寸頭男解釋道:“我之前是被豬油蒙了心,誤入歧途呀!現在我變好了呀!”

就這樣,寸頭男轉變了方向,鶴子又變成了受害者,這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呢?他和守仁之間的事情就這麼解決了嗎?還會有其他故事嗎?

…… 寸頭男深情的說:“鶴子,我是認真的,求你跟我交往吧!”

鶴子含情脈脈的回答:“既然、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那好吧…”。

緣分就是這麼奇妙,寸頭男(人妖男)經歷了之前追求守仁的失敗之後,如今也算找到了真愛。在他澎湃的愛情攻勢面前,鶴子終於繳槍了,答應做她的女朋友。這讓剛剛脫險的守仁大跌眼鏡!於是跑來跟溫長空吐槽。

守仁:“鶴子她到底怎麼想的呀?好像已經在跟那個變態交往了,真是鬱悶啊!”

溫長空:“這是他們自己的事情吧,不過那小子看起來並不壞呀!鶴子有個好的歸宿,這看起來不是一件好事嗎?”

守仁想了想,說:“還真是哈!看起來還蠻不錯的哈。”

“混蛋啊千守仁!怎麼可能是好的歸宿!”突然窗外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原來是妒火中燒的金採風又開始爬窗戶了,“鶴子爲什麼要跟那個變態交往啊?他有我優秀嗎?有我帥嗎?”

守仁被這小子嚇了一跳,冷靜了之後,說:“你在我面前吼個屁啊!這是他們之間的事情,我怎麼好意思插嘴干涉呢?”又對着長空說:“我覺得那小子還蠻好的啊,感覺挺踏實,很老實!”


三國有君子 :“是啊是啊!”

金採風憤怒的說:“好個屁啊!那種變態,我一隻手就能捏死他~”。

守仁不解的問:“你跟鶴子不是沒瓜葛的嗎?難道你還在喜歡她?”

金採風吞吞吐吐的說:“不、不可以嗎?切~反正我是不會認可他們在一起的,我不能放任鶴子跟那個變態在一起…”。說完之後,轉身就跑了。

守仁:“額~那小子到底想幹嘛啊?”

……

正當金採風鬱悶痛苦之際,他遇見了他一生中最大的敵人,就是那個正在跟鶴子交往的寸頭男!

還沒等金採風發飆,寸頭男首先問到:“你就是那個經常騷擾鶴子的鐮刃雙刀金採風吧。”

金採風惡狠狠的說:“老子正想找你呢,想不到自己送上門來?找死嗎?”

寸頭男毫不相讓的說:“你才找死吧!”

“我要殺了你這小子!”金採風咆哮着率先發招,他解放能力使出了雙刃,直逼寸頭男要害。

寸頭男也解放自己的力量和金採風拼死相搏!整個學校走廊剎那間變得一片狼藉,到處都是破壞的痕跡。正巧路過的守仁運氣好纔多躲過一劫,尿都嚇出來一點,還好沒人看見…

“可惡的傢伙,還挺厲害,居然能跟得上我的全力加速!”金採風一邊戰鬥,一邊說。

寸頭男輕鬆的迴應道:“切!你可別太小瞧我們杜康天犬一族了呀,就你那種速度,我根本不用使出全力啊!”

兩人就這麼相互攻擊着對方,由於實力相當,所以誰也無法使對方造成傷害。就這樣不知不覺兩人的打鬥持續到鶴子所在的樓層,金採風心想:我們誰也無法戰勝對方,這樣下去整棟樓都毀啦,這樣的話只能把鶴子帶走了…

金採風抓住鶴子就跑!緊追不捨的寸頭男豈能甘心,“你個混蛋!乘人之危,敢抓我的女人!還不給老子放開!”一把也抓住了鶴子。可憐的鶴子就像一個木偶一樣被兩人拉扯着,他們誰也不肯讓步。

寸頭男:“你快放開,她是我的女人!”

金採風:“你給老子放屁!老子認識她多少年了?你纔要放手!”

鶴子這時纔回過神來,說:“金採風?你在這裏幹嘛?誰讓你來的?”

金採風解釋到:“鶴子,我明白你的心意,我會把你從這個變態手裏解救出來的!”

鶴子朝金採風吼道:“你之前不是說放棄了嗎?我不是都說過不會跟你交往了嗎?”


寸頭男得意的說:“沒錯!你放棄吧!鶴子要跟我在一起的!”

“混動啊~”。金採風聽鶴子這麼一說,也沒有了繼續爭下去的勇氣,選擇了放手,但他還是很不甘心,低着頭說:“我早知道你不喜歡我了啊,但是如果你是跟守仁在一起的話,我肯定是會放棄的。”

鶴子趕緊解釋到:“我跟守仁根本沒有發展到那種地步啊!我們只是普通朋友而已。”

金採風接着說:“總之,我不允許你跟這種變態在一起啊!可惡的傢伙~”。

不愧是鶴子同意交往的對象啊,寸頭男剎那間男友力爆棚,他一手護住鶴子,堅定的說:“雖然我不清楚你對我有什麼誤會,但是你最好放棄鶴子吧!”

金採風已然失去了控制,他咆哮着使出自己的手刃對寸頭男展開了攻擊,由於躲避不及,當初的一幕又出現了,寸頭男地下的那一坨被斬了下來,他又變成了原來的變態男!現在他追逐的對象變成了金採風,而且連理由都跟之前的守仁是一樣的。“這次你要負起把我變成女人的責任來!你早點覺悟吧!”

金採風邊跑邊說:“怎麼可能!我不喜歡人妖啊~救命~”。

守仁安慰欲哭無淚的鶴子,說:“你還是另外再找個男朋友吧。”

另一邊,在學校走廊查看情況的溫長空,撿起地上一坨似曾相識的東西觀察起來,心想:誰帶的肉蛋腸來學校啊?而且還是生的…… 盛夏來臨,今年的夏天比去年熱許多呀!守仁走在街上也忍不住的吐槽:“這麼熱的天,估計熱死幾個人也是正常現象吧…”

守仁的烏鴉嘴通常都是比較靈驗的,這次也不例外。他突然發現前面有個女孩子昏倒在路邊,於是趕緊上前查看情況。女孩子痛苦的**着,一頭短髮顯得乾淨利落,面容清純可人。守仁嚥了咽口水,關切的問到:“小姐姐,你怎麼啦?振作點呀!”

短髮妹柔弱的說:“好熱啊,水、水…”。

守仁對自己見過的美女一向印象比較深,這次也不例外,原來這個中暑的女孩就是當初的西林雪妖——銀若曦。畢竟她是妖人,不能去人類的醫院治療,於是守仁攙扶着她來到附近溫長空的住處,希望能對他有所幫助。

守仁安頓好若曦之後對溫長空說:“她好像中暑了,你看看能不能幫幫她呀?”

長空一臉無奈的說:“你帶我這裏也沒用啊!我這邊又沒降暑設備,你應該去旁邊的游泳池啊!”

守仁也覺得很有道理,於是趕緊把若曦背到旁邊的游泳池,若曦因爲長時間中暑也越來越虛弱,於是他顧不了那麼多,直接把她扔進了泳池。


“哇~到底怎麼回事啊?”伴隨着一陣咕嚕聲,水面泛起了泡沫,若曦也醒了過來。

守仁笑着說:“嘿嘿~你清醒啦!”

“我認得你!你、你不是那個捉妖師嗎?”若曦趴在泳池邊,說:“爲什麼我會在這裏啊?”

我家貴妃在煉藥 :“你應該感謝我呀!你差點就中暑死掉了呢!”

若曦:“那你也用不着就這樣把我扔進泳池呀!而且還穿着衣服!”

守仁一臉茫然,說:“難道你希望我把你剝光之後再扔進泳池?”

若曦從泳池走出來,吼道:“我的全身都溼透了,怎麼辦?”

守仁鬱悶的說:“喂~你別激動啊,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呀!這樣吧,我把我的衣服借給你穿,這總行了吧?”說完就把自己的T恤脫給了若曦。

若曦換掉了溼衣服和守仁在陰涼處聊起天來。

若曦:“我家空調壞了,所以我才大中午的跑出來,想找個涼爽的地方,結果在路上就失去意識了…”。

守仁:“哦~這樣啊,哈哈~”。

若曦嘆了口氣,說:“今天太熱啦,這種溫度人類都會被融化吧。”

守仁笑着說:“呵呵~說什麼傻話呀!人類怎麼可能融化呢?不過話說回來,你不是雪妖嗎?你直接用妖術把冷空氣包圍自己,不就行了嘛。”

若曦鬱悶的說:“唉~對不起啦,我是個技術不行的雪妖啊!真是丟臉…”.

守仁:“這有什麼好鬱悶的,那就進行特訓咯!”

若曦一臉茫然的望着守仁:“什麼意思?”


守仁一本正經的說:“就是特別訓練啊!如果你不提升自己的實力,如果再遇到空調損壞的情況,你會很危險的喲!”

若曦:“那我到底該怎麼做嘛?快告訴我!”

守仁:“我怎麼知道啊,我又不是雪妖,不過,之前你已經能讓天空下雪了對吧,那就從下雪這邊入手吧。”

“你看看現在怎麼樣?”若曦聽從守仁的安排開始製作雪花,她激發出自己的妖力,可是根本沒看見有雪花,相反守仁還感覺周圍比之前還熱了。

守仁吐槽道:“什麼啊!沒什麼變化呀!咦~有一片雪花了耶!”順着他手指的方向,若曦也看到了一片雪花緩慢的飄了下來,這朵雪花慢慢的飄到了守仁的臉上,本來期待着雪花的涼爽,卻變得滾燙。


“哇~什麼鬼?怎麼會是滾燙的雪花?”周圍也開始下起了滾燙的雪花,守仁被燙得尖叫! 金牌助理系統

不一會兒,雪花停了下來,守仁趴在泳池邊,忍不住吐槽道:“你真的是雪妖嗎?怎麼會下這麼燙的雪啊!”

若曦容不得別人質疑她的身份,吼道:“我本來就是啊!貨真價實的雪妖~,可能是這種嚴酷的天氣,我的注意力被打亂了吧。”

守仁笑着說:“呵呵~也沒關係啦,還好剛纔下的雪不是很大,不會造成事故的哈,不過看起來下雪蠻危險的,你還是試一試其他辦法吧。”

守仁想到之前在書上讀到的,“有啦!雪妖不是可以用嘴吹出冷空氣嗎?你也試試看!”

若曦一頭霧水的說:“是哈,那我就集中妖力試試看咯。”

於是,若曦運氣丹田,讓自己的妖氣走遍自己的七經八脈,同時把妖力匯聚在百會穴,經腰腹發力,就這麼輕輕一吹…真是沒想到,這小小的一口氣卻變成了暴風雪!

守仁被弄得哭笑不得,說:“你快停下來吧!爲什麼你要這麼極端呢?要麼不弄,一弄就停不下來的節奏啊!”

若曦也很委屈,哭着說:“嗚哇~我都說了,人家妖術根本不熟練呀!”

眼看這場暴風雪停不下來,守仁焦急的說:“你要用意念控制它呀,把他們匯聚到你是身邊就行了!”

“好!我再試試看!”若曦沒有放棄,她再次施展妖術,終於,她成功的做到了,她興奮地叫到:“哇~好涼快呀!”

一旁的守仁欣慰的說:“那不是廢話嗎?你把那麼多冷空氣聚集在你身邊了呀!”

“哇~低於零度了,越來越涼快了耶!哈哈~”。若曦享受着,不斷的製造出更多的冷空氣。

若曦也終於恢復了往日的活力,她停了下來,呆呆的望着自己的雙手,說:“我、我成功了嗎?”

守仁也替她感到高興,說:“怎麼樣?舒服了吧,以後你施展妖術的時候別讓冷空氣從你周圍跑掉就行了哈。”

若曦激動得淚眼婆娑,“我、我真的成功了,這一切都多虧了你啊!謝謝你,守仁。”說完就張開了雙臂想要擁抱守仁。

不過溫馨的畫面總是不那麼容易出現,就在若曦即將要擁抱守仁的時候,她身上的衣服全都碎掉了,若曦尖叫着蹲在了地上。

名偵探守仁擦了擦鼻血,盯着若曦,分析到:“可、可能是剛纔溫度太低,現在又是高溫,衣服冷熱交替就碎掉了吧…”

“討厭!”可憐的若曦尖叫着對守仁一頓暴揍,完了穿上自己的衣服迅速的跑掉了。

聞訊趕來的溫長空,看着光着上半身趴在地上的守仁,吐槽道:“切!你小子又對人家幹了什麼呀?”

守仁欲哭無淚的趴在地上,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翌日學校。

“哇靠!你怎麼會在這兒?!”守仁來到學校醫務室,看見銀若曦在裏面,驚奇的問到。

若曦淡淡的回答:“哦!是你啊!我爲啥不能來?”

守仁步步緊逼的問到:“你不是在醫院上班嗎?爲什麼會在學校醫務室?而且你居然打扮成醫務室老師的樣子耶?有什麼目的?”

若曦不好意思的回答到:“因爲我現在是這裏的醫務老師啊!”

守仁一臉懵逼的說:“什麼意思?”

若曦微微一笑,說:“呵呵,意思就是我把醫院的工作辭掉了,找了點關係到這邊上班來了嘛!嘿嘿~”。

守仁呆呆的望着若曦,威脅到:“你到底想幹什麼?我還沒想好要不要處置你這隻雪妖啊。”

“哎呀!別想多了啊你,我只想想待在未來老公的身邊,照顧他而已…”。說完之後順勢就抱住了守仁。

守仁哪裏見過這種陣仗,趕緊掙脫到牆邊,“你、你在說什麼?”

若曦:“你怕什麼啊,是我主動好吧。”

守仁吼道:“我是說,我爲什麼是你未來老公啊?!”

若曦一本正經的說:“因爲你看到我穿內衣的樣子呀!所以說,你要負責的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