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上曲轅犁,開始耕作。

刷刷刷!

好牛逼呀!

貌似耕作時,速度比牛還快。

一下子,徹底顛覆羣臣們的認識。

呆滯!

傻眼!

羣臣腦袋一片空白,一下子全檔機。

眼睛睜得象牛眼睛似的。

馬拉曲轅犁耕作時,效率提高了近五倍。

選用的馬匹,是非常好的戰馬,若是一般馬匹,速度不會有那麼快。

不過呢?

儘管如此,軍方每年淘汰下來的馬匹,有了着落的地方,可以下放給百姓使用。

特別是長孫無忌,心中震撼無比,幸好,沒跟杜荷那小王八蛋賭,否則,老臉丟盡了。

哈哈哈!

回過神來的李二,肆意大聲狂笑起來。

李二真的開心。 “不好,撤!”有人面色都變了,因爲他看到在那黃衣女子的手中,有一顆亮晶晶的東西驀然閃過。

所有人大驚失色,瘋狂後退,像是被開水燙了的豬,反應那叫一個激烈,只比本能反應慢了一點點。

“算你們逃得快,我不會放棄的,我還會再來,你給我等着!”

黃衫女子素手輕揚,一枚帶着寒氣的圓珠被她狠狠砸下,登時一道冰牆突兀豎立而起,猛地化作無數冰箭,向着前方攢射而出。

一時間溫度驀然下降,無窮的細碎冰箭捲起強烈的寒風,如驚濤駭浪向着這些人席捲而去,將他們淹沒在其中。

“這次,絕不允許她逃掉,她的手段必然已經盡了,給我追!”少爺面色陰沉,大手猛然一揮,一陣枯黃色的火焰升騰而起,將冰牆在剎那間融化掉了,露出不遠處黃衫女子倉惶奔逃的身影。

“哼,我看你能逃向哪裏?”少爺露出一絲陰沉的笑意,完全不復方纔猥瑣的形象,“送上門的肥肉,不吃掉可不是我的性格!”

他縱身而起,直衝天際,如同一隻大雕極速向前撲去,捲起激盪的狂風,將無數枝繁葉茂的大樹都吹倒了,讓黃衫女子難以藉助古樹掩藏身形,而且還給她製造麻煩,逼得她只能騰空飛翔。

“我的耐性已經耗盡了,你成功激起了我的怒火,女人!”少爺一掌拍出,暗黃色的巨掌幾乎遮蔽了整個天空,掌指之中,一些看起來微不足道的火焰卻讓黃衫女子脊背發寒,渾身發毛。

“你的怒火太多了!”黃衫女子輕喝,數道巨大的藤蔓浮現,針刺密佈,呼嘯着衝向巨掌。

“以木系功法對抗火系功法,看來你真的是到了窮途末路了。”少爺獰笑,一掌捏碎了藤蔓,沒有受到絲毫影響,依舊向前抓來,一把捏住了黃衫女子。

黃衫女子慘叫一聲,拼命掙扎,靈氣壁障陡然升起,與暗黃色巨掌轟然對撞。

巨響中,一陣暴風涌現,讓黃衫女子得以衝出,只是她衣衫破碎,神情萎靡,脣角赫然有着血跡,受了不輕的傷勢。

暗黃色的火焰溫度不高,但這是針對神魂的火焰,黃衫女子只覺神魂滾燙一片,快要被點燃了,讓她頭腦發昏,身形都維持不住了,搖搖晃晃,速度直降而下,被少爺迅速迫近。

“今夜,讓我好好享受享受你吧,我會很溫柔的,女人。”少爺已經衝到了黃衫女子身邊,猥瑣的笑容再度浮現。

他將暗黃色的巨掌散去,兩手飛速抄向黃衫女子水蛇般的細腰,他的目光貪婪的掃視着黃衫女子凹凸有致的曼妙軀體,眼珠子幾乎都不會轉了。

黃衫女子面色慘變,她因爲某些緣故,與這些人等纏鬥了半個月之久,手段早已被人摸透,而現在更是已經耗空了各種物品,憑藉她本身的功法,根本難以與少爺對抗。

“我抓到你了,美人兒。”少爺的大手觸碰到了女子,那破碎衣衫下光滑的肌膚讓他的心臟狠狠一跳,感覺整個人都在沸騰,恨不得立即將她就地正法。

突然,一道燦爛的白光橫空劈過,暴掠而至,速度奇快無比,氣息凌厲,當頭砍下。

少爺大驚失色,不得不放棄黃衫女子,身體詭異橫移,堪堪避過,白光擦着他的鼻尖斬下,冰涼的靈氣讓他毛孔都炸了。

“我的女人,豈是你想抓鬮抓的?”一個醇厚嗓音出現,霸道無比,威勢強盛。

黃衫女子嬌軀驀然一顫,神情僵硬,不可置信地低下了頭,清澈的瞳孔當中,一個無比熟悉的身影,就那樣突兀地出現了,毫無預兆。

一雙溫和有力的大手猛地將她摟在了懷中,熾熱的氣息撲面而來,將她整個人都霸道的包裹住了,沒有理由,不由分說,不允許任何人靠近,更不允許任何人傷害。

“你…怎麼會在這裏…”女子的聲音在發抖,覺得很不真實。

“直覺。”男子聲音低沉,簡截了當。他拿出一件大氅,將女子玲瓏的身段圍住,掩去了姣好的春光。

黃衫女子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她臻首深深地埋在男人懷中,玉臂緊緊地環繞着,她生怕這是一場夢,夢醒後再也沒有了他的身影。

“放心,有我在。”男人輕撫着女子的玉背,目光之中滿是愛憐和心疼,完全忽視了一旁殺氣滔天的公子。

“呦,真是美妙的相遇啊!”他瞪眼看着兩人卿卿我我,看着黃衫女子被一個突然衝出來的、幾乎要了他命的陌生男人抱住,還一臉幸福驚喜的樣子,當即醋性大發,殺意流淌。

“嗯,多虧了你老兄。若不是你讓她遭遇了危險,我還真的察覺不到,她竟然離我如此之近。就憑這點,我唐凱也要好好的報答你!”

此人正是唐凱。


在他送走晁慕晴後,他沒有急於去尋找下一個傳承,而是在升龍山脈中慢慢行走,獵殺魔獸,採集珍貴藥材補充自己幾乎空空蕩蕩的須彌戒,同時穩步提升修爲,鞏固奠基。

而這一次他的狀態出乎意料的好,竟然在短短的時間內再度突破,一步跨入了魚躍境後期,這與戰王灌注在他體內的力量密切相關,促使他修爲大漲,連升兩級,而且沒有後患,基礎依然牢固而穩定。

“唐凱嗎?你的名字我記住了。”少爺語氣森森,他的手下紛紛來到了他的身邊,讓他方纔險些被割掉鼻子的心情也緩和了下來。

“記住死人的名字,是少爺我最大的愛好!”他突然出手,翻涌的暗黃色火焰形成一張巨網,氣勢洶洶,要將二人困住。


“在我面前也敢玩火?”唐凱大笑一聲,動都未動,赤金色的火焰鋪天蓋地的衝去,形成一片滔天火海,熾烈的溫度燒得空間都在扭曲。

“轟!”

赤金色火焰直接將少爺的火網拍散,餘勢未減,瞬間將兩個人吞沒了,化成灰燼。

少爺面色大變,急速後退,兩手中火風滾滾,接連拍擊,其餘幾人見勢不妙也紛紛轟擊,將唐凱的火焰驅散。


“一羣鼠輩,欺負女人倒是在行,今天你們都要死!”唐凱暴喝一聲,摟着女子飛身上前,一巴掌一個,掌指如刀,將幾個狗奴才的腦袋全部削掉了,火焰順勢而上,直接將屍體燒化,一絲血液都未流出。

少爺猛然打出一道凝厚的火牆,將唐凱逼退,而後轉頭就跑,速度奇快無比,就連唐凱都難以追逐。

“跑得比耗子都快!你說是不是啊,小露露?”唐凱搖頭嘆息,也懶得去追了,而是嬉笑着低頭髮問,同時降到了地面上,他可不想在半空杵着,被人當成靶子。

黃衫女子俏面微擡,風情萬種,即使裹着面紗,卻也絲毫掩飾不住她的絕代芳華。那個在風雲學院中和唐凱同甘共苦,揹負着淒涼命運的聰慧女子——歐陽露。

“耗子怎麼可能跑得過他?”歐陽露玉容通紅,掙了幾下,想要從唐凱的懷抱中脫出,卻被唐凱緊緊地摟着,說啥也不放。

“好不容易見到你了,還不能親熱親熱嗎?”唐凱油嘴滑舌。

“現在還不是時候…”歐陽露感覺身體滾燙無比,像是整個人都被唐凱火熱的氣息點燃了,羞得無地自容。

“嘿嘿…”唐凱詭笑一聲,輕輕放開了歐陽露,好奇地問道:“剛纔那個傢伙是誰,爲何要追殺於你?”

提起此人,歐陽露神情驀然黯淡了下來,她臻首垂下,面色難看,一股難以遏制的怨恨氣息升騰,“那是我此生的大敵,是我做夢都想要撕碎的混蛋,正是因爲他和他的家族,我纔會…我纔會…”

歐陽露泫然欲泣,哀傷憂愁,淚水奪眶而出,嬌軀戰慄,顫抖個不停,香肩聳動,大顆大顆的淚珠滾滾而下,碎裂在塵埃中,在唐凱的面前,她無須掩飾。

“不要着急,慢慢說。”唐凱急忙抱住了她,在大樹下盤坐,安撫着歐陽露。

歐陽露是一個聰慧的女子,在任何時候她都幾乎能夠完美的剋制住自己的情緒。而現在在他的面前,歐陽露就如同一個小女孩一樣,眼淚開閘決堤,這之中絕對有着太多的故事,需要傾訴。

歐陽露依偎在唐凱懷中,一雙柔夷被唐凱的大手握着,溫暖安定,讓她的情緒緩緩平靜下來。

“因爲他,我的家族被毀了。”歐陽露的第一句話就讓唐凱大驚。

“因爲他,我父親和哥哥被殺,母親燃燒生命,拼死護着我逃了出來,卻也在不久前…”

“因爲他,我平和的生活破碎了,噩夢降臨,讓我猝不及防,這是深仇雪恨,若我不能將其手刃,今生今世,我心都不會安寧!”

她面色慘白,淚水流淌,咬牙切齒,渾身顫抖,向唐凱哭訴,說出了一段令他震驚的往事,讓他無比心酸,殺機盈溢,難以剋制,幾乎現在就要衝向那裏,大開殺戒! 軍方的李靖、程咬金、秦瓊、尉遲恭、侯君集、李君羨等人看到一片小小的鐵片。

對戰馬產生如此大的影響,心中那個高興呀!

有了這個馬蹄鐵,傻子都明白,大唐騎兵戰鬥力會暴漲。

過去不能走的地方、不能作戰的區域,一下子,變成戰場,絕對震撼人心。

李二剛上臺時,頡利可汗等級草原民族,率大軍殺進來,威逼利誘之下。

李二與頡利可汗簽訂了不平等條約,對軍方武將來說,絕對是一個恥辱。

是壓在軍方頭頂上的恥辱。

做夢都在想着,殲滅頡利可汗等草原民族。

幾年來,軍方一直在默默的訓練士兵,提高士兵素質,做好隨時戰鬥的思想準備。

“陛下,此事還要保密,暫時不能泄露出去,爲軍方贏得時間,打頡利可汗一個措手不及。”

太尉李靖馬上建議道。

李二重重的點點頭。

畢竟李二也是從馬背上殺出來的天下,對於李靖之言很是贊同。

“陛下,有了這小鐵片,我軍騎兵戰鬥力會有巨大提升。請陛下馬上下旨,騎兵普及馬蹄鐵。”

程咬金開口道。

純屬屁話!

李二都拿出來了,肯定是要在騎兵中普及。

“好!有了這馬蹄鐵,消滅頡利可汗等草原民族,更有把握,軍方一定要,立刻實施,讓戰馬適應馬蹄鐵。”


“遵旨!”

李靖、秦瓊、程咬金、尉遲恭、侯君集等武將,馬上拱手領令。

接下來,李二與一波軍方大佬商量、研究一下軍方事務,才帶着羣臣返回太極殿。

……

杜荷呢?

凌晨,起牀洗漱下。

開始進行晨煉。

原來這具肉體有點差,雖說服用了一枚體質丹,身體有本質性的提升。

不過!

只有一身蠻力,不能發揮其肉體的力量,更談不上什麼技巧之類的。

杜荷在練習太極拳,上一世,跟老爺子學習的。

只是原來杜荷覺得沒啥效果,煉了幾年就沒堅持。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