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狼魔兵團?就是那個被惡魔控制,會吃人的惡狼魔兵團?”

劉雪婷並沒有發現慕容長風的異樣,但對於惡狼魔兵團的兇名還是有所耳聞,頓時變得緊張起來。一想到自己將要被這些恐怖的人吃掉,劉雪婷身體就有些發軟。

“布惡狼戰陣,殺了他們。”

惡狼頭領冰冷的聲音響起,圍住李逸等人的十八個惡狼魔兵頓時動了起來。

他們六個一組,踏着玄妙的步伐,六人的氣勢漸漸凝聚成一股,三頭數米高的惡狼虛影浮現而出,朝着李逸等人撲來。

“大家小心。”


李逸拿出了蟠龍刀,惡狼戰陣他見識過,能將惡狼魔兵的實力成倍提高。

這些六重中期的惡狼魔兵,經過惡狼戰陣的加持,其實力不比六重後期,甚至七重初期弱,更何況外面還站着一個七重中期的惡狼頭領。

劉峯四人也都知道這是生死存亡的一刻,全都拿出了自己最強大的攻擊。

火,燃燒大地;冰,冰凍空間……

各種強大的攻擊全都迎向那頭向他們撲來的惡狼虛影。

李逸獨自面對兩頭惡狼虛影,風元力快速涌動,瞬間斬出十道刀芒,並迅速融合爲一道數丈長的巨大刀芒呼嘯着劃破長空而去。

然而,由六重中期的惡狼魔兵佈置的惡狼戰陣,威力奇大,三頭惡狼虛影狼嘴大張,竟然將所有的攻擊全部吞下,其速度沒有受到絲毫的影響,繼續撲來。

砰砰……

數聲悶響,劉峯四人齊齊倒飛出去,李逸雖然及時用蟠龍刀抵擋住了惡狼虛影的攻擊,但也是被震退了數步。

“你們沒事吧?”趁着惡狼魔兵蓄勢準備發動第二次攻擊的空隙,李逸迅速瞥了劉峯等人一眼,問道。

“沒事。”

劉峯吐了一口唾沫,罵罵咧咧地道:“這羣畜生力氣真大。”

見幾人只是臉色有些蒼白,李逸便放下心來。只是,此時的情況不容樂觀,惡狼戰陣威力很強,即使以李逸的實力也不得不小心應對。

不過,劉峯幾人修爲最高的慕容長風也才六重中期,面對惡狼戰陣可堅持不了多久。

砰砰!

三頭惡狼虛影再次猛攻而來,慕容長風幾人再次被撞飛出去,這一次李逸全力施展,擊退了惡狼虛影,但他沒有一點開心。

“該死的惡狼魔兵團,竟然追到了風雲宗。”

在黑玄鎮,李逸滅殺了許多的惡狼魔兵,惡狼魔兵對敵人不死不休,這些惡狼魔兵很可能就是來追殺他的,慕容長風等人是被他連累了。 見到劉峯等人蒼白的臉色,李逸很憤怒,很自責,如果自己沒有跟他們一起出來歷練,就不會連累他們了。

看着再次猛撲而來的兩頭惡狼虛影,一股狂暴的暴風意境升騰而起,暴風呼嘯,阻擋住惡狼虛影前進的步伐。

一道十丈長的青色刀芒劃破長空,斬向兩頭惡狼虛影。

砰砰!

兩聲悶響,兩頭惡狼虛影被斬滅,但很快,便再次凝聚而出兩頭惡狼虛影,對李逸發動了更加猛烈的攻擊。

“重力空間!”

“無盡火海!”

另一邊,劉峯兄妹和慕容長風同時低喝一聲,撲向他們的惡狼虛影頓時身體一沉,落入無盡火海之中,被燒滅。

不等他們高興,攻擊他們的六個惡狼魔兵便再次凝聚出一頭惡狼虛影。

“冰封天下!”

風玄雨嬌聲喝道,惡狼虛影頓時被冰封住,而後在劉雪婷和慕容長風的無盡火海之中泯滅。

但若不能破除惡狼戰陣,惡狼虛影便是無窮無盡,怎麼殺也殺不完。

而此時,外圍的惡狼頭領冰冷的眸子微微眯起,冷聲道:“合!”

話音一落,十八個惡狼魔兵同時轉動起來,三頭惡狼虛影眨眼間便凝聚成一頭足足十米高的惡狼虛影。

不,此時已不能成爲虛影,這頭惡狼有如實質,渾身長滿鱗片,狼眼中盡是兇殘之光。

李逸臉色微變,大喝道:“攻擊。”

幾人連忙施展出自己最強的攻擊,什麼重力空間,無盡火海,冰封天下,十丈刀芒,全都施展開來。

惡狼仰天咆哮,巨大的狼爪輕輕地踏出,轟隆一聲,一道土牆憑空出現,並快速向着李逸等人移動。

李逸等人的攻擊落在那土牆之上,竟不能給土牆造成絲毫傷害。

看着越來越近的土牆,李逸臉色一變,喝道:“退!”

然而,劉峯等人剛轉過身,就臉色大變,劉峯焦急地道:“老大後面也有。”

李逸轉頭一看,臉色也變了,這是要將他們壓成肉餅?

兩堵土牆很長,不可能從兩邊逃走,而且兩邊都有惡狼魔兵守護,也無法逃走。

“全力攻擊,打破土牆。”


李逸沉着臉,刀芒瘋狂斬出,但遇到那堵土牆便無聲無息的泯滅。

吱吱!

小猴子怒叫一聲,衝向了土牆,而後便聽砰的一聲,小猴子已更快的速度彈了回來,揉了揉腦袋,有些無辜地叫了兩聲。

眉頭不知不覺皺起,李逸很清楚小猴子的力量有多大,比他小不了多少,竟然拿這土牆毫無辦法。

想了想,李逸將風元力盡數收回體內,調動本命金丹之中的木元力,凝聚於雙掌之中。

五行木克土,用木元力對付這些土牆,應該會比其他元力效果要好。


腳步一跺,李逸如炮彈一般衝了出去。

轟隆!

雙拳轟擊在土牆之上,土牆震動,但仍舊完好無損,前進的速度也沒有絲毫變化。

李逸卻被強大的反震之力震得連退了數步。

“哼!”李逸冷哼一聲,神魔法相使出,一道巨大的人形虛影出現在李逸的背後,而後他再次握拳擊出。

轟隆!

土牆劇烈震動,牆壁出現了一些細微的裂縫。

李逸一喜,快速揮出了幾拳,土牆上的裂縫越來越多,最後咔嚓一聲,碎裂開來。

李逸正想要回過頭去幫助劉峯等人,那頭十米高的惡狼衝着他咆哮一聲,巨大的爪子橫掃而來。

鋒利的爪子猶如鋼鐵鑄造,在陽光下閃爍着森冷的光芒。

李逸冷哼一聲,握拳擊出,數米高的法相虛影也握着巨大的拳頭擊向惡狼巨爪。

砰!


一聲巨響,惡狼巨爪被反彈回去,李逸也是退了一步。

“啊!”

忽然,慕容長風一聲怒吼,而後一股無比強大的氣勢席捲開來。

氣勢之強,讓李逸都爲之變色,這股氣勢,分明就是高級丹武者的氣勢,而且比雲鷹都還要強得多。

李逸回頭一看,只見慕容長風黑髮飄舞,手持長劍,猛地一劍劈了出去。

火紅的劍芒閃爍而出,劍芒並不大,只有三尺來場,但炙熱的氣息卻似乎要將虛空都燃燒。

火色劍芒刺穿了土牆,將土牆烤成一片焦炭,隨風散成一堆黑炭。

“好厲害。”

李逸忍不住一陣心驚,此時的慕容長風,李逸也沒有一點戰勝的把握,想不到慕容長風竟然還隱藏着如此強大的實力。

不容李逸多想,惡狼咆哮連連,無數隕石從天而降。

蟠龍刀再次出現,一邊劈散附近急速降落的隕石,一邊想着慕容長風那邊移動。

此時,慕容長風揮舞長劍,火紅的劍芒閃爍,凡是碰觸到他的劍芒的隕石全都被烘烤成焦炭。

劉峯兄妹和風玄雨也都是一邊躲避,一邊抵擋隕石攻擊。

“小心!”

就在這時,風玄雨忽然一聲驚叫,與此同時,李逸遍體生寒,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機在心底蔓延。想也不想,李逸反身就是一刀劈了出去。

砰!

一隻蘊含着陰冷魔氣的手掌印在李逸的胸口,強大的力量,直接將李逸震飛數米。

同時,李逸全力的一刀,同樣劈在了偷襲者的肩膀上。

嗤啦一聲,偷襲者整條左臂被齊肩斬斷,鮮血狂噴而出。

咳咳!

李逸咳出兩口鮮血,陰冷的魔氣在體內肆掠,俯視着血肉,俯視着丹元力。

擡起頭,便見到惡狼頭領正滿臉錯愕地看着他那條被斬斷的手臂,李逸冷冷一笑,想要偷襲我,是需要付出代價的。

吼!

惡狼怒吼,巨大的身軀撲向了李逸。

此時李逸受了重傷,體內的魔氣瘋狂地腐蝕着李逸的血肉和丹元力,李逸連移動都有些困難,如何能躲開惡狼的攻擊。

慕容長風臉色大變,原本見到惡狼魔兵變得通紅的雙眼,更加紅了幾分。

他快速衝了過來,想要救下李逸。

然而,被李逸斬下一條手臂的惡狼頭領冷哼一聲,迅速吞下一瓶莫名丹藥,完全不顧左臂上的傷勢,攔在了慕容長風的身前。

慕容長風發狂一般的攻擊,雖將惡狼頭領打得節節敗退,但短時間內也無法脫身。

“李逸哥哥。”

“老大。”

劉峯兄妹焦急的大喝,紛紛向着李逸衝來,但面對密集的隕石攻擊,他們尚且只能自保,如今一着急之下,紛紛被隕石擊中,雖受傷不重,但想要再去營救李逸已經不可能了。

“不要!”

劉雪婷眼淚直掉,連防守隕石都忘了,若不是劉峯離得近,揮劍劈碎隕石,她可能就被隕石砸中腦袋而死。

忽然,他們發現風玄雨竟然躲過了密集的隕石,快速接近李逸,但她的速度太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