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幸努力擠出一絲微笑,看着車窗外的景色沉聲道:“去!今天是週一,我想看看到底怎麼樣了。”

陳幸那醫學奮鬥的計劃依舊不能停止下來,重生的機會來之不易,要成名醫就要耐得住寂寞,他要像所有人證明,他陳幸不是你們隨便可以指點的人。

汽車奔馳在公路上,朝着醫院的方向飛速前行。

PS:求收藏啊!今天是聖誕節,祝福各位節日快樂!!! 絡繹不絕的患者涌向着三陽中心醫院,即便發生了那麼重大事件,所有的患者的心裏其實還是很明白,知道這裏醫生的醫術。

絕對不會因爲一個家屬的吵鬧而認爲這個醫院很垃圾,只是他們不願意說出來而已,因爲他們不想去誇獎醫院。

人就是這麼奇妙的動物,越是不喜歡的東西,卻越要去追尋。

陳幸從車上下來,披上了白大褂,掛好了實習醫生工作牌,衝着科室裏走去。

尹飛無奈嘆氣,隨後開着車子離開了,這裏他不想呆了,還是外面的世界精彩。

陳幸剛跨入科室,就感覺到了許多異樣的眼光,而辦公室裏依然傳來了嘈雜的聲音,陳幸輕輕推開門走了進去。

所有人的目光不自覺的焦距在陳幸的身上,而何文的眼光更是死死的盯着陳幸,隨後語氣不善的說道:“實習醫生怎麼現在這麼不守規矩了,現在幾點了?知不知道遲到會死人的嗎?”

所有人都知道,何文這是在早上醫院大會那丟了臉,回來撒氣。

所有的醫護人員都很無語,但是現在科室高層領導只有她一個人了,他們又不願意離開急診科,只能默默忍受。

陳幸突然冷笑一聲回道:“你也知道會死人?那張華老師被打的時候你躲在哪裏?呵呵……膽小鬼!”

何文沒想到陳幸一個小小實習醫生居然敢頂撞她這個主任,剛剛發了那麼久脾氣都沒人敢接她的話,現在陳幸突然的迴應,一下子點燃了她心中的怒火。

“你說什麼?你居然對科主任不尊敬?你還想不想實習了?”何文拍案而起,雙眼怒視陳幸。

陳幸已經沒有之前那麼毛糙了,換做以前,他早就直接開罵了,壓根不管後果,但是剛剛之所以剛懟她,也是有所依仗。

現在何文人心盡失,如果此時她敢開除她,她的位置就徹底保不住了,陳幸相信,何文最多是罵他幾句而已。

“呵呵……何主任別生氣,我就隨口開個玩笑!”陳幸皮笑肉不笑的衝何文說着,那表情那裏把何文放在眼裏,但是言語上卻又顯得很尊重,讓何文氣的只能憋了下去,最後冷冷說道:“以後實習醫生遲到,直接掛科,這裏就別想通過考試了。”

每一名實習醫生在實習完後都要進行出科考試,而能不能通過都得由住院總和科主任說了算。

何文這是**裸的危險陳幸,她實在咽不下這口氣,但是她的火卻再也發不出來了,只得宣佈散會。

剛一散會,李科就把陳幸拉到一旁,壓低聲音道:“你啊,最近別招惹主任,現在科裏非常動盪,我們還是小心爲上,你的出科由她把關的,到時候爲難你,你就麻煩了,實習一旦留下了不好的記錄,到時候找工作也是個麻煩的事情。”

李科出於關心,還是把這些道理給陳幸說一遍,雖然他不知道陳幸的背景和後臺,但是目前來看,算是對得起陳幸了。

一般的醫生哪裏有這功夫去提醒你?職場如戰場,一不小心就是萬劫深淵,沒有人會可憐你,只會踩着你繼續往上爬。

陳幸知道這些,所以很感激的衝李科說道:“謝謝李老師,我以後一定小心,按時上班。”

李科點點頭繼續道:“現在我臨時擔任總住院,接下來你這三週就好好跟着我上班吧,你的基礎很牢固,繼續培養你臨牀思維能力和動手能力就可以了。”

李科對陳幸是十分滿意的,甚至可以說是羨慕陳幸,在他那個時候,實習的時候還是個什麼都不懂的毛小子。

陳幸跟着李科開始查房,雖然已經很晚了,但是也必須查房。

手術患者基本都還在,其他的人都已經逃跑了,但是醫藥費他們最後還是乖乖的回來繳費了,因爲有身份證信息,院裏已經全部上報給公安,公安局一個個電話打過去幫忙催繳費用。

15號房間陳幸記得是大畫師孔凡的房間,一走進去,孔凡就熱情的朝陳幸打招呼。

“陳醫生,謝謝你!如果不是你,我現在可能就死了,前幾天的事情。。。希望你們能很快恢復過來。”

孔凡那天在病房裏聽到外面的打砸,但是他沒有能力去幫忙,傷口隨便一動可能隨時裂開,他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張華被脫到診室裏去。

陳幸搖搖頭道:“救死扶傷是醫生的天職,我們不會忘記這些,你好好休息,在過幾天就可以拆線出院了。”


隨後李科示意陳幸繼續,順便查看傷口,畢竟是陳幸上臺的,他知道情況。

陳幸迅速裂開敷料,迅速給孔凡換了藥,再次貼上心的敷料。

“傷口沒有紅腫、滲血,恢復不錯,過幾天就給你拆線。”

孔凡再次感激朝陳幸示意感謝,李科隨後離開了房間,而陳幸留了下來悄悄對孔凡說道:“孔老師,我要做一個公司,我想請你做我們的設計師,不知道你願不願意?”

孔凡一愣,沒有想到這一個年輕的小夥子居然要開公司。

“不是要行醫嗎?難道……”

陳幸笑道:“這不影響,公司由我兄弟一起開,他會主要負責,我們是共同協商,我主要還是負責我的醫學專業。”


孔凡這時候才恍然大悟:“原來如此,沒問題,只要你不嫌棄我這個三流的畫師就行,不知道我能爲你做什麼?”

陳幸神祕一笑:“商業機密,到時候告訴你!”

隨後陳幸也離開了孔凡的房間。

接下來一個上午過去了,查了房,在診室坐診。

面對病號,陳幸比之前更加從容,不僅僅是擁有豐富的醫學知識,更是因爲在交流方面提高了很多。

即便面對許多刁難的患者,他都能輕鬆愉快的化解,讓患者也沒有任何怨言,一旁監督的李科到是十分驚訝,才過幾天居然進步神速。

臨牀上,與患者和家屬溝通就是一門重要的技術,張華也是溝通不到位才引起了後來的事故,這是讓陳幸警醒的地方,他一直都記得,不會忘記。

“現在已經12點了,你可以下班了,趕快回去吃飯,下午按時過來,明天開始準備好上出診班,到時候會很累了,做好心理準備,今天就讓你放鬆放鬆下。”李科說完隨後把白大褂脫下放在門後。

陳幸衝李科點點頭,隨後也脫掉下白大褂離開了急診科,朝着和尹飛早上約定的地點前去。

未來的商業帝國計劃開始實行,但是另一場陰謀纔剛剛開始。

第二更送上,求收藏!求支持! 陳幸一路上思考着,這幾天來,因爲小娟的事情,悲傷過度,把之前的計劃給擱置了。


現在的他已經開始重新啓動計劃,爲什麼選擇遊戲行業和直播行業,是因爲在他那個年代這兩個行業簡直就是暴利。

陳幸當然不會忘記對手遊版的開發,只是現在時機還未到來,他在提前了幾年發佈這款遊戲必定震驚世界,相信對海岸彼端那羣外國佬一定很震驚,他們的想法怎麼就被一個年輕人提前實現了。

重生前陳幸就是一個遊戲迷,所以多次心得體會還是很多的,雖然現在準備進軍醫療行業,但是這些賺錢的方法他是不能放棄的,就好像他知道了彩票是多少,能重新回去一次,他會放棄買彩票嗎?

陳幸掃去心中雜亂的思緒,拿出了手機找到了曾靈的電話,隨後按了下去,漫長的等待後終於傳來一個甜美的聲音。

“喂,你好!”曾靈的聲音一如既往的甜美,陳幸的腦海裏已經想象出曾靈的模樣了。

“曾靈,還記得我嗎?”陳幸淡淡回道。


“是你啊……我還以爲是別人打的呢!”曾靈的聲音顯然非常興奮。

陳幸笑了笑繼續說道:“是這樣的,之前不是說和你有個生意要談嗎?現在有時間嗎?中午出來吃個飯,一起談談這個事情,不知道你有沒有空。”

“好啊好啊,我有空,剛剛準備吃泡麪呢,既然有帥哥請吃飯,當然得去。”曾靈的聲音十分興奮。

陳幸無奈笑道:“那我一會把地址短信發給你,到了給我電話,我去樓下接你。”

“好,你等我一會,我馬上就到。”

隨後陳幸掛斷了電話,將地址發送給曾靈,此時他已經走到醫院門口,他回頭望了望醫院,暗自下定決心:等着我,我將捲起一片風雲!

……

時間慢慢過去,陳幸等人已經來到了預定好的包廂。

推開門,陳幸看到了已經入座的十名未來的遊戲工程師,他面帶微笑向他們問候。

這些人也下意識站了起來,他們都隱隱約約從尹飛那知道,這是另外一個老闆,負責這個遊戲的構思設計的提出。

他們十分好奇的看着陳幸,陳幸此時手裏還揣着白大褂,他們的眼光越發的好奇了,只是誰也不敢開口。

陳幸笑道:“大家好,都坐下吧,不用這麼客氣,等會還有一名未來的同事要來,等會一起再談。”

尹飛此時湊過身子低聲道:“你不會真的叫了那個美女吧!”

陳幸十分淡淡的點點頭。

尹飛一副無奈的表情:“靠,老陳,你是不是對人家有意思,不過也可以,她也長的很漂亮,做老婆是首選!”

“好啦,你真囉嗦,像我老媽一樣,你還是想好怎麼解決和貞姐的事情吧,你爸肯定是不會同意的。”

陳幸這不是危言聳聽,而是告訴尹飛一個事實。很早的時候尹天龍就準備給尹飛聯姻,只是他死活不肯,才擱置了。

現在如果把呂貞推出去,肯定是火上澆油,以他老爸的性格一定是不會同意的。

尹飛無奈搖頭道:“這不跟着你一起做事業嘛,成功了,我也好交代啊,自己有錢了就不用再伸手向父母要錢,我告訴你,要不是你有這資金,我還真不敢去買這麼貴的車子。”

而這時候陳幸的手機響了,隨後陳幸按下接通。

“喂,帥哥,我到了!”

“等等我,我馬上下來。”

掛斷電話後陳幸徑直走出包間,這時他無意中朝之前經常吃飯的雅座望去,發現似乎有兩個人坐在那吃飯了,只是那兩人都帶着帽子,陳幸完全看不清。

不過他也沒有多想,直接下去接人。


來到樓下,陳幸頓時驚訝了,眼前的曾靈穿着黑色蕾絲邊短裙,烏黑的頭髮瀑布般垂直地披在肩上,臉蛋微微透着淡紅,清澈明亮的瞳孔,彎彎的柳眉,薄薄的雙脣如玫瑰花瓣嬌嫩欲滴,一雙修長的美腿穿着性感絲襪搭配着那黑色的高跟鞋。

這一幕讓陳幸到是呆住了,簡直太性感了,完全不是當時甜美的曾靈。

曾靈羞澀的表情讓陳幸忍不住的心跳加速。

“曾……咳,那個……”陳幸一時間語無倫次了,而這一行爲到讓曾靈噗嗤的笑出聲。

“怎麼了,帥哥,不認識我了?”曾靈羞澀的衝陳幸說道。

陳幸尷尬的摸摸頭:“今天打扮的真漂亮啊,像約會一樣!”

陳幸到是口直心快,直接說了出來,曾靈卻是嬌嗔道:“哼,本美女約你,你不喜歡嗎?”

“啊?……”陳幸一時間十分尷尬。

曾靈再次嬌笑道:“逗你啦,這不第一次正式見面嘛,人家得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給你留個好印象啊!”

陳幸再次尷尬的摸摸後腦勺道:“嘿嘿……其實不需要這樣,今天還有很多小夥伴呢,而我此次目的可以提前告訴你,想請你做我們公司的財務總監,具體的你一會聽着就行了,滿意的話,散會後可以告訴我,不滿意的話,就請幫我保密。”

其實陳幸非常有把握拿下曾靈,但是他依舊選擇風度翩翩的方式來請曾靈加入,有時候該使用魅力的時候還是必須得使用的。

曾靈自然是上網看過信息知道陳幸那發生了什麼,所以她認爲自己的機會來了,這次一定要拿下陳幸。

“不用,我同意加入你們,既然帥哥看得起我,我怎麼能讓帥哥失望呢?”

曾靈的爽快答應到沒讓陳幸覺得意外。

“不過……下次能不能就請我一個人單獨吃飯呢?”曾靈突然俏皮的說道。

陳幸訕訕一笑:“沒問題,和美女一起吃飯也是我的榮幸!”

隨後曾靈把手伸了出來,陳幸也自覺的拉着她的手徑直的朝樓上走去。

推門而入後,所有人都呆住了,在場的工程師都是男性,突然進來一名女性,自然引起了他們的集中關注。

他們都是一羣宅男,自然到現在肯定是光棍一個,看到美女都是不自覺的被吸引。

到是一旁的尹飛在偷笑,陳幸瞧見後十分不滿意的瞪了他一眼,隨後朝衆人介紹道:“她叫曾靈,就是我們公司未來的財務總監,先和大家見個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