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智顏知道我傷在哪裏,專打我的痛處,我的肋骨大概斷了一半,身上有不少被碎玻璃渣割破的新傷口,有些極其細小的碎玻璃片甚至殘留在那還流血的傷口上面,右肩上破出來的血洞深可見骨,血流不止,呼吸也變得更困難了,每呼吸一下,就像是有人拿刀在捅我的胸口一般,讓我難受到不行,而我的右眼被玻璃劃傷了,只得暫時把右眼閉上,額頭的血依舊在流個不停,不得不說,雪智顏的頭很硬!

我將眼角的血水抹掉,快速瞄了一下四周,看起來是個商場,我身後有個環形的大圈直通底部,樓層的標識告訴我,這裏是是第十二層,我們現在就在一個狹窄且略微昏暗的安全通道里,和雪智顏在空中纏鬥,不知不覺脫離了原本的高度,纔會來到這商場樓,辛運的是這裏很安靜,應該沒有別人在,這樣最好了,不會有什麼亂七八糟的事情影響到我。

“你還真是哇(頑)強啊,以你這就(種)狀態,隨時都胡(會)昏倒吧,不顧性命的嘻(死)咬着我不放,最後的秀(下)場就是死在這裏!”

雪智顏舔了一下嘴角的黑血,由於他的兩顆大門牙沒了,說話會不時地漏風,讓本就有些意識模糊的我根本聽不清楚他在說啥了。

“你這連話都說不好的老怪物,這裏就是你的葬身之所!”

我強自打起精神,向雪智顏衝了過去。

雪智顏沒有再說話了,只是在那放聲大笑,在那等着我過去。

砰!


我和雪智顏來了個以攻拳對拳,我全力出手的左拳與他的左拳相碰,通道左邊的玻璃宣傳模板被我們兩個急速揮拳所產生的氣流弄得碎掉了,一張教人們遇難時如何安全撤離的海報從那碎掉的玻璃模板裏面掉了出來,飄落到我腳邊。

嘶!

我向後退了一大步的同時,雪智顏也跟着往後退了四小步,而在我腳邊的那張海報,隨着我和雪智顏分開,斷成了兩截,有三分之一在雪智顏那邊,剩下的都在我這邊。

這玻璃宣傳模板是在我們兩個左邊的最中間位置,海報會被這樣撕開,是受到了拳速的影響沒錯,但從側面說明了一件事,雪智顏此刻的揮拳速度比不上我了,不然那海報不會變成這個樣子。

之所以會有三分之二的海報在我這邊,是因爲我和雪智顏雖是一同揮拳,不過我的出拳速度快過他,到達海報位置的三分之二時,雪智顏的拳頭纔在海報三分之一的位置,這老貨終究還是個人,連番激戰重創後,他再NB,離趴着也不遠了!

這個發現讓我精神一震,爲了減少呼吸所帶來的強烈痛楚,我儘量少呼吸,這讓我的呼吸變得很沉重,雖然深呼吸會讓我承受多點痛楚,也有可能對肺部造成更大的壓力,但能避免每過個一兩秒就讓我痛的死去活來要好得多,我已經顧不了這麼多了,就算沒了個肺,我也要在這裏殺了雪智顏!

我要保持冷靜,不能大意,雪智顏的速度變慢了沒錯,但他殘存的力量至少跟我差不多,剛纔他往後退得比我多,最主要的原因是他右腿瘸了使不上力,也就是說,他是用一隻腳來承受住兩個拳頭相撞所帶來的衝擊,我還是小心點的比較好。

“桀桀,問(爲)什麼你還有這樣的力量?”

“我說過的,我要留着力氣來殺你!”

我再次衝向了雪智顏,想現我的身體狀況強行使用異能的話,我膽心自己會暈倒,既然雪智顏沒有使用幻翼術,我不用異能也一樣乾死他!

雪智顏不知是實戰經驗豐富過了頭還是怎麼的,居然邊打邊退,還故意露出破綻讓我多對他進行打擊,只是防守的他,只用一隻手就堪堪和我打成平手,一時之間,我們兩個難分勝負。

打了一會後,我就知道這老貨的目的了,人在經過劇烈的運動後就會有急喘現象,而我對雪智顏一陣猛攻之後,即使我有意想剋制自己不呼吸,還是不由自主的加快了呼吸的頻率,現在我的呼吸變得短而急促,一股巨大的疼痛感直入腦髓,讓我一陣眩暈。

糟了!

在我反應過來的時候,雪智顏對準我的胸口,又是一腳招呼了過來。

翁!

雪智顏的這一腳很給力,那純精鋼打造的護欄被我撞得完全凸現了一個人形,是由我量身定做的!

我吐了一口血,雙手搭在護欄上面,這商場施工的時候沒有豆腐渣工程啊,這護欄被我這麼暴力的撞了兩次,依舊穩穩地固定在地上,這對我來說,真是不幸中的大幸。

雪智顏實力恐怖,智商雖沒跟他的實力成正比,但他的超強實力配上他那還沒笨到家的腦子,果真是一個極度難纏的傢伙,我的意識越來越沉,難道我就到此爲止了嗎?

不能暈,身體給我動啊!

“結束了,像你這種水平的人,能接二連三的給我驚喜,你做的真不錯,爲了讓你深刻感受到我的謝意,今天我不殺你,等我養好傷後,我就會回來慢慢陪你玩,我會把你的朋友一個個在你面前殺掉,特別是那個紅魔,那個叫夜鶯的女人,我一定會好好地讓她爽爽的!”

不知是不是我的錯覺,這次雪智顏說的話一字不差,很清晰的傳入我的耳朵,我也不管是我聽錯了還是他說的話沒有漏風,聽到他提夜鶯的名字,內心的怒火瞬間就到了爆炸的邊緣,雙手緊緊的握拳,再次了一口血,雙眼猛地睜開,看向了雪智顏那邊。

我見他的身體漸漸脫離了地面,是幻翼術!

“啊!!!!!!!!!!!!!!!!!!!!!!”

我仰天長嘯,雙拳重重的砸在地上,整個樓層一陣輕微的晃動,我腳邊出現了明顯的裂紋,在我要從十二樓掉下去的時候,發動了Clock up! 我發動異能之後,立馬向雪智顏追去,身後崩塌的護欄以極慢的速度往下掉。

這條三十米長的安全通道大概有八米寬,十米高,雪智顏扇着翅膀正朝着我們撞進來的方向飛去。

此刻的我內心只有一個念頭,宰了這個老怪物!

“嗖”的一聲,我橫踏在雪智顏右面的牆壁,就這樣身體呈一字型來到了他的右側。

一粒粒圓球形狀的小血珠在我眼前慢慢飄動,那是由於超快速移動,從我和雪智顏身上甩出來的。

雪智顏半眯着的眼睛睜得很大,在他無法置信的眼光中,我雙腳用力一蹬,來到了雪智顏的上面,倒掛在天花板上,看着雪智顏那被迪卡的雙刀砍到深可見骨的傷口,我對扭過頭來的雪智顏露出了森白的牙齒。

“給我停下!”

我左手握拳全力朝着雪智顏的脊椎轟去,果然如此,這老貨傷得很重,已經無法很好的控制幻翼術,他的翅膀就好比是電路出了問題的燈泡,一閃一閃的,沒法正常工作了。

騎在他的背部,我右手再一拳,動作這麼大且這麼用力,牽動了我右肩的傷口,一道細小的血柱從那裏噴出,在空中緩慢開出一朵朵鮮紅無比的血花,我沒有停下攻擊,雙拳如同鐵錘般在他的脊椎骨狠狠地砸了二十多拳才收了手。

Clock over!


“哐當”一聲巨響,純精鋼製造的護欄帶着一些混凝土從十二樓掉到了地上,與此同時,伴隨着“嘩啦嘩啦”的聲音,天花板上的燈被我踩碎了,四周一下子暗了下來,但不用一秒鐘,就變得明亮起來,因爲我右側的牆和天花板出現了火焰,我移動的速度太快了,所經過的地方被我摩擦的起火了!


那火苗從牆壁上蜿蜒到天花板上面,就像是一條火蛇一般。


這火只燒了不到三秒就熄滅了,這也是理所當然的,都沒什麼東西給它燒。

我的異能影響的範圍可是上下左右方圓五十米的距離,我一停止異能,所有的後發效應一起爆發出來了,那些雜音並沒有干擾到我的聽力,一聲清脆至極的“咔擦”聲很清晰的傳入我的耳朵,我知道,這是雪智顏脊椎斷掉的聲音,既是如此,我胸中的怒火依舊在燃燒,是止也止不住。

不過我剛纔的速度真的很快,快到我自己都有點不相信,我想從我追上雪智顏到把他打得趴在地上,只花了不到0.03秒左右的時間,這比我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快!

雪智顏發出一聲刺耳的慘叫,載着我重重的摔在地上,強大地慣性把我從他的背上甩了出去,在地上滾了幾圈才穩住了身子。

天花板上的燈都我踩碎了不少,有些許碎玻璃渣落到的雪智顏血跡斑斑的背上,他趴在那裏,身體不時的抽搐一下,看着我的眼睛充滿着不解,怨毒與不甘。

“爲什麼…你還有這種力量?”

雪智顏的嘴角流出了濃濃的黑血,說話斷斷續續的,反而沒有漏風了。

我癱坐在地上,氣喘如牛,一陣強烈的疲勞感遍佈身體,我連胸前與右肩上不斷傳來的劇痛都顧不得了,此時的我,一根手指頭都不想動,嘴脣乾燥,視線模糊不清,意識越來越沉,那股天旋地轉的眩暈感讓我難受異常,情況不妙啊,這是出血過多的症狀,我不能暈!

“我早就告訴過你了,這個地方就是你的葬身之所!”

我用力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血腥味在我嘴裏散發開來的同時,舌頭上的劇烈痛楚讓我的身體不自覺的抖了一下,人也變得精神了點。

“我可是…魔羽啊!是二十年前,給這個世界帶來無上恐怖的男人!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會…死在一個小鬼手裏!”

雪智顏嘶聲力竭的對我怒吼,掙扎着想從地上爬起來。

“放棄吧,你今天必須死!”

我強忍着身體的不適,慢慢的站了起來,搖搖晃晃的朝雪智顏走去。

來到雪智顏身邊,一腳踢得他反轉過來,我用左腳踩住他的左手,左膝蓋壓住他的左腿,我蹲下身子提起他的衣領,左手凝聚力量,一拳對着他的面門招呼了過去。

“這是你有膽來向海皇挑釁的回禮!”

雪智顏的鼻子都被我打的塌了下去,再次流出了血。

“這是你敢折磨玩弄叶韻心的回禮!”

砰!

我喘了一口氣,對着雪智顏猙獰的面孔又是一拳,雪智顏的老臉整個變形了,要用四個字來形容的話,就是一塌糊塗,就算找全世界最好的整形醫生,他也無法恢復原狀了,想起這老貨故意把叶韻心那笨妞整的要自殺,我的怒火又多了一分。

“這是你敢打白姬和麗薇兒主意的回禮!”

把雪智顏按在地上,我掄起雙拳朝着他的腦袋揍去,砰砰兩聲,他的頭被我打得陷進了地下,白姬這妞雖說討厭男人,但她正義感過剩的同時,心底也很善良,雪智顏當着她的面殺了這麼多人,怎麼不讓她難過,而麗薇兒這娃娃臉就更糟了,都被嚇得哭出來了,她最喜歡的大白馬褂也沾滿了許多人的血,她今晚肯定做噩夢。

“你…”

雪智顏想說話的時候,我重重的一拳堵住了他的嘴,緊接着對他的腦袋連K了十拳,讓我喘的更厲害了,撕心裂肺的痛讓我覺得自己的肺被火灼傷了一般,這種窒息的感覺真不好受,而雪智顏被我連番打擊,他的頭部更深的陷進地裏。

“這是你傷害我朋友的回禮!”

斑吉爾的傷勢本就讓我擔心,但我被雪智顏帶上天空的時候,迪卡和蠍都沒有什麼動作,也不知雪智顏是不是趁我分神的時候重創了他們兩個,要是他們有什麼三長兩短的話…

“桀桀!這就是…你非殺我不可的理由嗎?真是可笑!”

我在想着迪卡他們的事情,滿臉是血的雪智顏終於有機會開口說話了,

“你錯了,最主要的原因是,你竟敢當着我的面對夜鶯露出殺意,還敢在我面前,揚言要殺了她!我怎麼可能放過你!”

轟!轟!轟!轟!

我全身的力量聚在了左手,對着面露殘忍笑容的雪智顏的腦袋快速連續送了超重的四拳,讓雪智顏的腦袋完完全全埋進了地裏! 雪智顏靜靜的躺在地上一動不動,他的整個頭都向後仰着,完全沒入地下,我看到了,有一點點白色的東西從他的後腦勺流出來。

對着雪智顏一番猛攻之後,我渾身乏力的癱坐在地上,咳出了好幾口血,從我的角度看去,雪智顏就像是個無頭死屍一樣,不過我百分百肯定,雪智顏沒有死!

我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他那被火燒到焦黑的心臟依然在跳動,我雖很想上去結果了他,但身體壓根沒法動。就先休息一下好了,反正雪智顏的**都被我打出來了,脊椎還斷成了幾截,就算他再NB,也不可能再有什麼動作。

“桀桀,想不到…我會落得如此下場。”

雪智顏的聲音很微弱卻又很平靜,他徹底放棄了嗎?

“我確實後悔了,我應該一開始就殺了你和紅魔的,這樣事情就不會變成這樣…”

“不好意思,世上可沒有後悔藥可以買,你也到此爲止了。”

我打斷了雪智顏的話,咬緊牙關想要站起來,試了幾次,結果還是屁股貼回地面,看來還得休息個幾分鐘。

其實雪智顏如果一見到我的時候就來殺我的話,我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就會死翹翹,可惜,一子錯滿盤皆落索,才讓事情漸漸脫離了他的掌控,最終發展成這個樣子。

平心而論,雪智顏是我有史以來見過最強大的敵人,即使我這種從死人堆裏爬出來的人,第一次見到他恐怖實力的時候,都難免生出了退卻之心。

“真是太可笑了!”

雪智顏突然大笑了起來,我可以感覺得到,他的笑聲中有一種超然的解脫,還有一絲絲的淒涼,至於他此刻的心裏是在後悔,憤怒,不甘,亦或是其他的心情,我就不得而知了。

“有什麼好笑的?”


坐在地上無事可幹的我,只得以說話來轉移注意力,不然我覺得自己會活生生的痛死,右肩上的傷口依舊血流不止,我快到達極限了,要是沒人來接應我的話,說不定我也會死在這裏。

“我笑…笑世事之荒謬,笑我自己是個傻瓜,早有人提醒我,你與紅魔要優先對付,我當時根本就沒放在心上,想我雪智顏,二十年前頗有雄心壯志,更是追隨主人,立志要創造一個理想的世界,但是葉鳳凰…葉鳳凰!”

雪智顏說到後面,聲音陡然提高了八度,他快死了,都對葉鳳凰懷有深深的恨意。

“都是狗屁!”

我對雪智顏說的話嗤之以鼻,還立志呢,他所說的理想世界就是殺來殺去?要是任由他胡作非爲,這個世界會變成什麼樣子,想想我就心裏發毛。

“你懂什麼!像你這樣的小鬼,只知道保護自己身邊的人,說穿了,就是一個自私自利的傢伙,你的心中,可曾有爲這個世界想過?”

草泥馬,雪智顏說的話讓我蛋疼,這老貨不會是被他的主人洗腦洗的變成SB了吧,這種話都說的出口?

我一下子懵了,只覺得自己的腦袋不夠用,這雪智顏說自己是個爲世界着想的人,就算我的智商回到幼兒時期,看到他的所作所爲,肯定會把他歸爲壞蛋一類的。

一個殘忍屠殺普通人的大魔頭,宣稱這樣做是爲了世界,還說的振振有詞,等等,難道我傷得太重,出現幻聽了?

“小鬼,你肯定不相信我說的吧?世界是一個整體,國家之類的根本就不應該存在,你聽過大同社會嗎?我的一生,都在致力於讓世界朝這個方向前進,爲此我不斷地變強,甚至不惜殺人…”

雪智顏說到這裏,語氣一頓,他的左手食指輕微動了一下,繼續說道:“我所殺之人不知凡幾,被我殺掉的人就沒記住幾個,但我卻很清楚的記得,我殺的第一個人,他的表情,他死前每一個細微的動作,還有他對我的詛咒,都深深地印在我的靈魂深處,直到現在,我仍然無法忘懷…”

“我可不是來這裏聽你胡扯的,你有什麼樣宏圖大志,跟我沒關係,人各有志,也許你認爲你的方法是對的,就如同我要殺你一樣,根本沒有是非對錯之分!弱肉強食,無論世界怎麼改變,唯有這個是鐵則!”

雪智顏在那感慨着人生,他說話居然不會漏風了,但一樣讓我受不了,儘快送他上路吧。

至於他所說的大同社會,我也是知道的,那是一個人人生活美滿,平等自由的理想社會,雪智顏和他那狗屁主人想依靠武力來征服世界,強行將全世界的人融合在一起,沒有考慮其他的情況,就連我這種政治白癡都覺得他的方法不妥,但我真不想多說啥了,想想吧,要是今天被殺的是我,死前聽到雪智顏的這番話,說不定認爲他會成功呢。




Leave a Comment