絲毫沒有準備離開的跡象,被稱為雷板的男子,聽到落蝶的回答後點了點頭,然後便將目光投向了葉凡,凌聲問道:「這小子待在這裡幹嘛!」

「我要加入雷盟。」還沒有等落蝶說話,葉凡就一步跨上前,沖雷板淡笑道。

聞言,雷板先是一愣,隨即就揚聲大笑起來,那扎在後方的小辮,隨著他的笑聲不斷的甩動,顯得十分惹眼。

周圍越來越多彙集過來的學員,臉上也都流露齣戲謔的笑容,雷盟是什麼樣的存在他們很清楚,一般的學員想要加入其中根本就是沒有希望的,眼下這少年的舉動,無疑是在自取其辱。

「落蝶,是不是我幻聽了,他居然說要加入雷盟,哈哈。」原本還有些睡意的雷板,此刻就像是聽到了很好笑的笑話,大笑不止。

「雷板,新來的小學弟不懂事,咱就不要理會了。」落蝶沖葉凡使了個眼色,然後臉上泛起笑容,起步向雷板走了過去。

落蝶的動作雖然做的很隱晦,但卻沒能逃過雷板的眼睛,後者眼睛望向葉凡,凝聲道:「既然這小兄弟要加入咱們雷盟,那我們就考考他,只要能夠合格,那我們就讓他加入!」

「好。」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雷板的話語剛剛落下,葉凡便出口答應了下來。

見到這種情況,落蝶沒有再去阻攔,只是兀自嘆了口氣,想當初在蘊靈河上,她沒能阻攔住對方斬殺古勁,而如今,她同樣難以阻擋對方的決心。

看到落蝶臉上的擔憂神色,雷板眼神微微沉了沉,他轉眼望向葉凡,冷聲道:「好小子,有勇氣,老子喜歡!」

「只要能加入雷盟,就算是刀山火海,我也去了。」當著雷盟三個人的面,葉凡表了表決心。

王族老公請接招 那好,雷磊,你上去檢驗一下他的實力。」長辮青年雷板,拍了拍旁邊青年的肩膀,命令道。

旁邊的青年擦了擦嘴角的水漬,點點頭就要衝出去,而就在這時,對面的葉凡卻淡笑著開口道:「雷板學長,我看還是你來吧,他不是我的對手。」

葉凡並不是在裝逼,而是他不想在這些無用的事情上浪費功夫,要想加入雷盟,必須要讓雷板心服口服,至於這個雷磊,才剛剛突破化靈境中期,完全不是他的對手。

但是他沒想到,自己的這番話語出口,周圍眾學員頓時一陣驚訝,就連之前那名追逐葉凡的濃妝女子,也都面露驚色。

「好狂妄的小子,我今天不給你點教訓,你還這不知道天高地厚!」

雷磊在雷盟中實力的確是夠弱的,但比起外面的這些人,他還是有著充足的自信,如今聽到葉凡的話,他頓時一陣氣憤。

雷磊怒吼一聲,身體從桌子后縱身一躍,直接跳到了葉凡的面前,然後手掌靈力滾滾,手掌迅速變幻,幾乎是瞬間就凝聚出一道虎頭虛影,張著血盆大口直接向葉凡吞了過去,沿途口氣都沒能逃脫,被生生吸掉了。

「這小子真是太囂張了,把雷磊激怒了,可有他受得了!」見到雷磊的招式,周圍眾人都議論道。

但是面對這般攻擊的葉凡,臉上卻帶著淡淡的微笑,他身形不動,手掌微微握攏,然後兩道靈力練匹瘋狂湧出,直接轟向了虎頭虛影。

轟!

雙方招式交手,但令眾人詫異的是,那氣勢洶洶的雷磊,在交手后的下一刻,身形向後方重重的倒射而去! 氣勢洶洶的雷磊,暴怒出手,瞬間凝聚出的虎頭虛影,在兩道靈力練匹的支撐下,宛如真實之物,威勢駭人,他面帶冷笑,身形急躥而出,手掌攜帶著虎頭虛影,向前方不遠處的葉凡重重的轟擊過去。

面對這般氣勢駭人的招式,葉凡卻出奇的平靜,雖然兩人同為化靈境中期,但他自信,在靈力的濃度方面,絕對可以穩壓對手。

當下葉凡嘴角冷冷的一翹,手中靈力暴涌而出,繚繞在掌心內,形成一團虛幻的青色氣流,他手掌猛的握攏,向那雷磊的虎頭虛影迎了上去。

嘭!

雙方出手速度極快,僅是一瞬間的功夫,葉凡的拳頭就重重的轟擊在了虎頭虛影上,迸發出一陣氣勢震天的響動。

而就在雙方交手的剎那,原本面帶冷笑的雷磊,臉色突然一變,之前他被對方囂張姿態所激怒,忍不住暴怒出手,但此刻他才發現,對方拳頭上奔湧出來的靈力,衝擊力居然格外的蠻橫。

嘭!

短暫的寂靜過後,雷磊終於承受不住葉凡拳頭涌動出的靈力,身體猶如斷翅之鳥,向著後方迅速的倒飛出去。

「這……」

周圍那些打算看葉凡笑話的學員,此刻都張大了嘴巴,難以置信的望著眼前一幕。

就連之前那名追逐葉凡過來的女子,濃妝覆蓋下的臉龐上,也滿是詫異之色。

「這場戲越來越精彩了。」夢神會招收點的幾人,見到眼前一幕,臉上流露出異樣的笑容。

嘭!

就在眾人詫異的短暫時間裡,倒飛而出的雷磊,腳掌擦地,最終在木桌前穩住了身形,不過穩住身形的雷磊,臉色卻格外的難看。

在大庭廣眾之下,被一個年輕的小子給一拳擊飛,這個場子如果不找回來,那他雷磊的臉就算是丟盡了,以後在北院,定會淪為一大笑柄。

「小子,我要廢了你!」雷磊沖葉凡怒吼一聲,壓下胸口劇烈翻騰的鮮血,就要再次對葉凡發動攻擊。

但就在雷磊身形剛要有動作的那一刻,木桌后的長辮男子雷板,突然出聲喝止道:「住手吧,你不是他的對手!」

嘩!

雷板話語一出,原本充滿詫異聲音的場上,頓時鴉雀無聲,所有人都盯著前方那神色平靜的黑衣少年,眼神里全都是驚訝之色。

雷板是什麼人,眾人是非常清楚的,就算在整個雷盟中,也是能夠排的上號的人物,可如今對方卻當著眾人的面,承認了眼前少年的實力,由此就能想象,眼前少年並非尋常人物。

這一刻,那名追逐葉凡而來的女子,濃妝覆蓋下的臉龐上,流露出濃濃的悔色,她四下張望兩眼,旋即就偷偷的溜走了,看那模樣,儼然就是害怕葉凡會反過頭找她的麻煩。

此時此刻,場上一人因為葉凡的舉動而滿臉的驚訝,這人便是身著粉色紗衣的落蝶。

當初在蘊靈河上,她親眼見到葉凡廢掉了古勁,可那時對方出手,幾乎是拼盡了所有的氣力,而如今,只是憑藉這般輕描淡寫的一拳,就擊退了化靈境中期的雷磊,這種實力的增長速度,不能說不嚇人。

她此刻也明白過來,葉凡能在雷盟前流露出如此自信的神態,並不是自大,而是對方的確有這份資本。

不過當落蝶看到旁邊那臉色低沉的雷板時,她臉色就變得擔憂起來,雷板為人狠辣,真正戰鬥力比起古勁,絕對是只高不低,如果他發怒,葉凡恐怕會有危險。

「年紀輕輕就突破化靈境中期,倒是有幾分資質,不過既然是來砸場子,就報上姓名,讓老子瞧瞧是何方人物!」雷板凝著眼睛,面帶冷冽笑意,盯著葉凡說道。

聞言,葉凡黑眸向不遠處一直在使眼色的粉衣女子望了一眼,隨後就轉眸沖雷板微微一笑。

「我是

準備加入雷盟,而不是來砸場子的,至於我的名字,告訴你也無妨。」葉凡笑望著神色低沉的雷板,淡笑著說出一句,隨後的神色一緊,口中再次吐出兩個字,「葉凡!」

簡單的兩個字出口,卻讓的周圍平靜的人群,瞬間騷亂起來,在場有許多新生學員,他們雖然沒有參加新生對抗賽,但是對於那個如黑馬般強勢崛起的少年卻是早有耳聞。

「這就是那個廢掉古勁,傷了雷鳴的傢伙啊!」

「這傢伙還真是有魄力,雷盟的人還沒有找他算賬就已經是萬幸了,可這傢伙居然親自送上門來。」


「說是加入雷盟,真正的目的恐怕就是來砸場子的啊!」

圍觀的學員們,相互之間熱鬧的議論起來,而待在夢神會那邊的三名青年,臉上卻流露出一抹很古怪的神情,他們相互望了幾眼,低聲交談起來。

「原來你就是葉凡!」

聽到葉凡報出的名字,長辮男子雷板先是一愣,緊接著臉上就流露出一抹陰狠的笑容,他嘴角帶著冷漠的笑意,盯著葉凡,冷冷道:「廢了古勁,傷了雷鳴,這筆賬我們還沒找你算,卻沒想到你居然自投羅。」

聽到這話,不遠處的落蝶,那張頗有成熟氣息的臉蛋上,擔憂之色又濃郁了幾分,她美眸望向前方的葉凡,但卻見對方依舊是一副淡然的模樣。

「雷板學長,能夠打敗他們,足以證明我的價值,相比於解決掉我,讓我加入雷盟帶來的價值似乎更大一些吧。」葉凡神情淡然,沒有任何的慌張,開口道。


聞言,雷板眉頭一皺,微微沉吟起來,那模樣似乎也是在衡量其中的利害關係。

旁邊的落蝶,這個時候也是湊到雷板耳根,幫著葉凡說話道:「雷板,他說的的確有幾分道理,如果能將他利用,比殺掉他利益更大。」

「哼,如果我同意讓他加入雷盟,那以後我們雷盟的面子往哪裡放,這件事絕對不行!」原本還在沉吟中的雷板,聽到落蝶的話后,態度頓時又橫了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