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爲他此刻正好面對源塵,自然發現了源塵的狀態怪怪的。

就好像現在的源塵,就像是喝醉了一樣,很不正經、很不靠譜。

似乎隨時準備捅人,沒看見源塵手中緊握的長箭上還沾染着饕餮妖聖的血嗎?


本來源塵的目光是在妖神身上的,結果野狼王一叫,源塵的目光自然轉移了過去。

接着野狼王吃了一個大驚,有些不敢置信。

現在的源塵實在是令人吃驚,後面趕上來的野狼們看到源塵如今的樣子,也是都張大了嘴,不知道該說什麼。

怎麼說呢,現在的源塵畫風徹底歪了。

如果原先的源塵給野狼王一種深不可測的感覺,那麼現在的源塵……就跟一個傻白甜一樣。

雖然隔了老遠,各位妖聖也看清楚了源塵的臉。

金蟾妖聖舌頭吐出去老遠,似乎一時間收不回來了。

金鵬妖聖不知道該怎麼做,他實在是猝不及防,差點被萌翻了。

而毒刺妖聖此刻一直在絮叨:“我是誰,我在哪,我要去哪……”

在源塵的眉心,此刻多了一抹粉紅色的小花。

這朵花出現在源塵眉心,非但沒有拉低顏值,反倒是讓源塵更加的帥氣。

就跟金鵬妖聖的感覺一樣,現在的源塵啊,着實是有種要萌翻天下的感覺。

結果就在衆位妖聖愣神間,源塵直接將原本坐在妖神寶座的貔貅給丟到了一邊去,自己坐在了妖神寶座上。

然後很是沒有形象的睡了過去。

靈魂世界中。

楓老+黑色沙粒男子此時正在奮力抵抗一股強大的精神波動。

這股精神波動,非常霸道與強勢,似乎想要直接將源塵的靈魂給摧毀掉。

但是卻被楓老+黑色沙粒男子給擋住了,只是楓老+黑色沙粒男子都是瀕死之人,能夠發揮出的力量實在是有限的很。

之所以源塵會出現方纔的舉動,就在於那股精神波動進入到源塵體內一絲。

“你怎麼樣?”楓老+黑色沙粒男子有些擔心開口,這股精神波動層次絕對不小。

“我沒事,這股精神波動是什麼東西,怎麼似乎沒有實體?”源塵所說的實體是指靈魂沒有固定形態。

曾經的黑色沙粒男子沒有凝實的實體,是因爲他疑似是白帝的執念。

如今黑色沙粒男子已經和楓老徹底融合,他更希望源塵喚他一聲楓老,而不是另一個身份。

“楓老,我能不能吞了它,我感覺吞掉它之後,靈魂力竟然提升了不少。”

“恐怕不行,它的侵略性太強了,我無法控制住它,現在我只能與它旗鼓相當,一開始我還能與它抗衡,但是我沒有能量來源,它卻又能量來源,長此以往,我恐怕會被耗死。”

“我這就出去將它的本體除掉。”

“喂……這孩子……”楓老+黑色沙粒男子還沒有說完,源塵離開了靈魂世界。

等源塵醒了後,驟然發現自己渾身糾纏上了可怕的能量束。

這些能量束是從妖神寶座上傳來的。

此時,源塵才發現原本臺階上的血跡竟然已經消失一空,嶄新的妖神山階梯令源塵都有種錯覺,莫非是自己眼花了?


但是下一刻,他便發現在皮膚上有什麼東西在蠕動,似乎想要鑽入源塵的血肉之下。

只是怎麼可能,既然已經被源塵發現,他又怎麼可能讓這個小妖得逞。

只是還不等源塵有所動作,敗花妖聖的枯藤便有一角鑽入到源塵的血肉中。

一種疼痛浮現,源塵咬着牙死死抓住敗花妖聖,不讓其再寸進分好。

他能感受得到,現在外面的敗花妖聖只是身體的本能。

別忘了源塵可是葬靈仙體,雖然曾經中斷過,但是後來還是恢復了啊,甚至還祛除了隱患。

此時敗花妖聖鑽入源塵血肉的枯藤,已經由原本的枯黃色變成了漆黑色。

甚至其中的活性物質都在消失,死氣瀰漫。

但是敗花妖聖或許是對血肉太過渴望,源塵拉都拉不住,對方非要跳入火坑。

接下來的一幕,野狼王也是看的心驚膽戰。

他幸好沒有咬過源塵,這要是咬上一口,還不得魂飛魄散,肉身都要化作一灘濃水。

是的,敗花妖聖枯藤最終徹底消失,連灰燼都看不到,至於僅剩下的一朵殘缺的話,也所剩無幾。

只是下一刻,源塵突然大叫了一聲,臉色蒼白。

野狼王正打算將貔貅王葬下,結果被源塵的叫聲嚇到了。

“龍神大人,你怎麼了?”野狼王急忙過來,警惕的看着源塵,他生怕源塵被敗花妖聖取代,如果是那樣的話,預言豈非出現錯誤,那樣的話,他們野狼族就賭錯了。

後果自然就是滅族。

“小野~”源塵雙眼放光的看向野狼王。

這倒是把野狼王嚇了一跳,他可是知道敗花妖聖的癖好,所以在那一刻他想着是不是要殺掉源塵。

但是下一刻,妖神寶座自動護主,出現一道防護罩。

源塵有些疑惑,但還是難掩激動心情:“這竟然是不朽花。”

不朽花:傳言普通人吃掉不朽花直接便可以長生不死,長生者吃了更是能夠抵達道境巔峯,俯瞰衆生。

當然了,傳說也是就聽聽而已的。

源塵自然知道哪些傳言是假的。

不朽花真正的功效並不在肉體上,而在於靈魂上。

據傳有人曾經服用過不朽花花瓣後,直接便有了帝靈境的靈魂強度。

這並不是虛假的,源塵便曾經親眼所見。

當時源塵還納悶,那個人是怎麼樣得到不朽花的,現在源塵終於明白,原來就是在這妖神界得到的啊。

所以說敗花妖聖的命運早已決定,只是早死晚死的區別。

如今,源塵只想一鍋端。

“我記得是口服來着。”源塵不再猶豫,將那朵花從皮膚下拔出來,直接便吞了下去。

說來也奇怪,葬靈仙體都難以泯滅的花竟然在服下後,徹底化開了。

源塵常常聽醫師說要對症下藥,以前源塵還不以爲然,現在看看,果真如此。

只有在特定的情況下,才能泯滅不朽花。

那就是直接吃掉。

吃下後立竿見影,但是源塵下一刻臉色大變,甚至他還大叫了起來:“不要啊,我不要……”

源塵撕心裂肺的叫聲沒有再引起野狼王的迴應,在野狼王看來,源塵不知道又因爲什麼好事開心的不得了呢。

他現在還需要應對其他幾位妖聖。

但是源塵的叫聲實在是太淒厲了,他忍不住回頭瞥了一眼,僅僅是這麼一撇,他也吃驚了。

這時候源塵的叫聲也發出音來了:“我不要再變小了,我要長大。”

源塵瘋狂地抵禦着不朽花的藥效,他說的是真的,他真的不想要變小了。


他已經變小了不知道多少次,他真的不想要可愛了,他還是喜歡帥氣一些。

似是感應到源塵的夙願,突然冥冥中有一條線出現,線的這頭連着源塵,而另一頭則是連着遙遠的地方。

緊接着源源不斷的不朽之力順着這條線流向了線的另一頭。

似乎是等量交換,從線的那一頭,有精血流過來。

Www ★ttκa n ★C O

那精血非常的精純,似乎是被人特別祭煉過的。

這種東西是根本不會有人交換的,除非那個人傻,或者想死。

遙遠的大海上,一個少年郎一臉懵逼,他殺掉無數海獸,又經過七七四十九天以自身精血洗禮,終於凝練出這麼一滴血。 這滴蘊含着大海萬靈的血,是他對抗源塵的本錢,可是呢,他費勁巴拉的鼓搗了這麼長時間。

到頭來,這滴血在他眼皮子底下被一根線調走了。

而他卻因爲被動接收到了龐大的能量而無法移動。

不朽之力源源不斷的涌入他的體內,他的心跳聲都不由得加快了起來,隨着心跳加快,他的身形也在發生着變化。

“我……源!塵!”

妖神山。


源塵打了個噴嚏,但是心中卻是美滋滋的,他的本來已經有了十五六七歲,現在直接在不朽之力的作用下被無限制壓縮到十五歲。


而且源塵還有可能永遠保持在十五歲。

只要不是永遠變成嬰兒就好,如果那種情況真的出現的話,源塵恐怕會想要死。

那樣的話,他有何臉面再見水流花,到了那時,兩人的關係恐怕不是情侶,而是姐弟,甚至也能成爲母子了吧。

“不管是誰,多謝了。”

源塵不知道因果線另一頭的是誰,但是出於感激,源塵還是傳播出了自己的善意。

“可惡的源塵,竟然還嘲笑我,你等着,我一定要讓你好看。”不知道何時,海獸屍山上坐着的便不再是翩翩少年郎,而是一個牙都沒長齊的三歲男孩。

他握着拳頭,很是氣憤,但是看在相映紅眼中,卻像是在故意賣萌。

結果這個小男孩還在朝因果線的另一端張牙舞爪揮拳的時候,一雙潔白的手掌便將他抱了起來。

然而他還未察覺,依然還在那裏發泄心中憤懣。

這一幅畫面,很滑稽。

靈魂空間中。

楓老原本已經陷入到頹勢,就在這時,對面的奇異精神力量迅速衰減。

“不,不要。”尖叫聲浮現,但是下一刻便戛然而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