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碧蓮也沒有廢話,一個閃爍下,再次出現時已經是一手抱着丸子,一手抱着寶寶,二寵一臉茫然的出現在了唐萱的面前。

“喵了個咪!《無上心經》!居然是《無上心經》!”剛剛出現的丸子被唐萱手中的卷軸吸引住了,脫口而出。

“什麼?你知道這個?你都想起來了?恢復記憶了嗎?”唐萱一下子站了起來,跑到了丸子身邊,晃動着手中的紅色卷軸。

可緊接着丸子的回答讓她又失望了起來,原來丸子只是下意識的說出了這功法卷軸的名字,說完之後,都不知道自己爲什麼要這麼說。

“好了,閒話少說,現在聽我說。”唐萱將《無上心經》收了起來,掃視了一眼碧蓮和二寵,緩緩說道:“之前我們在藏經閣得到的那個白色卷軸叫《無上心經》,其實是一個神品功法,應該是很厲害的樣子,至於它怎麼變神品了,這個我一時半會兒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眼下最迫切的是修習《無上心經》,我也要快點提升修爲了,眼下我的修爲太低了,你們也看到了,無論是王倩也好,還是吳道子他們,都是貨真價實的金丹巔峯,而我雖然通過祕法可以短暫的獲得元嬰的修爲,但那畢竟不是長久之計。

接下來丸子會和我進入金鐘世界修煉,再此期間還要勞煩蓮兒和寶寶在外面給我護法了。”

“萱姐,我想和你一起修煉,你別拋下我啊。”碧蓮拉扯着唐萱的衣袖,央求着。

“蓮兒,聽話,這房間靈力也很是充裕,你就和寶寶在這裏修煉吧,我不會太久不出來的。”唐萱安慰着碧蓮,自從見到碧雪後,她隱隱的覺得碧蓮身上有祕密,雖然不是可以的提防着她,但是這功法也確實是有着諸多限制,碧蓮一定要修煉的話,怕是要和她融合血脈之力了,而這融合……想到這裏,唐萱的臉頰一片潮紅。


“我只想陪着你,我不能修習血脈之力之外的功法,你知道的。”碧蓮以爲唐萱是因爲那神品功法,才故意不帶着自己。

“你個粘人蟲,我讓你在外面自然有讓你在外面的用意了,我是怕時間太長,寶寶自己在外面不能夠周全,而且這《無上心經》確實是有着諸多限制,不是現在的你能修煉的。”唐萱颳了一下碧蓮那吹彈可破的小臉蛋,手在落下的時候還有意無意的碰觸了一下碧蓮那對呼之欲出的玉兔。

就在碰觸到碧蓮時,碧蓮身子如遭雷擊般的僵了一下,口中不能自控的發出了“哦!”的一聲,可馬上她就知道失態了,害羞的掐了一下唐萱的胳膊,嗔道:“萱姐,你好壞啊。”

.тt kΛn.CO

二寵也是看的目瞪口呆的,心中直說,主人你這是故意的啊。


“不是故意的!”唐選這個汗啊,沒想到碧蓮放映如此大,讓二寵也看了個笑話,連忙正色道:“好了,我們要抓緊時間,你和寶寶在外面護法,我留你在外面也是想讓你看着點徽章中的訊息,如果有不能推託的事情,記得叫我出來。哦,對了,你只需要把金鐘護罩凹槽中的魔晶全部取下,我自然就會出來了。”

“哦。”碧蓮應了一聲後,就見到唐萱和丸子消失了,只留下了一個一人高的金鐘在房間裏。

“好了,寶寶,你去門口看着吧,我也要修煉了。”碧蓮柔聲的對着寶寶說道。

“碧蓮,我也要在這裏修煉,這裏靈力這麼充裕,我現在都快成短板了,處處都不如丸子。”寶寶貪婪的吸收着這裏充裕的靈力,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萌萌的盯着碧蓮,繼續道:“我在這裏和在門口都是一樣的了。”

“好吧,那你不要打擾我修煉啊。”碧蓮看了看楚楚可憐的寶寶,心道你一個寵物,還在這裏跟我賣萌,賣萌是我的專項好不好。

…………

金鐘世界內部,滿目蒼夷。

“……”丸子看着眼前的一切,下巴都快驚掉了,慌張的說道:“主人,這裏被人洗劫了嗎?怎麼變成這樣了呢?”

唐萱想起了上次在這裏試招,還沒有來得及打掃,也罷,這裏的一切都是自己修爲很低的時候佈置的,也是時候擴大一下了。

“洗劫你個頭,這是我上次在這裏練功導致的。”唐萱右手一揮,將這裏的一切全部抹去,當然,除了聚靈陣。

緊接着一道道各系術法,錯綜交錯,一座座高山,河流,樹木頃刻間出現在了這個小世界中,規模更是之前的十倍,當然了,如果這要是在外界,唐萱是不可能輕易完成的。可在這個小世界中,她就是這裏這裏的主宰,這裏的神,除了有生命的物體她目前還無法創造出來,她也想過要圈養一些魔獸,可是以自己目前的財力還是無法實現的,這些都是需要消耗魔晶的。

做完這些,唐萱從儲物戒指中取出了一些靈石和魔晶放到一個儲物袋中交給了丸子,嚴肅的說道:“我現在要參詳這《無上心經》了,你拿這些去周圍多佈置一些聚靈陣,等級越高越好。”

“啊!”丸子接過儲物袋就去忙活了,它擁有着外掛的能力,布個陣什麼的,對它來說都是毛毛雨了。

唐萱盤膝坐下,從儲物戒指中拿出了《無上心經》,緩緩展開,此時的無上心經再也不似之前的《無字心經》般空空如也了,也許《無字心經》只是個僞裝,一陣陣光華沖天而起,在這小世界中盤旋了數圈之後,全部向着唐萱所在,自上而下灌去。

在一旁剛剛要佈陣的丸子見此異狀也是有些驚慌失措了,它發現,自己的身體正在發生着某種變化,雖然很小但卻是一次也沒有用過的小丁丁居然慢慢的消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卻是……,還有自身的修爲,也是在不斷的在下降。轉眼間就已經跌落到築基了,這還不算完,還在持續的跌落,一直到煉氣初期,才停了下來。

“這!”丸子一把把手中的儲物袋丟在了地上,喵了個咪的,這都煉氣修爲了,還布個毛陣法啊,探測着主人和自己同樣的修爲,不禁的皺起了眉頭,喃喃道:“主人,你這是在搞什麼啊!”

唐萱此刻已經是進入了一個物我兩忘的狀態,識海中不斷的有着金色的文字在盤旋,之前的修爲全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磅礴的,無比精純的煉氣初期。她的身體也是被這《無上心經》不斷的改造着,不似之前那麼柔弱了,身體也變得更修長了,就連之前她最在意的飛機場也變得傲人了……

丸子也沒敢打擾此時的唐萱,而是選擇在唐萱不遠處默默的看着,同時也不斷的驚訝自己身體所發生的變化,它能感覺到現在的肉身之力比之前金丹中期時還要強悍,此時僅僅只是煉氣啊。忽然間,覺得額頭上一陣陣的火熱,同時還能聞到一股毛髮被燒焦了的味道,它下意識的伸爪一摸,原本毛茸茸的頭上居然出現了三條凹進去的紋路,丸子一驚之下連忙跑到了溪水邊,看着水中的自己。

這一看不得了,它發現自己的頭上出現了一個黑色的‘王’字,自己的毛髮也都是變成了金黃色和黑色相間了,這……這不是老虎嗎? 東五峯,唐萱住所,唐萱進入金鐘世界三日後。

唐萱進入的第一日,碧蓮還能在練功房靜下心來修煉,可是第二日就已經不能靜下心來,經常是不自覺的望向金鐘法寶,到了第三日,她完全不能淡定了,幾次衝動想要把凹槽中的魔晶全部取出,可最後還是沒有那麼去做。

碧蓮一個人無聊的在湖畔發呆,無聊的丟着一塊塊靈石,而寶寶卻是樂此不疲的到處奔波着,它不是幫着碧蓮叼回來,而是一口一個的吞食着。

“唐萱!你在嗎?”

“唐萱!快出來!!!”

門外又響起了王天官的聲音,碧蓮眉頭一皺,沒有理會,繼續拋着靈石,而寶寶有靈石吃,更不去理會門外有人叫門了。可是王天官卻是沒完沒了的,在外面一直是喊叫又是砰砰的拍打着門,雖然不用擔心門會被拍壞了,可一直這麼吵下去可真夠煩人的了。

“寶寶,你去打發了他。”碧蓮一顆靈石丟向大門處。

“啊!怎麼又是我啊!”

寶寶很不情願的嘟囔了一句,看來它已經不止一次去打發來客了。寶寶在一口咬碎碧蓮剛剛拋出的靈石後一下穿過了大門,來到了院外。

“咦?”寶寶定睛一瞧,原來門口不止王天官一人,高端班除了唐萱和碧蓮之外的人居然全在外面,圍站了一圈,可不知爲何只有王天官這麼能咋呼。

“哎呀,寶寶啊,唐萱還沒睡醒嗎?她怎麼這麼能睡呢。”王天官見裏面終於有人出來了,連忙上前熱情的打招呼,對於寶寶他也是接觸過多次了。

“你們這是在做什麼?這次怎麼來了這麼多人?”寶寶沒有回答王天官的話,它心裏想了,我家主人是不是睡覺害你屁事兒,而是看了看衆人,反問道。

“寶寶,乖了,快去叫唐萱出來。對了,還有碧蓮,有特大好消息等着她呢。”

這次說話的是王倩,她微笑着俯身低頭撫摸着寶寶的狗頭,輕聲說道,可偏偏就是這輕柔的話語,比王天官說一百句一千句都管用。

寶寶點了點頭,轉身撒腿就往院裏跑去,這也不能證明它有多聽唐萱的話,而是它再不跑的話丟人就丟到家了。原來王倩那麼一俯身,那對白兔簡直是呼之欲出,寶寶在看到春光乍泄之下,狗臉一紅,強忍着沒有把鼻血噴了出來。

可就在它踏入院內那一剎,終於再也忍不住了,鼻血噴了一地。看的碧蓮一愣,也沒見碧蓮做任何結印動作,連手都沒有擡一下,一個傳送就來到了寶寶身前,關切的蹲下身子,仔細的端詳着寶寶,見寶寶不斷的流着鼻血,好像還越流越多。看到這裏,有些不悅的說道:“這是怎麼回事兒?那個王天官居然敢對你出手?打狗還得看主人呢,真是太不像話了。”

“沒……沒事兒,碧蓮你小聲點兒,我這是頑疾,對,是頑疾,**病了。”寶寶趕忙把頭轉到一邊去,聲音古怪的說道:“你快出去看看吧,好多人,他們說有特大好消息。”

“我剛纔聽見了。”碧蓮看了一眼怪怪的寶寶,沒有再搭理它,移步向着門外走去。

寶寶看着碧蓮的背影,擦了擦鼻血,心道你們這一個個的這麼……我能不流鼻血嘛。

寶寶剛擦了兩下鼻血,還沒完全擦乾淨呢,就看到碧蓮轉身又回來了,連忙跳到了一塊山石之上,與碧蓮平視着,問道:“你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沒事兒,我是來交代你一下的,我和他們出去一下,如果萱姐出關我還沒有回來,就讓她去幻龍洞窟找我。”碧蓮滿腹狐疑的看着突然跳到石頭上的寶寶,將一個儲物袋放在了寶寶身前的石頭上,囑咐道:“過兩天記得去補充一下魔晶,這都已經三天了,之前萱姐放入的預計五天耗盡。”

碧蓮說罷轉身就向着門口走去,臨走到門口時還不忘回頭又囑咐了一句,看好門啊,如果遇到處理不了的事情,記得把魔晶全部取出。

“啊!”寶寶望着因爲碧蓮離去泛起一絲漣漪的大門,小聲嘟囔道:“都忙去了,就剩我自己了。”

寶寶想着主人和丸子那恐怖的戰力,剛剛遇到他們的時候,可是被自己落了幾條街啊,從什麼時候超越自己了呢,不行,我也要努力修煉了,看了看手中的儲物袋,雖然靠吃這些是提升修爲的捷徑,可是……唉!還是去練功房修煉吧。

寶寶三蹦兩跳的穿過了過湖橋樑,快步來到了三樓,剛一到三樓,深深的吸了一口濃郁的靈氣,嘆道:“還是這裏好,本寶寶哪裏都不去了。”剛要坐下來修煉,突然想到了金鐘法寶上魔晶的事兒,萬一自己這一修煉錯過了補充魔晶,打斷了主人閉關,可就要捱罵了。想到這裏,它向着金鐘矗立之處走去,可一到近前,它以爲自己眼花了,可擦了擦眼睛再仔細瞧去,發現自己眼睛沒有花,那凹槽中的魔晶幾乎沒有消耗。

“咦?這是怎麼回事兒?三天了,居然都沒什麼消耗,不會是這法寶自動升級了吧?如果真是這樣……嘿嘿!”寶寶從儲物袋中抓出一顆魔晶就往嘴裏放,哎呀,入口即化,轉化成一股濃郁的靈力,真是暢快啊。

就在寶寶剛要把第二顆魔晶放入口中時,看到金鐘法寶凹槽處的魔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消融着,這金鐘法寶的凹槽滿負荷是可以放入十顆魔晶的,之前就是放入了十顆三十級魔晶,以唐萱和丸子金丹後期的修爲來算,一顆魔晶至少可以用一天,碧蓮推算五天後需要補充魔晶,也是有道理的。

剛剛還是隻消融了不足三分之一顆的魔晶現在居然已經沒了一半了,寶寶看着眼前快速消融的魔晶,又看了看手中的魔晶,嚥了口吐沫,收齊了魔晶,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凹槽處那顆已經消融了三分之一的魔晶。

就這麼看了一個時辰,那顆魔晶只剩下了三分之一,照這速度下去……三個時辰一塊魔晶,一天四塊魔晶?主人和丸子這是在搞什麼?莫非她們在裏面合體玩呢?這麼耗魔晶,算了,還是好好看着吧。

寶寶坐在金鐘前開始了吐納,這裏的靈力對於它金丹中期五級的修爲來說也算是充裕了,但它也沒敢進入入定狀態,生怕一下進入物我兩忘的狀態,耽誤了主人閉關。

就這樣,寶寶一坐就是一個月,碧蓮這一出去也是一個月沒回來,在這一個月的期間,從最開始的兩天多一點補充一次魔晶,到後來一天多就要補充一次,再到現如今,已經是每天時不時的就要補充一些了。看着儲物袋中日漸稀少的魔晶,怕是支撐不了幾日了,寶寶不禁的搖了搖頭,感嘆道:“三十多天,這可是三十多年啊,主人這次進入這麼長時間,不知是什麼修爲了,這丸子真是命好,同樣是寵物,怎麼差距就這麼大呢。”

這一日,寶寶把最後剩餘的那幾顆魔晶放入凹槽後,拖着疲憊的身軀來到了靠近大門的湖邊,這些日子,它是修煉也沒修煉好,修習也沒修習好,精神高度緊張的盯着那一顆顆消融的魔晶,心中更是不斷的猜測着唐萱和丸子的修爲,沒過多久,它居然睡着了。


又是過了些時間,由於魔晶耗盡,唐萱和丸子終於從金鐘世界出來了。


唐萱先是收起了金鐘法寶,環顧左右,這三層練功房內居然連個鬼影子都沒有,神識散出,探測之下,住所內只有寶寶在湖邊,而且還睡着了。

“主人,我們怎麼這麼快就出來了啊,您留了那麼多的魔晶……咦?碧蓮姐怎麼不見了啊?”一旁虎頭虎腦的丸子也是跟着唐萱環顧四周,咬牙道:“這個該死的寶寶,肯定是它把魔晶都吃了,跑去一邊居然睡起來了,看我怎麼收拾它的。”

丸子說罷,也沒待唐萱發話,身形一動,幾個起落就到了寶寶的身前,一爪就拍在了寶寶的頭上,把剛剛進入夢鄉的寶寶給拍醒了。

寶寶一個激靈,從睡夢中猛然睜開了雙眼,看着眼前這隻高大威猛的老虎,心中一驚,這院落內哪裏來的魔獸?糟了,主人有危險,一邊警惕的注視着眼前這隻猛虎,一邊高喊道:“主人!!!危險!”

“你個白癡!危險你妹啊!我是丸子!”丸子看着慌張的寶寶,一陣好笑。

“什麼?你是丸子?不對,你怎麼知道丸子的?”寶寶上下打量着丸子,剛纔是因爲睡蒙着了,現在緩過神來,探測了一下丸子的修爲,金丹初期,頓時穩住了心神,不再慌張。

“你還要我說幾遍,我就是丸子,主人,你快過來看看這傻狗!”丸子回頭遙望湖中別院,高喊道。

“喊什麼喊,我這不是來了嗎?”

說話的倒是唐萱,人和聲音一同到了近前,快的彷彿她一直就站在這裏一般,可寶寶已經沒有閒心去關注這些了。它目不轉睛的盯着這個身體修長而又豐滿的女人,除去個頭和胸部不說,簡直和主人有着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相似度,莫非這真的就是唐萱?又回頭看了看那隻猛虎,雖然聲音和外形變了,可剛剛說話的語氣,是丸子? “碧蓮去哪裏了?”唐萱高聲問道。

“啊,主人,真的是你?”寶寶用爪子擋在鼻子前面,悶聲說道。

“什麼真的假的,我問你話呢,還有那魔晶是不是讓你吃了?”唐萱聲音又是提高了不少,顯然已經是有些不悅了。

“碧蓮姐在你閉關的第三天就和王天官他們走了,高端班的人全部一起去幻龍洞窟了。碧蓮姐臨走前吩咐說如果你出關後她還沒有回來,讓你去那裏找她,這算起來也有一個多月了。”寶寶繼續用爪子擋在鼻子前面,回道。

“哦?幻龍洞窟?去了一個多月?”唐萱俯身一把拉開了寶寶的爪子,怒道:“我問你魔晶……”這一拉不要緊,寶寶的鼻血如同噴泉一般噴了出來,還好唐萱有着護身罡氣,鮮血全部撞在了距離唐萱身體一尺遠的空氣牆壁之上,沒有一絲能夠穿透,不然唐萱這一身衣服就甭要了。唐萱本來是以爲寶寶用爪子擋着嘴吃魔晶呢,沒成想居然……流鼻血了,莫非這寶寶也到了發情期了?這事兒可真不好解決,側臉看了看一旁的丸子,露出了古怪的表情。

“主人!!!”丸子好似看懂了唐萱的意思一般,害羞的走到了一邊,看湖景去了。

唐萱見丸子居然害羞了,哈哈一笑,看着流着鼻血的寶寶,語氣緩和了下來,輕聲問道:“你讓我問你三遍了。”

寶寶一邊止血,一邊側着頭,不敢直視唐萱,悶聲回道:“魔晶都用光了,你們這次太耗魔晶了,一天十幾塊都不止。”

“什麼?怎麼消耗那麼多,我還只是金丹初期,這消耗……”唐萱聽罷,都不禁皺起了秀眉,莫非和修煉這無上心經所開出的九個金丹有關係嗎?九個金丹,消耗增加了可是不止九倍啊。她和丸子只是金丹初期而已,再之前不說了,一顆三十級的魔晶夠金丹初期的二人在金鐘世界待上十幾日了,可結果十幾顆三十級魔晶纔夠二人待上一日。就算唐萱此刻已經不似之前那麼窮了,可也不算富有啊。

“主人,你真的是金丹初期嗎?剛剛我看到寶寶的修爲就有些奇怪了,你們怎麼修煉了這麼久,還越練越回去了呢。”寶寶轉過頭來,奇道,經過調整,它已經不再流鼻血了,可還是不敢再關注唐萱的敏感部位。

“寶寶,你接我一招,我給你時間準備,別說我偷襲你。”

一旁的丸子修爲內斂,對着寶寶長嘯道,它從寶寶的口中聽出了不屑,它身爲大哥,要教育教育這二貨。

“這可是你說的啊。”

寶寶一臉壞笑,再加上嘴和下巴上殘留的血跡,此時的它看起來又是奇怪,又是猥瑣。別看它一直在笑,可是私底下卻是在調動這着周身的靈力,它的氣勢不斷的在攀升,一陣陣的靈力風暴以它爲中心向着四周不斷的擴散開來。如果它此刻仔細看的話,雖然這靈力風暴吹的湖面和樹木都是陣陣的波動,可是唐萱和丸子連一根毛髮都沒有蕩起,可此刻它哪注意這些細節啊。

“哈哈,我來了,你可別後悔啊!”寶寶樣子甚是得意,大笑道:“雖然我只是在這外面修煉,可也別小看了我的天賦,我現在可是金丹中期六級,過不了多久我就是金丹後期了,哈哈哈哈……”

“喵了個咪的,你少廢話,快來,再不來我可出手了啊。”丸子已經沒有太多耐心了。

“好,接我一爪,可別說我欺負你啊。”

寶寶話音剛落,後腿使勁一蹬,身體如離弦之箭一般向着丸子掠去,一爪狠狠的抓在了丸子身上,它剛要得意的大笑,可馬上臉上一僵,笑不出來了,因爲眼前的丸子消失了,而它那一爪也像是打在了空氣之上一般。

“殘影?”寶寶頓時明悟,感受到丸子在它的身後,心中大駭,連忙轉身又是一爪,可還是抓空了,連續五次,此次如此。

“你……你這就知道躲閃,算什麼本事!”寶寶連續撲空,有些惱羞成怒了,怒道:“你敢站住不動,和我比拼靈力嗎?”

“好!”丸子淡淡的回道。

寶寶沒想到丸子居然這麼痛快的答應了,雖然它不知道丸子和主人爲何修煉了這麼久居然把修爲修低了,但它能猜到,可能是那捲無上心經的功法比較詭異,莫非是以速度見長?可是你這上竄下跳的,又能如何呢,金丹初期就是金丹初期。

寶寶一臉獰笑,雙爪結出一道道複雜的印記,同時金屬之力也在它的身邊不斷的集結着,寶寶一邊結印一邊狂笑道:“這是我這些天領悟到的術法,‘金剛爪’,待會兒你就會領略到它的恐怖之處了,如果我勝了,我做大哥。”說罷,雙爪暴漲,每隻爪子上伸出了長約三尺的三道利刃般的爪尖,雙臂交叉,向着丸子揮去。

“做夢!”丸子輕蔑的說道,面對這霸氣的招式,它完全不爲所動。

鐺!!鐺!!

隨着兩聲金鐵交鳴的聲響,寶寶的身體倒飛出去十餘丈,跌落到湖中,在水中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目瞪口呆的看着丸子身上那層泛着金屬光澤的護罩,失口說道:“金鐘護罩?”緊接着就是一連串的狗刨向着岸邊游去,還好丸子從頭至尾就沒有出手,否則真要來個痛打落水狗了。

寶寶剛一上岸就連吐了數口湖水,抖了抖身上沾滿了湖水的毛髮,緩了緩神,叫道:“你們作弊,你們合夥欺負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